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3月26日

我爱看书,不论是豆瓣粉丝们爱看的小资文学,还是起点 幻剑上的YY文学,我都乐此不彼。每本金庸的武侠经典,我都看过十遍以上,那些印数在三千本的学术书籍也能让我食之如饴。" 2.0是一种模式"这个系列就从我最爱的书开始吧。

 

最近迷上了玄幻小说,喜欢他们的天马行空,喜欢他们的关公战秦琼,喜欢他们"另类的"对社会和自然的解释。这个书2.0很有些玄幻小说的味道在里面,也许是中了他们的毒。

 

传统图书的模式是:作家写,读者读。这似乎是天经地义,但是读者在这里面扮演的角色比较被动,作家写什么,读者就读什么。一本书成功与否很大部分受限于作家个人的水平和想象力。一本书的品位和内容,也往往和作者个人的品位和生活经历密切相关。所以说,一本传统的图书,是以"作家为中心"的东西,不是以"读者为中心"的东西。我经常在想:

 

  1. 读者为什么不能更加主动一些,参与的更多一些呢?
  2. 小说或者文学作品创作的方式为什么仅仅是作家一人完成,为什么不可以是作家和读者一起完成?
  3. 读者读书的过程,为什么仅仅是只读的方式,为什么不能是读 /写的方式呢?读者为什么不能既是读者,又是作者呢?
  4. 读者的读书心得和联想为什么非要找别的媒体和介质才能和别人共同分享,为什么不能在书本身上进行?
  5. 作家在创作的过程中为什么老是要受到孤独的折磨和灵感枯竭的煎熬?为什么不能采用连载方式逐步发表,一边创作,一边感受到读者的支持和回应,一边在与读者的交流中激发灵感。
  6. 传统图书在出版出来后,几乎就是静止的。普通读者无法和作者建立稳定的联系和反馈机制,只有等待作者的觉悟自行提高后或者在与读者的偶然联系后,才能出第二版,第三版。为什么不能做一本"活的"书?书在创作过程中,就在不断与读者交流中更新。只要有人读,就永远处在创作过程中,永远处在 Beta中,是一本永远没完成的书。

 

如果我们把传统图书称之为书 1.0 的话,我期望新模式下创作的内容以及行为称之为书2.0 Wikipedia在我心中就是一本2.0的书,国内 大众点评网的《上海餐馆指南》可能也算是一本吧。不过这只是一种形态的2.0的书。这里人人既是读者,又是作者,彼此之间是平等的。这是书 2.0的最高境界的初级模型。(说他是初级模型,因为他们所实现的模式仅仅是人与内容之间交流,没有形成人与人之间的交流,特别是这些人在Wikipedia 中没有个性没有上下文和背景。作为一本百科全书来说,这样做不会影响其客观性和全面性,但是对于其他大部分书来说,我们需要人的精神世界以及人与人的交流参与其中)。从现实来看,我倒是希望出现更多的其他类型:如一个主要作者,无数个读者兼作者,或者说几个带头大哥,领着一群小兄弟。

 

我理想中的书 2.0 是这个样子的:

 

  1. 有一个类似于Source Forge一样的互联网平台作为创作,发布,参与,交流,评价的载体。(国内的起点幻剑已经有些类似的感觉了,不过仍需加强内容管理以及读者与作者的交互机制。)
  2. 设置较低的门槛来写书,鼓励普通人写书,不仅仅是小说,可以包括任何题材的书。鼓励大家阅读作品的同时,参与到作品的创作中来,提供自己的理解和实例。
  3. 鼓励作家与读者之间的互动,鼓励读者与读者之间的互动,在网状多向交流的模式下,不断碰撞想法和激发灵感。作者和读者可以在同时汲取对方的养分后,产生新的思路和内容。
  4. 在网络版本得到热烈呼应和读者认可之后,抽取精华内容形成稳定版本,出版和发行实体书籍。这个行为可以周期性的进行,形成实体书籍的第二版,第三版 ,…
  5. 形成有效的商业模式,使得作者在网上创作部分也能得到相应的回报,同时读者对该图书的贡献也可以按照贡献大小得到相应回报。(国内的 起点网对前者有了较为成熟的模式,对于后者需要进一步探索)

 

 
参照前辈们对 Web1.0Web2.0之间的对比,我做了一个书1.0和书 2.0之间的对比:

 

1.0

2.0

基本定义 纸质媒体的图书 新模式下产生的包括在网上的主体发表部分,读者的反馈和参与,作者与读者的交互,读者和读者之间的交互,书的不同版本和改进,以及出版的纸质媒体的实体书,这所有的一切称之为书 2.0
模式 只读 读,写,分享,交流,互动
表现形式 图书 网页,图书,参与,反馈和交流
形态 静态 动态,永远Beta
浏览载体 书本 书本、网页,RSS阅读器、其他
体系结构 静态平面 超链接,多态性,网络化,不断生长,内容+行为
内容创建者 作家 作家,读者甚至是任何普通人
主导者 专业作家 大量业余人士

 

我期望书2.0 能够对现有的图书创作,阅读和发行模式带来很大革命和创新:

 

  1. 过去的图书创作往往是作者的个体行为或者小团体行为,而书 2.0则是把这种创作行为发展成为一种群体行为,甚至是社会行为。这能够极大的突破个体限制,充分整合和利用社会资源。
  2. 如果说超文本链接给阅读带来的革命是网状内容组织,多媒体带来的是声音,图片,动画等多种表现形式,书 2.0把静态的内容变成了动态的内容,同时增加了人与内容之间的互动,人与人之间的交流,阅读体验将得到极大的丰富。当读书与人们的社会活动紧密的联系在一起的时候,读书再也不是闭门造车的书呆子之举,读书再也不是一件枯燥的事情,读书是一种丰富的人生体验。
  3. 一百个人读红楼梦,就有一百种贾宝玉。可惜的是人们只能读到自己的贾宝玉。当人们把自己理解中的贾宝玉都写出来,分享给大家的时候,我们就有一百个版本的红楼梦了。倘若分享之后,发现有分歧,或争执,或妥协,或折衷,或合并,又能产生几百个版本。一次创作,就有几百个不同的版本,尽管掺杂了不同人的情感和价值观,尽管层次高低不等,尽管看问题的出发点和角度不一,但是这都是对内容的极大丰富。也许这就是人类社会的真谛:多样性。

 

当然对于书2.0 来说,还有许多不确定因素,我最担心的是:

 

  1. 版权和商业模式的问题。在书 1.0的时候,版权和商业模式非常清晰。对于书2.0而言,因为广大读者在阅读的同时也参与了创作和贡献,而且每个人贡献度不一样,随着时间的发展甚至是一个动态的过程。版权如何划分,利益如何回报,非常难以计算。这可是个大问题,如果解决不好,书 2.0是不会成功的,或者是不会有很大成功的。(我对WikipediaCC的版权模式没有仔细研究过,也许可以从与他们相类似的机制起步。不过,发自内心的,我不希望书 2.0走到GPL 的道路上去,毕竟这和目前中国国情不相符合的:对于贡献者,仅仅给予精神上的鼓励是不够的,要有物质和利益上的回报,要形成商业模式,要走市场经济的道路。)

 

  1. 传统作家的抵制。虽然很多作家已经脱离了刀耕火种的阶段,开始使用电脑打字写稿,他们也会上网,但是他们中很多人还是没有网络和社区的概念;他们的创作行为与他们的网络交流是分离的;他们享受独自创作的孤独和骄傲;他们不喜欢把不完整的东西和不完美的东西递交到公众面前;他们担心自己没有与网络公众交流的技巧;他们担心创作激情和思路会被别人打扰和挫伤;等等等。总之,他们有很多理由会不喜欢书 2.0的方式。如果书2.0 不能得到这些传统作家的认同和支持,在很长的时间里面,只能处于一种非主流的状态。不过,2.0本身就是一种草根文化,如果传统势力太强大,那我们就搞农民运动,我们就搞农村包围城市。

 

对书2.0 还有几句话想说:

 

  1. 2.0不是为了替代书1.0而产生的,而是为了丰富,提高和改善书 1.0而来的。书2.0中同时包含了书 1.0的形态,两者之间是补充,共存和相互提高的关系。
  2. 2.0模糊了作者和读者的界限,模糊了书的本体内容和读者感受的界限,模糊了实体书,网页和其他载体的界限,模糊了作品创作,内容阅读,感受交流的界限。回想过来,这些界限本身都是人为的设定,那就人为的去除吧。人没有必要凭空给自己画栅栏,来限制自己的思路和行为模式。
  3. 我没有期待书 2.0能够很快的出现,成熟并且成为主流。毕竟这个概念只是在已经出现的若干现象,以及对将来发展的朦胧认识的基础上的一种归纳和期望。不过这应该是个有意思的话题,可供大侠们板砖批判。

 

有人说,这个书2.0不就是Web2.0+书吗,其实我想说的是2.0是一种模式

2006年03月23日

这几天在桂林度假。桂林山水甲天下,阳朔山水甲桂林,流连忘返于祖国的大好河山之间自然不在话下。短短几天,山水之外的一些感悟倒也积攒了一些。

在爬月亮山的时候,随处可见老外。每个老外身旁都会不紧不慢的跟着一个当地的山民。这些山民的基本特征都是五十岁左右的中老年妇女,朴实无华,脸上的皱纹记载着岁月的风霜。不论你是渴了,累了,饿了,她们都能象变戏法一样从身上背着的大木箱中掏出矿泉水,餐巾纸,甚至茶叶蛋。

好不容易爬到了山顶,突然听到一句流畅无比的美式英语:“How many people in your family? ”循音望去,看到一个最为普通不过的老年妇女正在和老外搭讪。我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么标准的外语是从她的口中流出。仔细听来,有问有答,颇有章法。一会儿,只听到一阵“嘎嘎”大笑,原来搭讪的结果使得她成功的说服了老外,做了一个最简单的massage,5块钱,赚到手了。

后来,我才知道。月亮村不分男女老少,有80%的村民都会说英语。不少人是文盲,但是也通过种种手段,也学会了英语。平时大家学英语的方法也非常简单,吃好晚饭后,大家三五成群,互相交流心得,看那句英语能把老外的钱赚到,大家也一定记得最牢。他们每个人都是进步神速,基本上半年小成,一到两年,即可大成。

在我等看来学习外语是最为艰难的事情。从小学四年级开始就学英语,直到大学毕业,总共学了十三年的英语,还是个哑巴英语。见人开口,总象得了哮喘病一样,上气不接下气。这个毛病直到工作以后,才见好转。看来这个问题对于桂林的山民来说倒不是什么难题。

现象背后,我在思索:

  1.  经济的力量和以实效为导向的方式能给学习带来强大而又持久的动力。而在我们传统的学习体系中,实效为什么总是进不了主流?能够掌握更多实际有用技能的人为什么在现有学习评价系统中总是比不过那些掌握更多教科书知识或者更会考试的人?为什么这些人到了社会上以后,整个评价体系就完全倒了过来。学校对人的评价体系和社会对人的评价体系之间的差异,难道是一种合理的存在吗?
  2. 学了十三年的英语,在口语上还是要输给这些生长在深山中文盲或者半文盲的村民,何况他们都只是学了一两年而已。按部就班,打好基础,一步一个脚印的学习方法对吗?六年小学,三年初中,三年高中,四年大学,三年硕士,很多人还有还有若干年博士,学的这么长,这么苦,真的很有必要吗?这些东西,十年能不能全学完?八年呢?为什么要学十六年,二十年?(有人告诉我,多读书可以延缓就业的压力,这个观点有意思。)
  3. 团队学习的力量真是很大。过去,往往讲究的是师教生学,最多对老师来说,是教学相长,其实是一种以教师为中心的学习方式。其实,同学之间的相互学习和相互激发往往能够迸发出惊人的力量。有人告诉我,清华,北大之所以牛,是因为在一起的同学们都很牛,倒不是老师牛。牛的老师都去做研究了,不教书。不过跟着牛的老师越近,离牛的同学越远,水平下降的越是厉害,不是常有人说“一流的本科生,二流的硕士生,三流的博士生”吗?

由此看来,村民们幸亏进入的是他们自办的村民大学,而不是我们的正规大学。

2006年03月09日

也许是职业经理人做惯了,看到有什么好的想法,就在考虑如何实现和执行。

 

前两天看到了Keso的《老白的文章是要认真对待的》,其中提出了一个Brand Rank的想法,觉的非常有意思,回想到前两天看到的《谈Page Rank – Google 的民主表决式网页排名技术》,于是产生了一些想法,在这里和大家讨论讨论:

Keso的想法是在他阅读的博客中,有一个隐含在心中的排名,Keso会根据这个排名,来决定阅读的认真程度和时间长短。也许我们来猜测Keso心中喜欢谁多一点,少一点没有太多的实际意义,毕竟这和他个人的喜好,价值观和阅读品位密切相关。但是作为一个博客群体,能不能搞一个大家公认的Blogger Rank,用数字化的方式来看看谁是博客中的大牛,谁是小牛,谁的排名增长的快一些,谁在落后,倒是有一些实际意义。

 

当然决定一个Blogger Rank排名的影响因素有很多,有点击量,有RSS的订阅数,有回复数,TrackBack的数量等等,在这里选取什么样的合适因素作为指标以及相互之间比例,这可是个大问题。我们还要考虑这些数字是否做假或者SPAM等等。如果我们的思路朝这个方向走,估计会越搞越复杂。

 

其实,在Google决定页面搜索排序的时候,也碰到这个问题:哪一个页面更加重要?谁应该排在前面?特别有意思的是他也没有采用HitPage View Unique visitor,或者New and returning visitor这些传统的指标,而是采用网页之间相互的链结。到底是什么原因让PageBrin采用链接,我特意查询了他们当年的成名作《The pagerank citation ranking: Bringing order to the web》,发觉他们更多的也是基于一种直觉的判断(intuitive justification)。

 

有了Google作为例子和参照,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建设一个基于博客之间相互链结作为评判依据的系统呢?

 

虽然博客之间的相互链结和网页之间链结在许多方面是不一样的,但是在下面的价值判断标准中还是有很大的相识性:

 

  1. 如果一个博客被很多其它很多博客所链接,说明他受到普遍的承认和信赖,那么它的排名就高。

  1. 排名高的博客,因为人际圈子和阅读品位的原因,他所链接的博客,排名的权重也应该比普通博客的链结权重会较高一些。

 

如果认同如上原则,那么Blogger Rank就非常容易实现了。

 

 

Blogger Rank的实现:

 

  1. Blogger Rank作成一个Web Service,这样就可以很方便的用任何程序甚至单行Java Script内嵌在网友的博客公告栏或者其他合适的地方。博客使用该Web Service所提供的博客链接和维护功能,替代原有BSP所提供的博客链接功能。

  1. 采用类似于PageRank的算法,把博客之间的链结作为计算Blogger Rank的主要依据。具体做法,非技术人员可以参考谈Page Rank – Google 的民主表决式网页排名技术》, 技术人员可以参考《The pagerank citation ranking: Bringing order to the web》或者《Efficient Computation of PageRank》等文章。

  1. 做一个Blogger Rank的门户。这样大家可以一目了然的看出所有参与博客的排名,看看谁的博客最牛,谁的博客上升势头最猛。我们还可以分门别类的按照不同领域来进行分类排名,如IT类的博客,明星类的博客,经济类的博客等等。Alexa应该是这个网站最好的模板。当然,用户可以在这个门户上维护自己的博客链接。

 

Blogger Rank的现实意义:

 

  1. 有了一个具有公信力的博客排名之后,大家在阅读Blog的时候,就有了很好的参考依据。人们总是会关注和订阅那些排名靠前,或者排名增长迅猛的博客。这样,虽然Blogger Rank的排名在初期与点击量或者订阅数的排名并不想吻合,但是经过一段时间的相互影响,两者会越来越靠近。趋于稳定后的Blogger Rank排名将成为真正博客排名。

  1. 有了一个具有公信力的博客排名之后,我们可以大力发展博客广告。Blogger Rank服务提供商可以用竞价排名的方式进行销售广告,特别是可以按照行业排名进行竞价。这样,不用每个博客自己去联系销售广告,Blogger Rank服务提供商可以全部代办了。(该广告可以在嵌入那段JavaScript的公告栏中出现,也可以要求作者在每篇Blog后加入一小段代码,这样RSS订阅的用户也可以看得到。)此后,Yahoo花了100万美金竞拍得到IT博客排名第一的Keso博客一个月的广告刊登权。然后,KesoBlogger Rank服务提供商坐地分赃,各得50万美金。

  1. 有了一个具有公信力的博客排名以及博客广告收入的刺激之后,会刺激博客文化的空前繁荣。大家会纷纷拿出自己的浑身解数,贡献更加精美的文章,方博士所期待的博客盛世不远矣。同时,SEO老专家们也会在Blogger Rank上如火如荼的开展工作。所有的人都有活儿干,形式一片大好。

 

 

实现Blogger Rank应该注意的一些问题

 

  1. 无疑,Blogger Rank被采用的广泛程度,将直接决定了其公认力的大小。要使用该Blogger Rank服务,必需嵌入一段简单代码。虽然这对略懂技术的人来说,是易如反掌。但是对于大部分博客来说,还是有一定困难的。要实现这个想法最好的做法,就是先买通国内几个大的BSP,让他们在服务器上提供直接支持。如何说服他们,就是广告收入和相关利益如何坐地分赃的问题,还是交给商人去解决吧。

  1. 为了防止某些人胡乱赠送博客链接,我们可以做一些算法上的优化,比如说:

1) 每个人的博客链接也有个排名,前十个链接有个权重A,第1120也有个权重BA要远远大于B,以此类推。AB将作为计算每个链接在Blogger Rank中的权重。

2) 每个人可以拥有的博客链接数,和自身的Blogger Rank成正比。博客大牛可以拥有100个链接,新手上路仅仅有10个链接(或者加上若干不计算权重的链接)

3) 如果有人所链接博客的Blogger Rank的平均值和自己Blogger Rank相比,小了很多,这将直接影响他自己的Blogger Rank排名。

 

大家肯定还能想出很多点子,来防止有人滥用和作弊。

 

 

Blogger Rank的商业模式:

 

  1. 通过竞价排名,为500万名博客,10万企业提供博客广告服务,实现销售额1亿人民币,与BSP和博客分成后,剩余3500万。

  1. Blogger Rank门户在提供博客排名和博客链接管理的同时,附送博客全文内容输出,博客Feed烧制,博客内容查询等服务,成为真正的博客门户,取代国内其他博客门户。该博客门户自身获得广告收入3000万元。

  1. 由于技术和模式创新,Blogger Rank技术成为中国在互联网行业中少有的自有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同时获得国家863975项目资助,每年获得科研投入2000万元。

  1. 由于掌握了中国90%博客的博客链接,和超过70%的博客内容等这些珍贵的一手资料,形成《2006 中国博客调查》,《2006 中国女博客的生态环境》, 2006 中国人在吃饱了以后想什么》等业界权威报告,获得销售收入1000万元。

  1. 出版《2006 中国1000博客》,《中国博客编年史 2006版》,《最有吸引力的100女博客》,以及根据Blogger Rank发展的传奇故事改编的《“博”主义》等畅销书籍,获得销售收入 3000万元。

 

  1. 由于12345的收入,商业模式非常清晰,Blogger Rank当年实现盈利,在获得风险投资1亿美金后,与2007年登陆纳斯达克,成功套现10亿美金。

 

Sounds Crazy

 

写了这么多,就把这个主意就免费送给老白吧(如果老白想要创业的话),作为我学习他的《Donews Blog的小花招》以及拷贝他的整体风格和右栏的回报。其他想要这个主意的同学,先看看右边的CC协议中有没有什么限制的地方。(这也是我从老白那里原封不动的拷贝过来的。)

2006年03月08日

如果说Keso在他的《遭遇科技生活》中想表达的是一种无奈,我在另一篇文章《为什么要高科技?为什么要发展?》想质疑是的高科技是否和幸福成正相关,那么,我在《一个问题 两个解法》的背后,其实存在一个想说而没有说的疑惑:高科技是否正在给我们带来“污染”?

在这里,我不想讨论高科技给人带来依赖症,或者高科技和便利通讯所造成的生活节奏加快和人情淡漠。我只想谈谈高科技一直标榜的“大规模节省人力成本”到底对我们是好还是不好?因为高科技的发展而不断释放出来的劳动力会不会变成另外一种形式的高科技“污染”?

这样的问题我们到不是第一次遇到。1765年瓦特发明蒸汽机,1773年约翰·凯发明飞梭,新发明使得机器的生产率大大提高。企业主纷纷采用机器代替人力,遂造成大批工人失业,只能靠出卖劳力为生的工人们在愤怒之下,砸毁了机器。这是历史上真实的一幕。

高科技比蒸汽机和飞梭之类牛的地方就是,高科技不仅能够替代体力劳动,而且正在逐渐替代人的简单智力劳动。人们还孜孜不倦的在人工智能,计算机视觉,听觉,自然语言能力处理等领域加大投入。在可以预见到的将来,不断发展的信息技术虽然不能完全替代人类,但是足以在某些复杂智力劳动上替代人类。

到那个时候,被“解放”出来的体力劳动者和初级脑力劳动者干什么?也许有人可以用“让他们去满足人类更高级的需求”一句话把包袱丢给政府和社会,更多的人可以麻木不仁的说“这就是人类社会的发展,先进的不断替代落后的,资本主义不是这样也发展过来了吗?”。可是,这批被高科技“下岗”的体力和智力型的失业者在愤怒之下会做什么?砸毁计算机?还是用病毒和垃圾邮件堵死互联网吗?历史会不会重演?我不知道。

这个问题在现代中国社会可能尤其有现实意义。你看,每年要新增人口1200多万,新毕业大学生413万,还有大量的农民劳动力在“民工潮”的影响下逐渐走出束缚他们多年的土地,在城市中,过去多少年国营企业“隐性失业”的工人也因为改制而走向了社会。在中国唯一不缺的资源就是人。这么多人要就业,要吃饭?哪来那么多岗位?高科技的投入虽然在某种程度上创造了一些就业机会,但是远远比不上他夺走的工作岗位。科技含量越高,使用面越广,所夺走的工作岗位越多。

被高科技夺走工作岗位的体力劳动者和初级脑力劳动者,他们都是弱势群体。一旦失去原有的工作岗位后,很难再找到合适的工作。也许,因为行业发展的不平衡,能够让他们在高科技尚未普及的领域暂时找到一个避风堂,但是高科技无以伦比的竞争力量和全社会对高科技的盲目崇拜能够把这个风雨飘摇的草棚子给吹翻。高科技已经成为那些掌握高科技的人们制定规则,划分等级,盘剥弱势群体的利器。

我不知道上海的公交车实现了无人售票之后,5000多名售票员阿姨跑到什么地方去了。我也无法想象,一旦RFID技术被广泛采用后,那成千上万的“被解放出来”售货员,仓库保管员,他们到那里去找工作。如果《一个问题 两个解法》中的第一种解法被科技工作者解决了,不知道数以万计的翻译和秘书,他们的下一份工作会是什么?想到这些,每次走过“科技兴国”,“科技兴市”的大幅标语之下,我都会有一阵不由自主的哆嗦。

盒饭吃了这么多年,让我们在处理聚乙烯饭盒的时候会格外小心,因为这些“白色污染”在自然界极难降解;和高科技打了这么多年交道,不知道高科技“污染”之后,所产生出来的“多余人力”在社会上是如何消化降解的?但愿我是杞人忧天。

写完这篇博客,随后拿起桌上的东方早报,看到了一条“两会”的标题新闻:“今年中央财政安排科技投入716亿元”,紧接着一个标题就是“今年中央投入251亿,地方将投入750亿元左右,总共1000亿作为再就业安置基金”,这两个新闻不知被谁放在了一起,真妙!

2006年02月28日

刚刚看到了盛大的财务报表和众多评论,忍不住也在这里说两句,尽管仅仅是浩如烟海的“群众言论”中的一朵小浪花。

我对盛大一直有一种敬畏的感觉。因为在国内众多的互联网公司中,相比于其他只会C2C(Copy to China)把国外的成功商业模式照搬到中国的公司来说,盛大显得非常鹤立鸡群。盛大独自开创了在线游戏的商业模式,开辟了中国在线游戏的产业。对于“Software is Service”这个理念,在其他公司(包括知名跨国公司)还仅仅停留在理论探讨和初步尝试的时候,盛大已经完美演义了“盈利-上市-发展”的三步曲。不管过去多少年,盛大都将成为中国互联网里程碑中最为耀眼的一颗明星,永久的载入史册。

仔细看了一下盛大的财务报表,其实没有大家想像得那么坏。大幅度提前计提资本项目的损失和坏帐准备(还没有仔细研究盛大是否推迟确认收入)应该是典型的财务技巧,国内A股市场的兄弟们大多深谙此道。如果我是Nasdaq的股评人士,给出的建议是“逢低吸纳,坚决买入”。(可别真有人依此买卖股票啊,须知“股市有风险,入市须慎重”)

前两天,写了篇文章《胡言乱语 # 世界不是由天才创造的》,后来有不少人找上门来和我谈天才的事情。中国人的辩论到最后往往都是落在了名词的定义上。不同人辩论的焦点往往并不来源于对议题的主体的不同看法,而是在于对个别名词的不同定义。

其实我在文章中想要说的“天才”就是指那些在思维上比别人多想了N步,在行动上比别人先走了两步以上的人们。那个游戏最终结果其实就是说明这个简单道理:世界上绝大多数人是普通人。整个世界运行的步骤,轨迹和速度是由这群普通人决定的,而不是由天才决定的。木桶定理在这里同样有效。

天才们最理想的职业是理论家,艺术家和小说家,或者现在流行的未来学家。这样在经过多少年后,人们会惊叹于他们的绝顶才气或者撼世预言。天才们倘若从政或者从商这些最现实的职业,多半只能叹息“时不予我”。尽管若干年后,整个产业的发展验证了天才们的预言,但是市场却不相信先烈们“想当初…”的眼泪。

网络游戏该不该改变收费模式?互动娱乐家庭战略正确不正确?相信绝大多数人都会赞成这一定是将来的趋势。但是不是应该现在就走?这就是天才和普通人的区别了。

在一片未知的领域中,怎样才能知道这是领先半步,还是领先两步呢?其实,只要看看周围人的评论就可以了。一个新事物在刚推出时,遭到普遍反对,那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是在和大家说清楚的半年甚至一年之后,还是遭到普遍的反对,那就应该考虑这是不是一着先行了两步的棋。毕竟,绝大多数参与评论的群众虽然不是天才,但也不是笨蛋。回想一下,当初创立在线游戏模式的时候,在半年到一年以后,大家的态度是什么?好的商业模式不能只有天才才能看的懂。

盛大是真正具有独立思维能力的中国企业的代表,我非常希望盛大能够成功,也祝福盛大能够顺利的度过这一关。也许我们所有的担心都是杞人忧天,本来盛大目前的模式就是两条腿走路,传统的在线游戏一直运营的好好的,个别游戏收费模式改变的尝试不会影响到公司为互动娱乐战略提供长远的现金流。到那个时候,“落后的”群众或许会赶上来。

PS:我用“胡言乱语”作为标题的大部分文章本身就是胡言乱语,请大方之家一笑了之。

2006年02月27日

隔了这么长时间,还是希望把传销系列完成了吧。

首先说说“传销”这个词。在中国还有另外一个词是“直销”,大致的区分就是合理合法被称为“直销”;蒙坑拐骗,专靠下线收入的被称为“传销”或者“非法传销”。过去,合法不合法就靠主管部门的大嘴一张,现在有了《直销管理条例》和《禁止传销条例》,也算是有法可依了。其实,在国外无论是传销还是直销,都是源于同一个单词“Direct Selling”。我总觉得“直销”翻译的不如“传销”来的传神,所以在文章中一直用“传销”这个词,从来没有想鼓励别人去做什么非法勾当,可别被以讹传讹了。

再说说“monetize”这个词,其实就是如何形成商业模式,然后用来赚钱。如何把社会关系网络给monetize,这可是前一阶段红过一阵子的社会交友类(Social Network)的公司大费脑筋的事情。互联网公司怎么赚钱?大家都不知道。前几个月,和刘韧Keso一起遍历了几乎国内所有的主流互联网公司,一直到凌晨4:00AM,还是没有好的法子,最后的结论就是广告,短信和游戏收入目前还是国内互联网公司的主流商业模式。那些社会交友类的公司自然也没有比我们高明到什么地方去,大家都没有什么高招。大家只有一个信念,就是先把人找来,有了注册用户,有了人气,有了流量就行。至于再后面的事情,那就再说了。其实,大家想说而没有说的是,只要把流量搞上去了,就有风险投资进来,就可以兑现一部分。别以为风险投资傻,这其实就和股市上的“搏傻”原理一样,只要自己接的不是最后一棒,都能够赚。(当然,与股市不一样的是,想要全身而退,会比较难一些。)以我看来,创业公司利用“搏傻”原理找风险投资套现,这也是中国互联网主流的商业模式之一。

话归正传,传销是真正的把人的社会关系网络给monetize的。刚开始做传销的人,每个人都被灌输自己的人际网络是一生的财富,如果能够把自己的人际网络发展成为传销的渠道网络,那就等于给自己找到了一个源源不断的财富源泉。所以传销在一开始就是撕掉了温情脉脉的面纱,从利益的角度入手,开始整合人际关系网络和传销渠道网络。在这一点上,倒是比许多社会交友网站坦率的多。传销对社会人际网络的理解和运用上的造诣比许多交友网站高超的多:当许多人还是停留在一些基本概念上的时候,传销已经把人际关系网发展成为传销渠道网,而且用非常好的数学模型把各个节点之间的利益算得清清楚楚,甚至N层渠道对你的影响都能用简单而又明确的公式告诉你。

在现实生活的社会网络中,人际关系其实是弱连接,六度空间每增加一度空间,相互之间的联系就弱了很多。传销从利益入手,把相互之间的弱连接通过种种方式来加强。无论是安利,如新,还是其他直销公司,都有团队发展奖励和渠道的多层次计酬体系。使得许多资深会员在发展到一定阶段后,都会把主要精力放在团队的建设和渠道的发展上,因为他们此时在个人努力中的所得收入远远不及团队发展和多层次计酬收入来的多。他们可以通过言传身教,竭力的帮助和支持下线以及下线的下线成长,整个网络在共同利益的作用下得到空前的加强。这其实是传销模式成功的精华之一。在国外和国内传销条例颁布之前,多层次计酬的层次通常可以达到了五层或者六层。但是,新的传销条例将严禁多层次计酬,因为这也是导致许多不法分子组织“老鼠会”的主要手段之一。不知道,如此阉割后的传销还叫什么传销。

每个做传销的人,都是从自己身边的人际关系网络开始的。向自己的朋友推销一些产品倒也罢了,还拼命鼓动亲朋好友一起加入传销,这是传销最为让人垢病的地方。对于没有参加过传销的人来说,平时听到最多的就是“老鼠会”骗钱害人的种种恐怖故事,自然避之而不及。让许多传销人在遭到无数拒绝之后,还能不断鼓起勇气是因为有一个的理念已经深深的植入在他们的脑海中:“我发展你入会,不是来害你,或者来赚你的钱,而是给你一个发财的机会,甚至是给你一个积极健康的生活状态。”这种理念在团队的交流和培训中不断得到加强。所以一旦他的人际关系网络中有一个节点接受了这样的观点,那么这个节点将不仅仅成为人际关系网络扩展和传播的中性介质,而是变成了这个网络中的积极贡献者和强化相互连接的强节点。这一点,社会交友网站正应该好好学学。

我研究过传销销售的产品,绝大多数是健康类和美容类的产品。这两类产品有两大特点:一,毛利率高。通常他们的成本仅仅是售价的10-15%甚至更低。这样的毛利率有足够的空间来满足传销多层次网络的层层计酬,而足够的利益又是支持传销人际关系网(也就是他的传销渠道网)最有力的保障。二是,健康类和美容类的产品讲究的是个体感受,同类产品无法类比,价格透明度不高。人的口碑相传和影响力显的非常重要,在这个时候,人际关系网络作为渠道网络是最为合适的。因为人们在陌生事务面前,最为信任的就是他的亲朋好友的推荐和介绍,特别是这些传销人员每个人都通过言传身教进行的:自己不仅仅是传销产品的鼓吹者,而且是传销产品的忠实用户。有意识的是,传销组织还有意识地培养传销人员在美容和健康上的相关专业知识,使得他们在推销产品的时候,可以采用专家和顾问的身份来进行,增加了不少可信度。

传销是我所知道的,为数不多的,设计地异常精巧的商业模式。虽然这种商业模式相比于传统商业模式,显得非常“异类”,对于不了解或者不愿意了解他的人们来说简直是“洪水猛兽”。我还是常常惊叹于传销模式开创者对传统商业模式的颠覆性创新,而这种创新恰恰是对我们习以为常的社会组织形态和人际关系网络的深刻理解和娴熟运用下产生的。

社会交友类的公司们,你们如果还是找不到好的盈利模式,那就改行做传销吧。

传销带来的启示 #1:概览

传销带来的启示 #2:安利的培训体系

2006年02月23日

同样一个问题,在不同的人那里往往有不同的解决办法,这里面反映了不同人的思考方式,可能更有意思的是说明:我们平时所依赖的能力和经验同样可能是我们自己凭空增加出来的束缚我们的思维的栅栏。

这里,我们就举一个例子:实时语言翻译,就说实时英文翻译成中文吧。

这个例子比较具有实用价值。因为随着全球化和国际交流的增加,相互之间的语言不通是最大的障碍,给旅游,商务等带来了极大的不便。有没有一个相对廉价,扩展性很好的解决方案呢?毕竟从费用上和资源上不可能给每个到中国来的老外都专门配个翻译吧。

这里面有两种解决方案:

第一种方案,采用一个设备,这个设备先通过“声音识别”(Speech Recognition)技术将采集来语音变成文字,然后通过“自然语言识别和翻译”(Nature Language Processing)技术把英文翻译成中文,再通过中文的“语音合成技术”(Text-To-Speech)朗读出来。

第二种方案:将无数精通中英文的全职家庭妇女,想捞点外快的SOHO一族或者学生组织起来,通过MSN Messenger或者Skype等互联网电话联系在一起。当有英文翻译成中文的业务需求的时候,根据他们的在线,不在线,忙碌或者空闲状态,甚至进一步可以根据他们登记的英文水平和过去服务的记录,以及不同的专业甚至是不同的地域分派实时语言翻译的任务。然后通过服务收费的方式,平台公司从中抽一点手续费,剩余的给服务提供者。

据我的估计,教授和研究员们大多喜欢第一种方案,因为这里面涉及的几项技术都是研究员大牛们努力奋斗的方向和目标。喜欢第二种方案的,倒是可以组成一个互联网创业公司,不知道现在有没有这样的公司?没有的话,这个想法就免费给那些有心人吧。

从一个研究人员的角度来看,第一种解法好,因为一旦SRNLPTTS进入到实用阶段,就可以用非常廉价的方式进行复制和大规模生产。

而从社会学家,经济学家或者一些企业家的角度来看,能给第二种解法找到不少支持的论据: 

 

第一方案

第二方案

技术难度 除了TTS,SR和NLP都是计算机领域世界级的难题,经过几十年的努力,上述领域进展相当缓慢,还没有进入大规模实用阶段。 难度不高,利用现有的互联网的技术完全可以实现
进入市场时间 也许还要五年,十年,或者更长 三个月到六个月
研发投资 几百万甚至几千万美元,无法预估 几百万人民币应该从整体解决方案到小规模市场推广都能覆盖了
用户体验 应该不会太好,比较机械生硬 非常好,除了实时翻译服务,还可以提供丰富的根据上下文和实际场景的附加服务
对社会贡献 增加了少量的研发人员,但是替代了大量翻译服务人员 创造了许多就业和第三产业服务的机会和岗位

进一步分析,这两种方案实际代表了两种不同的解题思想:第一种是不断的使用计算机来替代人,在计算机替代了人进行简单的,重复的计算和逻辑判断后,进一步希望计算机能够具备某种人的属性,使得计算机能象人一样,能看、能听、能学,能用自然语言与人类进行交流。第二种方案是利用计算机和互联网把社会的闲散资源,特别是闲散的人力资源充分组织和利用起来。

这两种方案到底哪一种好呢?估计还是会印证那句俗语:屁股决定脑袋。不同的人,处在不同的角色和立场,会得出不同的答案。

我喜欢第二种解决方案。我会比较幼稚的认为,大部分科研人员不喜欢第二种,是因为第二种解决方案太简单了,没有挑战性,不能反映出他们高超的学术水平。就象我们以前做的一道题:如何使用气压记来得出房子的高度。大概智商高的人大多仅仅是在做脑筋急转弯的时候喜欢这个答案:把气压记送给门房老头换取答案。但是在工作中就对这样的答案不屑一顾了。所以我就有了本文第一段的结论:我们平时所依赖的能力和经验同样可能是我们自己凭空增加出来的束缚我们的思维的栅栏。也许我是错的。

你喜欢第几种解决方案?

2006年02月10日

1.  炳叔号令,莫敢不从。首先还是借助Donews的平台做一下宣传:Donews的聚会办的很有特色,是一个非常好的沟通好交流的平台,大家应该借助这个机会好好聚一聚。

2. 广告是有用的,而且是非常有用的。我对目前广告现状的一点点担心,就是来源于它的泡沫。其实这和当年的互联网泡沫一样:大家都非常看好他的未来,只是寄予了太高的期望,在很大超越其实际价值的时候,会用比较猛烈的方式回归一下,然后在等待第二波的兴起。广告的未来趋势大概也应该如此。

3. 广告的作用并不仅仅在人们进行决策和购买时产生直接的影响,广告更大的作用是改变目标客户群的头脑份额(Mind Share)。这方面产生的影响,更加长远。只是这些东西,目前还没有很好的数学模型来作定性评估。

4. 当广告越来越普遍的时候,不做广告的人反而让人觉得奇怪:是不是一家小公司啊?没有实力啊?在某些场合做广告(如北京首都高速的路牌),更是企业进行比富的“中国福布斯榜”。

5. 目前的广告模式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效果越来越差,投资却越来越大。Google的Adwords降低了广告进入的门槛,但是还是没有根本解决广告投资收益率(ROI)逐渐降低的现象。

6. 国外对新兴广告模式的研究非常多。其中比较有意思的是“口碑相传”(Word of Mouth Marketing), 有人甚至还建立了相应的专业组织,专门来研究他。一直没空研究,希望有心人能给大家写写心得。

7. 中国的广告界一直有个怪圈。最牛的广告主一定没有好结果。央视广告标王的故事大家都耳熟能详,其实在其他载体也是这样。10年前,最牛的广告有两个一个是“三株口服液”,另外一个是“红桃K”,因为不论走遍大江南北,还是天涯海角,无论是繁华城市还是穷乡僻壤,你都能看到他们的广告。可惜都是英雄末路。10年后,换了一代,最牛的是中移动和中联通。历史还会重演吗?

8. 谈了这么多广告,其实还是不懂广告。广告真是个怪东西。

转发自 http://home.donews.com/donews/article/9/90813.html

Donews聚会办的非常好,我也报名参加了,希望大家都来捧场。

《我与Donews情投义合》

2006Donews六周年聚会公告001

一年之计在于春,

早创的业易领先,

如果提前聚会,可以提前大家帮助大家,可以为斗牛士们的钱图铺路,

我们为什么不提前,2006年的Donews聚会呢?

提前,谈谈事情;

提前,搞搞风投;

提前,长长情义;

提前,弄弄联合。

Donews决定提前,在正式Donews六周年422日前,

连续在全国做4场《我与Donews情投义合》Donews牛友大聚会:

2006307日,北京

2006317日,广州

2006324日,武汉

2006331日,上海

还是500人规模,还是知识英雄会斗牛士,还是自由报名,还是自我表现,

还是平等、自由、合作的精神,还是交流与分享的主题,

还是提醒大家多带名片,少带钱包。

 本次聚会改进有3点,依照Web2.0时代的精神:

 本次聚会改进有3点,依照Web2.0时代的精神:

1.       大家可以提前把自己的发言公布在网上,

Donews为这次系列聚会专门开了专题博客,通用密码,谁都可以发言:

北京斗牛士发言:http://blog.donews.com/Donewsbeijing

武汉斗牛士发言:http://blog.donews.com/Donewswuhan

广州斗牛士发言:http://blog.donews.com/Donewsguangzhou

上海斗牛士发言:http://blog.donews.com/Donewsshanghai

If用户名=DonewsbeijingThen密码=Beijing

欢迎发表自己的,请别挑剔别人的

2.       现场会联网,支一大投影仪,轮流播发Donews上,各位参加聚会的Blog发言

请大家在发言上,多贴自己的照片,QQ号,以便风投大腕或者GGMM联系你。

3.       保护大家隐私,参会报名用Gmail

炳叔是报名会务联系人。

邮件:bingshu0329@gmail.com

MSNbingshu365Key@hotmail.com

QQ28888327

报名敬请提供您的:

Donews ID+真实姓名+公司+职务+多种联系方式+您的建议和要求。

 

Donews6周年聚会议程+3月7日北京分组情况
http://home.donews.com/donews/article/9/91069.html    

 

       祝大家春节快乐新年旺旺。

Donews

制作人刘韧

总编辑洪波

2006127日星期五

2006年02月07日
1. 广告是什么东西?我不知道。
 
2.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广告充斥了我们的生活:走在路上是满眼是广告;公交车是活动的广告;橱窗里有活人扮演的广告;冷不丁在街上窜出来的孩子硬塞给你几个卡片,一看是广告;上洗手间,猛的抬头一看,还是广告;等电梯的时候有广告;走进电梯还是广告;打开信箱一看都是广告信;回到家门口,插在门口的两张纸条是广告;打开电视是广告,随手拿起的报刊杂志是广告,打开电脑,上了网,满眼的还是广告。广告啊,我们的生活,还有什么空间你没有占据?
 
3. 广告在生活中越来越多了,但是我对广告的记忆却越来越淡漠了。十五年前,我能背诵所有的电视广告。十五年后,我对广告似乎有了免疫力:看到广告时,我会不由自主的跳过,实在不能跳过了,我居然能够视而不见,或者仅仅欣赏广告中美景和美女,至于这是什么广告什么产品,一概不知。这一招,你学会了没有?
 
4. 记得第一次做业务时,想打广告,我的老板不同意。他问我:外滩江边最大的一块广告牌是那家的?狂汗,因为我不知道。现在我还是不知道。你知道吗?北京首都机场高速公路上来来回回几百遍了,两边的巨型广告牌在我脑子里有印象的不超过3块,你记得几块?有人告诉我,每块牌子一年的费用是500万人民币。
 
5. 广告有没有效果,广告受众的感受并不重要,只要广告客户相信有效果就行了。尽管我不记得外滩江边最大的广告牌是什么,但是广告客户的老总信步走到外滩时,他还是会很自豪,因为他会注意到他的广告牌最大,他也相信其他人和他一样,肯定会注意到这个事实。
 
6. 尽管广告公司能够计算出广告千人到达的成本,但是现在还是没有好的数学模型来衡量广告的效果,广告对购买和决策的影响力。
 
7. 广告公司和市场调查公司也在试图使用抽样调查的方法来分析广告的效果。通常参加这类调查的两种人,一种确实是在马路上拦截来的随机客人,但是他们要经历40分钟左右的“狂轰乱炸”,在各种重复而又细致的问题下,坦白自己对广告的真实感受,最后的报酬就是一块香皂或者一管牙膏。你愿意吗?你会不会草草了事拉倒?下次,有个人鬼鬼祟祟的跑到你面前要求你跟他去一个小巷子里做市场调查,你还敢去吗?不过,倒是有些人经常愿意去。时间对他们来说,有的是。没事干,在几个“拦截点”经常转转,就能拿到几管牙膏,多好啊。这样两种人得出的调查数据,你信哪个?
 
8. 尽管广告越来越没人看,也没人信,似乎也不知到效果是什么,可恰恰正因为如此,投到广告上的钱越来越多了。据说,各个大公司的市场经费06年与05年相比都大幅提高。有人说,许多公司花在广告上的钱去年和今年是同样的数字,只不过把单位从人民币改成了美金。
 
9. Google, Yahoo和国内的互联网公司把商业模式建立在广告上,微软也加入进来了。搞了这么多年,互联网的主流商业模式居然还是广告。大家似乎都把自己的未来压宝在了广告上。
 
10. 只是不知道广告这个大泡泡,越吹越大,有没有破灭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