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4月30日

 我目睹了整个天空的沦陷,整个。夏天让我知道天空的浩瀚。

那蓬勃的白云一跃一跃的从西天涌上来——我不辨认方向,如果你要说那是南边,那就是南边吧。。

一颗,又一颗星星,我发现它们然后它们被淹没。淹没又出来,每次出来的时候都带着纯真的一闪一闪的笑,被掩盖的时候都扁着嘴巴。。呵呵,哈,这和以前一样,和5年前一样。。。

我又看见他。当我仰头微笑着向他问好时却流了泪。

在大风涌动的夜色里,我独自起舞。屋顶上压着云朵,像胖师弟答应要送给我的棉花糖。

我想地球转着转着,也就不动了吧。。

2005年04月25日

猩猩看起来怪恐怖的。。

某日我一个人加夜班,一边加班一边QQ,定时要闪人跑去进样。故得此名。

还是写一点东西  ^_^

想记一下上上星期5的诗歌朗诵会。。这么久才来记。ft自己-__________-!!

那晚是和朋友一起去的,我去的很晚。。但是凭着厚厚的脸皮硬是在保安的禁止范围内添了两张凳子。

在舞台的右前方。我们是第二排呢,可以看的很清晰。朋友也拍了好多照片,还录了音。不过听说录音效果其差无比,也就算了。。

恩。。主持人还是三年前那个,还是三年前的装模作样。。ft。就是看不顺眼。他表情夸张极了, 朋友还调皮的学他,用手把嘴角拉下来。。然后他介绍另一位主持人的时候,又顺带介绍了下自己来自北大。。北大又怎么了呵?搞不清楚自己是嫉妒还是别的什么,反正就不喜欢他。

不过主持人很搞笑。他朗诵的是《安娜。保拉大妈也写诗》,里面这句话重复很多次,竭尽所能的描绘了一个肥胖、结实、凶悍、抽烟、每天有肌肉男男朋友的大妈形象,我就想起《斯佳丽》里面的黑人保姆,不过这位大妈肯定要比保姆牛多啦。念完后,主持人把一个巴西的女诗人引上台来朗诵了。。那个肥壮的样子,俨然一个安娜保拉大妈。笑倒两排人。。哈哈。。

其实我印象最深的还是舒婷,也不是对她印象深,而是我在那晚做了件自以为很了不起的事——我要到舒婷的签名啦。。这是我第一次像别人要签名呢。。签在〈舒婷的诗〉里作者的照片下。

舒婷很低调,她的诗让别人来朗诵,只上台讲了一句话就下了,保安护送她退回去“安全的地方”。我没签到,就一直跟到拦人的红线那。那个可恶的保安,他拿了另一个女生的纸进去给舒婷签了,就赶其他人走。我可怜巴巴的捧着书问他:可不可以……就在这时候从红线里边出来一个光头红衣的肥仔,他说你要找哪位诗人签名啊?我喜出望外的说,舒婷老师!然后把书递过去了还忘记了给笔-_-!! 签完名以后,我太高兴了。。居然就一直都听不下去啦。。坐在那就只会忽然笑来。因为我想兔子一定很开心,我要到舒婷的签名了呢——嗯,书是买来送给兔子的,我买的很辛苦。其实在网上能轻松的买到,但我是那么固执的,想要自己买给他,买一本带印章的书给他。然后,去广州之前,我很忐忑的在扉页上写了些字。。真的很忐忑。。不过幸好,他喜欢^_^

后来才知道,那个红衣服的光头就是沈浩波。他朗诵的诗也好有意思呀。。“不是爱,是搞”。哈哈。。笑坏了。。

现场还有个年轻诗人挺个性的,叫阿斐,〈以垃圾的名义〉。他穿着一件印着浓重色彩图案的白T恤上台,读起诗来也像个愤青。。满嘴垃圾哈哈。。后来又看了下在集子里面的那首诗,觉得挺好:)

很遗憾。。10点多钟的时候我开始担心自己回不去招待所了,因为是11:30关门的。和朋友一说,他也担心了。然后就各自发信息打电话。。我跑出去打电话的时候,居然恰好错过了西川和多多了。。哇呜。。。可恶啊!!

嗯,今天我是又翻了那本朗诵的集子。中文的都看了。-__-!!  没水平也没耐性看英文啦。。。

读后感如下:

1、仰慕燕窝……〈很多血〉,那些汹涌的愤怒、爱与恨、同情与呐喊,完全看不出是出自一个柔弱女子之笔。我看的差点哭了/ 很久不见窝窝了,她应该也不记得我,太其貌不扬啦也太安静啦。

2、喜欢郑单衣、李辉斐、世宾、沈浩波、欧宁、西川、多多。

3、觉得那个数学教授不怎么样。。书上那首东东,像个自恋者的呓语。我觉得,他很想宽广、纯粹,但是大不起来。而只能以一种近阴性的犹疑的姿态去寻觅和捕捉,在他的诗里能看见那种刻意和用心,但显得过于精巧和雕琢了,也有点虚。觉得他应该是很努力的人,可惜不够天才。感觉那首诗是一组反逻辑的产物。

4,王小妮被no小way称作仙风道骨,真贴切啊!相对舒婷而言,王更加朴素、干净、而又清朗。看那照片,越看越觉得她是很认真的人。。sigh。。

想睡觉,补充两点:

不记得是哪个出位的诗人,做导演,弄了个录象上来。。好看啊。。看的我抓紧了手。。但是不记得名字了-_-!!

还有就是,我觉得那些外国的诗人们好可怜:( 都没几个人听得懂他们念什么。。我也听不懂。。

任他们台上声情并茂的念啊念。。好寂寞的……

2005年04月23日

总觉得有双眼睛在盯着自己……

也许是写多了日记。。

但我真的不想再那样写下去了,我应该学会和别人说话,而不仅仅是自己。

2005年04月19日

关于颜色,关于很多表情,欢笑或者静默,激越或者忧伤。

我爱黑色,我总是穿着黑色的衣服。我认为那样比较酷。我自恋。

然后我在一片黑色里悄悄的微笑,我总是很害羞,总是看着眼前的地面行走。

我的头发也是黑色的,眼睛也是黑色的,也许脸也是黑色的。

呵呵,你见过我吗?我常常穿上黑色的冰鞋,在夜里、在好事者的尖叫声中匆忙的滑过。

而我以前是不喜欢黑色的。

我也有过五彩缤纷的童年。我仍然能记得小学时候每年的文艺汇演,我那些好看的小裙子。

那个红色的蓝精灵书包,还有各种各样的头箍、腰带、纸灯笼。

我们采各种颜色的花。我们在图画本上画最鲜艳的颜色,黄色笔总是最先用完。

当我开始懂得爱,世界变得透明了。如果有相机的话,我真想把我的画拍下来——

草地,皮球和扎羊角辫的小女孩。那是高中时候。

那是我梦幻般的高考冲刺阶段,为了打电话而每天吃不饱饭的高三。

我有远在天边的澄澈的梦想。

但为什么要沾染上黑色呢?为什么要染上绝望?为什么青春总要被死亡的羽翼擦伤?

为什么当疾病终于过去了,我就掉进灰色井里,不能上下。

为什么我能听见天空的歌声,但无法抵达。

2005年04月18日

我本来打算把这个作为blog 名字,但也懒得去改。。反正,也不会在这里久留了。

前几天和一个朋友聊天的时候,就忽然出现了这样一幅画面:

灰色的,一个小小的井,我被绳子绑着吊在里面,不上不下。我能看见天空的亮光,能看见井下的漆黑。但无力向上爬——你其实什么也看不见,你以为你看见了。

 是的,我想,我的手里还拿着一本翻开的书,但我眼睛迷蒙,井里光线昏暗,我想睡觉我耷拉着头。

我觉得你象天天没睡醒一样 ,天天都在做梦

——那,我做的是什么梦呢?

已不是你这个年龄该做的梦了 。通常,我们这个年龄的人都很现实,头脑都越来越简单了

——我是越来越简单了

但还在抗拒这种变简单的过程吧?^_^

——你不抗拒吗? 其实有段时间,我是刻意、非常努力的变简单 。但是到我好了以后,又觉得一切都回不去了。

 是的,我觉得抬头很累。我真的不会睡去吗?为什么不呢?

2005年04月13日

真的好累。重感冒。

但很高兴终于注册了。睡觉去。祝愿自己睡个好觉。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