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1月16日


这两三个月来越来越想家,想念父母在的地方。

细水常流的痕迹,共承风雨的年月,生活一点一点地就由这些忙碌、劳累、烦忧、压力、孤独、欢乐和病痛构建起来。

工作后回家多了,也知道了更多家里的事,好的坏的难以面对的。觉得生活真艰难。

爸爸很喜欢我回家,妈妈晚上常常没人和她聊天,搬家后就没了以往相熟的邻里了。我能感觉到他们对我越来越多的依赖,

情感上的依赖。因为连我的饭桶弟弟都住校了。

周末的晚上,妈妈打电话去问念高中的妹妹她的牙齿怎么样了,说很久没打给她了。。而我终于问了个很久以来一直想不通的问题:

“妈,为什么你不打电话给我?读书的时候不打,现在也不打。”

“你读书的时候我哪有时间打给你?每天都累的要死。。回来吃饭洗澡坐一会,就睡觉了。”

呵呵。。妈,你可知道年少时我很多次对着夜空喊你?只是,几乎没有对你说过我的烦恼,关于学习的,关于宿舍、

同学、老师、感情、生病……你对我知道的那么那么少。

同学的妈妈会问她吃了什么菜但你从来没问过,不过我也没问你。我打电话回家你觉得长途电话费很贵,不到两分钟就挂掉。

不过你总会问我什么时候放假,会问我怎么坐车,因为我会晕车。你总不让我在晚上回家,天黑了就开始担心。

有一次我回家晚了电话又调的很小声,你和爸爸打了很多个电话给我,没接到,回来挨了骂。

你总叫我小心手机,不要带钱在身上。你会叫我把被子蚊帐甚至席子都带回家洗。


   
妈,每次我回到家里,你都把我的床和被子收拾干净。而我总是匆匆离开,只有一次记得叠被子。

      

你开始找我聊天,说一切事情。一切。不管是气急败坏还是悠悠发闷。你已经不骂我了,只是多了一些小小的埋怨和大大的担忧,

你说会失眠、被吵醒了就睡不着,很早醒。而我们楼上深夜经常吵。


   
前天你才和我说起,生小妹妹的时候是早产,提前了十几天。那时候刚好是农忙(收割)季节,你和爸爸两个人抬那台

很重很重的打禾机,你的肚子就痛起来,很痛。但是只能咬着牙忍着因为不能不搬。每抬过一段路,爸爸就走回来把我和妹妹

抱着跟上,然后再抬。别人半小时就可以搬到,但是你们搬了一两个小时。然后过了两天小妹妹就出生了,出了问题。

到现在这么大了,身体还是很差,先天不足。。

我的叔叔、姑姑们,奶奶、爷爷、婶婶,干完自己家的事情就走了,没有人管我们家的事,就让一个马上就要生孩子的孕妇去抬打禾机。

    

妈,我想哭。你吃过多少苦我真的想象不了。

以前的很多事我都不知道。现在也有很多。

如今我是你宠溺着的女儿,我喜欢你和我聊天,喜欢取笑你,然后看你笑呵呵的样子——你会不好意思,

但是我觉得那是幸福的不好意思。

你每天都干很多杂活、甚至粗重活,但没叫我去帮忙。还帮我洗衣服。

为了几十块钱,再冷的天,甚至下着小雨,你去洗街道洗了一整天。我们和爸爸都叫你别去,可是你非要去。

去年我买给你的皮鞋你穿不了,因为一只脚突了块东西出来,年轻时弄伤了没条件护理,还要继续干活,所以发炎,之后就突起了。

于是你只能穿订做的鞋。那种鞋一点不暖和,又硬,我说那是烂胶鞋。

  

快过年了,说好了这个周末回去帮忙搞卫生的,但今天才发现周末不放假。妈。也许我要很久不回家。
 
妈,我自由散漫的青春只剩下一两年,之后我就哪都不能去了。所以,你再让我任性一两年吧。

妈,你哪里都没去过,最远就到广州吧,你晕车太厉害,除了摩托别的都晕。

    

我爱你和爸爸。也许是自私的爱着,但是很爱很爱。妈,我会宠溺你一辈子。

  


2006年01月04日

这张照片真美。我现在的桌面。

2006年01月03日

过年打算给家里点钱,年关对大人来说原来真的那么难过。

妈妈问什么时候过年?我说29号。她明显吓了一跳:这么快吗?那不是还有20多天就过年了……

“你们小孩当然喜欢过年。”

——其实我不是喜欢过年,过年的那几百块压岁钱对我来说已经算不得什么了,还得招呼亲戚朋友,真的很麻烦,我讨厌宁静的生活被人打扰。

只是喜欢放假,喜欢做猪,喜欢吃家里的饭,呵呵。。

家里还欠着债,杯水车薪也好过没有吧。。反正我存钱也没有用。虽然不会花的不着边际,但也是流水一样的不见踪影,还是少放些在身上好。恩。。

只是,烦恼的是怎么给?是取出来带回家吗?好象很危险的样子。。不然怎么好?难道转帐?那不还要叫他们要存折什么的。。多奇怪啊 !!

都不知道别人给钱是怎么给的!真郁闷。。。烦烦烦~~~

2006年01月02日

我背着沉沉的鞋包,在天河胡乱逛,节奏缓慢,一走一停。

早上书店人少,看见很多游记类的书,西藏、丽江、香格里拉、蒙古……这些词语遥远的像不存在一样。

自从认识了tour版,才知道有那么多近在身边的人,他们和你一起上学一起吃饭一起挤工交车,却去过那么多远在天边的神话一样的地方,去见证过那里的真实。

中国真大。书店真大。书真多,字真多,怎么看的完呵!

   

外面的街上太阳很晒,人很多。转啊转,左拣拣右挑挑,除了吃的啥都没买。。

卖剪纸的那个还说是他自己剪的,我问那上面的一个字,他却不知道是什么字,骗人!

一个男青年坐在花坛边上等人给钱,地板上用粉笔写着网上求职被骗,现在身无分文,地上放着三张一块钱,我好想八卦一下他但是又不敢。。

外面的煎饼果然没有学校的好吃。。恩。。不过学校的好象做的越来越薄了,吃的不过瘾啊 。。

我还看了卖的很便宜的毛衣、很厚的袜子、软的白色麦芽糖。冰鞋很重,两边肩膀都痛。但是这样背着它也感到塌实。

  

这两个晚上我都是在三招睡的,睡的真好啊。我不知道自己在这样破烂的地方也能睡这么沉。。呵呵,也许一切只在心态。

一直觉得自己像个民工,完全没有女孩子应该有的那份精致、洁净和柔媚的生活情趣,我就这么晃荡在学校里、大街上,迎着满面的尘土。

他们觉得应该住更好的旅馆,我却舍不得钱,就真的没住过单间——我还更喜欢几个人一起呢,一个人太寂寞也太冷清了。

第一晚,是两母女和一个工作不久的老师。那两母女是从河南来的,都肥肥壮壮的啦。呵呵。。女儿读高三,因为获了计算机类的奖,有机会保送华工,过来这边考试,数学英语和物理。她说想读人力资源管理,还问我们华工和中大哪个学校更好,她说在北方本科生简直是没出路的,一定要读研。博士后找工作才会好找一点。她想毕业之后去北京工作。我的妹妹也读高三,但与眼前的这位女孩子俨然两样。其实我觉得奇怪,为什么那么小的孩子就有这样明确的目标?而我到现在还是很多迷惘。

没问小女生的名字,她很热情的给了我一个梨子,说是来的时候姥姥给她的,从河南带过来。梨很甜,但是因为放久了,皮有划痕,发黑。我给她糖果和巧克力但她不肯要。她说华工这个学校很漂亮,我很高兴,呵呵,说我很喜欢这里,然后再告诉她中大也很好看,有更多曲径通幽的地方,她说要到中大去看看,还想去大学城。她和她妈妈都穿着两条裤子,还有大大的棉衣,她说那算是薄的棉衣了,在商场卖就大概要130块钱,但是她的那件是在市场买的,所以只要60几块。她说在她们家那边,冷的时候要穿大大的黑棉鞋,里面还有绒毛,很厚的,这里卖的鞋子都不能穿,太冷。

第二晚,我太累了,在外面又很冷,早早回去洗澡睡觉了,10点多,居然一倒下就睡着了,话也没多说。一起住的是两个从肇庆过来玩的年轻女孩,都是长头发,温和体贴,她们去逛了一天街,也是今天离开,还比我早走一会呢。。

招待所的管理员都很好人,哈哈。

  

在回家的车上睡着了,睡的脖子好疼。。今天也没做什么却一样的累,体力真不掂啊~~

走回家的时候,当我穿着一身酷酷的黑衣裤黑鞋子、斜挎个重重的鞋包,侧着身子走回家,我觉得自己是个远游回来的人。一身的风尘和疲惫。

弟弟给我炫耀他新装好的乒乓球拍,还说他是学校乒乓球部的组长。饭后他就去学校了,自修都从上课的前一晚开始。

难得回家一晚,我又守在电脑前打这些字,爸爸妈妈在外面相互陪伴着,看电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