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相声:如此愤青–刻画的太像了!!
文章提交者:迷宗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cat898.com

如此愤(怒)青(年)

甲:新春佳节马上就要到了,在这辞旧迎新的日子,我代表全国的知识分子给大家拜个年。

乙:我也代表全国的爱国“愤青”给大家拜个年。

甲:哎,小张,你怎么变“愤青”了?

乙:因为我爱国呀,“愤青”都是爱国的,所以我就是“愤青”。

甲:你想的也太简单了。我告诉你,其实“愤青”一词原意指对政府,对现状,对现实不满而天天反抗,是指“愤怒着”的青年。在西方,“愤青”的基本立场是反政府和激进主义。难道您也是天天反对政府?

乙:你当我傻呀?我哪敢跟政府作对啊!

甲:那您反对?

乙:我反对美、日!

甲:为什么啊?

乙:反美、日多好,爱怎么反就怎么反,爱怎么骂就怎么骂。而且,你就是把布什和小泉的祖宗八代都骂了,也没人管你,多解气。

甲:你就为了解气啊?

乙:不是,骂他们是为了向大家证明我爱国嘛。

甲:你的思想太幼稚,知识太浅薄了。爱国是需要实际行动的,不光是表现在口头上。

乙:实际行动多累啊,默默无闻谁能知道?敞开骂两句,大家马上都知道我小张是最爱国的。

甲:那你骂来骂去也要有依据啊!

乙:什么依据?老子就是依据。只要是我看不惯的就得骂。

甲:你都看不惯什么?让我听听都该不该骂?

乙:日本侵略中国

甲:该骂!

乙:美国轰炸我大使馆

甲:该骂!

乙:小泉参拜“靖国神社”。

甲:该骂!

乙:美国老找拉登的麻烦。

甲:该骂!,,,等等,等等,这个怎么你也骂啊?你要知道恐怖主义是全人类的敌人。

乙:拉登炸美国人,替我们解了气,就是中国人民的朋友。

甲:小张,基地组织一直在支持着新疆的“东突”分裂分子,他们也对中国不怀好心。

乙:什么好心不好心的,我看,美国就是最大的敌人,最不怀好心,我就看他不顺眼。

甲:我明白了,你什么事都是走极端主义。

乙:对这些敌人,必须极端。前两天,我还专门写了一个抵制日货的大字报,贴在我们单位门口,号召大家都不买日货,穷死他小日本。

甲:抵制日货在以前是有效的,但是在经济全球化和互相依赖更加紧密的今天,盲目的抵制就象一把双刃剑,我们自己也会受伤的。

乙:反正我看别人买日货就不顺眼。

甲:小张,我想起来了,怎么上个月去你家,发现你用的都是日货。电视是SONY的,冰箱是东芝的,洗衣机是三洋的?你怎么鼓动别人不买日货,自己却用日货呢?

乙:这你就不明白了,日货好用,十多年都不坏,谁不喜欢啊?而且,13亿人都不买日货,就我一个人买,小日本也富不到哪去。还有,我这些电器都是二手的,没有给日本人交一分钱的税,呵呵。

甲:你到挺会为自己开脱。我看你啊,就是要求别人和要求自己不是一个标准。

乙:说到标准,你说前些天我愣让我们家三年级的孩子给问住了,奇怪不奇怪?

甲:怎么回事啊?

乙:那天我正在家炒菜,我儿子拿着本历史书跑过来问我:爸爸,爸爸,什么叫汉奸啊?

甲:孩子问的这问题还挺有深度。

乙:有什么深度?太好回答了。我随口就说了:凡是说美国好的都是汉奸。

甲:不见得吧?

乙:孩子紧接着问我:昨天爷爷跟我说,美国幅员辽阔,经济发达,科技先进,爷爷是不是汉奸啊?

甲:他爷爷都成汉奸了。

乙:嘿!这孩子有点意思,马上想到他爷爷了。我告诉孩子:你爷爷是我爸,知道吗?爷爷能是汉奸吗?告诉你,凡是说美国好,和美国人合作的都是汉奸。

甲:孩子怎么说?

乙:孩子接着问我:爸爸,爸爸,我妈妈的厂子就是和美国人合作生产微波炉的,那妈妈是不是汉奸啊?

甲:又想到他妈了。

乙:你说这孩子,让他干别的反映迟钝,说这个这反应还真快。我又告诉孩子:你妈妈是我的老婆,知道吗?妈妈怎么会是汉奸呢。告诉你:凡是说美国好,投靠美国人的都是汉奸。

甲:也太绝对了吧?

乙:孩子又问了:爸爸,爸爸,姐姐前两年考上研究生,去美国留学了,姐姐她是不是汉奸呢?

甲:他这一家子都成汉奸了。

乙:你说这孩子学历史学点什么不好,偏学什么叫汉奸!说了半天,这家子人,就剩我一个好人了。我这个气啊,抄起炒菜的铲子就要揍他。

甲:别打坏了孩子。

乙:刚要揍,我一闻,周围怎么那么大糊味啊?

甲:怎么啦?

乙:光顾的和孩子说话了,炒的菜都糊了,这顿饭也别吃了。

甲:这不是活该吗!你的思想太极端了,看问题局限性太大,把什么事想的都那么简单,所以给自己都绕进去了。

乙:还有气人的呢!

甲:怎么回事?

乙:前天晚上,我孩子又跑过来跟我说:爸爸,爸爸,南亚发生大海啸了,老师号召我们给印尼受灾群众捐款。

甲:那是发扬国际互助精神。

乙:我这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什么?给印尼捐款?他们残害我们华人知道吗?这都是什么狗屁老师,竟然给他们捐款?不给!

甲:这你就不对了,印尼确实发生过“排华”事件,但那些暴徒和受灾的群众是两个不同的概念。给印尼受灾群众捐款是体现我们中国人民的一片爱心。

乙:什么两个概念?都是印尼人,他们反对中国,死的好。还想要捐款,没门!

甲:你可不能这么教育孩子。

乙:孩子睁着两只大眼看了看我,对我说:爸爸,爸爸,我自己今年卖废品攒了30元钱,我就把他捐给印尼受灾的小朋友吧,好让他们也有一个温暖的家。

甲:多懂事的孩子啊!

乙:听了我就更气儿了!我搂过孩子,对他说,宝儿啊,你看看,咱们家还没有达到温饱呢,捐给他们,咱们怎么过日子啊?拿着这30元,后天我带你吃麦当劳去。

甲:你也真够自私的。

乙:孩子又说了:爸爸,我们班上32个小朋友都捐钱了,就剩我一个没有捐,明天老师该批评我了。

甲:别难为孩子了,就让他表示一点心意吧。

乙:不捐不是不成吗?行,我拉开床下的抽屉,翻出一条俩月没洗的内裤来。

甲:你也真够懒的,脏不脏啊?

乙:爱脏不脏!我先给捐了再说。

甲:那你也得有个说法啊?

乙:不仅有说法,还有实际意义。我对孩子说:宝儿啊,明天我给你打个包装,把爸爸这条内裤给捐了。如果老师问,你就告诉他:我爸爸说了,印尼受灾后人们肯定都没有衣服穿,我们捐个内裤,先让他们遮遮羞,让他们先知道该怎么做人,省的他们到处找华人的麻烦。

甲:亏你想的出来,你这么做太损了!

乙:嘿,你还别说。第二天晚上我家孩子一边蹦一边跳的就跑到我这告诉我:爸爸,爸爸,今天全班捐款捐物评比,老师就表扬了你1个人。我听了心里这高兴。我说:孩子,老师都表扬爸爸什么了?

甲:表扬你目光长远?

乙:哪啊,说我是臭不要脸!

甲:该!你这种人就欠别人骂你。

乙:你说,不仅孩子老师骂我,怎么连我们单位的同事都跟我叫无脑的“愤青”,可气不可气?

甲:他们的意思是说你想问题太简单了,遇事要多动点脑子。

乙:简单?我就要做一件复杂的大事给他们看看!

甲:什么事?

乙:刚说着,机会来了。我听街坊说了,1月16日有反日货大游行。

甲:你这消息还挺灵通的,你参加了?

乙:参加算什么,我不仅参加,还要出名,我要让说我的那些人看看,到底谁没有脑子。

甲:你还真有点志气。

乙:到了1月16日那天,我一早就穿上了运动服和球鞋,拿了一根自来水管,准时参加到游行队伍中。

甲:你拿水管干什么?

乙:你不懂了吧?光游行怎么出名?我要做的和别人不一样才能出名。当天游行的路线,记者和摄像机的位置我早就勘察好了,就等着干出点一鸣惊人的事来。

甲:他到挺有心记。

乙:游行到一半的时间,我看了看马路上,对面行驶过来一个广州本田。我顿时眼前一亮,机会来了。

甲:你要干什么?

乙:砸车啊!不是抵制日货游行吗?我要是把这车给砸了,还不上《新闻联播》,那我不全国出名了。

甲:游行表达自己的意愿可以,但侵犯公私财物是犯法的行为。而且,人家广州本田是合资的品牌,不是单纯的日货。

乙:管他什么法不法,什么合资不合资?法不责众!知道吗?而且谁让他不长眼,奔着我就来了,我先出了名再说。就在这辆车快行驶到我面前时,说是迟,那时快,我一个箭步跳到车前,把它拦了下来。我往车窗里一看,嘿嘿,还是一个女的。

甲:女士就算了吧,要欺负还不欺负一个男的?

乙:欺负男的?他要比我厉害,把我打了怎么办?是个女的正好!“开门,开门”我冲着车大喊。你说那女的多气人,在车里哭,就是不开车门。

甲:你把人家吓坏了,算了吧。

乙:那怎么行?这时侯记者都赶过来了,我还想出名呢。我蹿上车顶,拿起准备好的水管照着车就是一顿乱敲。一边敲我还一边大喊:我让你买日货,我让你买日货。

甲:你都快赶上暴乱分子了。

乙:你还别说,这小日本的玻璃质量还真好,怎么砸都不碎。

甲:外行了不是,那是钢化玻璃。

乙:既然玻璃砸不碎,我找别的东西去。我往旁边一看,正好有一大块石头。我搬起石头,对着围观的人群就大声喊了一句:都闪开,看我的!

甲:大家闪开了吗?

乙:人群“呼啦”一下,给我让了一条通道。我举着石头,迈着矫健的步伐,只听耳边闪光灯声四起,我仿佛走在好莱坞的明星大道上一样,冲着车就砸过去了。

甲:怎么样?

乙:这小Y头还挺鬼,我刚要扑过去把石头扔车上,她的车一给油,蹿出去了。我这一个“狗吃屎”就摔地上了,顿时满眼的金星啊,躺在地上就起不来了。

甲:赶紧抢救啊!

乙:这时候,来了两个男的,轻轻的给我架了起来。

甲:好人就是多。

乙:我心里这个感谢啊,朝着他们说:谢谢大哥了,哪天我请你们哥俩喝酒。

甲:应该报答人家。

乙:走着走着我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甲:怎么了?

乙:到派出所了。

甲:两个警察啊!

乙:最后,给我拘留了15天。我的照片还上了第二天海内外各大报纸的头条。

甲:你违反了国家法律,肯定要制裁你。这下你出名了吧?

乙:不仅出名了,单位还把我给除名了。

甲:该!

乙:我回到家,这叫一个气啊。你说我怎么就那么背?说什么什么不对,干什么什么不顺心。

甲:那是你自找的。

乙:不行,我要上网。在网上继续和那些反对我的人干,找几个哥们一起骂他们,解解气。

甲:你们这些人应该彻底反思一下自己的行为,想想为什么有那么多人都反对你们,不要整天在网上骂来骂去。

乙:我可不管那么多,凡是反对我们“愤青”的,我们有专门的招数对付他们,叫做“四扣一喷”。

甲:具体怎么讲?

乙:“四扣”就是扣他们四顶帽子。对待他们,先要给他扣个“不爱国”的帽子,把他和普通群众划清界限。

甲:人家到底怎么不爱国了?

乙:我管他呢?只要和我意见不一致,就是不爱国。

甲:那也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啊。

乙:我当然具体分析过了?你想啊,他要是“爱国”,我不就是“不爱国”了吗?

甲:他原来是倒过来想的。

乙:如果这顶帽子不见效,我就再扣他一个“汉奸”的帽子,先臭臭他。骂他是“汉奸”以后,我看谁还敢支持他?

甲:如果这招再不见效呢?

乙:那就说他是“网特”,他就是中情局的内线,他的文章就是中情局的反动材料。

甲:你们这么做也太过分了,说人家要有依据,随便骂人家“汉奸”和“网特”是不道德的。

乙:管他什么道德,只要能骂的他招架不住,我就赢了。

甲:那人家要是招架住了呢?

乙:我还有一个杀手锏。

甲:看来他还留着绝活呢。

乙:我就说他是***分子、民运人士捣乱,妄图破坏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要求版主封了他的ID。

甲:你可真够恶毒的!

乙:对于反对我们的人,就要恶毒。对待敌人要向秋风扫落叶一样残酷无情,我先占了上峰再说,

甲:经典语录他给用这了!而且,你随意的诽谤别人,小心人家上法院告你。

乙:去吧,愿意告你去告啊!

甲:你怎么不怕人家告你呢?

乙:我在网上留的名字和地址都是我们厂长的。

甲:你真是缺德到家了!如果这些招数统统不见效,你怎么办?

乙:那还有最后一招,就是“一喷”,我就开始什么都骂了。

甲:原来这“一喷”是指满嘴喷粪啊!咱们都是有素质的人,应该和人家心平气和的讲道理。世界是五颜六色的,不仅仅只有黑和白,而且,十个指头伸出来还不一边长呢,不应该把正常的讨论问题变成人身攻击。

乙:不攻击他,我咽的下这口气吗?比如,前两天,在网上,有一个和我争论的,这人还就是我们村前街的,叫“大李”,整天的和我作对。说来说去,我实在说不过了,就开骂了。

甲:你都骂人家什么?

乙:想起什么就骂什么,“SB”、“NMD”都上了。

甲:这人“网络黑话”还知道的不少。

乙:嘿,我这么一骂,他反到不理我了。

甲:人家那是不和你一般见识。

乙:他越不理我,我就越生气。我越生气就越骂,我越骂他就越不理我。你说说,他这不是诚心气人嘛?

甲:你就算了吧,少说两句不就完了。

乙:晚上气的我都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夜里两点我就起床了。上网看到他的帖子我就跟,在里面骂他。

甲:你的素质也太差劲儿了。

乙:你还别说,这么一来。

甲:把他骂跑了?

乙:他来的更勤了。

甲:就是嘛,骂脏话到什么时候都是不对的,也没有用,只能是让别人看你的笑话。

乙:不行,为了治治他,我要动真格的了。

甲:你要干什么?

乙:我找了一把弹弓子,我去蹦他们家的玻璃去。

甲:你啊,心胸太狭隘了。

乙:我要是心里不舒服,也不能让他好过。说去就去,我找了一个晚上,抄起弹弓子,爬上他们家后院墙外的大树,先看看他在不在。

甲:在吗?

乙:你别说,还真在。我看见他正座沙发上看书呢。这时,我举起弹弓子,装上大钢珠就开始瞄准他的脑袋。

甲:你也真够狠的。

乙:不给他点教训,他不知道我马王爷长几只眼!我这皮筋慢慢拉紧,刚要松手,又缩回去了。

甲:想开了,不打了?

乙:哪啊?他起身上另外一个屋子了,我现在这个高度够不着。

甲:那就算了吧,过几天气也就消气了。

乙:不行,都过来了,怎么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甲:他倒是贼不走空。

乙:够不着,我继续往上爬。

甲:悠着点,爬那么高小心别摔着。

乙:正好旁边有个树叉,我一个跨步就迈上去了。对准“老李”,绷紧弦,只听“啪”的一声,紧接着就是“啊”的一声。

甲:打中了?

乙:什么啊,树枝折了。我从10多米高的树上一个“倒栽葱”就下来了。

甲:那还不摔死?

乙:我这个后悔呦!在半空中我还想:“老李”,就是下辈子变成鬼,我也饶不了你!

甲:你先说这辈子吧。

乙:我一闭眼,只听“扑通”一声就落了地。

甲:摔的怎么样?

乙: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迷迷瞪瞪的有点知觉了。我这手一摸周围,黏黏乎乎、水了晃荡的,我这叫一个高兴啊。

甲:没摔死你可不捡条命吗!

乙:我随手抓起一把来,看着它,眼泪都流出来了:“真是天不绝我。你就是我救命的恩人,再生的父母”!

甲:你掉泥坑里了?

乙:我掉粪坑里了。

甲:呸!他真成“粪青”了。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1-27 0:28:17编辑过]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