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5月22日

我从来没有走远过,于是5分钟也成为远方,小雨也成为阻隔。

我还是太理想化,不符合想象就失望和无聊,就开始疲惫和厌倦。于是又停顿下来。

我要怎样才能摆脱自己?才能摆脱这沉重的疲惫飞走?或者带着它一起逃离?

2006年04月23日

听《梵高先生》读海子的诗。几页几句。寥落不知。

绝命

此刻在美丽的小镇上

苦乔麦儿香

说声分手吧

和另一位叶赛宁 双手紧紧握住

 

点着烛火,烧掉旧诗

说声分手吧

分开编过少女秀发的十指

秀发像五月的麦苗 曾轻轻含在嘴里

 

北方的树林

槐树在山脚开花

我们一路走来

躺在山坡上 感受茫茫黄昏

远山像幻觉 默默停留一会

 

摘下槐花

槐花在手中放出香味

香味 来自大地无尽的忧伤

大地孑然一身 至尽仍孑然一身

 

这是一个北方暮春的黄昏

白杨萧萧 草木葱茏

淡红色云朵在最后静止不动

看见了饱含香脂的松树

 

是啊,山上只有槐树 杨树和松树

我们坐下 感受茫茫黄昏

莫非这就是你我的黄昏

麦田吹来微风  顷刻沉入黑暗

  

月光

不要说心中有一个地方

那是我一直不敢梦见的地方

不要问 桃子对桃子的珍藏

不要问 打麦大地 处女 桂花和村镇

今夜美丽的月光  你看多好!

 

不要说死亡的烛光何须倾倒

生命依然生长在忧愁的河水上

月光照着月光  月光普照

今夜美丽的月光合在一起流淌

 

夜晚 亲爱的朋友

 

在什么树林,你酒瓶倾倒

你和泪饮酒,在什么树林,把亲人埋葬

 

在什么河岸,你最寂寞

搬进了空荡的房屋,你最寂寞,点亮灯火

 

什么季节,你最惆怅

放下了忙乱的箩筐

大地茫茫,河水流淌

是什么人掌灯,把你照亮

 

哪辆马车,载你而去,奔向远方

奔向远方,你去而不返,是哪辆马车

 

秋日黄昏

 

时间的尘土 抱着我

在火红的山冈上跳跃

没有谁来应允我

万寿无疆或早夭襁褓

 

相反的是  这个黄昏无限痛苦

无限漫长 令人痛不欲生

切开血管

落日殷红

 

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爱情保持一生

或者相反  极为短暂 匆匆熄灭

愿我从此再不提起

 

再不提起过去

痛苦与幸福

生不带来  死不带去

唯黄昏华美而无上。

  

 我飞遍草原的天空

草原的天空不可阻挡

找不到一只饥饿的腹部

饥饿用粮食喂养

 

今天有家的  必须回家

今天有书的  必须读书

今天有刀的 必须杀人

草原的天空不可阻挡

   眺望北方

 

 我很难梦见什么]

除了那第一个七月,永远的七月

七月是黄金的季节啊

当穷苦的人在渔港里领取工钱

我的七月萦绕着我,像那条爱我的孤单的蛇

——她将在痛楚苦涩的海水里度过一生

  

  

月亮,我爱你,我要你

 

  绿松石

 

这时候   绿色小公主

来到我的身边。

青海湖,绿色小公主

你曾是谁的故乡

你曾是谁的天堂?

当一只雪白的马

无法用翅膀带走

人类的小镇

——它留在肮脏的山梁。

  

和水相比  土地是多么肮脏而荒芜

绿色小公主抹去我的泪水,

说,你是年老的国土上,

一位年轻的国王,老年皇帝会伏在你的肩头死去。

土地张开又合拢。

    太阳·土地篇

我的人民坐在水边  看着大海死去天才死去

我的人民身边只剩下玉米和柴刀

和一两个表妹,锡安的女儿容颜憔悴

  

2006年04月14日
我们都是好孩子
词:王筝 曲:王筝 编曲;柯肇雷


推开窗看天边白色的鸟

想起你薄荷味的笑

那时你 在操场上奔跑

大声喊 我爱你你知不知道


那时我们什么都不怕

看咖啡色夕阳又要落下

你说要一直爱一直好

就这样 永远不分开
        

我们都是好孩子

异想天开的孩子

相信爱 可以永远啊

我们都是好孩子

最最善良的孩子

怀念着 伤害我们的

我们都是好孩子

最最天真的孩子

灿烂的 孤单的 变遥远的啊

我们都是好孩子

最最可爱的孩子

在一起 为幸福落泪啊

   


  试听地址:http://ent.qq.com/a/20060407/000189.htm
     
      ——虽然我没有那样洁白明媚的回忆,但是当淡淡的阳光洒落,当那些穿着白衬衫的岁月又一次跑来,
会静悄悄地,感到一种难言的幸福。
      

我讨厌被人看见,于是讨厌人群,讨厌眼睛!

我喜欢在大路边上,陌生的风陌生的车陌生的商贩和乞丐,所有人都不认识我。

我喜欢白天游荡。

为什么要这样绝望的活着

为什么这样绝望还要活着

为什么总看不见想要的未来

为什么看不见不能不想?!

阴天在上坡路和下坡路上飞驰

我想象被一辆辆汽车次第撞死

 

      

2006年03月26日

    

     

旅程

               海子

我是浪子

我戴着水浪的帽子

我戴着漂泊的屋顶

  

灯火吹灭我

家乡赶走我

来到酒馆和城市

   

我本是聪明能干的农民子弟

我本应该成为迷雾退去的河岸上

年轻的乡村教师

和纯朴的农家少女一起陷入情网

但为什么我来到了酒馆和城市

   

我要还家

我要转回故乡,头上插满鲜花

我要在故乡的天空下

沉默寡言或大声谈吐

我头上插满故乡的鲜花

如贝亚德引导的

头上插满天堂火焰的但丁

 

我是善良的母亲的儿子

风吹雨打妈妈的门

儿子的帽子是浪子

在此刻和水浪不分轻重
 
   

   

怀念苇岸,怀念那唯一一本从华工图书馆不小心偷出来的书。。买不回来了。。几年都没有找到 >_<

书里面的〈海子死了〉〈诗人是世界之光〉〈怀念海子〉是我看过的最让人动容的写海子的文字。

〈旅程〉这首诗,当年我看一次哭一次。

                                                                       

         

2006年03月18日

3月

在那么一个孤单的晚上,我在陌生的屋子里打了一个电话,打去一个更陌生的地方。

       

“喂……”

“怎么不说话?”

“你是谁啊。”

                                     “你是谁啊?”

……

  

“是你吧。。”

“我说是你吧?”

                                     “你是谁啊?”

                                       ——那时候我一定带着哭腔。

“是我呀。”

                                      “可是你是谁啊?”

“我是你姐。你怎么啦?”

                 

于是,我有了一个姐,一个11点多在做不知道什么设计的姐,她说话带着北方的卷舌音,她以为我喝酒了

所以神志不清。后来我就哭起来,我说很孤单,她叹口气不说话。

我说我没有喝酒。

她说她家的狗在学狼叫,还拿话筒对着那边给我听。。

叫声里我觉得那是一只小黑狗。

三月,北方的夜一定还很冷。我觉得灯火也应该都灭了。

暖气在半生不熟的烤人。

    

“姐,以后我还可以打电话给你吗?”

“当然可以啊。”

                                      

    

三月的时候我回过学校——说完这句话自己都觉得sb,现在都还是三月。。

我上个星期回过学校。还住了一个星期。

这次回去没有带冰鞋。也几乎没有人知道。一个重要原因是我出发的前几天,甚至出发的那天早上,

都是雨水蒙蒙的潮湿天气,我觉得没的玩。但没想到车到途中阳光就忽然从窗子外面照进来了。

我原来想晚上就回来带鞋,然后早上再去。但每天下课都很累,累的饭都懒得去吃。

于是又沿袭了把消夜当晚饭的习惯。结果那一个星期我都没吃过一次晚饭。

 

现在阳光都很好,也不很热。不过我n久不溜冰了。觉得愧对这个blog的标题。

我好象有点心理障碍了。腿脚不好使,鞋子也不好使,路也不好,不知道要穿去哪,去了又做什么?

年后有一次我穿了冰鞋下了5层楼,发现下小雨,路面很湿,又上楼去了。

就这么走一走,膝盖就闹别扭,接下来别扭了好几天。。

我已经有些害怕外面的马路,我害怕摔,完全意料不到的摔交。

我的鞋好象变得很慢,慢得很费力也踩不快。买来的8个72旋2轮还没有装,

因为8个72肯定装不进去,只能装4个,这样一来,前面两个黄色旋一轮,后面两个白色旋二轮,

颜色上就显得很古怪。

鞋子里有一个ABEC-3的轴承,已经用不了了,很松。但我好象找不到以前换下来的那8对原装旋风一的轴承。

其实也是懒得找懒得买懒得换。

连托人买来的DVD刻录机、电视卡,都一直懒得装。

除了必须做的事,例如上班和去饭堂吃饭,我好像没有什么事愿意做了。

这样的生活真没劲,真失败。

2006年03月17日

     好惨啊!!!衣服颜色又超难看,全办公室的人都说丑。。

最难受的是我那双不像样的高跟鞋,走路都脚痛。。

                      

2006年03月14日

50199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