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7月25日

最近在教育领域做了一些初步的研究,发觉特别有意思的是:每当我在教学模式和教学思想领域,产生一些新的想法,新的模式的时候,再做进一步的研究后,发觉这些想法和模式其实并不新,很多教育界人士在很早以前,就在论文或者杂志上阐述过类似的想法,而且他们论述的更为完美,更为全面和更加有系统性。但是为什么这些想法到现在还没有实施呢?

其实,同样的困惑一直存在在大学这个体系上,一方面他是先进思想,先进技术的产生地;但是另外一个方面,大学的管理和体系极端保守,变化和改革非常缓慢。来自于大学内部和外部批判和反思非常激烈,各种各样好的建议也层出不穷,学校当局也普遍认可问题的存在。可是这些建议能够真正实行的没有几个。几年前北大的改革开始时轰轰烈烈,最后还是不了了之。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原因当然很多,但是我自己总结下来最为主要的原因是:教育界特别是大学的执行力不够。

什么在影响大学的执行力呢?

第一点:用科学研究的行为和方式来主导教育管理。

我最近经常感慨的话题之一就是:科学和教育捆绑的太紧了。在大学和教育界这个体系中,从学术研究中出身的人太多了。很多人都是“研而优则仕”,为了强化这种趋势,很多人提出了“教授治校”。相比于“行政治校”,“教授治校”当然是一种进步。“教授治校”对学术研究来说是个好事情,但是对教育管理来说,则需要仔细推敲。其实,学术研究和教育管理是两个不同的领域。学术研究需要首创性,为了达到理论的完美性,常常基于“真空状态”或者“理想状态”的前提和假设之下。而实际管理工作有太多的约束条件,太多的不确定因素,如果把这些因素都列进来,用科学的方法来解,绝大多数是无解的;学术研究讲究完美,讲究极致,为了完美和极致,往往把研究领域缩小到一个非常狭窄的领域,而管理讲究的是平衡,怎样在有限资源下,达到整体利益甚至是长远利益的最大化;学术研究的对象是自然界和不特定多数的社会人群,而管理的对象则是一个一个特征不同的具体的人;学术研究的最终结果就是纸面上的论文,而对于教育管理来说,纸面上的文章仅仅是一个开始,关键是执行,落实和收到实效,后面的工作量更为巨大,更加棘手。

很多从教授出身的学校领导会自觉不自觉的把学术研究领域中的一些做法和习惯带到教育管理领域:喜欢提观点,喜欢提想法,但是疏于执行,疏于检查,疏于管理,疏于奖惩。究其原因,还是学术研究的习惯在潜移默化。

第二点:过分的争论和追求完美影响执行的效率

每当大学管理体制中产生一个新的想法,在实施之前,会邀请大家来做充分的论证。从民主的角度上来说,这是好事。但是,从管理的角度上来说,过分强调这种方式,将会产生许多问题:
1. 每一项管理制度的改革和变化,都会涉及到不同人群的利益调整和习惯的改变,不同人有不同的意见是必然现象,想要获得大多数人员(甚至是全体人员)的同意,既不可能,也不现实。
2.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很多事情是讨论不清楚的,想要搞清楚,唯一的方法就是实践,摸着石头过河。正确了,坚持,错误了,改正。希望通过争论的方式来找到正确方法往往是一厢情愿。
3. 对于不确定的东西,很多人最怕的就是承担错误决策的后果,但是很少有人考虑到推迟决策往往带来更大的损失。人生是这样,学校管理其实也是这样。学校管理中,对于“不作为”没有任何处罚,是不对的。
4. 过分的争论往往让大家失去执行的热情和信心,最后的结果往往是话题的偏移和相互之间人际关系的恶化。

第三点:目前大学和教授的评价机制不利于执行机制的产生

虽然说,许多人从事科研和教育是基于人类许多美好的理想和信念。但是,我们不得不指出的是人在工作中的表现,主要还是受评价机制的影响而左右。

目前大学的主流评价体系是知识创新的能力,对教授的评价也是这样,主要是看个人的学术成就。能够发Paper,在水平高的杂志上发Paper就能带来学术地位甚至是行政地位的提高,以及收入的巨幅提高。而给学生上课或者是执行学校分派的任务并不是教授的主要任务。在学校中,普遍认为教授的学术行为不应该校方的管理和制约,这是学术自由的体现。这一点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很多人都不自觉的把这种自由从学术行为的范围扩展到了整体行为中。对学生上课马马虎虎,对学校任务,能应付则应付,但是个人研究则是尽心尽力,这就是评价机制的主导作用。大家可以想象在这种情况下,学校的主流的执行力量是缺失的,仅仅靠学校的一些行政机构是远远不够的。

坦而言之,学校在很多事务上没有形成象企业那样有明确的项目管理机制,没有明确的分工和Owership,没有明确的时间表和检查点,没有丰富的团队协同经验,这些都是影响学校执行力的因素,在这其中,评价机制的影响是最为主要和最为深远的。

总结一句话,长久以来,教育界之所以种种问题得不到解决,缺的不是好思路和方法,缺的是扎扎实实的执行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