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2月01日
  時間過得真快啊,還有幾天就過年了。昨晚是這麼多天來睡的第一個好覺。呵,一下子睡到今天早上9點。前天在Q上,你所說的那些,是橫在你我之間最大的障礙。追求不同,是的。你不想要過清貧的生活,你要富足,而我卻沒有這方面的欲望--我們卻都不想要在這一方面來改變自己。
幸好,我們的約定還有幾年的時間,而在這期間,我們可以進行最大的磨合。其余的都不是問題。
  對麼?說實話,我現在還在掙扎,要不要真正放棄我所追求的來向你靠攏。這麼做,我擔心的是自己能夠堅持多久,畢竟,這麼多年來,我一直都是這麼過的,清貧但樂在其中。你的目的一直都很明確,就是過上富足的令人羨慕的生活,要做人上人。。。。。。
  不管未來的結果如何,我對你的愛不會變。我知道,這很難讓人相信,但這卻是我的心裡話。曾經,我負過一個女子,直到現在我都耿耿於懷,這你也清楚的。我不想再負第二個。
  吻你。我的愛。  
2005年01月30日

昨晚睡得還不錯,一覺到早上8點。也做夢了,夢見從前的一些人,是那樣的真實。總是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一些我認為不重要的人會在某個夜晚進入我的夢中,讓我再次感受曾經發生的事情。而我認為重要的,卻不會出現,或者就算出現,也朦朦朧朧的,有種霧裡看花的感覺。

並不是要刻意地想忘記哪些人,而他們,我已經忘記了他們的名字。

昨天,我們這裡一個業務員卷走了幾千塊錢的款。一個人,只值這麼個價錢。

老板娘的臉更加的陰沉了。

想想她也不容易,一個女人,帶著兩個上中學的孩子,並且他們只知道花錢。做人難哪。

明年何去何從,還不知道,從現在的情形來看,這邊很難維持下去了。

到時候再說吧。

吻你。

2005年01月27日

昨晚睡得比較遲,躺在床上老睡不著,反正,這樣比做惡夢好多了。

那瓶放了兩個月的白酒,我喝得差不多了,卻依然沒有睡著,亂工八糟地想些事情。大概5 點多吧,才迷迷糊糊地睡著,卻還是不踏實,老醒。。。。。。。。算了,不說這些了。

這兩天都沒怎麼上網,守著電腦,老是犯睏,卻睡不著。

我想,那件事情不該告訴你的,讓你為我擔心。對不起,MY LOVE,以後不會再告訴你這類的事情了。你自己也夠煩的,對麼,如果我不體諒你,不知道還有誰會體諒你?我真的很擔心你的。

今晚在Q上,你說的那些話,我心裡很感動。從來沒有這樣的感覺。被人愛著的感覺,是多麼好啊。我想,我離不開你了—-現在說永遠也許不現實,但現在的感覺確實是想一直這樣被你愛著直到生命的最後。

我的愛,我真的很愛你。

吻你。

好了,我下了。

2005年01月25日

今天大部分時間沒有上QQ,你的消息,都是在你下線之後才看到。我想,你又會怪我了。

還有,你留在主頁的那篇東西,我只看了一個大概,並沒有仔細地去看過。我不認為它有可修改的地方。每個人的心境是不同的。你所要表達的東西並不是我所體會的那種樣子。如果你認為寫得不行,那麼,就讓它留在那兒吧,我會去看的。我知道你會為此而生氣,但我決定了。意見我會在QQ上告訴你的。或者你在電話裡發火也成。有時候,真的很想在電話裡聽到你發火的聲音,只是有一點,可千萬別哭,那我可受不了。

昨晚同前晚一樣,睡得很晚,並且也沒有惡夢。我 想,可能是累到份了,就潛意識也跟著累了吧。這樣也好,免受它的困擾,可是能維持多久,這我並不知道。但願我能解決這個問題。我並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是出在哪兒,我也找過,卻始終沒有頭緒。

也許我該去找個心理醫生把把脈,我希望是你。能真正解決掉它,過 好我們的生活。

今天工作做完後8點多了,吃完飯,收收尾,然後來寫這篇文字。冷落了你,真的。。。。。。。。不過,另一件事情辦成了。我想可以將功補過了吧。

吻你。

2005年01月24日

昨晚 通過電話之後,你可覺得放心一些了麼?雖然我並沒有說出你對我的誤解的真正原因,但我可以感覺得到,你並沒有完全地放心。我知道,你對我是多麼地在意,而我也一樣。我們都是敏感的,我們都很清楚,我們所面臨的未來是什麼樣子的,是的,我們都需要努力地爭取,只要我們想,沒有人可以阻止。關鍵是,我們想。而不是我一個人。

我也很清楚你所擔負的責任有多麼重,但這不重要,我們可以共同面對並解決這些事情,而不是由你一個人獨自面對。

我們所要做的不是僅僅口頭的承諾,而是發自內心。這樣才可能解決我們所面對的任何問題。

昨夜,應該是今天凌晨了,我才睡著,現在有些睏,今天下午沒有睡覺。

失眠與惡夢都是我不想要的。相比 而言,失眠還可以接受。只是怕再次神經衰弱。。。。。。。

2005年01月23日

一生說愛你


多麼不易


未來太多不確定的因素


誰又能保證一生不變


一生相守


多麼不易


生活中的摩擦


能夠盡早消彌


當激情不再


當生活被瑣碎填滿


是否會覺得


愛情已成為曾經


巨大的落差


你是否能夠適應

好了,這段時間的感覺全在這兒了

夜裡,不開燈,重疊的字跡,讓我自己也難以分辨

今後,就會是真正的日記了

希望你永遠都不要看到這些東西

上帝保佑我愛的人

I   LOVE YOU  FOR EVER,JING。

昨夜,它來了

與它相比,我是多麼無力

昨夜與竹子的談話

卻加深了我的恐懼

有些話,是不能對她說的

而很多話,卻不能對你說

每一次的談話

只是加深你的誤解

只是想要一份感情呵

卻在短短的幸福之後

伴隨著惡夢

如果我不能夠擺脫

那麼我注定孤獨

也許

我應該謹守我們的心靈之約

以待來世

下午,我掛了你的電話

請原諒,我不想這麼做的

我知道,你想要抓住那種感覺

而我卻力不 從心了

也許,我們的相識

真的是一個錯誤

看樣子,我得食言了

但不是現在

我還可以支持下去

是的,直到我徹底崩潰

昨夜,它如約而至

我們的誤會

越來越深

無法解釋

就讓我,多支持一會兒吧

然後,靜靜地消失

下午的時候,它又來了

不知道,晚上

是否會放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