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5月28日

看见我现在这么活泼就知道啦。前一段时间的古怪情绪已经过去了。我的病也快好了。这真让人高兴。。

只是我一灌水,挥手间居然把一瓶新的XX霜甩到地上去,碎了。痛心啊~~~我的RMB 啊。。

看来还是不能得意忘形的。。sigh。。

                                    

今天要回家去。要看书了。不敢总是玩。

                                   

恩。在要此谢谢那些曾在短信里陪伴过我的人,在我很难过的时候,你们的关心、或者鼓励都让人温暖。

只是,这一次我发现自己已经学会怎么样让自己去面对寂寞了,虽然这种方式让我溃烂,也许你们都不认同,太危险。

不过,反正都是尘埃一样浮躁无望的生活。

我在书里发现了一句这样的话,它给了我一种犹如醍醐灌顶的警醒——

“苦和甜来自外界,坚强则来自内心,来自一个人的自我努力。”是贝多芬说的。

在我泪水就要决堤的时候想起了它,忽然就觉得痛苦难受是多么傻气的事啊。

我把它作为qq的签名,也希望能一直这样提醒自己,坚强一点,微笑着面对生活。

         

在当当买了本红柯的小说,但似乎是盗版的,郁闷啊,呵呵。。想买那本茨维塔耶娃的诗歌集,

但也是一条评论都没有。忐忑呀。。

          

系统在上星期的某天忽然就进不去了,重装后,居然又恢复了以前不会关机的毛病 -______-!! 又要手动强制关机了。

而且,病情还重了——开机也不正常了,必须再按一次reset,然后选择进入最后一次正确配置,

进去后还得每次重设屏幕分辨率。。真麻烦啊!!

                          

上星期因为生病,又或者因为情绪太不对了,我做错了很多事情,也做漏了不少事情,不管工作上的还是生活上的。

做完实验不记得收拾桌面,标准溶液不记得放回冰箱里,甚至算报告的时候不知道怎么把苯甲酸校正——

我真的太不用功了太含糊应付了。

上星期都是同事在加班,我都偷懒。吃饭又不记得带饭卡,带了又把饭卡弄丢了,钥匙居然放在饭盆里倒掉了,

幸好饭堂的阿姨洗碗的时候帮我捞出来。

下星期不能这样失魂落魄了。工资卡被我弄丢了,取不到钱。。我不知道卡放哪里了,就是找不到找不到。唉!!

516。。

我太可怜了。。

今天忽然发现了率尔的blog,原来华工帮一干人等都已经疯狂写了n多。。

哇哇。。抓狂。。好想和大家一起玩啊!!!

我好郁闷,好郁闷好郁闷!

添加小拳头的吧。。因为拳头写的很勤快,几乎把所有人的blog都连接了。

我好郁闷!!!!!!!!!!!!!

2005年05月25日

写那幢有眼泪没声音的房子

那些被咳破的夜晚

那个割破手指的早晨

那片在洗衣服时掀翻的指甲

那场病

病中不能打的电话

被踢的新记录   

向我要“开心的事”的人

—— 我有吗?

2005年05月20日

恶心!

这日子何时结束。。胸口堵得慌。。

2005年05月19日

归于平凡,归于平庸。生活不就是这样,这样破烂,让人讨厌但沉溺的生活。

雨下呀下呀下,路面湿得飘来飘去。我忘了摘芒果,我头晕。苹果原来是粉的,不好吃。刚听说要削皮再吃但我又忘了。

雨下呀下呀下,雨伞在矮矮屋檐下蠕动。雨伞发黄,白色的小花已经那么旧,再不骄傲美丽。湿了的鞋子交错摆开,阴阴的天空没有颜色。

我摇着身子,窗玻璃和锈黑的防盗网像音符一样舞动。

雨好大,那么那么响。

所有的衣服不动不动的,雨一定也是直直的,像……我看见大颗大颗的雨滴。看见中午和外面立在雨里的房屋。

缓慢的雨是晶莹剔透的,急匆匆的雨是灰蒙蒙一片。雨呵雨,我比你快还是慢?挂在树上,挂在防盗网上,挂在随便别的什么上面,就变慢了。

我要挂到什么上去?

秋千,秋千,木头秋千。

我想坐在秋千上,而不是站着。

2005年05月18日

数据处理机坏了,很神经,一会存不了盘,一会不会算数,今天还试过计算到数据但不打印图谱的。

卡纸的时候发现进不去print setup。。似乎整个initial setup都不行了。

重启n次都不好,后来居然启动都启动不了,好不容易开到机了,又load不了系统文件。。

ft。。好几天都这样折腾来折腾去。。就那么一点点样品也要搞到加班。要坏就彻底点啊。。

真郁闷郁闷郁闷!!我就这样被郁闷着……

很久以前有一天,我梦见它被炸了碗口那么大的一个黑洞。。哈哈。和我烧焦的棉被一样黑糊糊的,而且是洞呢。。该死的。。明天我罢工了。

2005年05月16日

张小孩是我的邻居,很可爱。过年的时候还很小的,没想到一个春天就长大了许多。

至于他多少岁,我问过,他伸两个指头出来说,两岁。问,只有两岁吗?他妈妈喊,三岁了!他就伸多一个指头说三岁。我说四岁吧?他说,四岁……

关于张小孩,我是知道两件秩事的。

其一,关于他姓什么。妈妈常逗他玩,有一次对他说,你生在这长在这,就是咱这村里的小孩,怎么姓张呢?跟我们姓莫才对(我们村子里的人都姓莫)。张小孩就记住了,问他姓什么他就说姓莫。后来他爸妈觉得不妥,教育他。。结果骂也姓莫,打也姓莫,可怜的张小孩哭着喊姓莫。无语……

其二,关于在我家小住一阵的小狗。爸爸带回来一只出生不久的小狗,在家养大些,有时候就绑到门外去。有一次一个小伙子耍他,把绑在柱子上的狗的绳子解下来,要拉走小狗。张小孩一下紧张的不得了,大喊“是老板娘的!是老板娘的!”(张小孩一家是租我家房子住的)小伙子一下乐了,拉高了绳子,像耍猴一样逗着小孩子。。可怜的张小孩一边跳一边哭一边嚷嚷:“是老板娘的,是老板娘的……”后来哭闹了很久,那人才不耍他,把绳子还给他了。小娃娃一拿到绳子就不哭了,笑着拉小狗去找我妈。

可爱吧?张小孩是个好秀气的娃娃。。哈哈

姐姐给你照相好吗?

好!张小孩就摆pose了。。

“手遮住眼睛了!”

再来一张。。。

“还是遮住眼睛了!”

我开始笑,他看见我笑,也跟着笑起来啦。。如下,笑容真灿烂好看呀。哈哈。。可爱的孩子。

嗯。。接着拍。。

但只要一伸起手来摆胜利姿势就遮住眼睛。。笑死我了。叫他拿歪一点又听不懂–___–!!

哈哈。。后来只好很近的拍,这样才不挡住眼睛。这张笑的像小和尚^_^

              

苍蝇明明停他头上了,还持续了三张照片之久。开始张小孩死不认账,后来就说飞走了!飞走了!哈哈。。

其实张小孩没有抠鼻子。。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把手放在那了。。-_____-!!

拍完后我大笑。他看见也跟着大笑了。

这张应该是笑的最灿烂的啦。。哈哈。

我在弄相机的时候他靠着墙腆肚子,觉得很可爱,但给他拍的时候立刻站直了。我说,腆着肚子啊,像刚才那样。

他就把肚子挺起来,我说手放前面 。。他放了。后来,每当要拍照的时候他还一定挺着肚子,把手放在肚子上……

最后一张大特写。张小孩是个好模特。又乖又可爱,虽然太谗嘴,可我不也很谗吗?呵呵。。

51放假在家的时候打的草稿。。

上星期回了下家,添了点颜色。不过看起来还是很丑-________-!

妹妹说,都不知道你画什么!!

!

昨天加了黑色,好很多啦。^_^   至少妹妹说能看见是什么东西了

不过涂到屋子的时候发现底色根本没弄好 。。只好又回头去涂抹底色。。这就是笨菜鸟的折腾……

加上树杆。快搞定了。。

回来前完蛋。。

总结:树太差了,树杆又很突兀。外圈的本来是渲染开去的黄绿色。。居然一开始被我规限起来涂抹–___–!!

笨。。。现在看起来很别扭,尤其左边的深色部分……石头不会画,船也是——大概是看不见哪只是船吧?ft。。。

不过,我还是很开心。。哈哈。。总之完成了一样东西就很开心。虽然显得笨拙和雕琢,虽然又是临摹的,但是我喜欢这张画^_^

不过最郁闷的是,老爸不喜欢:(

Good night 啦。。

2005年05月15日

能看见吗?

2005年05月07日

我居然在马路上哭了。因为车不肯载我,而我没有带其他鞋子。想想自己也笨,去年在广州,我们从三元里回学校,司机也不让上的,但那时候人多势众,是别人把我推上车的,强行上去了。

今天,当车子门叽呀一声把我关在外面,开走,我就站在路边哭了。

回家之前很不愿回去,到家了又不想离开。我的房间很昏暗,什么时候都要开灯,开了灯也还是暗。我的桌子上,是一张没完成的水彩,是昨天晚上对着以前读书时候用完了的200卡画的。已经5点,本来想回来拿了东西就走的,但竟然又忍不住装了杯水给它涂上第四种颜色……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喜欢描描画画,并且对自己那些并不高明的笔墨感到喜滋滋的,拿着满世界炫耀。不管班门弄斧也不管人家腻烦。而我几乎从来不创作,只是对着别人的东西描。

妈妈回来了,听她在楼下骂起来。原来屋子前面的的瓷砖被车撞缺了一块,沿墙而下的很粗一根塑料水管也被撞爆了。那是因为邻居盖房子,沙子石子都堆着占去了一半的路,附近的车子不知道怎么了居然从我家门口绕路。妈妈骂骂咧咧的,非常生气,然后邻居又骂起来。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妈妈可以不操这份心,什么时候她可以安逸的生活。昨天才在wish版发完帖,可是妈妈,我怎么样才能让你无忧?

不想上班。。想吃完饭再走。但是太晚了天黑了,妈又会说不安全,她总担心。我说我走了,她又问你去那边有饭吃吗?我说有啊,我吃外卖吧。然后妈妈做饭去了。其实我从来不吃外卖。

后来,我又上了另外一辆车。头晕晕的。眼角也挂着泪痕。我闭起眼睛睡觉,眼泪居然还会流下来。

我想如果被人看见了准以为我失恋。重复听着一首歌,然后迷迷糊糊的睡着。我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暗下来。

“天正一点点暗下来

沉重的船只开始靠岸

天正一点点暗下来    小安娜 小安娜

 我们一起去关心那些怕黑的孩子”

我已经不是很记得这首诗。那是两年前,生日那天别人写给我的。

“你出生的时候

你看见了黑夜深处无边的大雪

远远的  河水流动

海洋回响”

可是现在王翔在哪里,小安娜在哪里?要不明天,要不后天,就是我的生日了。

再后来我下车了,风呼呼的吹着,小雨点还在下。换了首歌,听许巍的完美生活。在路上还是有很多人看我,滑冰太奇怪了吧?这个城市里,没有轮滑一族的身影。我已经很累,我知道这样累的时候不应该滑太快,因为有时候脚会跟不上、提不起来,很危险。但还是冲着红灯过了马路,差点和一辆摩托车撞了。我在想什么时候真撞个断手断脚的。。然后经过两个老婆婆,头发花白,身体佝偻。要活到这样的岁数真不容易啊。

许巍的歌总让人想起蒙尘的梦想。是的,蒙尘。现在梦想对我而言已经不是光辉灿烂的了。每次下车赶回单位去,每次大风这样吹着,灰尘这样吹着,我低着头滑自己的路,都觉得这是民工一样黯然的生活。风尘仆仆,贫穷的天空颗粒无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