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4-18

“百度文库”事件沸沸扬扬的吵了一个多月,我一直不想去仔细的分辨孰是孰非。因为在笔者看来,百度和包括贾平凹、刘心武、阎连科、韩寒、郭敬明、李承鹏等在内的近50位中国作家的联合代表团的争斗,具有一致的目标,就是埋葬中国文学。
作家一方,韩寒成为其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为了食油,声讨百度”,这不仅是版权之争,更是利益之争。斗争的结果是“百度文库”停业整顿,韩寒也没有获得“食油”。有趣的事情是,以后大家不用到百度看小说了,还是去小摊上买盗版了。

韩寒PK百度


这场斗争的焦点并不是版权的问题是否得到很好的解决,而是中国文学再次进入利益争斗圈。虽然对阵的结果是百度文库洗心革面,另行开张,采取利益分成的模式以表示对“版权的尊重”。也许以后百度里还会出现韩寒的作品,但是那已经不再是韩寒的作品。中国文学的面临商业化思维使其将遭灭顶之灾。
可以这么说,百度与韩寒不是再打一场战争,而是在联手办一个葬礼,为中国文学所办的葬礼。

商业化思维产不出好文学
中国文学目前面临的两个挑战:一方面是商业化让文学作品商业味,文学家们急功近利,鲜有经典作品;另一方面,文人的思维让文学的生存空间越来越窄。
中国文学有过那么几个繁荣时期。春秋战国百家争鸣,群贤大作频出,《老子》、《庄子》、《论语》等至今被奉为经典;唐朝时,国力昌盛,诗杰此起彼伏、李白、杜甫的诗句至今吟唱不绝;宋朝偏居一隅,战活频发,却也激发了辞曲的创作,宋词繁荣一时;明清时期,隐居者众,一壶茶一个故事,便有了至今流传的小说读本……
然而从春秋战国到明清时代,鲜有文学家能够锦衣玉食,绫罗绸缎。相反,向孔丘之困,李白之窘的居多,更有杜甫喊出“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悲锵之音……
与此相比,当代的“作家”日子要好过的多,不仅有稿费,出书的版权费,还有后期的利益分账,更有韩寒等还可以友情出演更多《宅居动物》,从中博得一杯羹,而还有更多的商业活动的参与,恐怕也是时下许多作家“揽金”的手段。
而现在的文学作品,还不要与明清之前,就是与鲁迅、老舍、巴金等前辈的作品相比,还鲜有胜出者,恐怕“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的判断在文学界不能成立。因为他们都还在“维权”,还在觥筹交错的“商眼”中。其作品也必然是声嘶力竭的“讨薪运动”,或者是无关痛痒的“隔靴搔痒”,更多的是风花雪月的“半面琵琶”,仅供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这也许不怪我们的作家,是整个社会使然,正如韩寒所说,大部分作家两三年才写一本书,一本书就赚一两万。这些写作者们可能才年薪一万块,月薪八百,没有社保,还得交税,除了几个顶级畅销书作家,中国作家绝大部分都收入微薄,很多网络作家更是一天要写一万字,靠着千字两分钱的下载收入维生。
于是,“讨薪运动”便不断的出现。谷歌扫描了中国作家的图书,每本先支付几十美元,然后显示了目录和内容摘要,如果要阅读全文,就付费下载,谷歌图书馆再和中国作家分账。我们的作家不满意,于是文著协和谷歌谈判,结果谈着谈着人家就退出中国了。现在呢,关起门来,和自家兄弟百度谈判,谈判一度破裂,结果也并不让人满意,百度的文库把没有版权的作品清除了,那些作家们还是在喝“西北风”。

百度韩寒联手打造文学坟墓
百度在与韩寒们谈判的时候,也许忘了一点,韩寒们是他的内容来源,虽然现在是杯水之黍,但也可称衣食父母;而韩寒在声讨百度之时,也没有注意到,百度们的存在也让商业化思维觉醒的作家们受益匪浅,至今百度指数里,韩寒每日的人气搜索还是在数万之举,而韩寒在新浪博客的点击,也会有不小的比例来自百度。
还有一点,在这个娱乐化的时代,许多的论战都被发现时炒作,这一次的“百度文库”是不是文学家们的玩笑也未可知,韩寒也许不至于玩这么低级的游戏,但是咱这粗浅之人又怎么看得穿呢?
就在今天,刚刚看到韩寒在初出道时的《杯中窥人》,深以为然。文中“中国人向来品性如钢,所以也偶有洁身自好者,硬是撑到出生后好几十年还清纯得不得了,这些清纯的不得了的人未浸水,不为社会所容纳,君子固穷了。”
已经过去了12年,这篇文章在今天还是那么深刻,文学也如人性,更如杯中人生,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吸多了社会的水,商业的水,沉到杯底了。
百度与韩寒的此次争斗,也许还没有最终将文学摧枯拉朽,但是也可使其步入风烛残年,距离寿终正寝为时不远了,而他们的口水战正好成为其墓志铭,流传后世。

中国文学还有不死的理由吗?
让专职兼职的维权人不再写小说;

让百度式的商业更加成熟,成为作家的衣食父母;

让商业式的口水仗少一些;

让作家安心创作,不再涉及利益的纷争;

让百度和韩寒们多思考一下他们的用户和读者,而不是企业或个体的一时之快。

2011-04-14

暴风公司有点“火了”,上市地点的疑惑尚未解密,一场清除低俗广告的“纯洁运动”已然让这个行业再一次躁动不已……

身在戏中 媒体的报道茫然了

几天前,有媒体报道,熊晓鸽确认,IDG美元投资已退出暴风影音;暴风影音将改制,在创业板上市。这意味着,IDG已经铁定不打算让暴风影音到美国上市了,换成参加创业板的队伍。

 但正当大家,都觉得这是“铁定”之事时,另一面的消息,紧接着称“IDG全球常务副总裁兼亚洲区总裁熊晓鸽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IDG资本的美元投资并未完全退出暴风影音。”接着这条消息,还特地补充了一句“这意味着,暴风影音最终选择创业板还是海外上市再次成为悬念。”

于是,媒体对于暴风影音最终选择创业板还是海外上市茫然了。

戏前有戏  暴风的责任复苏了

 4月12日暴风冯鑫表示,“最近暴风平台上的所有低俗广告都被下线,现在每天纯利润损失10万左右。有人质疑我在做秀或者是为上市准备,其实对于暴风来说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真正的原因是我接受管广告销售之后,不愿面对这些广告客户,无法投身到一个骗人的事情里去!我在公司的内部邮件中也写了,希望大家能勇于承担社会责任。”

也许是冯鑫在今年年初接手广告业务了。因为,2011年1月1日凌晨,冯鑫在新浪和腾讯的微博中宣布“同事通知我2011年1月1日凌晨大家即可打开暴风监督,文字链全部无低俗化!”,并贴图邀请网友一起鉴证,已经被“纯洁”的暴风。仅过了三个月之后,微博中再次宣布“广告环境继续大扫除”。言外之意,就是说,之前的“全部无低俗化”只是口号,革命还未成功,“同志任需努力”。之后,冯鑫还特地在微博中,再次做出说明:“明确一下:我提过3次广告清理行动,1,修改客户端界面上低俗文字链,所谓的‘凹凸有致’……2,去除安装时弹出页面;3,4月1日,不再接美容医疗类客户单子,比如什么‘左旋肉碱,打鼾,长个’……”。

也就是说,冯鑫之前,依靠这些低俗广告,暴风赚取了每天10万左右的纯利润,这种情况很可能是从其公司成立到2011年1月1日冯鑫上任。看来他的前辈们都是不懂社会责任的混蛋了。

暴风从良 美国的股民Happy

据了解,在国内上市的企业,先要把自己的帐目做的非常漂亮,不但盈利,还要有持续的增长力,而对于这些下里巴人的“低俗广告”,似乎不太关注;而在海外上市,这些似乎非常之重要,过去是盗是娼不需管,只要现在从良了就好。

由此看来,暴风在美国上市的可能性加大了,如果是这样,暴风的“纯洁运动”便真的是赴美上市的前奏了。

暴风的兄弟前辈们也经历了这样的纯洁运动:酷6借壳上市,先行“壮士扼腕”之举,推出剧场版本,实现正版化,曾花掉3亿的血本;优酷在上市之前,也宣布自己是“Hulu”的正版模式,购买版权花价不菲,删除非版权内容也损失了很多用户;即便是从不说正版的免费杀毒软件公司,也是在多年的积累之后,甩掉了不好听的流氓称谓,咸鱼翻身,顺利上市。

这已经成为一个惯例,将原始的罪恶抹掉,纯洁自身,从新“做人”。还好,宽容的美国上帝也是懂佛祖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在美国的融资圈照样适用。于是,不管前世如何,现在“纯洁”了,就OK了。

现在,美国的股民看到这个“纯洁的融资者”,应该不会有什么疑义了,他们说“肮脏的过去不是我们的,纯洁的现在才是我们的。我们就要又多一个帮我们赚钱的中国朋友了!” 可见,懂得投资的美国人从来就没有处女情节。

 戏后戏:谁是下一个“责任企业”

暴风也许是第一个“扼杀”低俗广告的互联网先行者,但不是最后一个,至少目前在各个视频网站,还存在为数不少的类似广告。“你会发现这类广告在几乎所有的大门户甚至首页上都仍然会有它们身影。”

正如冯鑫所说,这类低俗广告主的最大好处就是钱好挣,随时填充售出率,把没卖出去的资源兑现。还有谁愿意主动抛弃这一部分的收益,这是一个问题。

对于用户来说,不管暴风是否作秀,如果真得将所谓得低俗广告清除干净,那么所有的人都会为之鼓舞。并可以向现在仍然做着这种广告的网站、报纸、电台、电视台们说一声:“我鄙视你……”。

于是,网络广告品质在鄙视中提升品质,网站的品牌和社会责任在鄙视中出现……

原创博文如需转载请先联系本人,并注明作者

QQ:187386812 MSN:zhaohf0914@live.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