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5月30日

因为各种原因我不得不把自己的BLOG给搬家了,新家地址http://hatacheung.spaces.live.com

原来喜欢和想了解认识我 的朋友还请多捧场,谢谢了!

2005年05月17日

听宇多田的First Love,我想起了六年前的初夏。蝉已经偷偷开始叫了,躲在嫩绿的树叶下面,那些偷偷成熟的树叶。天气还没算炎热,我们,那时还年轻的,早就穿上了Tshirt和短裤,趟在冰冷的木板上,看《魔女之条件》。那时候似乎很流行日剧,虽然我不太热衷,不会像女孩子那般看到柏原崇、竹内丰野、龙泽秀明……就大声尖叫,但还是看了几部,在朋友的影响下的。勉强记得的,也就只剩下《GTO》、《一吻定情》,以及前面提及的《魔》了。First Love正是《魔》的主题曲,总是随着白色的素描开场画面淡淡的引出,优美而清新。那时候并不太喜欢松岛菜菜子和龙泽秀明,只觉得一个面包脸的女人和一个排骨男孩子在玩生活中根本不可能的游戏。故事是说师生恋的,松岛演的女老师跟龙泽演的学生在生活中逐渐熟悉,相爱,并引来一大票麻烦,比如龙泽母亲的从中作梗。只记得整部片子的画面都是白色的,给人以纯洁感,似乎在极力的祛除人们心中对师生恋的不洁感。映象深的只是一列匆匆的火车,在两个恋人之中轰然而过,老套的画面,不变的情感,只是能感动自己。
年轻的我们总爱幻想:在月台上流着眼泪,笑着送别自己爱的人,转身,离去……我们总爱三五成群的深夜走在路中间,让两边的汽车摁起喇嘛,呼啸而过。我们总爱把对他的思念比作杨柳,摘下一片来,吹奏哀愁。我们会去爬桂林最高的山,然后为了从后山找条新路而迷路,也会放学后流连电玩厅,几个人凑在屏幕前卯足气力破别人的找茬记录。我们会约好集体不上年轻语文老师的课,也会在考试前想无数种作弊的法子然后一一实践。那时候的我们总还感情脆弱,总为了某人某人的感情而揪心,总是爱故作深沉的思考感情,总喜欢强调朋友比情人更重要,总要把爱情比作飞翔的鸽子……我们跟父母吵架,用力的砸门,坐在窗台上哭,我们指着别人的鼻子骂架,经常打得头破血流。我们没有钱,别人生日的时候总是随大份,而且对生日蛋糕不屑一顾,只念叨着接下来的余兴节目。我们没有爱情,看到比人成双成对总是羡慕不以,然后发誓一定要找个老婆云云……
好像自己是一瞬间老去的,因为这些记忆还是那么新鲜,明艳的黄,流动的绿……
总是爱拖双脏兮兮的排球鞋在学校里面乱走,不为别的,只想踩着自己的回忆,找来一份不寻常的孤独。

2005年05月11日

又是漫长加无聊的一天,感觉日子是一个接着一个,时间过得可真快。刚刚陪YY到TT寝室拿了资料,结果回来发现已经1点50分了。生活完全被约束,重复了死板的规律。对别人说自己总是很忙,却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其实我也不奢求什么糜烂的生活,也没有做什么打算,生活还在一天一天得过,闲暇之余还是会带着我那两条长腿在学校乱逛,但是发现学校太小,一圈下来也没多长时间,丝毫没有感觉到运动过。我这个人啊,就是奇怪,不运动不胖,运动了也不胖。也不是吃得少,平时吃饭都是大碗的。不过也怪,到了夏天胃口总是不好,吃不下饭,但我喜欢吃绿豆冰之类的冰冻点心。夏天快来到了,赶快赚钱游泳~

2005年05月09日

曾很犹豫的问你。你想我吗?              你回答我说,这还要问吗?
我说不需要问。我相信你是会想我的。因为我是如此这般的想你。想到骨子会酸痛,眼睛会迷茫。

重要的是彼此在彼此心里的位置。
我想有了那一句—老婆,我想和你在一起。
别的任何一切都不再重要了。
我曾以为等待是一场无望的未来。却不想在这世界上原来还有和我一起等待的人。
                 
记得初遇你时还是04年的寒假结束,而现在都已经是05年春暖花开的日子了,04年的冬末,你说春天很快就会来的,你说春天来了就会好的,对我来说,这个春天现在才到来。更喜欢你现在的样子。

  
我自己相信你的心里是有我的。这样就好。别的我不再有更多奢望。我告诉自己认识你是因为很幸运。
只是会坚持好好爱你。一直一直。

2005年05月08日

收假上班了,突然好不适应好不适应,事情好多好多,工作好忙好忙,人好烦好烦,思想好混乱好混乱,头好痛好痛,心好闷好闷,觉得好无聊好无聊,所以好不想好不想再写BLOG了,决定好好的休息、睡觉…

2005年04月30日

5.1大假,幸福中…..

休假7天!!!

今天不止到怎么形容,好开心,晚上同事YY请我吃苏丹红,想想我应该有时间没进过KFC了吧,谁让它卖的那么贵。不过今天YY满足了我的食欲,吼吼。
但是高兴不是因为苏丹红,而是今天我人生里又多了一个能够交心的朋友,大家一起进了现在的公司,因为性格,很快让我们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友,晚上我们谈了好久,到关门了才发现已经11点了。现在才知道,这个当年风光湖南台的女孩,原来内心是忍受了那么多的痛伤。
在外人眼里,他们是衣着光鲜,生活奢靡的高级上班族,拥有令人羡慕的丰厚薪金,但是背后的故事又有几个人能够知道。特殊的工作环境里,人与人之间的排挤,勾斗,曾经让这个冲劲十足的女孩受尽伤害,但是让我惊讶的是,这个在再经极度绝望中想到自杀的她,忍住了,也挺过来了,虽然放弃了让人羡慕的工作,但是她找到了自己新的奋斗目标,我相信她能够做的更好,只要她愿意。
也许是天意,一个人在事业感情上都同时受到伤害时,老天也给了她新的希望,成就了她和她老公传奇般的生活。因为失意,迷恋传奇,因为传奇,认识天涯,还是因为传奇,两人相识相知,接下来只身来到异乡,仅仅为了传奇里认定的人,最后两人传奇般的结婚,幸福着…,结婚后她在他们打的传奇网上发的最后一篇帖子的名字也叫《传奇》,我当时就说这样的故事能发生在现实本身就是个传奇。
她老说我是他的偶像,佩服我要向我学习,其实我真的佩服她,因为她不服输,总是坚信自己能够有属于自己的幸福和爱情。想想自己,怨人怨天,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原因,和她相比,真的觉得自己好渺小,好自弃,从今天开始不会了,因为就象她说的,我也有属于自己的天空,只要我去拼,没有什么是得不到的。很喜欢她朋友送她的一句话:“只有死人才没有用,只要活着就有价值!”
今年她要考研,虽然一直抱怨自己没信心,但是我敢肯定能看到她成功,对于这点我毫不怀疑,真心的希望她能实现自己的凤凰梦,我相信她会是一个好朋友,同时也会是一个优秀的编导,真心的祝福她。
“YY加油,怕什么,你还有你老公嘛,还有我这个超级大帅哥给你顶着嘛”

2005年04月29日

 早晨醒来,突然很想给老妈打电话,一直以来总觉得对不住老妈,她为我放弃了很多,而我小的时候却时常的不听话,经常惹她生气。所以趁自己还清醒,拨通了号码,和妈妈聊了许久,最后,我轻声的对妈妈说:“妈妈,我永远爱你!”,我从来没有说过,我感觉到老妈哭了,我也快忍不住了,泪水在眼眶了打转,赶快和老妈说再见,我怕再说下去我真的会哭。很久都没有哭了,已经不太习惯于哭泣。
    晚上我们部和体育部、娱乐部的同事一起去5.1聚餐。因为部门不同,大家都不太打交道,吃饭的时候都混熟了,不过大家的酒量都不怎么样,两瓶就放翻一个,到最后我都不知道我喝了多少,反正我记得走的时候,满地都是酒瓶了。
  今天照旧是极度之无聊,。而且又被主任耍了
。一到办公室,主任说今天有一个大盘专版,让我先准备稿件。主任发话了,自然是服从的。于是,满世界的找稿件,上网找,给各家兄弟报社约稿,让记者出去采访,一切都准备好了,到了晚上,主任开完下稿会之后,告诉我说大盘的专版又取消了,说是被广告冲了,当时就想大骂,忍了半天才忍住。主任总是这个样子,下午心血来潮说要做什么版面,让编辑满世界找稿件,看完下稿会又说不做了。这不是谋害我们么。巨FT了。
  天气渐渐的热起来,报社的中央空调又不开,简直要把人热死,没办法,老编只好去买了一台风扇放在桌上,不停的吹,还是没觉得有什么凉快的。郁闷

2005年04月28日

  看着这个标题,真的觉得好笑,这BLOG眨眼就快变成日记了。太FT了
  下午一上班,就有同事告诉我一件诡异的事情。我们办公室一体育版的编辑和其女朋友昨日夜晚在办公室大打出手,将办公室的一块大玻璃打的粉碎,那同事向我描述的极其详细,仿佛他亲眼目睹一般。问起是否亲见,其摇头答曰:是某某告诉他的。FT,又是一个极其八卦之人。一下午,打架的事情我就亲耳听到了不下于5个版本,个个言之凿凿。原以为报社里,大家毕竟是文化人,这些无聊之人会少些,看样子我又错了。郁闷ing
  下午主任就此事召开部门会议,虽说是为了此事,但主任也不好明说,只好借业务研讨之名开会。主任在会上总想有意无意的提起这件事,但又不能太明显,把他弄得满头大汗,最后还是没能说明白他想表达的意思。看着主任的样子,我突然明白,原来当领导也麻烦,说不是不说也不是。
  打架的同事肯定是要受处分的,据说有可能被开除。这样的话,他就亏大了。体育记者是肥缺,报社不知道多少人盯着这个位子,他要一走,肯定又会掀起新的一轮“运动”风,这下就看谁的关系过硬了。反正我是不会去争的,这种事情对于我这种没有关系,刚进报社的小毛头来说,一点希望也没有。我也乐得在一边看大家如何的活动,顺便偷学几招,或许以后用的上。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卑鄙,在学校说起这些事情我是极度不屑的,谁知道真的出来了,自己也要这样了。可是,如果你不这样的话,你会吃大亏的。没办法,为了生存,你不得不违心的改变你自己。
  除了打架的事件,报社的同事最近还在议论一件事情,按照中宣部的安排,所有的省级党报必须在年底之前实行聘用制。这就意味着我们的编制都要取消了。通俗一点的说,我们的金饭碗成了铁饭碗。然后,大家又风传,说是报社要定岗定编,也就是说,现有的人员有一部分要分到下面的子报去。这下子报社乱套了,谁也不能置身事外了,毕竟去下面的子报绝对没有呆在上面爽。现在报社里面说什么的都有,就是没有一个版本是完全正确的。据说,分流人员名单初稿在本月底会出来,按120%的比例。之所以是初稿,这里面的学问大了。初稿出来之后,在名单上面的人自然会拼命活动,争取自己不被分下去啊,就是不在名单上的人也不能高枕无忧,保不准谁就把自己挤到名单上去了。现在,只有一点可以确定了,报社大头前几天发话,去年新进的一批不在分流之列。这下,我又可以置身事外了,看大家争的头破血流了。报社以后不会安宁了!

2005年04月27日

  老样子,一觉睡到了天亮,睁开眼睛的那刻,觉得无聊死了。
  今天是老编从首都开会回来的一天,想好好的准备一下,把手机关掉,以防止他在指示的时候出问题。
   就这样,打了卡一直的坐着,直至小赵在外面大喊“辛苦了”(我们的眼线),极不情愿的打开稿子做秀,然后一上午我们就在“活泼热烈”的气氛下讨论度过了。
下班后准备打卡闪了,小赵那小子死活要我等他一起,我不愿意,他恨不得把我吃了,说昨天等我的时候都快有半个小时了,说我忘恩负意。他说那两个从申报来的哥们今天要回去了,晚上大家一起吃饭。点点头,只好又缩回自己的办公室无聊的看网页等他。

   晚上大家一起去吃公馆菜,吃来吃去总是觉得和上海的差很大,将那儿的经理叫过来一问,人家说和上海是一模一样的。厨师是上海的,老板是上海人,用的调料全部是从上海那边空运过来,就连小妹都全是上海人。可我就是觉得不对,大家都说我是想念上海了,是么,我自己都不知道。
   吃完出来,将那两哥们送走,不想回家,被小赵拉着去了他常去的酒吧,那老板是一疯狂的登山迷,这会应该是在珠峰脚下了。酒吧里全是各色各样的石头,全是老板在某某山的某某海拔处带回来了。我们去的时候,那里面人极少。我们坐在那儿,边喝酒,边和老板娘聊天,老板娘据说当年是厦大的校花,现在虽然说与年轻貌美的时候相比有一定的差距,但仍然是风韵犹存。一直听说她和老板的认识过程极其浪漫,那日向其求证,她承认了。
    她说她和老板是在登富士山的时候认识的(FT,太有钱钱了),当时她和几个朋友一起去登山,谁知道遇上大风,和几个朋友走散了,她一个人在风雪中走了6个多小时,天眼看就要黑了,把她吓坏了,这时,老板适时的出现了,以后,就是一个标准的英雄救美的故事了。大家是不是觉得这故事听起来不太象真的,我当时也这么觉得,可又不太好意思这么问人家,姑妄信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