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4月30日

网络效应与标准战争

赵晓力

原载《二十一世纪商业评论》2005.4

EVD标准风波终于平息。2月23日,信息产业部发布《高密度激光视盘系统技术规范》,EVD成为电子行业推荐性标准,与EVD竞争的HDV和HVD落败。

从2004年7月8日EVD标准公示,到今年2月1日EVD最大投资商今典集团董事长张宝全放话要告信产部“不作为”,到HDV要告张宝全“诽谤”,到EVD方面揭露HDV所谓HD12编码其实就是早已流行于互联网的DIVX编码,到最终信产部快刀斩乱麻,整个过程充满了戏剧性。联想到无线局域网领域我国WAPI标准从去年到今年的遭遇,以及第三代移动通讯领域的WCDMA、CDMA2000和TD-SCDMA三大标准之争,给人的印象是,信息产业的标准战争格外频繁。

经济学研究表明,信息产业内标准战争格外频繁的原因是所谓“需求方规模经济”或者“网络效应”在作怪。所谓网络效应,是指一件产品或服务的价值取决于使用同样产品或服务的人形成的网络,这个网络越大,产品和服务的价值也越大。比如,世界上第一部传真机是最没用的,因为没有人给它发传真,它也不知道给谁发传真,等于一个摆设。但是,使用传真机的人越多,这部传真机就越有价值,因为发送传收的网络扩大了,而这又会诱使更多的人加入这个“传真网络”。这就是需求方规模经济。当然,需求方规模经济反过来也会引发传统的供给方规模经济。使用传真机的人越多,生产传真机的厂家越能扩大规模,降低成本,降价引来更多的人使用传真机,这样传真机市场就会产生爆炸性的成长。Email、手机短信,都经过爆炸性增长的阶段。广而言之,互联网和电信网连接的设备和这些网络上跑的服务,大都有这样的性质。

不过,这种网络效应仍然不能解释VCD、DVD碟机产业的情况。毕竟,家家户户的DVD机并没有连接在一起。你家新买了一台DVD机,并不能直接增加我家DVD机的价值。

VCD、DVD机上体现的是所谓间接的网络效应。间接的网络效应是指,你新买了一台DVD机虽然不能直接增加我的DVD机的价值,但却会增加对DVD碟的需求,市场上出现更多的DVD碟,对我的DVD机只有好处,没有坏处。DVD碟是DVD机的互补品。没有DVD碟或者DVD碟片稀缺、昂贵,就会降低人们对DVD机的需求。这是一个间接形成的网络,也就是,各个DVD机通过它们共同的互补品——DVD碟连接起来。最初的DVD机肯定是昂贵的,但如果它渐渐引发对DVD碟的越来越大的需求,当DVD碟越来越多、越来越便宜的时候,许多人将购买DVD机,加入这个网络。需求方规模经济又会启动供给方规模经济,DVD机市场产生爆炸性成长,DVD机的价格也会越来越便宜。

在中国,DVD机厂商其实都明白,DVD机的普及其实依赖于另一个并不那么合法的市场,那就是盗版DVD。这是由于DVD碟机生产商和DVD内容提供商在全球分布不对称造成的,所有内容产业发达的国家都不会放任出现这种情况。这和当年的VCD机行业的情形一模一样,那时大家都知道VCD机的广告“强力纠错”指的是什么。不同的是,中国现今D版碟商的技术已经炉火纯青,制作水平甚至超过许多不思进取的正版碟商。

这样看来,EVD机行业的前景如何,其实取决于EVD格式是否被D版碟所接受。所谓高清碟机的标准,其实要看D版商采用什么标准。现在还看不出D商们对EVD有什么兴趣。

不过,EVD目前仍然有一个独特的互补品——一个昂贵的互补品,那就是“高清电视”。由于电视台高清节目的匮乏,“高清碟机”现在实际在为“高清电视”提供节目源。许多家电卖场不是把“高清碟机”和“高清电视”搭配着卖吗?但是,要让昂贵的“高清电视”来启动“高清碟机”的市场,恐怕是太不现实了。没准,“高清电视”还指望“高清碟机”来启动自己的市场呢。

EVD投资商张宝全设想的另一个EVD碟的互补品是“EVD数字电影机”。假设每个使用这种数字电影机的影院有100个座位,一天放10场,每张票10元,一天的收入就是1万元,一年就是360万,50%的上座率也是180万,而建这么一个影院的成本大概是80万……这样的话,每部EVD电影拷贝即使卖1000元,也会有市场。这其实是一个80年代末、90年代初曾遍布全国城乡的“镭射影厅”的模式的翻版。他会成功吗?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网络色情与“社区标准”

一些权利保留

最近,IPTV似乎在大干快上,但,正如这篇报道所说,内容缺失,IPTV能奈何

但令人遗憾的是,无论是数字电视还是IPTV,用户的热情远没有运营商和设备商们高涨。对于非常现实的中国老百姓而言,花费不少银子安装一个机顶盒,还不如照着塞到门缝里的小广告打个电话,悄悄安个卫星锅。虽然这种做法目前尚不合法,但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节目的确拥有巨大的吸引力。看看网上有多少人用BT下载“康熙”、“我猜”这些电视娱乐秀,你就会明白为什么IPTV的温度迟迟达不到沸点。

按照所谓“青岛模式”,在内容不变的情况下,强行把用户的模拟信号切换为数字信号,这就像那个著名的比喻,“用在马背上刷道道的办法把马变成斑马”。

除了少数发烧友,中国老百姓对内容的渴望远远超过对清晰度的渴望。前些年VCD大普及的时候,因为VCD的清晰度甚至比不上录像带,很不为录像机已经普及的欧美商界看好;但是,大家看VCD冲着去的是它的内容,VCD的内容是不能删减的,这是录像带无法比拟的优势。大约十几年前,全国城乡各地的“镭射影厅”大放特放“未成年人禁止入内”的电影《本能》的盛况——从早到晚循环播放,场场爆满,至今历历在目。

在影像上,中国直到现在仍然不是一个内容产业大国。这当然是因为在政策上,政府对广播、电影、电视的控制超过对平面媒体的控制,在平面媒体中,对报刊的控制又超过对书籍的控制。

对内容控制程度的高低和内容产业的繁荣呈反比关系。现在,图书大概是所有内容产业里最繁荣的一块市场。

当然,先修路还是先造车?路修多了,修路的自然会支持汽车产业的开放。大约10年前,刚刚建设互联网的时候,国内有一个能出国的163网,还有一个不能出国的169网,后来,169竞争不过163,叫苦连天,渐渐用户也就能出国了,甚至于现在已经没人记得还有这么个东西了。

“风物长宜放眼量”,我相信,IPTV的网络建设起来之后,因为建设这个网络而背负了巨额债务的“有关部门”,“有关单位”,在债务和营利的巨大压力下,自然就会转变对待内容产业的态度。首先不是老百姓的需求,而是这些部门、单位、产业的需求,将促进中国内容产业的开放。

修路的不嫌车多,修路的就怕路上没车收不到过路费。现在的电信,已经和互联网的内容开放、多元站在同一个利益阵营里,下一个将是广电。文化部的创收,已经和网络游戏绑在了一起,一损俱损,一荣俱荣。什么是国家被俘获,这才是国家被俘获。

至于那些个还没有被俘获的部门,我相信,也不是什么意识形态原因,而是,它们直到现在还没有找到一个能够同呼吸、共命运的内容产业去监管,去经营,去创收。

韩国、台湾等地都是在民主化之后,言论、新闻、出版才繁荣起来,内容产业一日千里地发展,然后逐渐把低利润的设备制造业转移到中国大陆。现在,韩国的电影,台湾的综艺电视,在国内的P2P网络上,是被争相追捧的对象。

中国内容产业的发展,注定要走一条国家俘获的道路。两种道路,孰优孰劣?只能留待日后评判了。

2005年04月27日

这篇SPF和Sender-ID的政治分析”(A Political Analysis of SPF and Sender-ID)写道:

"Corporations and ESPs run a lot of Microsoft servers. Businesses use Microsoft’s Exchange to integrate e-mail and calendar facilities, ESPs run various integrated mail and database applications. Universities and ISPs are more likely to be running Unix or Linux servers. Universities do so since they’ve been running Unix since before Windows existed, ISPs because Unix and Linux mail software can support vastly more users per server than Windows mail software can."

翻译过来就是:

公司和Email服务商(ESP)多运行微软服务器。商业机构使用微软的Exchange整合电邮和日程表,Email服务商运行各种整合的电邮和数据库软件。大学和ISP更多地使用Unix或Linux服务器。大学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它们在微软存在之前就运行Unix了,ISP这样做是因为一台服务器上使用Unix和Linux电邮软件比使用windows的电邮软件能够支撑更多的客户。

所以,作者下结论说,公司和ESP会更欢迎微软的Sender-ID。

换句话说,微软一定要用Sender-ID挤进SPF,不无商业盘算在内。

问题是,自从SPF和Sender-ID“融合发展”之后,就动静不大了。

SPF官方网站说:现在,SPF已经成为Sender-ID的一部分。Sender-ID是MARID IETF工作组在2004年5-6月间提出来的,包含两个部分,一半是经典SPF,一半是微软提出来的PRA。

SPF和其前身DMP和RMX一样,使用email里的"MAIL FROM"参数(RFC2821所定义)做回复路径身份验证。这是email信封上的参数,而SPF也是准备部署在email服务器(MTA)上的,多数MTA只读取信封上的参数。

而微软的PRA准备使用Purported Responsible Adress(从FRC2822信头得出)作为回复身份验证。这个参数是最终用户在Outlook或Outlook Express里看到的。这很容易理解,微软虽然在MTU方面不占优势,但它的Outlook Express,却可能是使用最广泛的邮件客户端软件,因为每个IE软件包里都包含Outlook Express,IE有多大的占有率,Outlook Express就有多大的占有率——甚至不止,因为像我,浏览器已经不使用IE,使用Firefox,但收email还用Outlook Express。

据说微软将发布部署PRA的Outlook和Outlook Express以及Exchange,但直到现在还没有音信。

当然,Sender-ID不影响在服务器端单独部署SPF。但是,微软掺乎进来以后,SPF成为互联网标准的进度减缓了,这也是事实。

2005年04月24日

Internet上的著作权问题

美国政府倾向于在现有的法律体系外给计算机尤其是Internet的发展开辟一个空间,欧洲联盟则强调技术的发展不能逾越现有的法律框架,而马来西亚这样的国家则在信息技术和产业的巨大利润诱惑下愿意给其开设法律特区。

我们今天可以从Internet上轻松地看到金庸的全集。如果按照传统的著作权法,这些把金庸的作品上载到网上的人侵犯了金庸的著作权。而我们这些上网浏览的人则因为没有向金庸付费而心怀愧疚。

但法律可能没注意到,现在侵犯金庸的著作权,在技术上已经比以往容易了,这引来了大量的侵权者,同时网络的匿名性、非物理性和超地理性,又是追究侵权变得比以往更困难。

在传统印刷体制下,作品的复制必须由出版社和印刷厂进行,传播则要通过市场网络,成本巨大。而现在这两个方面都可以在一部联网的个人计算机上进行。

在传统的印刷体制下,作者并不直接向读者收费(直接收费交易费用巨大),而是采取一种转卖方式,这里面包括作者和出版商、出版商和读者的两个契约。这样作者可以专心写作,出版商复制和发行,获得专业化经济之利。

现在,直接收费变得可能了。可以设想,金庸的小说可以采取像自由软件一样的方式在网上发行,下载后必须交注册费才能打开全部文本。或者采取另外一种间接收费的方式。有一些自由软件、PD软件的开发这采取了这种方式,他们的软件是免费或近似免费的,但通过免费提供软件,他们的知名度得以窜升,最后一举上市或自高身价卖给大公司,一夜暴富。

痞子蔡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就是这种方式,他的小说在网上获得巨大知名度之后,开始有电影公司与其接触,商讨改编事宜。

还有一种类似于电视一样的一样的间接收费方式,金庸通过免费赠阅吸引读者到他的主页,或者在文本中插入广告,获得广告收入。

所以,解决网上的著作权侵权问题,需要的是发明和选择更有效的契约安排,而不是把适用于传统印刷体制下的著作权简单搬移到网上。

把不能卖的东西给卖了!——新经济新在何处之二

当我说dell交互式按需配置的直销模式比compaq的单向分销模式“新”的时候,我的意思是,dell把消费者对自己的需求的精微知识也卷入了生产流程,那么,消费者是白白地被dell剥削了吗?

显然,有些消费者,尤其是那些对自己的需求非常清醒,同时也有一定计算机配置知识的消费者,肯定从这种销售模式中得到了一些好处。否则,他们完全可以选择其他的品牌和其他购买方式。

这些好处可能不是十分容易计量。也许要买到同样称心如意、刚好满足需要的商品,通过其他的途径要花费更多的金钱和时间;那么通过互动式的按需配置模式所节省的金钱和时间,就是消费者对自己的需求和计算机配置方面的知识的报酬。

而新经济之所以为新的实质,在我看来,就是它为原来这种没有市价的知识,创造了一个市场,人们现在可以互相买卖一些以前难以进入市场的东西了!

在中国互联网的创业大潮中,有一志引人瞩目的力量,那就是学生。比如fanso.com的创立者,就是清华的一群在校学生。

在校学生是什么概念?在传统的劳动力市场上,他们还只是半成品;要等拿到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之后,才可能进入市场——半成品的劳动力,是不能直接卖的。但是现在可以了。尤其是在网络这种知识密集型的产业中,半成品的劳动力也有了它的价格。

对于那些创业者,他们的价格是企业的剩余索取权和剩余控制权;而在各个商业网站打工的学生,他们劳动力的价格,则是他们的兼职工资。

可能由人会说,学生兼职所在多有;清华的学生,很多在本科阶段就到公司里打工,自己养活自己。这个市场,原来就是存在的。

我同意这种说法。但这个原来就存在的市场,主要是技术员的市场;对于像heide这样念文科的学生,这种直接买卖自己专业知识的市场,是不存在的。最多找个家教的兼职,还是去教自己并不拿手的物理和数学。

而现在我们可以看到,文科的学生现在也可以通过进入ICP的经济分工,出售自己的专业知识了!学法律的,可以主持网上的法律咨询栏目(比如 chinalawinfo.com的“天问”法律咨询就是由一批在校博士生主持的);即使不是专业知识,只要存在需求,也可以通过网络出售,比如一个人对足球的知识和见解,以前只能作为一种业余爱好存在,而现在也可以通过主持一个体育频道,出售给互联网公司了!

为什么我们在说到新经济的时候,总是把它跟互联网联系在一起?其实原因早在200年前亚当·斯密就告诉我们了:互联网从地域、时间和行业上扩大了市场的范围,从而能够容纳更大的分工规模和更高的分工水平,一些以前不能买卖的东西进入了了市场,使一些掌握着从前无法定价的资源的人们,也进入了经济分工。

把不能卖的给卖了!这就是新经济的实质。

2000.5.21 首发于donews.com

新经济新在何处?


姜齐平先生说新经济新在“直接经济”,并举dell为例,说dell靠直销避免了工业经济模式中的许多中间环节,节省了迂回生产中的交易费用,所以超过了康柏,成为最大的pc生产商。

而薛兆丰先生说,无论是dell的直接经济,还是康柏的迂回经济,其目的都是为了减少交易费用,只是不同的销售策略,没有本质差别。

既然说到经济,无论新旧,都是以赚钱为第一要义。所以要节省中间环节,还是要增加中间环节,要看是否得大于失。

康柏虽然比dell多了分销商这一层中间环节,但却可能利用分销商分工带来的好处,最终的结果,不是看到底节省了多少狭义上的交易成本,而要看分工带来的好处,是否足以弥补由此而来的转两道手带来的额外的交易成本;这里成本的概念显然应该是机会成本,在pc这个降价很快的的市场,很大一部分成本,并不是产生于倒手的仓储和运输、保管的成本,而是产生于倒手所耽搁的时间。

所以dell的直销和按需配置,我想主要是为了减少从产品到顾客手中的时间,这样就可以抢在cpu等降价之前把产品卖到顾客手中。当然,按需配置节省了库房,减少了预测市场不准的风险,这也是经常提到的。

那么dell的模式是不是拒绝分工呢?我看也不是的。dell以一种不易觉察的方式把购买者的知识也卷入了分工——而我认为这才是新经济之所以新的地方。

我曾经帮一个朋友在dell的网站上定购过一台笔记本电脑,朋友是一位忙碌的学者,买笔记本的目的主要是在讲学和出国的时候写字,所以配置的目标是:屏幕要大,要有拨号上网和接入局域网两种方式,硬盘小点无所谓。那么在网上定购的时候,你就可以像在中关村攒机器一样这儿添点,那儿减点;这儿是由顾客本身完成了市场调查工作,也就是顾客本身参与到生产过程中去,他对自己需求的知识也卷入了生产的分工。

而要买康柏的笔记本,顾客需求方面的知识,最多只能以一种不精确的方式,进入下一个生产流程(按照前一段笔记本的销售情况决定下一段生产的机型)。在大多数时候,顾客的这种关于自身需求的精微的知识,白白地浪费掉了。

关于新经济还有许多说法,比如说新经济是注意力经济,吸引了最多的眼球的商家,就是最大的赢家,所以网站要拼命提高自己的点击率。照这样的说法,中国最成功的新经济模式应该是中央电视台,它吸引的眼球,就是在世界范围内也是数一数二的,但是这里主要说的是电视上的中央电视台,而不是cctv.com。

新经济首先是经济,吸引注意力,吸引眼球,都是手段,不是目的。一个人倒立着在街上走,肯定能吸引很多的注意力(眼球),但如果不卷入某种经济分工(比如创造一项吉尼斯世界纪录——众所周知,吉尼斯是要赚钱的),那就只能是一个社会现象,而不是经济现象了。

 2000.5.21

  • Google雅虎扬言严厉打击欺骗性广告点击 #

    Google去年起诉了一家名为Auction Expert的网站,该网站雇佣了50个员工专门点击其网页上的广告,骗取了高达5万美元的广告费。
  • 网游装备交易官方化 索尼推虚拟物品拍卖网 #

    索尼预计,他们的《EverQuest》和《EverQuestII》的虚拟物品成交额大约占美国整个虚拟物品交易额的20%。目前,此类交易的
    方式大多是私下形式或者是在一些拍卖网站。比如目前,玩家可以在eBay上以22.99美元的价格买到《EverQuest II》中的100金币。
  • 清华同方突袭网络游戏 意欲颠覆盛大模式 #

    应是软文。

    “‘H5’是一系列免费且不用注册的快餐型网络游戏的统称,随时随地,想玩就玩,只需在可乐8首页点击任意一款游戏即可立即进入游戏。没有烦琐的注册功能,彻底颠覆了玩游戏要注册,有积分的概念,同时具有邀请好友和视频聊天的功能,在游戏的同时感受不一样的乐趣。
  • 电子商务交易额年均增长40% #

    大会透露的数据显示,2004年电子商务的交易总额达到4400亿元人民币,2005年将激增至6200亿元人民币。上海市的交易总额到目前为止超过了700亿元人民币。
  • 专访eBay易趣COO郑锡贵:电子商务不相信眼泪 #

    在eBay其他国家里,发展初期不会做电视广告,最有效的途径是网上广告。在西方国家就认为应该到市场发展的成熟期后才做电视广告。中国情况很特殊,中国人群很信赖电视广告。

365Key-天天网摘自动生成


自由软件杂志第2期是垃圾邮件专题,其中“smtp协议的过去与未来”一文解释了,为什么Jonathan Postel1982年写作定义smtp的RFC821时,关注的更多的是可靠性,而不是安全性。因为那时的“互联网”,还是一个熟人社会,大家都乐于帮助别人转发(relay)邮件,所以当时的邮件服务器都设成open-relay(开放转发):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你为我转发,我为你转发,任何发信服务器都是公共的,大家都能用。

随着互联网的商业化,第一批广告邮件出现了。本文中把最早的垃圾广告邮件追溯到1978年DEC的销售代表一次发送的数百封产品描述信件。不过,我很怀疑这样的说法。垃圾邮件基本上是个数量概念,当100封信中有一封这样的信时,大概没有多少人把它当回事。

垃圾邮件成为大规模的问题是在90年代后期。这是互联网商业化最快的时期。人们不愿成为垃圾邮件的替罪羊,open relay关闭了;不但如此,人们还开始拒绝接收其他open relay过来的邮件。这就是最早的黑名单(DNS blackhole lists)的起源。

以后的发展我们很熟悉了。open relay关闭后,ISP还要进一步检验用户使用smtp服务的权限。比如,yahoo和其他邮件服务商都会对smtp服务要求身份验证(一般采用和pop3一样的密码验证)。

还有,就是在服务器端,对要求发信的服务器进行身份验证,比如流行的SPF和yahoo的Domain key

总之,这是一个从共同体到社会的典型现代性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