2004年12月29日

不是每一天都是有一个今晚的


不知道风
是不是还会用它的呼唤来擦亮什么
不知道你
是不是还会用一条围巾来温暖什么
我们看着这个世界
我们幻想着这个世界
我们用自己的眼睛架构这个世界
我们忘记了这个世界
我们忘记了自己
我们忘记了一些事情
可是
可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我们还记着一些事情呢
一道道伤口
并不在身上
也不在身体里面
它们与我们有关的
只是因为它们是伤口
你与我有关的
只是因为你是那个给我伤口的人
不是每天都是好的
不是天空总是晴的
也不是每个海都有岸的
不是每个与我们相遇的人都是与我们有关的
如同

不是每一天都是有一个今晚的

2004年12月28日

四月二十三日(记)

天空下起了雨
是你的泪水吗
还是我的
一滴一滴的落在我的身上
却好像落在我的心上
我让你困扰了吗
你想离开吗
我应该放开我紧握着的你的手吗
想问你
却害怕答案
像个傻瓜一样
什么也做不了

街边的花开了
又败了
是因为这场雨吗
落在我的身上
很漂亮的花
细细小小的
浅颜色的花
开满了一树
可是
就这样跌落在地上
染上了尘土
在我没有看清之前

我坐在这里
我站在这里
我像个傻瓜一样
什么也不能做
痛苦吗
难过的想哭吗
我抬起头
让眼睛学会流浪
我抬起头
害怕忍不住让泪水流下来

告诉我
为什么你喜欢我
为什么我喜欢你
我们是这样的无助
也许开始了便是结束
也许真的不能给你幸福
也许应该放开你的手
可是
可是为什么我不能呢
那样在乎你
那样的离不开你
是我的错吗

夜深了
可是空气中仍有声音
仍有一点点的雨声
像泪水一样流下
我抬起头
想看到远方
想看清你的样子
想知道你是不是仍在乎我

你真的要走吗
你真的不再让我喜欢你了吗
我抬起头
看着天空
天却下起了雨
雨水落在我的肩上
染湿了我的衣服
雨水落在我的脸上
好像我流的泪
这样的夜晚
这样的心情
这样的无助的我
像个孩子一样要哭出声来

我想着你
我想着我喜欢的你
我想着我在乎的你
我想着说要给你幸福的我的你
我张开嘴
我含下雨水
我含下我的泪水
不哭的
说好不哭的
可是仍忍不住了
像个孩子一样

我让你困扰了
让你不知该拿我怎么办了
可是
可是我真的不想放手
不想放开好不容易抓到的你的手
别说让我伤心的话
别伤了自己
可是
如果我真的让你烦恼了
告诉我
因为我一直是想你快乐的
不想你再怨尤
不想你因为我而失去快乐
可是
可是真的无法再和你在一起了吗
这样的事情使我无法接受的

像个傻瓜一样在这里
在这里傻傻的站着
傻傻的坐着
我在起身来
走到街上
走在雨中
让雨落在我的身上
却好像落在我的心上

眼泪流下来
落在地上
混在雨水里
消失了
像从来没有滴下一样
你悲伤的表情烙在我的胸前
你的双手放在我的手中
我哭了

四月二十四日(记一) 早上起来看到了雪透过窗上的玻璃透过你的眼睛很大的雪虽然已经是春天了却仍是来了走出去走到湖边因为那里有林子由白桦砌成的林子林子里有雪头上有太阳于是雪便化了流成了一地的泪水是你的还是我的你说你的心痛了你说不要我想你你说不要我想你时难过可是你是知道的不想你我会更难过吻我好吗我需要你那样我要你知道我离不开你街边的花还在在我等你的地方静静的开着即使被雪盖住了我仍能认出来那时我见到的第一朵花淡淡的纯纯的连香也是小心翼翼的街上有着行人街上有着车而我就在这里想你想着我在乎的你

四月二十四日(记二)

春末的夜晚仍是冷的
可是我还是习惯了开着窗入睡
在硬的活着是软的风中入睡
想着你
不能停止的想着你
我吸了烟
很深的吸着
开着等活着关着灯
我吸了三支烟
让头脑混沌起来
是你伤害了我吗
还是我自己伤害了我自己
我在这里
在这里想你
想着我在乎的你
为什么
为什么要让我绝望
我吸了三支烟
让头脑混沌起来
然后开始冷了起来
我关上了窗
我穿上了衣服
我盖上了被子
可是
我仍是冷的
在这样的夜晚
在这个想你的夜晚

四月二十五日(记)

我来到了这里
我可能会看到你
我不知道会不会看到你
花瓣铺了一地
让我不知该不该落脚
我打着一只伞
很小的伞
好像女孩子用的伞
看到了花

四月二十六日(记) 那些花儿的味道你知道吗我在这里轻轻的问着没有你的答案可是我仍是笑了听着你的话语给你说我想说的话你知道吗我很快乐我在这里很快乐你吻了我你的唇软软的让我依恋你吻了我你的手在我的手中这是个快乐的夜晚即使没有月亮甚至连星也没有可是这是一个快乐的夜晚

四月二十七日(记)

我睁开眼
已经是下午了
我顶着阳光走在路上
让人觉得温暖的阳光
我看着行人
他们有各自的目的
而我只是走着
走在想你的路上
要下雨吗
应该快了吧
因为那样
路边的树会更绿一些
细细的枝条
细细的叶子
还有一根细细的线
连在这个世界的出口
让我惦记着你

四月二十八日(记)

天气很好
阳光很漂亮
让我不想走出门
那么就不出门了
乖乖的呆在家里看书
不大的房间
却是我的
也许不是我的
可是现在是我住的
有门  有窗
有写字用的桌子
有放书的架子
有放电脑的台子
还有晚上让我躺下的床
我站在屋的中间
四周都有东西
我站在这里
听着风唱的歌

二月十日

这个世界不见了
好像是突然的
就在我的眼前消失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
我不知道是谁舍弃了谁
没有声息的
没有一点预兆
就这样
我们放弃了彼此
我的心疼了
可是这好像是一句谎言
因为我经常说起
如同那些甜得发腻的情话一样
我让自己恶心了
我知道的
我从来不会成为一个好人
可是当我说出自己不是好人的时候
又重重的跌到了地上
因为按照通常的规律
坏人不会说自己的坏话
那么我是好的吗
还是我是另一种坏呢
我是天真的蘑菇
还是谁在野外丢弃的苹果核子
不会开花
只是等待腐烂
贴近泥土

二月十一日

时间是一种爱恋
总是让我不能轻易的看到幸福
当你真的如棉絮一样吸附着空气
我想该放弃呼吸了
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唯一
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唯一
我知道我不能前行
可是
我也知道
我的退路上
有你设下的深深的陷阱
等待我跳入
或者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