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7日晚,酒过三巡的巨人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史玉柱(史玉柱博客,史玉柱新闻,史玉柱说吧)输了一个“赌局”——他的一位下属一口气喝了近一瓶48度的白酒而没有醉倒,作为赌注,史玉柱输掉了他戴的那副纯金边框眼镜。

  不过,一副眼镜的损失相比他的另外一场“赌局”的收获而言简直可以忽略不计。“到现在,我投资的两只银行股赢利近40亿元,”如此高的获利以至于连史玉柱自己都感叹,“完全靠运气,连我自己都觉得不该赚那么多钱。”

  目前,截止到2006年12月31日公告,上海健特生命科技有限公司持有民生银行(600016.SH) 3.15704亿股,为第8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11%, 按1月19日收盘价10.14元每股的股价计算,总市值约为32.01238亿元。同时,截止到2006年8月31日公告,上海健特生命科技有限公司持有华夏银行(600015.SH) 0.912亿股,位列第10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17%,按1月19日收盘价7.69元每股计算,总市值约为7.01328亿元。

  过去四年,史玉柱陆续从冯仑(冯仑新闻,冯仑说吧)、段永基(段永基新闻,段永基说吧)等老朋友手中收购了大量的华夏银行和民生银行的股份。过去四年,这两家银行完成股改,顺着中国资本市场复苏的大势,股价一路飙升。现在,他手中的银行股市值已经将近40个亿,这足以让史玉柱成为2006年金融股牛市 的全国最大赢家之一。

  不过让史玉柱仍不满意,他说自己并没有在银行股的投资上投入太多精力,因此缺乏成就感。他要炒作一个更大的股票——在今年第四季度将他的征途网络游戏打包到纳斯达克去上市。

  朋友间的生意

  史玉柱的银行股大部分都是从朋友手里收购过来的——在他看来,这样谁也不用提防着谁,交易成本比较低。

  2001年,在拿出2亿多元还掉自己当年在珠海欠下的债务之后,由于脑白金的高额利润,史玉柱的账面上还有近5亿元的现金。这时候,史玉柱开始想到了投资,“既可以做公司发展的战略储备,又可以控制公司的多元化冲动”。

  当时,史玉柱考察了国债、基金、信托甚至房地产等众多行业,但是最后他还是决定投资银行股。在他看来,国债等投资回报太慢,房地产虽然是暴利行业,但是跟公司的发展战略不相符,他不想再重蹈覆辙。

  经过和多人的商谈,史玉柱预期今后银行会高速发展,同时相比其他投资,银行商业模式清晰,并且很稳定——贷款利息减去存款利息,只要资金量足够大,利润就很高。“就算是十年之后还,这种模式的赢利还是会非常稳定。另一方面,全国性的银行一般不会破产,上市银行有证监会和银监会的监管,相对来说犯错误的几率要小一些。而且,就算是全国银行要出问题了,国家也要管它。”

  而当时,众多民间资金仍在逐鹿房地产的惊人暴利,银行由于回报期长,一些民营企业并不看好银行股。

  “华夏银行的股份是慢慢凑起来的”,按史玉柱说法,2002年间,他多年的老朋友段永基任四通集团董事长,四通集团有6000万股华夏银行股份被法院冻结要拍卖,史玉柱替段永基把钱还了,在进入拍卖程序前把股份拿了过来。不过,史是否就此“白拿”,其语焉不详。

  不久,史玉柱又等到了一个机会。2003年9月华夏银行上市前夕,证监会提出,华夏银行的第一大股东首钢总公司持有股份太高,必须转让一部分。“就几天时间,不然上不了市,”而像史玉柱一样没有银行贷款且手中握有大量现金的民营企业并不多,“其他一些买家都很难在几天里筹集那么多钱。”

  就这样,史玉柱从首钢拿下了8000万股华夏银行,每股的价格仅仅2.18元。2003年6月,华夏银行上市,其IPO的价格已经是5.6元每股。他手中的1.4亿股华夏银行,已经大幅增值。

  而之后,2004年华夏银行以2003年末总股本35亿股为基数,按照每10股转增2股的比例将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7亿股。如此一来,史玉柱手中的华夏银行股票增加到1.68亿股。

  拿下民生银行的股票则源于史玉柱的另外一个朋友冯仑。冯仑、史玉柱和段永基同是“泰山产业研究院”的成员。

  2003年9月,冯仑旗下的北京万通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正在筹备上市,投资银行人士认为万通主营是房地产业务,参股银行会使得公司“不纯洁”,很难给资本市场一个好的估价。“我跟冯仑是好朋友,所以很容易就买了。”当时史玉柱以上海健特生命科技限公司名义,从冯仑手中买下了1.43亿股民生银行国内法人股,当时民生银行的流通股股价为8元左右。

  “民生银行的转让有保密协议,没有办法告诉你转让价格,”史玉柱歉意的笑了笑,“不过我所有的银行股投资加起来也就几个亿。”

  之后,经过多次的送股,史玉柱手中的民生银行股票已经增加到3.15亿股。与此同时,华夏银行2006年完成股改后,史玉柱持有股份下降到0.912亿股。

  套现还是增持

  虽然掌管了上亿的银行股票,除了史玉柱外,上海健特生命科技有限公司也仅仅只有两个人在打理。“钱基本上是扔进去就不管了。”史玉柱现在很少将精力放在这两个银行股上。

  也就是在银行股开始牛气冲天的时候,史玉柱套现了一部分华夏银行的股权。2005年10月底,包括史玉柱在内的华夏银行的18家转股股东,合计出让5.872亿股给德意志银行等外资股东,转让价格每股4.5元人民币 。上海健特生命科技有限公司的持股量也从1.68亿股减少到1.32亿股,套现超过1.62亿。

  “很短时间内就转了一部分给德意志银行,赚了一倍多。”但是史玉柱当时也没有想到,现在华夏银行已经涨到了七八块钱一股。不过,1.62亿再加上在持有华夏银行期间的分红,史玉柱在华夏银行股权上投入的3亿元已经基本上收回,“现在持有将近一亿股是净赚的”,史玉柱透露。

  在成功收回华夏银行投资的同时,现在的史玉柱所在的上海健特则是面临如何增持民生银行股权的问题。1月15日,民生银行发布公告称,公司将非公开发行35亿股新股,按照去年8月份确定增发 时候的方案,其每股的价格为3.8元,但是由于现在估价高达10元左右,所以必须重新拟定增发价格。

  现在,史玉柱是否增持的唯一障碍就在于增发的价格,他的手中并不缺乏现金,征途网络目前每个月850万美元的利润,帐面上已经沉淀了几个亿的资金,除此之外,2006年,保健品业务至少也给他贡献了几亿元的利润。“价格低就增持。”史玉柱把烟掐灭在烟灰缸里。

  虽然银行股价格高,但是由于史玉柱手上并不缺乏现金,他短期之内并没有大规模减持的打算。

  当然,现在出售并不合算——史玉柱手中的银行股票都是“限售流通A股”。现在,虽然两家银行都已经完成股改,但距离限售期结束的上市交易,真正分享银行股的升值,还有一定期限。

  作为股改前持有股份总数超过百分之三以上的非流通股股东,在2007年10月16日限售期届满后的至少十二个月内,史玉柱所持民生非流通股股份不上市交易。而到2009年6月6日,史玉柱最多可上市出售30%的华夏银行股份。作为持有华夏银行股份总数5%以下的非流通股股东,2006年6月6日华夏银行完成股改复牌后二十四个月内,出售有限售条件的股份不超过其持有有限售条件股份总数的15%,在三十六个月内累计不超过其持有有限售条件股份总数的30%。

  投资者

  虽然在银行股上大赚,但是史玉柱也并不是没有失去过更好的机会。“宁可错过100个项目,也不错投一个。”史玉柱说他的投资原则不是谨慎,而是相当谨慎。为此,史玉柱在公司内部建立了一个七人的决策委员会,投票决定投资项目。

  当年,吴征决定退出新浪时,希望找人接手,有人找到史玉柱,问他要不要。一美元一股的价格,但决策委员会认为风险太大而没有买。而现在,新浪的每股估价已经达到了33美元。

  他的保守甚至也遭到了段永基的批评,“前不久他就批评我了”,史玉柱腼腆的笑了笑。2006年,段永基主导下的四通集团在香港投资8000万港币申购建设银行,获利一倍,而四通控股在内地帐户上躺了几亿元的资金——史玉柱同时也担任四通控股CEO,史玉柱却由于没有好的项目而不愿意投。

  但是在史玉柱看来,只有这样的谨慎保守才不会翻船。但是他也多少有点羡慕段永基当年接下了吴征转让的新浪股份,“他才投了500万,回报率比我高”,史玉柱说。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