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4月29日

即使没有一丝亮光  周身如墨一般漆黑

即使没有了路  举目只是一片静寂的荒凉

我仍可以靠着记忆靠着勇气试探前行

因此我洋洋自得

自恃是一个强者 没有什么能让我迷途

结果我错了

当我路过你的视线 一切都悄然变了

我跌倒在你的眸子里   就再也迈不动双脚

我惊异的望着我所表现出来的懦弱

偷偷的凝视你眼睛

我看到的  只是一汪湖水和水里我的影子

明澈的柔情把影子灌醉了 让我久久不愿离去

但无论我如何用心 如何努力

也参不透这水底

懂不了我影子背后还有什么

我唯一能领悟到的 只有你的感动

不过我毫无根据的相信着

你会告诉我这一切

我会静静在这里守侯  直到生命终结

只是我担心到那时

我的影子是否依然留在你的眸里

2005年04月28日

“今晚就住我这吧,”我的女友源源望着我,娇气的说,“最近我老是做梦,一个人睡觉挺害怕的。”

 

“我还是回去,很累。别这么迷信了,早点睡吧,乖。”我轻轻拨开遮住她脸庞的发,转身走下楼去,不忍心回头看她弥漫着忧伤有些黯然的眼眸。

 

 暮黑的天下起了小雨,从昏黄的街灯四围缤纷而落。我站公交车站牌旁,看过往的车一辆接一辆的缓缓驶过。手里提着的伞没有撑开,因为撑把伞似乎都会耗尽我全身的力气。没撑伞的还有一个老乞丐,他要比我精神得多,手持着个破瓷碗殷勤的向等车的男人女人们行乞。但被乞的人都重复着高度一致的动作——面无表情的瞟他一眼,然后不屑地挪开一步。老乞丐便知趣的转移下一个目标。转到我面前时,我摸出一个硬币放进那破瓷碗里,没让它发出招摇的哐当声,然后用吃力的微笑回应他不断的作揖道谢。

 

 我忽然想到了源源,我的在网络上相识并相爱的女友。

 

 从相识到现在两百多个快乐与忧伤并存着的日夜,如一部黑白色的老电影在眼前一幕幕杂乱无序的浮现。

 

 我想起她从相隔几千里的长春来到我身边时,正是我在公司从实习到转正的那个青黄不接的日月。刚回学校用东借西凑的钱交齐了学费拿了毕业证的我比面前的这个老乞丐恐怕还要穷还要无助,是她的到来让我度过了这道难关。我用她的钱还了我同事和生活到我发第一月转正工资,才不至于上班都躲着同事和不敢想像的受饥一个月。又想起了在她租住的小屋里,她为我做了一个小女人。为我洗去我总也洗不掉的污渍。为我烧一大桌她以前从未烧过的饭菜。为我挤好牙膏调好水温。为我系上靴带打好领带……要不是她的女同学来这里找工作投宿在她的小屋,我相信我会一直住在那里做个受宠的小男人。还想起当她知道我曾经的女友雪和四夕的存在后,生气的嘟着小嘴好几天不理我,最后钻到我怀里流着委屈的泪说我们以后都不要吵架好不好时惹人心疼的样子。

 

 一个乞丐受一点小施都会作揖道谢再三。而我面对她如此多的给予,却不知如何说一个谢字。羞人自羞。我当时刻呵护着她爱着她,不让她受一丝委屈才对,而今天却又留她一个人度过不眠长夜。

 

 她仿佛是我用好几个前世的祈祷求来的女子,让人找不到不爱她的理由。我何尝不是像她爱我般的真爱着这个小女子。只是我总在不意间就伤害了她。

 

 我现在就应该回头去陪着她,让她在我的臂弯里做一个带着微笑甜蜜的梦。但我最终还是挤进了回我住处的公车,我想我是对的,是理智的。

 

 爱情是个很奇妙的东西,是需要用心去经营的。人生的旅途漫长而遥远,每一段都有每一段的风景。我们现在还一无所有,就已经提前支取了人生许多风景。所以我害怕当我们行到了该有某个风景的地方,发现已被提前支取欣赏过,会不会有心再观?与其料知会如此,何不抑制住年轻的驿动,不再去疲惫的欣赏支取的风景而忽略掉了现在该有的风景。漫长的人生路,我们才开始,就不要埋下后悔的种子。要知道,我的小女人源源,我们还有一辈子。

 

 夜深了,雨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停了,我的宝贝也该进入梦乡了,只有我还坐在电脑前思考着我的爱情。

 

 明天再见她时,她一定会嘟着那可爱的小嘴巴不理我。我想我明天得去买朵玫瑰,然后对她说:“嘿,傻丫头,现在是你享受玫瑰花的时候。”

2005年04月27日

  我们的故事还没有成为过去,断断续续的我们还在继续.

  感觉你在我心中留下的回忆就是1℃,不算高,不太底.高了,就会灼伤自己,低了,就会无故忘掉你.每想起你时,我的心就是这个温度.

  你,给了我这个世界上最美的温度——1℃!

  这样的心可以用棉裹住,不用担心爱动的心会到处乱飞;这样是心可以免受炎热之苦,就这么凉凉地静静的守住幸福.

  你,给了我这个世界上最永恒的温度——1℃!

  河水在这个温度下还可以欢快的流淌,怕冷的鸟儿在这个温度下还可以愉悦的鸣叫.我想这一生中,心的温度永远就是1℃,不会轻易变.

  你,给了我这个世界上最浪漫的温度——1℃!

  那个冬天你用手抚我冰冷的鼻子,我感觉是那般的温.你告诉我,你的手只有1℃,但在我心中,那远远超过了1℃应有的热量.

  每一个最美,最永恒,最浪漫的回忆,我都用1℃保留在心中.

  1℃,足够冷藏东西了!!

   

                              

如果没有风吹来 一切都是静止的

树 花 月  甚至我和你

一切有生命或无生命的

在无风的时刻都变成了凝固的雕塑

我就在这里站成了一棵树

周身所弥漫的  都是你的气息

真想拥你入怀  真想告诉你我的感受

只可惜我与生俱来就不能动弹

于是我便在希望中等成了一株紫罗兰

如果你能懂错过花期的心

花开不开又有什么要紧

温柔是你的月 ……至于月的阴晴圆缺

不是我这个凡夫所能改变的

即使是望你陨泪

我们选择在这样的夜里深情相遇

从此以后  我便成了一只忙碌的蜘蛛

用心与血编织着

永远都捕捉不到你气息的网

这是多么无助多么徒劳而又多么令人受伤害

也许这一生 我不能与你携手相伴

但当你的味道如风穿越我的灵魂

这条艰难的路将不会走得太孤单

也许好久后的一个晚上

我路过留有你味道的地方

突然听到一个酷似你的声音

我会

泪如泉涌

2005年04月26日

约定,容易受伤的女人

2005年04月20日

   五年后我们该是个什么样子?

   有次在网上遇见了陈文,不知怎么的就谈到了这个问题.她是我大学时的同学,一个有些才气,言语不多的女孩.在学校那会儿我做班长,她做副班长.当然我的班长做得没她称职,我常旷课了就向她请假,这便是我和她不多的接触.网上我们聊了些毕业后的生活和对工作现状发了一通牢骚,末了她说,五年后我们又会是一个样子.

   这句话让我感慨了.

   五年不长,稍纵即逝,国家都完成好几个五年计划了.从我刚进大学到现在工作正好五年,其间的人和事历历在目,恍如昨日.还记得刚入学那阵子的军训会操我们中队得第一,参加学生会竞选我做了学习部长,参加篮球赛我们老是打赢二班但关键一场输了,陪徐军去踢足球不到三分钟便受伤下场,升本考试时我和幸琰都睡着了,和刘武合伙斗地主输得大胖子王靖南求饶……那亲密无间的学生时代,匆匆就过了,都来不及整理。五年也不短,当中我认识了多少人接触了多少事也忘了多少人多少事,我都无法统计。现在对着毕业照,好几个都差不多叫不出名字,对此的记忆也都是空白。五年前的十八岁到现在到再过个五年,我都该到晚婚的法定年龄了。很多高中的同学再见我时,都说我变了,像变老了,其实是成熟了。我见他们时也有同样的感受。是啊,一个五年前出生的孩子,现在也都上学了。

   总该是有变化的,哪怕是一年的光景。不要老是感慨时间如梭世事多变,要一最快的速度去适应。我常常这样提醒自己,尽管有很多还在适应中。

   五年前还是个孩子是个学生,在学校也都是平等的,只不过是你每个月生活费600而我300的问题,也是一样的吃饭住宿舍。但五年后的今天就不同了,问题变成了你每个月4000而我该是多少,你都交了房子首期而我还在廉价出租房里叹气。陈文的意思大概也包含了这样一个通俗的意思,五年后的我们,社会地位和贫富状况都该拉开差距了。我想问那时的我们,还能坐在一起喝喝小酒开开玩笑吗?没有人能给我答案也不需要答案。

   幸运的是人生的轮回不止五年,我们有很多个五年计划的机会。我现在收入相对还可以,但我并没有淡化比我收入低甚至还没找到工作的朋友,因为我知道现在才是开始,难得同窗有缘人。

   写这些东东,我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奉劝所有的朋友,不要因为现在的差距而疏远你的朋友,人生的奋斗五年一个轮回。我那来自东北的女朋友有句很经典的话:小样,谁没有求不着谁的时候啊!

 

让风不要再吹 时光不要再走

让离别的哀伤不要涌上心头

让一切静下来 梦就会在静谧里停留

让你闭上眼睛都能看到我的守侯

岁月从来都没有忘记把我们分离

而只是在等待我们再也无法割舍的那一刻到来

既然上天是存心刺痛我们

我们不流泪也没有理由

只不过你的泪 已将我的心捣碎

碎就碎吧 我原不去理会

可是一想到你的娇变成憔悴

我还是忍住了泪

让风不要再吹 时光不要再走

让一切静下来 梦就会在静谧里停留

从我无比慎心的手指缝里滑落

心脏就在这一瞬间被撕碎

痴与怨如果化成了仇

锋利的碎沫便是我复仇的无柄剑

该挥往何处呢

不会是我热恋的你

当它冲过心堤   我除了刺我自己

完整的我是我

破碎的我还是我

而你却随我的破碎变成了千个万个

不变是你的冷漠

变的是我爱湿的眼

如果你还记得

请不要为我重设墓碑

只要你能懂   我的碎

如果你一闭上眼睛

所有的漆黑

就被我代替

那你  就承认爱我吧

如果你开始迷信逃避

把几分爱恋

深埋在心底

只希望  不要长出荆棘

2005年04月12日

在名车穿梭的深南大道上

在高耸入云地王大厦下

在歌舞升平的本色酒吧外

在胡渣渐黑二十岁的时月里

套一身折价的真维斯

一双就要磨破底的球鞋

目光盯着两旁的招聘广告

我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