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19日

《教育为何是无用的》(Why Enducation Is Useless)的作者在序言中洋洋洒洒的列举了传统教育的二十一条罪状。我把一些“于我心有戚戚焉”记录在此,供大家讨论批判。


教育无用,因为它打破我们的常识

“科学用过于敏感细微的方式看待事务,太矫揉造作,有别于常理和自然”
 
教育的作用是将“简单的美德”改造成“一门晦涩难懂的难以捉摸的科学”。

 有时单纯愚笨的“白痴”常常能看到那些被人类“传统”蒙蔽了的“学院博士”所无法察觉的东西。

 

教育无用,因为它让我们脱离实用性
 
“我们的民众不需要靠学位证书来发展壮大他们的国家”

对于哲学家来说,“虽然他们什么都不懂,但是他们声称自己通晓万物;虽然他们没有自知之明,有时也看不见路上的沟渠或石头(或者是因为他们大多视觉模糊,或者是因为他们心不在焉),但是他们宣称他们能洞察思想、概念、基本物质和本质――这些我认为没有人(不管眼力多么敏锐)能够看得到的细微得不切实际的事物”

最优秀的学生通常“在公开场合都表现得愚蠢,软弱,在他人看来很荒谬,不精通世事”

人们所受的教育程度越高,就越会推崇“理论建构,普遍化和创造性思维,而忽略实际技能的传达”

拥有书本知识的智者,却是日常生活中的愚人

如果你想成为一个梦想家,个乌托邦式的空想家,那么你一定要认真对待教育这件事,尽你所能去追求学问。然而,如果你想要为现实世界中的问题给出现实的解决方法,那么你需要从你的象牙塔内爬出来,因此有生以来你的双手第一次沾上了尘土。


教育无用,因为它让我们脱离理想

 从文艺复兴时期一直到如今的人文主义者并不是真的在向人们灌输学问或知识,而是在繁衍社会差别。

教育服务于精英阶级,而非真理。

当代学生对名利的追求,使得大学转而成为“知识工厂”。

教育是权力的伪装,权力的机构,也是掌握权力的方式。

 
教育无用,因为它让我们丧失人性之外的东西

学习“需要自由和安逸”,而这导致高等教育这座象牙塔内的住户们无法领会,更不用说赞同住在这堵长满长春藤的塔墙外的普通百姓们的想法。

受过教育的人们甚至在他们团体都感受不到一致性,他们离群索居,敏感易怒,他们唯一真正的朋友就是满是灰尘的学术著作里那些死气沉沉的文字。

 
教育无用,因为它让我们的心变得麻木

教育让人们思考得太多,而忘记了如何去感受。

受过教育的人们变得抽象,而非实际,他们富有逻辑但缺乏感性,善于分析但缺少对他人的信赖,他们变得冷酷而不再热情。

受过教育的人们不会发出兴奋的呼喊声,不会放声大笑,也不会在马路上挥舞着他们的战利品,相反,他们对会这样做的人嗤之以鼻。他们看上去越是枯燥乏味,他们自己越是喜欢。


教育无用,因为它让我们意志消沉

知道得越多,只会让人越不开心。

教师们经常听到学生们高呼“为什么让我们看这么沉闷的书”,但是他们还是整天绷着脸令人扫兴,他们人生的唯一目的就是容易自我满足的学生感到糟糕。


教育无用,因为它让我们的身体变得虚弱

长期伏案的学习生活会使我们变得虚弱无力,这一点我们再清楚不过。

学术水平极高的学者不得不寻求解决与大脑有关的身体眩晕症的方法。

 
教育无用,因为它让我们自命不凡

知识本身带有一点撒旦的阴险,因此人一旦获得知识,就会变得趾高气扬。

正如身体虚弱,意志低沉和内心麻木一样,自命不凡依然是当今学者们的一种职业危害。

学生、教师以及做学问的人通常都认为他们在看书或者仅仅是坐在舒适的椅子上凝视前方,他们就是在工作。

教育让我们习惯于用挑剔的目光去感受世界,但是想像着我们都围成一圈坐下来讨论讨论,那么一切冲突就能迎刃而解。

 
教育无用,因为它让我们的个性变得沉闷

人们不会指望有学问的人是时尚前卫的,人们认为他们应该老成持重,外表朴实,总之一句话,他们令人沉闷。


教育无用,因为它让我们变得叛逆

教育使我们成为生活放荡不羁、或是无法适应周围环境的古怪孤僻之人,或是象牙塔内激进潇洒的空想主义者,又或是对社会制度加以嘲讽的性格怪癖之人。

 
教育无用,因为它让我们陷入贫穷

尽管常有数据显示大学毕业生的平均收入对那些高中文凭的人的人均收入要高得多,但是教育让我们“口若悬河但衣衫褴褛”。

过于专注于学习意味着将与重大机遇擦身而过。

 
教育无用,因为它使我们成为悲观主义者。

受过教育的人成为“爱发牢骚的否定论大富翁”,他们撕咬着给他们提供食物的双手,贬低着自己的国家,到处挑刺儿。

他们处理事情时不是抱着一种“我能做”的精神,而是以发现阻碍、增加问题、在事实上没有困难的地方制造出困难为豪。

受过教育的人甚至喜欢让交流变得困难,他们拒绝进行诚恳而又简明扼要的谈话,而喜欢使用不虔敬的令人反感而又难懂的话。

 
教育无用,因为它导致教条主义

它将所谓的知识置于神圣的教科书和传统的方式中。

学生们真正了解的是教科书,而不是知识。如果他们发现实际的情况和教科书有任何不相符合之处,那么不管怎样,这肯定是实际世界的过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