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18, 2013

尽管一直以开放的即时信息为卖点,但 Twitter 却日益看到私密信息的巨大价值。而在这一思维转变的影响下,DM——这个一度被讨论是否取消的机制将在近期进行升级。AllThingsD 的多方消息源透露,Twitter 甚至可能推出独立的 DM 应用。

Twitter 对私信的重视早有苗头。此前,Twitter 的私信机制只允许用户向关注你的人发送私信,这就极大限制了陌生人之间的私密信息传播。不过,近期 Twitter 已经放宽了这一限制,用户可以在无需相互关注的情况下互发私信。

近两年,WhatsApp、Kik、Line、Kakao Talk 等移动即时通讯应用的火热在一定程度上威胁到传统的社交网络,这些小型的社交网络正在以超乎想象的发展速度涌入 Twitter、Facebook 所擅长的文字、图片社交。例如 Snapchat 的“故事”功能,其实这也是一个重要的信息源,可以让用户通过图片和视频来交流信息,并公布出来。如今,Snapchat 每天已能够处理 3.5 亿张图片,与 Twitter 每天处理 5 亿条信息之间的差距已经很小。

在递交的 IPO 文件中,Twitter 甚至将 Kakao Talk 列为一大威胁,警惕程度可见一斑。

而从大的形势看,从桌面端兴起的社交网络正在经历新一轮的变革,以抵御移动社交网络的攻势,包括 Facebook 等社交网络纷纷对通讯功能进行了改版。

应该说,私密通讯对于 Facebook、Path 这样以“强关系”维系的社交网络非常必要,但如 Twitter 这样以信息为主导的社交媒体,看似没有太大意义。

Twitter 此前对“阅后即焚”应用 Snapchat 尤其关注,Twitter 甚至为此进行了一项调查,发现人们使用 Snapchat 互动的频率更高。从中我们可以看出,Twitter 对通讯功能的重视并不仅仅是为了填补功能欠缺,满足用户需求,更是为了在内容之外,为社交网络增强用户黏性。

目前尚不清楚 Twitter 的独立消息应用具体的形态,但它绝不会是网页端 DM 机制简单的移动化,Twitter 希望以此打通强关系和弱关系的明确界限,从而盘活信息传播框架下的整个社交生态链。

正如我们此前的分析,以内容为核心的在线媒体与以社交关系为核心的 SNS 正在相互借鉴对方的元素,移动互联网时代,内容和社交,缺一不可。

—————

iDoNews 长期招聘有志于从事互联网科技媒体行业、并愿意不断提高自己的层次和档次的记者/编辑/运营,我们会花很长时间物色真正具有一流水平的小伙伴加入。有意者投简历至:xiaoo.sem@gmail.com。

Tags: ,,,.
10月 16, 2013

亚马逊进军手机市场的消息传了一年多,现在又传出一些新的动向。《金融时报》的消息显示,亚马逊正联合 HTC 合作开发“一系列”智能手机。报道称,这些设备不太可能会在今年发布,虽然其中一款机型已经进入“高阶开发阶段”。其中一个消息源声称,亚马逊智能手机的发布时间表已在此前作出更改,亚马逊有可能会决定不发布这款手机。

亚马逊和 HTC 都不予置评。但 HTC 的首席营销官何永生对该报表示:“我们一直都在很大程度上重点构建自己的品牌,但也非常乐于去运营商及其他科技品牌展开合作。”

于亚马逊:需要一个合作伙伴

软硬结合是统一用户体验的重要途径,厂商通过加强对硬件的控制有助于形成一个良性的生态系统。对于亚马逊来说,生产出一款手机不仅丰富了其内容载体,还可能对内容消费外比如零售业务服务形成拉动作用。总而言之,做手机非常符合亚马逊的商业逻辑。

亚马逊如果要做手机,无非会选择硬件销售或者内容反哺硬件两种模式的一种。前者是大多手机厂商普遍采取的方式,以苹果为代表。由于硬件是产品的主要竞争力,这种模式要求手机硬件足够出色,高价才能保证产品的毛利率。但作为市场的新晋者,亚马逊在手机研发的经验非常欠缺,特别是在竞争趋于白热化的智能手机市场,亚马逊要突出重围必须拿出足够竞争力的产品。而且不要忘了,涉及核心技术的专利会成为专利匮乏者难以逃避的巨大障碍,苹果、三星这些专利大户凭借专利武器在智能手机手机市场翻云覆雨,几乎没有专利储备的亚马逊显然难以与之抗衡。

因此,亚马逊进军手机市场需要一个在智能手机领域拥有丰富制造经验的合作伙伴,以规避风险。而这种合作颇类似于 Google 与华硕、LG 等品牌推出 Nexus 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

但是……HTC 真的是一个好的合作伙伴么?

于 HTC:可能弊大于利

HTC 与亚马逊合作的历史可以追溯至 HTC 代工时代。如果这项合作属实,这将是 HTC 第二次帮助非传统手机制造商进入智能手机领域。此前 HTC 与 Facebook 联合推出了所谓的“Facebook Phone”——HTC First,尽管廉价,但这款深度整合了 Facebook 社交功能的手机最终仅以 15000 部的销量悲惨收场。

有分析师表示,HTC 与亚马逊的合作能使得公司将重点放在相对占据优势的产品设计工作上,因此可能是个不错的战略。

但是,最大的问题在于亚马逊如果要做手机,很可能采用类似 Kindle Fire 一样深度定制的 Android 系统,而这将成为双方合作的最大阻力。作为 Google 领导下开放手机联盟(OHA)的成员,受限于 OHA 联盟的协议,HTC 无法生产不兼容的 Android 设备,Google 绝不会允许 OHA 成员运行一个 Fork of Android,去年宏碁阿里云手机的风波正是最好的案例。

很难想像 HTC 会为了一款合作手机挣脱 OTA,也很难想一贯封闭生态的亚马逊会放弃 Android 的深度定制。

—————

iDoNews 长期招聘有志于从事互联网科技媒体行业、并愿意不断提高自己的层次和档次的记者/编辑/运营,我们会花很长时间物色真正具有一流水平的小伙伴加入。有意者投简历至:xiaoo.sem@gmail.com。

Tags: ,,,,,.
05月 20, 2013

在玛丽萨·梅耶尔(Marissa Mayer)不到一年的任期中,雅虎已经收购了 10 家公司,其主要目的是吸纳人才。然而,这一次出手不太一样。据华尔街日报今天凌晨的消息,雅虎董事会已经批准了公司以 11 亿美元收购轻博客网站 Tumblr 的交易,如果交易顺利达成,这将是梅耶尔到目前为止在雅虎最大规模的收购。

梅耶尔的意图何在?梅耶尔此前表示,收购 Tumblr 将成为雅虎未来战略中的重要筹码。她希望借此为雅虎吸引更年轻、更时尚的用户。

尽管坐拥 7 亿受众,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雅虎这个定义了第一代网民的品牌,显然并没有吸引到代表当下和未来的年轻人群。无论是门户雅虎主页,还是值得称道的雅虎邮箱、Flickr,都蒙上了一层厚厚的历史尘封感。

而诞生于2007 年的 Tumblr 显然是一个富有创造力的平台,在社交网络几乎被 Facebook 和 Twitter 两大平台割据的情况下,凭借独特的内容和形式它依然能够快速崛起: 根据 comScore 的数据,今年 4 月 Tumblr 的全球独立用户访问量为 1.17 亿。今年 4 月,Tumblr 在美国市场的桌面流量为 3700 万,甚至逼近 LinkedIn 和 Twitter。

显然,Tumblr 年轻的用户群体能够满足雅虎变年轻的需求。但是,仅仅如此么?为什么是 Tumblr?雅虎看上 Tumblr 哪里了?

即便是产品出身的梅耶尔接管了雅虎,但这依然无法改变雅虎作为一家以内容为核心的媒体公司的定位。然而,这一切正在发生微妙的改变:今年二月份,雅虎对主页进行了一次大刀阔斧的改版,这次改版最大的特征在于社交元素的引入,用户可以在雅虎登陆自己的 Facebook 账号,然后一键将内容分享到社交网络上。

几天前,雅虎又宣布了一项与 Twitter 的合作,雅虎首页将整合 Twitter 的信息流,推出“相关性及个性化 Tweet 的版块”。

在社交元素渗透到一切互联网服务领域的今天,内容和社交已经缺一不可,社交元素的引入可以加强内容的产品化的倾向,提供更精准、更具个性化的内容,从而增强读者黏性。雅虎前后的这两次动作已经清晰地表露了雅虎围绕社交做内容的意愿。

更有趣的是,在社交性之外,Tumblr 还拥有着独具价值的内容。事实上,与 Facebook 不同,Tumblr 原本就是以内容而非以社交关系为核心的 SNS,而丰富的内容展示也比文字优先的 Twitter 更具感染力。Tumblr 事实上在传统博客和 Twitter 提供的实时消息渠道之间找到了一个完美的定位:Tumblr 的“reblog”按钮与 Twitter 的 RT 功能非常相似,它可以促使 Tumblr 在几分钟内让一个消息传遍整个平台。目前,Tumblr 上已有 1.078 亿个博客和 506 亿条内容,在变革传统新闻业的诸多力量中,Tumblr 显然也是其中之一。

内容的优势加之社交的元素,Tumblr 恰好契合了雅虎的定位。而未来,Tumblr 的元素应该会在雅虎主页上有所体现,比如绑定 Tumblr 账号,支持一键同步到 Tumblr 上,开辟 Tumblr 新闻版块等等。

从短期来看,雅虎可能会保持 Tumblr 的独立,Tumblr 的广告收入将成为雅虎的营收来源之一。但从长远看,梅耶尔一定会考虑 1+1 如何大于 2 的问题,而眼下要将 Tumblr 的 1 亿用户并入雅虎的轨道恐怕并非易事——用户的平移必须建立在产品和内容具有吸引力的基础上。

但愿 Tumblr 不会是雅虎的 MySpace。

Tags: ,,,.
03月 22, 2013

据路透社的报道,Google 执行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在印度参加 Google Big Tent 大会上公开表示,Chrome OS 和 Android 系统“将继续长期保持独立,因为它们各自解决不同的问题。”

不过,施密特同时承认这两个操作系统可能出现更多的“共性”。

上周,Google 宣布“Android 之父”Andy Rubin 调离 Android 部门,而负责 Chrome 应用业务的 Sundar Pichai 将兼管 Android 和 Chrome 两大部门,对此内部变动,业界几乎一致认为此举在一定程度上显示了 Google 对于 Android 和 Chrome 两者关系的规划,极有可能是两大系统将走将整合的前奏。

尽管 Android 和 Chome OS 分属移动和桌面两大平台,但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两者出现重合的趋势越发明显:在最新的 Chromebook Pixel 上 Chrome 开始支持触屏,而 Android 也早已支持平板电脑甚至笔记本。

施密特的态度似乎可以反映 Google 对于平衡两个战线关系的犹豫和冲突。而事实上,这两个平台尽管共享 Google 一系列在线服务,但正如施密特所言,两者解决不同的问题。究其原因,在于两者的根本逻辑是相反的:Android 代表互联网的 App 化,而 Chrome 则代表着云端化

这很容易解释:Android 本身就是 Google 收购的资产。从业务内部现状看,无论是品牌、产品、生态,它都像更是独立于 Google 之外的子公司。还是那句话,Android 更像是公司当下应付移动市场的一颗重要棋子,却不是来自公司的深层理念,而垂直整合了 Google 服务的 Chrome OS 才更加符合 Google 的气质

而现实的情况是,Android 如日中天,而 Chrome OS 却略显稚嫩。将不成熟的产品融入成熟的产品中,显然风险巨大,不仅仅要面对一系列的技术问题——是以前者为主导吞并后者,还是后者吞并前者?还需要妥善解决公司这两股势力的利益冲突问题——据称,直到一年前,Android 团队都不用 Chrome 浏览器。

最好的情况是,不触犯任一方利益的情况下,推动两者的融合,双剑合璧一加一大于二。 而最坏的结果是,Chrome 出师未捷,连 Android 也没落了。

从短期的利益看,与其主动压抑一方推行一种理念,倒不如顺应潮流任两者发展,将融合的可能性交给市场判断。这种做法在当下显然是最稳妥的。正如 Mac OS 与 iOS 的关系一样,相互区别又有共通之处,在系统局部推动体验的一致性,以达到共同发展,又相互促进。

但显然,Android 之于 Chrome 与 iOS 之于 Mac OS 的情况又不同——iOS 出自 Mac OS。因此从长期来看,两者取舍或许不可避免。

Tags: ,,,,.
03月 14, 2013

执掌 Android 近 10 年的安迪·鲁宾(Andy Rubin)离职了,另有任命,而负责 Chrome 应用业务的 Sundar Pichai 将接管 Android,同时兼管 Chrome 和软件应用部门,这意味着 Google 的移动应用和 Chrome 浏览器业务将置于统一麾下。

作为 Android 之父,鲁宾从 2003 年创立 Android 到 2005 年随 Android 并入 Google 一直负责 Android 的核心业务,在 Android 业务如日中天之时调离灵魂人物着实令人费解。或许是 Android 地位巩固步入稳定期而功成身退?

鲁宾何去何从我们不得而知,但是 Sundar Pichai 的继任却透露出一个强烈的信号:Android 和 Chrome OS 这两大业务在未来将更为紧密。

Android 设备激活量已经超越 7.5 亿台,发展蒸蒸日上。但从业务内部现状看,无论是品牌、产品、生态,它都像更是独立于 Google 之外的子公司。

而另一方面,看似不温不火的 Chrome OS 却频频发力。先是对页面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随后又推出了新的 Chromebook 和 Chromebox。不久前 Google 还单独召开发布会推出支持触屏的 Chromebook Pixel,它不仅包含 Google 在线应用,还重新设计了Chrome Web Store 供用户下载不用安装在桌面上的云端和网络应用,俨然一个全新的生态,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直到一年前,Android 团队都不用 Chrome 浏览器,尽管两者同时起步,但俨然是两条战线。

那么,看似水火不容的两个生态有无融合的可能性?

从战略的角度看,Android 如今的最大的竞争对手是 iOS,Chrome OS 的竞争对手则是微软的 Windows。而依赖于统一的云端,整合 Google 应用生态,逐渐打通走向融合,一旦成为现实,无论是苹果还是微软都将面临威胁。事实上,近两年 Google 的确在不断加强产品之间的整合和一致性体验。

此外,Sundar Pichai 在此前的谈话中也有些暗示。他承认 Android 更加成熟,Chrome 还很年轻,但是随着各种设备的发展,产品之间会有融合的可能。他指出,许多人都在用 Mac,iPad/iPhone,它们之间运行的系统不同,“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将会有融合。”

如今看来,Android 这个在 8 年前被 Google 收购来的资产更像是公司应付移动市场的一颗重要棋子,却不是来自公司的深层理念。而垂直整合了 Google 服务的 Chrome OS 仿佛才更加符合 Google 的气质。

微软前高管 Ray Ozzie 曾表示,Android 代表 Google 过去的赌注,而 Chrome 则是未来的赌注。

我们不止一次地讨论 Android 和 Chrome 平台融合的可能性,但这次可能是公司在实际层面迈出的第一步,不过比较出乎意料的是,Chrome 是强势的一方。

Tags: ,,.
02月 26, 2013

无论承认与否,“后乔布斯时代”的苹果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其中之一便是对待合作伙伴的态度。

法国电信 Orange 的 CEO Stephane Richard 周一在接受 AllthingsD 的采访时说道:

“苹果更灵活了,将视线放在每个人身上了,不像以前那么傲慢了。”

对比两年前的苹果,Richard 认为,如今苹果公司正在面对外界的压力,这种压力促使了这种变化。“这是很好的。”

Richard 所指的“傲慢”正是苹果对待运营商的态度。

早在第一代 iPhone 发布前,乔布斯就毫不掩饰地表达了对移动运营商的不屑,他认为运营商是创新路上的一堵墙,阻碍创新。事实上,乔布斯一直希望替代运营商,他曾考虑利用未授权频谱构建自有 WiFi 网络,而非选择与运营商合作。不过这一想法最终放弃了。

没有一台 iPhone 印上了运营商的 logo,没有一台 iPhone 定制了运营商的应用。

在于运营商的合作中,无论在服务激活、终端掌控权、运营掌控还是收益分配关系上,苹果都占据着主导地位,这显然打破了传统运营商价值链的利益格局。

但即便如此,iPhone 居于主导的市场地位和不断飙升的出货量使其在与运营商的博弈中拥有无可匹敌的筹码,运营商依然乐此不疲地与苹果合作,这种合作关系本质上是运营商出于竞争的考虑甘愿放弃一部分利益的结果。

苹果不再傲慢——言下之意是苹果对运营商控制力的砝码不再。

运营商近期发表的言论表明,他们至少已经看到了权力格局改变的一些空间。当美国第四大运营商 T-Mobile 开始发售 iPhone 时,公司将停止为智能手机提供补贴。如果其他运营商跟进,T-Mobile 可能会对苹果施加压力。

美国运营商通常会对设备进行补贴,以换取更多用户签署合约。如果消费者必须为 iPhone 支付全价,他们可能会开始寻找更便宜的替代产品。

另一方面,iPhone 在手机市场上的神坛地位也正在跌落,BB 10、Unbutu touch、Firefox OS 的涌入让智能手机市场的竞争越发充分,这正是运营商喜闻乐见的,因为这意味它们拥有更多的选择权,也就拥有更多的话语权。

“……我们希望至少一种能脱颖而出成为第三大生态系统。”

“当整个市场只有苹果和三星这两个老玩家时,我们需要 wow 的惊喜。 ”

Stephane Richard 如是说。

Tags: ,,.
02月 22, 2013

似乎没有人在意看似不太靠谱的 Pixel 传闻,但 Chromebook Pixel 终究还是来了,而且来势凶猛。

不过,它的价格却让人望而却步。WiFi 版 1299 美元,LTE版 1499 美元,以这个价格区间,消费者完全可以选择一台性能强劲的全功能笔记本。

但是它的定位很清晰——并非大众消费市场,正如Chrome 及应用高级副总裁 Sundar Pichai 今天在发布会上所说,它是为“生活在云端的超级用户”提供的。

Google 在发布会上对代工厂只字未提,换句话说,Pixel 完全由 Google 自主研发生产并不由任何厂商代工。优秀的工业设计、出色的屏幕、流畅的铰链、玻璃触控板……Google 对待 Chrome OS 的严肃态度可见一斑。

如果说 Chrome OS 让系统离云端更近一步,那么 Pixel 则填补了这个生态在硬件上的短板。方兴未艾的 Android 之外,一个本质 Chrome+云端应用的生态系统正在逐渐显示出燎原之势。

那么,这场内部暗战的逻辑是怎样的?

过去我们猜测,Google 可能将采取苹果相仿的路线:分别在移动平台和桌面平台建立不同的系统,依赖于统一的云端,抑或逐渐打通,走向融合。

不过,从目前看来,Android 和 Chrome OS 似乎不是一路的。

Pixel 与此前厂商推出的 Chromebook 有什么不同?除了硬件上升了一个层次,一个显著的变化就是将触屏引入 Chrome OS,而这就显示出跨界的倾向。正如 Pichai 自己的话:

“一旦你生产了触摸屏笔记本电脑,笔记本电脑与平板电脑之间的界限就淡化了。”

可以想象这句话的言下之意。

尽管在 Android 在 Google 如日中天,但从 Android 部门的现状看,无论是品牌、产品、生态,它都像更是独立于 Google 之外的公司。而此前的报道称,在过去的一年,Android 这个品牌正在从 Google 公司弱化。

所以说,Android 这个在 8 年前被 Google 收购来的资产更像是公司应付移动市场的一颗重要棋子,却不是来自公司的深层理念。而垂直整合了 Google 服务的 Chrome OS 才更加符合 Google 的气质。

如果说 Android 代表着当下,Chrome OS 则代表着未来。

至于 Chrome OS 是否靠谱能否成功,我想套用 The Verge 早先的一句评论:

“Chrome OS 和硬件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但问题是——我们为 Chrome OS 准备好了吗?”

Tags: ,,.

今天,雅虎再次对网站进行大刀阔斧地改版。这已经是玛丽莎·梅耶尔(Marissa Mayer)掌管公司后第三次重大改进。

乍一看,类似博客的内容布局、Facebook 式社交风格的风格非常明显,臃肿的布局、冗杂的广告都不复存在。

换句话说,雅虎完全不像门户了。

长期以来,门户总是给人以杂乱无章的糟糕印象,堆砌的海量内容、闪动的低俗广告、突然蹦出的弹窗广告让读者总能陷入巨大的信息压力之中。

尽管今之视昔门户似乎完全没有存在的价值,但这就是 Web 1.0 的章法。在门户一统江山的网络时代,技术赋予受众和传播者的信息权利不对等,在这种情况下,“中心化”的门户承担的作用就是互联网的入口、信息的超市。

显然,这套逻辑不再适合“去中心化”的 Web 2.0 时代。

如今看来,雅虎新版首页更像产品,只不过是一个媒体产品而已。

产品的特点是什么?友好的视觉体验、丰富的定制性,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社交性也是不可或缺的元素。

这些产品元素在改版后的雅虎一应俱全,比如加上了类似于 Twitter 的 News Feed,无限向下浏览。此外,受众也可一键将内容分享到社交网络上——用户可以在雅虎登陆自己的 Facebook 账号。

最值得一提的是,每一条排列的新闻,用户都可以将其“删除”。当用户分享和关闭的内容越多,雅虎的算法就越发智能化,从而给用户带来相关性更高的内容。类似的,右侧栏中的天气插件、股票窗口、Flickr、Facebook 生日动态等都可以自由开关。

这俨然是一个产品形态。

梅耶尔在一篇博文中指出,未来的雅虎依然是一个提供信息的平台,但这个过程将变得更加个性化、社会化。

技术产品向媒体形态的演进很容易,Twitter、Facebook 无不是如此。但媒体的蜕变却异常艰难,这是观念的问题——门户的社会化和个性化绝不是简单地在网页上添加几个分享按钮。

新时代的门户不仅仅是一个个性化信息的汇聚节点,更是受众社交关系的节点,而承载这个节点的最佳发展趋向就是产品化。

收购 Stamed、OnTheAir、Alike 等产品,重塑 Flickr、雅虎邮箱,产品出身的梅耶尔正在打造一个以产品为核心的雅虎,而雅虎主页只是这个产品计划中最波澜壮阔的一个。

Tags: ,,.
02月 19, 2013

在对苹果公司的一系列分析上, Asymco 创始人、素有“分析师之王”之称的 Horace Dediu 以其专业的精神和精准的预测为外界所称道,其分析常常被彭博社、金融时报、经济学人、福布斯等媒体引用。

近日,Horace Dediu 在接受捷克媒体 iCon 的 Jasna Sykorova 的采访时,谈到了自己是如何开始关注苹果生态、如何利用数据进行分析和预测的。

对苹果的三个判断

Dediu 从 2005 年起开始关注苹果公司,当时苹果尚未进入智能手机领域。尽管 Dediu 拥有一台 iPod 和 Mac,自己也颇为喜爱,但他并没有因此特别留意这家公司。直到苹果发布了两款产品,才引发 Dediu 特别的关注,这两款设备是——iPod Shuffle 和 Mac mini。

尽管现在看这两款产品并不起眼,甚至已经被边缘化。但是 Dediu 认为在当时这是一个重要的信号——苹果公司开始渐渐剥离其“溢价”的形象。这意味着公司开始保护自己免受低价产品的冲击,甚至可能进入新的市场。沿着这个思路,2005 年的 Dediu 预测了苹果公司未来的三个动向:

  • 制造手机
  • 冲击 PC 市场
  • 进军客厅

前两个预言如今已经得到验证,至于第三个猜想,苹果很可能会通过传闻已久的 Apple TV 实现。

Horace Dediu 认为,他精准的预测并非出于对这家公司深刻的洞悉,而是来自对“颠覆者心理的理解”。

数据的意义?

Horace Dediu 非常善于运用数据,其分析文章常常用图表说话。在谈到数据的意义的时候,Dediu 表示,数据通常能够讲述精彩的故事,但需要精彩的讲述者。

至于数据,Dediu 认为,数据永远只存在于过去,但是这些历史资料可以建立起一种模式,从而帮助我们预测未来。然而从数据中洞察到模式并非易事,分析者需要长期了解并掌握足够多的数据资料,从而建立一种理论,而这种理论又需要在长期的验证中不断调整。

“不幸的是,我们没有掌握关于商业规律的正确理论。我过去常常说,如果企业管理是一门科学,它就像是中世纪的医学,主要是迷信和对个体力量的信仰。这就是我现在做的工作——试图构建和检验管理理论,而数据只是我通往这条阳关大道的第一步。”

“后乔布斯时代”苹果的变与不变

在过去的一年,业界关于“后乔布斯时代”苹果公司变化的讨论不绝于耳。Dediu 认为,乔布斯对苹果公司 DNA 的塑造影响深远,这种影响从 90 年代影响至今,已经深入公司价值观、企业文化等骨髓,而这种影响很难改变。

但 Dediu 同时表示,苹果可能改变的是决策过程和资产。他认为苹果决策的方式会更加理性、更有原则,这种变化优劣共存,但苹果希望继续保持“伟大”的激情不会改变,这就是品牌赋予雇员的力量。

Tags: ,,,.
02月 17, 2013

就消费电子产品领域而言,2012 科技行业或许是一个颇为平庸的年度,即便我们心怀期待,看到的也只是屏幕更大、配置更强、迭代周期更快的手机。不可置否,移动行业正在无奈地因循着 PC 行业的轨迹。

然而沉闷孕育着突破,焦躁暗藏着爆发。2013 年,如果说科技行业有什么展望和期待,不是平板电脑,更不是手机,而是由此延伸而来的附件产品、穿戴式设备。从 Google 眼镜到 Pebble 手表,再到近日传闻纷纷扬扬的苹果手表,科技行业的一个趋势初见端倪:以手机为中心的硬件产品正在走向功能分化,而技术力量正在向体内融合。

在过去十年,电子设备的功能日渐走向集成,产品功能 All in one 的趋势愈发明显。包括通讯、影音、摄影、游戏等功能,最终都融合进手机这一集大成者。相反,单功能的消费类电子产品正在面临边缘化的危机。这源于技术和需求的双重驱动:嵌入式 Soc 的发展使得功能集成成为可能,而对于用户而言,这不仅节省了大量购买成本,更适应了便携的需求。

移动互联网时代,便利性是一切科技玩物存在和流行的王道。

物极必反,All in one 在海纳百川无所不及时,带给我们的却不仅仅是便利。我只是要看下时间,为什么要掏出那硕大无比的手机?

从最原始最基本的通讯功能走向分化,手机一方面在成为单纯接入互联网的设备的同时,也开始回归通讯工具的本质——功能机开始重新进入我们的视野。只不过,它只是用户手中的第二部手机而存在,与其说是手机,倒不如说它是一个附件,只用于通话的附件。

用户的行为习惯和技术轨迹似乎是一个轮回,很难说这是技术力量的驱动还是市场需求的导向。

HTC Mini 正是这一趋势下的产物。作为 Butterfly 的“子机”,HTC Mini 是一台老式 T9 键盘的功能机,通过蓝牙或 NFC 连接“母机”,从而实现替代 Butterfly 通话、短信、查看通知和日程等功能。

去年 5 月,一家名为 Allerta 的公司开始预售一款叫做 Pebble 的智能手表,在产品还没有任何样品的前提下,售出了 10 万台。作为一款穿戴设备,Pebble 与 HTC Mini 的理念颇为相似,提供了通话、短信、通知等功能。更关键的是,它开放了 API,任何开发者都可以让打通它和自己的应用。如果说 HTC Mini 是将通话功能外化,那么 Pebble 本质上则是将消息通知的功能延伸出来。

将原本集于一身的功能以单一产品形式分化出来,表面上是一分为二,甚至可能增加了选择成本,但却造就了新的交互方式。比如 Pebble,无论是一封电子邮件,还是社交网络的一个提醒,用户只需抬起手腕便将信息了然于胸。我不使用 App,为什么要掏出手机?

由于体积上的限制,这些延伸设备注定无法具有强大的计算存储能力,但它们只需要承担一个最基本的功能。单个功能的产品分化的目的在于脱离主导设备的繁冗操作,各司其职,从而简化整个交互过程,达到便利的目的。

然而,达到极致便利并非只有“分”一种途径。

什么是便利?便利的极致是什么?——不是触手可及,而是随心所欲。

长期以来,人机交互始终建立在人机分离的基础之上,但对便捷的极致要求使得人们已不满足于这种人机分离的状态。这就要求“合”,只不过不再是功能的简单合并,而是人机的交融。事实上,从大型计算机到智能移动设备,人机的距离已经越发紧密。

可穿戴设备正在做这样的事,让人们从携带设备的繁冗中彻底解脱出来。“人围着计算机转”正在变成“计算机围着人转”。进一步说,是设备能够“看情况”地与用户产生交互。

据 TNW 的报道,可穿戴计算技术兴起于 20 世纪 60 年代,起初应用于体育领域。到了 70 年代,Alan Lewis 发明了装有数码相机的可穿戴计算机,可预测轮盘赌。后来日益向公益化方向发展,在 1977 年,来自 Smith-Kettlewell 视觉科学院的 C.C.Colins 发明了一种可以帮助盲人“恢复光明”的背心。这种早期可穿戴计算技术,利用头盔式摄像机将视觉意象通过背心内置的网格转化为触觉意象,从而使用户能够“看到”世界。

此后,这种技术进一步延续下来。在过去十年里,可穿戴技术获得长足的发展,应用范围拓展至社交、体育、医疗等领域。不过,在目前主流的可穿戴设备中,围绕人的头部做文章的居多。

结合了声控、导航、影像等功能的 Google 眼镜显然是至今最令人翘首以待的可穿戴设备。它的增强现实技术将互联网信息与实际生活工作需求无缝结合,构建主动服务体系,自动满足用户需求。

对这种理念的诠释,Google 眼镜开发团队自己的一句话说得非常到位:

“我们认为技术是为人服务的,在你需要的时候出现,不需要的时候就消失。我们Project Glass 就是要打造这样的技术,它能帮你探索和分享你的世界。”

但是由于技术的限制,像 Google 眼镜这种大有替代手机之势的可穿戴设备在最近几年可能不会成为主流,反倒像 Pebble 那种单一功能分化出来的辅助性产品更可能采用穿戴的方式。

不过从长远来看,人对工具便利性的极致追求不会停止。人机的零距离或许不局限于设备在物理层面上“穿戴”在身体上。

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署曾经的传奇人物 J. Licklider 曾提出“人机共生”理念。“人机共生”是人机系统的一个分支。他的设想是多年后人类大脑可以和计算机实现连接,这种合作关系的结果就是电脑可以代替人脑完成“想”这一“操作”,而处理数据的过程跟现在人类操控机器的过程完全不同。

美国传播学家哈代曾将媒介发展轨迹总结为示现媒介、再现媒介到机器媒介,这是一个体外化信息系统日渐独立的过程。但随着媒介技术的进步,技术正在逐步向体内化的方向演进。

这仿佛又是一个轮回。

两种趋势,殊途同归。它们是产品的延伸,更是人体的延伸。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