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4月12日

      电视广告中的快递公司总是传达给用户一种使命必达的印象,但当我真的需要他们来帮助我完成一次物品递送的时候,各种各样的问题就出来了。其实我的要求很简单——把一包礼品从北京送到广州,最好能够在第二天上午送到。下面是我接触过的快递公司,如果有一天你也需要快递服务,或许是个参考。

  1. 中国邮政EMS
          这是我首先想到的快递公司。11185的客服很精确地告诉我可以在第二天上午11点送到,于是我就兴冲冲的跑到全北京能够提供此服务的六家邮局之一的阜成门邮局。负责包装的营业员问我是什么东西,我说是礼品,有MP3、Zippo打火机和瑞士军刀,然后他就很严肃地告诉我按照规定,打火机和刀具不能邮寄,还郑重其事的给我看了红头文件。为什么呀?我又没有寄枪支、毒品,靠!
  2. DHL
          邮局的营业员最后还是好心的建议我问问其他的快递公司,我想到了DHL。DHL的客服告诉我第二天下午可以送到,我问可以保证吗,她居然说不可以。连下午送到都不能保证,那就算了。
  3. FedEx
          我又想到了联邦快递,但被告知FedEx仅负责国际物流,国内物流由大田来做(关于联邦快递和大田快递的关系请参考:联邦快递收购大田集团快递业务)。但大田也说第二天到不了。
  4. 宅急送
          两天。

      最后的结果就是没有把礼品寄出去。那怎么办?买张机票,带着礼品飞过去。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又想起还有叫做TNT和UPS的快递公司忘了问,不过估计他们的强项还是国际物流吧。)

2006年04月05日

      the Great Wall

      来北京后,八达岭长城已经去了不下三次。除了第一次是真的想去长城看看,后面去的几次不是因为陪朋友就是陪亲戚。去过长城的人大概都会在惊叹于其雄伟之余不免有些遗憾。沿途过于浓烈的商业气氛自不必说了,而那一块块青砖上密密麻麻的“留言”才叫人心疼。有的留言甚至位于高高的烽火台上部,也不知道这帮人怎么有本事弄上去。

      长城在每个中国人心里都有一种特殊的地位,所以当你同时看到这两篇新闻的时候,心里该是怎样一种滋味呢?

      长城等21个地标入围新世界七大奇迹评选

      美媒体评出世界七大濒危奇迹 中国长城入选

2006年04月04日

      吕欣欣在“我们为什么写Blog中并没有深入的讨论我们写Blog的原因,而是讨论了不继续写Blog的原因,例如“厌倦”。这让我想起一个关于Blog的问题:谁更适合Blog?

      首先他应该有强烈的Blog欲望。“欲望”这个词比“兴趣”更有生命力,它才能成为一个人持续Blog下去的动力。当然如果你没有Blog欲望,或逐渐失去Blog欲望,这也没有什么关系。因为在这个充满欲望的世界,还有比Blog欲望更重要的欲望,例如生命的欲望。而且早就有人警告过要“珍爱生命,远离博客”(我并不知道作者的本意,但我读到这句话的时候,觉得有些意思)。

      其次他应该有故事。有故事的人才有Blog的内容。这里所说的故事包括很广泛的内容。例如你是明星,你可以写自己的生活;你是记者,你可以写别人的生活;你是互联网的守望者,你可以写Web2.0…当然,你的故事最好精彩一点,至少你要能把它写得精彩。

      最后他应该有时间。写Blog真的是一件花费时间的事情,如果你不用秘书代劳的话。我们可以做个简单的计算:你写一篇500字的Blog,打字至少需要15分钟(30字/分钟),排版上载至少要5分钟;即使你出口成章的话,你也要花10分钟思考一下;为了避免自言自语,你也需要花10分钟看看别人都在说什么。就这些工作,你也要花40分钟,而一天你可以自由支配的清醒时间里面又有多少个40分钟呢?

      关于我自己,除了有强烈的Blog欲望以外,其它条件都不满足。因此,我不适合Blog。但我为什么还能在这里瞎扯,这就是Blog和其他媒体的本质区别,它可以让想瞎扯的人有个平台可以瞎扯

2006年02月23日

      我很不幸的生活在一个广告的时代。

      早上起床向窗外一望,对面大楼上的巨幅广告就开始在早春的阳光中熠熠生辉。

      出门,走到街上,公共汽车站台的灯箱广告成为等待巴士时最后的消遣。

      上车,刚好站定,车厢内的粘贴广告和拉手广告就映入眼帘;而自动播报站名的喇叭会不厌其烦的嚷嚷:XX产品提示您下一站是YY。

      换乘,在地铁里,我沿着一条广告的长廊走向另一个广告的长廊,最后挤进浑身都是广告的列车,开始穿越时空的广告之旅。

      写字楼的电梯前,超薄液晶电视正在向您娓娓诉说最新、最酷、最榜的产品和资讯。

      打开电脑,接收邮件。N多的广告邮件开始刷刷的涌入嘎嘎作响的硬盘。

      电话铃响了——我是AA公司的BB,请问您需要CC吗?

      拨了一个电话——这是DD公司,我们正在推出EE业务…N分钟后,电话回铃终于提示:电话接通中,请稍候。

      下班,夜空下,各式广告开始扭动腰肢,把整个城市装扮的分外妖娆。

      索性打开FM收音机,主持人温柔的说:现在是广告时间,不要走开,我们马上回来。

      终于到家了,电梯外新装的超薄液晶电视突然向我问到——今天的广告,您看了吗?

      打开房门,我拔掉电视的电源,静静坐在沙发的一角,望着书房的电脑开始认真的思索——我还敢上网吗?

2006年02月22日

      去八达岭长城可以在德胜门乘坐919路汽车,这是我在网上查询到信息。上周末我从积水潭地铁出来,刚走到过街天桥就看到了一辆在挡风玻璃前放着919标志的空调大巴。我是第一次带着别人去长城,没有想到这么顺利就找到了汽车,心中一阵暗喜。等我们上前一问,这车不仅到长城,还去十三陵。我问那我们只去长城,多少钱?工作人员说不行,你要去长城就坐其它车。这不是919吗?难道还有其它路线的919?后来我们在德胜门门楼后面找到了真正的919,到长城12元,速度也很快。我想,开始我们看到的空调大巴并不是919路,它只是以919的名义招揽游客的旅游车而已。

      这让我想起最近在京城好像很火爆的一种民族特色小吃——烤饼。这个烤饼的味道如何我已经记不起来了,只是记得当时排队买饼的时候在我前面有二三十个人,而且差不多每个人都买两个以上。等我买到烤饼的时候,却一眼看到包装袋上有几个大字:中国式比萨。我买的烤饼怎么就变成比萨了?经营者为什么要以外国食物的名义来向中国人推销中华民族特色小吃呢?难道是因为这个烤饼店的旁边有个必胜客餐厅?

      “中国式比萨”的说法又让我想起了“中国版Google”的说法。这是百度当初向华尔街推介自己的说法,百度因此被投资人所认同,在Nasdaq的IPO价格也一路狂飙。

      上面三个故事的主角虽然都在借用别人的名义来推销自己或自己的产品,但其本质是不相同的。那个旅游大巴要是把挡风玻璃前的919标志换成“919式的散客旅游大巴”,没准坐车的人会更多一些。那个烤饼店呢,要是我哪天能在必胜客餐厅看到“中国式烤饼”的宣传口号,那该是多么棒的一件事情!至于百度和“中国版Google”还有多大差距,每个互联网上的冲浪者都应该很清楚;有意思的是中国Google(或Google中国)已经来了!

2006年02月14日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看到地铁的自动扶梯边增加了"请靠右站立"的标志牌。但我刚开始的时候确实对此不太在意。我有时候会刻意的靠右站立,但更多的时候却熟视无睹。倒是每次和老婆同行的时候,她会善意的提醒我应该靠右站立,而我始终没有明白"靠右站立"有那么重要。

      后来换了工作,从家到公司需要两个小时,所使用的交通工具更是涵盖了目前北京所有的公共交通。早上上班的时候为了把睡懒觉浪费的几分钟弥补回来,每次在地铁和城铁换乘的时候都像百米赛跑一样横冲直撞。这时候才发现西直门地铁的出口扶梯和城铁入口扶梯都是人满为患,所谓左侧急行通道就像右侧通道一样被堵得严严实实。

      我以为人们都像我一样对"靠右站立"不在意。直到有一天,我在上班时间临时去朝阳门办事。在地铁出口,同样是人满为患,但左侧的急行通道次序井然,赶时间的人们从左侧鱼贯而出。接下来的几天我在朝阳门都看到了同样的优美秩序。而当我回到西直门出口的时候还是那样拥挤。如此鲜明的对比教会我乘坐扶梯要靠右侧站立,同时也让我思考这两个地方的乘客的公共意识是否真的有差距。

      我在网上查询"靠右站立"乘梯规则的来源。按照新华网的报道,北京地铁总公司是在2002年1月5日开始推广乘梯"右侧站立,左侧急行"的规则。北京市地铁总公司运营处处长战明辉说:"这一看似简单的乘梯规则,东京、香港等世界大城市的地铁公司用了8年时间才教会他们的市民。"北京推广这样的乘梯规则已经超过4年,到2010年北京地铁的乘客能否学会"靠右站立"我们将拭目以待。

      可是,您是否已经学会了"靠右站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