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学恒:用梦想改变世界

——————————————————————————–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9月07日13:50 新民周刊
 
  科技的目的,到底是为了让少数人获利,还是让全人类进步?教育的对象,究竟是只有那些缴得起学费的幸运儿,还是应该包括所有愿意学习的人?知识的累积,究竟是为了收取专利费用,还是增加全人类的共同资产?——朱学恒三问

 
  朱学恒颇有电影里“黑帮大佬”某种风范——1.85米的魁梧身材,黑色T恤,披肩长发扎起马尾。8月27日,他出现在上海的一个聚会上,向大陆推销他的“创作共享,天下为公”OOPS(开放式课程计划)翻译义工。

  在台湾,提起朱学恒,人们的反应相同:“喔,就是那个因为翻译《魔戒》,领了很多版税的年轻人。”

  30岁的朱学恒称得上是“一夜暴富”,2700万新台币的版税收入使他成为“千万富翁”。他潇洒地花了5万新台币购置一把转椅,当即引来台湾媒体“现代年轻人有了钱就尽情享受”的恶评。

  然而,年轻的朱学恒却没有如人们的想象那样从此掉入财富的陷阱,他将版税中的1000万元新台币用来成立“奇幻文化艺术基金会”,鼓励人们拼创意,共同遨游奇幻世界。紧接着,总是不按牌理出牌的朱学恒在去年9月又有新创举。他竟然通过无国界的网络平台,号召了1400多名全球各地的华人义工,把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的开放式课程计划(OOPS)进行中文化的巨大翻译工程。

  “要花很多钱才能得到的知识和教育,我们现在免费提供给大家。”朱学恒在上海聚会上对大陆的义工们说。

  歪打正着

  高大的朱学恒站起来的架势,就像他的版税一样惊人。站在上海南京西路上,朱学恒很容易被辨认。他使用的物品也是“大大”的,身上的大背包以及别在背包带上的“大哥大”N-GAME手机。他是真的把手机叫做“大哥大”的,“因为它真的很大嘛”,不经意中,孩子般的天性透露出来。

  朱学恒的父母是中年又得一子,因此朱学恒与哥哥、姐姐的年龄差距不小。哥哥的电脑是朱学恒的世界,电子游戏将年幼的朱学恒带进一个奇幻的世界,可是游戏里的英文提示和会话颇让朱学恒头疼,为了玩好游戏,他决心报名参加英语班,“妈妈一听说我报名学英语,非常地高兴,可是她不知道我学英语的目的是为了玩游戏。”2年的英语班学习中,朱学恒常常拿着卡片向老师请教,上面有时是游戏里的单词,有时是游戏里的一句对话,都是他从电脑上抄下来的。结果这个一流的电子游戏高手,中学英语课上无需再用心听课,“写游戏攻略或看其他书”,现在,“用英文演讲或与老外沟通都不是问题”。

  当时很多电子游戏的内容取材自国外的奇幻文学,朱学恒为了过关斩将拿高分,又开始追本溯源翻阅各类型的魔幻小说英文原版书,抱着词典一本本“啃”下来,结果又成就了一位翻译好手。

  校园革新

  1992年,朱学恒考上了台湾“中央大学”电机系。5年的大学生涯中,朱学恒是风云人物:担任言辩社社长,拿过台湾辩论赛冠军;担任电机系学会会长,拼命三郎的工作精神闻名全校;常在网络上批评学校时政,特别是批评时任校长刘兆汉,更使他声名大噪。“如果不是校长宽宏大量,我早就被开除了。”有趣的是,被批评的经历使得刘兆汉对朱学恒印象深刻,多年之后,当朱学恒回头请老校长帮助OOPS计划时,刘兆汉很爽快地答应帮忙。

  因为喜欢搞创意,朱学恒在学校办的一连串活动都让人眼睛一亮。朱学恒的第一个校园创意是把在“中央大学”白天的游园会改在了晚上。因为他找到了游园会冷冷清清的原因,学生们晚上上网,白天睡觉。于是,朱学恒说服了15个系的系代表和校长,做宣传、请明星,自己办起了游园会。丰富新奇的活动吸引住了大学生们,游园人一下子增加了两倍。而“中央大学”一年一度的游园会从此改在了晚上。

  接着,朱学恒又动起了校歌的脑筋。中央大学的校歌气势宏大,却很难唱,有的学生直至毕业离校还不能把校歌唱完整。朱学恒认为应该把校歌改成交响乐!朱学恒又去找校长理论,这是一个令校长很为难的事情,看见校长面露难色,朱学恒又出狠招,“我跟校长说,如果他不同意,我就在网络上批评他。”结果,刘兆汉再一次让步。

  朱学恒敢想敢做,他请来台湾最出名的作曲家改编校歌,又请台湾最好的交响乐队来学校演奏。首演非常成功,艰涩拗口的校歌通过交响乐器的撞击,演绎出大气磅礴的气势,一时轰动不已。毕业那年,毕业典礼又是朱学恒一手策划,他再次请来交响乐队演奏改编后的校歌,许多“中央大学”的校友都记得,他把那年的毕业典礼搞得热闹非凡、人声鼎沸。就这样,沿用几十年的老校歌被朱学恒的交响乐版取而代之。

  一译成名

  电机系的朱学恒服完兵役后竟然说服奥美广告公司聘用他,然而不到一年,就在公司逐渐重用他之际,他决定不玩了。

  表面上看,这似乎是新世代的任性使然,但是与朱学恒深谈过才发现,他是一个懂得掌握自己优势、不受环境局限的人,谈到职场的玻璃天花板时,他握紧拳头激昂地说:“那就把它撞破嘛!”

  从广告公司、出版社到电视台,每一份工作他都认真挑战,但一旦看到工作的极限,甚至反过来成为他在“主导”上司应该要做什么时,他又会毫不犹豫地跳开。因为他认为人生有很多选择,他不想死守一处,反而忽略了其他的可能性。

  结果,他果然找到了更大的一片天空。

  1997年联经出版公司推出了第一套《魔戒》中译本,好奇的朱学恒赶紧买来阅读,结果生硬拗口的文字让他大失所望。但要将《魔戒》这部巨著翻译得流畅优美,确实不是一件易事,因为作者托尔金本身就是专攻语言学的大学教授,在创作这部作品时,他运用了大量艰涩的词藻与高度优美的想象力,也因此成了全球翻译界公认最难译的书籍之一。当时好莱坞正要将《魔戒》搬上银幕,借着这股东风朱学恒主动向联经出版社请缨,提出由他重译这部巨著。

  出版公司半信半疑地决定搏一记,于是,朱学恒炼狱一般的翻译工作开始了。

  朱学恒拿出军人子弟的精神,为自己订定严格的时间表,并严格执行。每天早上6点起床,然后立刻到健身房报到,两小时后回家全神贯注地翻译;中午用过午餐后,稍微午睡休息后继续翻译,直到晚上10点就寝。

  120万字的《魔戒》,朱学恒在9个月内翻译完成,平均每个月至少翻译三四万字,每天翻译20到30页左右。现在想想,朱学恒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简直就是挑战人类极限。”

  尽管工作结束后他的体重整整下降了20公斤,但《魔戒》新译本在台湾一纸风行,卖出了60万本的佳绩。

  庞大梦想

  当大家已经习惯把朱学恒和奇幻文学联在一起时,他又跳了出来,把目光投向了“远方”。这次,他盯住了大洋彼岸。2002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在开放和分享的理念下,将全校所有的课程在5年内全部上线,以开放式授权的方式提供给全世界的人免费使用。但是,对于华文世界的人来说,这个计划虽好,但语言障碍不小。

  “放过它们实在太可惜了”,朱学恒又诞生了一个新创意:号召义工,进行一个只有在拥有大量预算的状况下才敢做的尝试:将整个网站完全翻译成中文,让全球华人享用。

  “我们不只希望能够让更多的人用母语更有效率地吸收这些知识,藉由这个免费的网站来弥补贫富之间的知识鸿沟,更希望能够为后代的子孙留下更多的知识让他们可以自由取用。”朱学恒说。

  朱学恒先一个人干了起来,做了一段时间的翻译后,他决定告诉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自己的计划,当麻省理工学院接待这样一位特殊的客人时,他们非常吃惊,因为朱学恒既不是什么大学校长也不是老字号出版社,“他们觉得如此浩大的工程应该是由一个国家、一个学校或是更大的一个团体来完成的,朱学恒不可能有那么多的资源。”

  麻省理工学院花了2000多万美元才架构起来的开放式课程资源,朱学恒只预算50万元人民币就想把它们翻译成中文。面对台湾青年的突发奇想,麻省理工学院甚至要求朱学恒提供相关的媒体报道,以此来证明朱学恒不是胡说八道。朱学恒把报纸的有关新闻发到了美国,但麻省理工学院还是不看好他的这项计划。“没关系,我们来做做看。”朱学恒对麻省理工学院说。

  义工队伍在不断地扩大,从媒体报道前的2人,渐渐扩大到49人,然后很快是400人。网站刚开始时,朱学恒偷偷地借用“中央大学”的服务器,终因流量太大被学校发现,“学校还以为是有人在做什么非法的事情呢。”朱学恒主动找已经卸任的校长刘兆汉,“他见到我,吓一跳”,但半小时后,刘兆汉说:“想法很好,真的能做到吗?”老校长亲自去说情,“中央大学”不仅没有取缔朱学恒的做法,还赠送了一台服务器,此后,台湾元智大学、昆山科技大学、香港城市大学和台湾中华电信相继向OOPS计划赠送了服务器。

  如今,靠着网络与社群的力量,竟然引起来了全球14个国家,超过700人次华人义工的响应,他们依自己的专业“认领”课程,短短10个月便将其中的19门课程编译上线,81门课程接近完成,778门课程正进行编译中,而且每天都有新的原始资料增补进来。去年年底,这项开放式课程中文版正式上线后,现在每天平均有6000人次进站浏览,免费享用这个知识宝库,朱学恒也因此获选第二届台湾《Keep Walking》梦想资助计划的5位得奖人之一。

  8月27日,朱学恒在上海跟Blog Bus的CEO窦毅见面,尽管素昧平生,但是窦毅一口答应为OOPS计划赠送一台服务器。这让朱学恒很感动,包括OOPS的网站简体版镜像都是Blog Bus帮忙制作的。尽管朱学恒没有来上海作过宣传,但是OOPS上海已有100多名义工,这一次来上海,朱学恒就是与义工们见见面,表达谢意的:“这个计划就像一个刚出生的小孩子,需要大家一起照看。少一个人就可能少一门课。这里有来自不同领域的人,有的是学生,有的是职员,他们各怀绝技。做翻译工作都是义务的,唯一能为他们做的就是请他们来看看业绩或吃吃饭。”

  新的征程

  “如果你愿意,就加入我们。如果不愿意,就使用它。”这是朱学恒写的广告语。

  然而面对一个1400多人的非传统团队,如何整合成了朱学恒最操心的事。为此,他拜访了众多管理学教授,可惜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样的:这个过去没有先例,如果你们要组织一个跨国界、通过网络连接的两三千人的机构,对不起,我们没有任何的模式可以供你们参考,你们要做自己的模式。

  “剑桥大学创业中心的负责人Allen认为,这个模式绝对不会成功。现在,他们十分惊讶的是,不会成功的商业模式持续了这么长时间。”朱学恒对OOPS计划一直努力实践着,面对剑桥大学教授的刮目相看,他更充满信心。

  网站开创3年来,点击率不断攀升。对于未来,朱学恒有更长远的目标。他希望能把翻译出来的课程从网上拿下来,做成图书或是胶片,免费提供给大众,以知识援助的形式帮助西北、东北地区的发展。“有一天,大家能用影碟机看麻省理工学院的教师讲线性代数。不过,实现这一切的人,可能不是我。”

  在朱学恒的眼里,知识是中立的,知识是世界上最宝贵的,知识是可以解决所有问题的。只要一台电脑,就能让更多的人用母语去阅读世界一流大学的知识,这是朱学恒的梦想,就像他黑色上衣上的字迹:创作与梦想,天下为公。他喜欢《蜘蛛侠》中的一句话:With which power comes which responsibility(能力越强,责任越重)。

  朱学恒在奇幻基金会网站中招募系统工程师,广告词是这样的:“薪水不管从什么角度来看都不高,我们未来绝不会上市上柜,也不会唬烂你这里有很多学习机会……只能说有机会改变世界。”-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