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6月18日

夏日就这样带着天空浑浊起来。这个时候,不管是哪一扇窗,外面的天空都应该是厚重的灰色吧。

当我颠簸过很多灰尘和汽油味,一身疲惫,回到东莞来,那些宽敞的、色彩明亮的道路真是让人喜欢。

只是这些不属于随处飘荡的人。

只是蝼蚁们生存着的有着许多弯曲道路、破旧房子的镇子,那些辛苦行走的中巴,那些一不小心就进不了家门的人,那些被忽视的疾病,没有时间缓解的劳累,空着肚子混着烟酒的夜晚,就这样压了过来。

 

听〈请让我慢慢成长〉,草地上绿色的自由在这些地方不存在。

有时候听一些单纯稚气的歌,人也会单纯稚气起来,会快乐的踢腿唱唱。只是当我累了,就又开始怀疑——那不是我的生活呀,不是我们的生活呀。。

很多同事在买房了,装修了,要买车的买车了,没买的也考车牌了,结婚了的要生孩子了,没结婚的也束起长发了。看上去真美好。看上去什么都很美好。只是为什么另外的那些人看上去是同样的美好?

上苍保佑吃完了饭的人们

吃完了饭有些兴奋
在家转转 或者上街逛逛
为了能有下一顿饱饭
天堂实在太高太远
眼泪眼屎 意守丹田
我们也只能表现得这样

上苍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
上苍保佑有了精力的人民
请上苍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
上苍保佑粮食顺利通过人民

真的不敢想要能够活着升天
只要能够活下去 正确地浪费剩下的时间
这要经验 还要时间
眼泪眼屎 意守丹田
我们也只能这样忍受


不请求上苍公正仁慈
只求保佑活着的人 别的就不用再问
不保佑太阳按时升起
地上有没有什么战争
保佑工人还有农民 小资产阶级
姑娘和警察 升官的升官 离婚的离婚 无所事事的人

请上苍来保佑这些随时可以出卖自己
随时准备感动 绝不想死也不知所终
开始感觉到撑的人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