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6月15日

我国有关专家宣称一次地震预报所造成的混乱“损失不亚于一次真正的地震”,推导如下。

预报地震造成的损失:财产

没预报地震造成的损失:生命+财产

because中国人的命=0

所以,财产=生命+财产

预报地震造成的损失=没预报地震造成的损失

因此,“损失不亚于一次真正的地震”。

2008年04月25日

                                      

在这里记录三则编程技巧备查:

一、SHBrowseForFolder选择目录

    BROWSEINFO bi = { 0 };

    bi.lpszTitle = _T("选择一个目录:");

    LPITEMIDLIST pidl = SHBrowseForFolder ( &bi );

     CString strPath;

    if ( pidl != 0 ){

        TCHAR path[MAX_PATH];        // get the name of the folder

        if ( SHGetPathFromIDList ( pidl, path ) ){

              strPath.Format("%s\n", path );

              //AfxMessageBox(strPath,0,0);

        }

        IMalloc * imalloc = 0;        // free memory used

        if ( SUCCEEDED( SHGetMalloc ( &imalloc )) ){

            imalloc->Free ( pidl );

            imalloc->Release ( );

        }

    } else

         return;

二、把任意的文件做到资源里

1、  用文本编辑器打开.rc文件(不是.rc2),在里面添加如下所示的内容:

IDR_DATA0            DATA                    "res\\copyNikonISOtoEXIF.exe"

2、  vc的资源编辑器中,可以看到”Data”目录,该目录下有名为IDR_DATA0的资源。双击该资源可以看到资源的二进制文件。

3、  IDR_DATA0的属性ID中的引号去掉。

4、  编程把资源释放出来:

HINSTANCE h=AfxGetInstanceHandle();

    HRSRC hr = FindResource(h, MAKEINTRESOURCE(IDR_DATA0), "DATA");// 注意后两个参数

    if (hr == NULL){

         return;

     }

HGLOBAL hg = LoadResource(ghmodule, hr);

if (hg == NULL){

      FreeResource(hr);

      return FALSE;

LPVOID pv = (PSZ)LockResource(hg); //pv指向内存块的第一个字节,为单字节指针 if (pv == NULL) {

    FreeResource(hr);

    return FALSE;

}

CFile file( "C:\\copyNikonISOtoEXIF.exe", CFile::modeCreate | CFile::modeWrite );

int length = SizeofResource(h,hr);

file.Write(pInt,length);

file.Close;

三、执行带参数的Exe

     SHELLEXECUTEINFO ShExecInfo = {0};

     ShExecInfo.cbSize = sizeof(SHELLEXECUTEINFO);

     ShExecInfo.fMask = SEE_MASK_NOCLOSEPROCESS;

     ShExecInfo.hwnd = NULL;

     ShExecInfo.lpVerb = NULL;

     ShExecInfo.lpFile = "C:\\copyNikonISOtoEXIF.exe";         

ShExecInfo.lpParameters = (这里写参数的字符串);

     ShExecInfo.lpDirectory = "";

     ShExecInfo.nShow = SW_SHOW;

     ShExecInfo.hInstApp = NULL;

2008年04月20日

 WNDCLASS wc;

 wc.style         = CS_HREDRAW | CS_VREDRAW;

是默认生成的框架代码,改成:

 WNDCLASS wc;

 wc.style         = CS_HREDRAW | CS_VREDRAW |CS_DBLCLKS;

2007年12月26日

char 可以通过(c=’a')这样的形式来复制。不过由于特殊字符是没办法直接写的,所以有一点局限性。

可以这样写c=233。不过这样会报警,因为溢出了。char的值域是-128到127。

char(233)不会报警,但得不到想要的值。应该使用unsigned char类型

unsigned char(233)就行了。

2007年09月23日

 

作者:摆明是来捣乱的 提交日期:2007-9-22 13:54:00  

  有个朋友, 四十出头, 事业有成, 经营多家工厂, 赚了一点钱.
  
  但是由于起步时段不一样, 经营业务也不同, 各工厂所处的位置也各不相同, 作为老板, 经营起来日见吃力, 有时一天几个工厂跑一遍就够受的了.
  
  于是想起购置一块大一点的地方建成个工业园区, 把自己的工厂集中在一起, 实行集团式的管理.
  
  几经挑选, 终于选中了市郊的一块工业用地, 周围也不少工厂, 跟政府主管部门谈得差不多了, 朋友就开始着手请人规划, 我就是其中的一个规划者.
  
  全套方案都出台之后, 政府通知, 之前达成的协议作废, 此地卖给了一家台资公司. 据了解, 这台资公司规模不大, 买下这地之后,将有60%以上的土地用于该公司老板的高尔夫练习场.
  
  政府没有任何毁约的赔偿, 他们也知道, 没有任何一个企业敢跟他们较真.
  
  问其原因, 他们说, 政府优先引进外资, 而我们不属于外资, 不在优先范围.
  
  再看看这样一组数据:
  
  此地卖给我朋友, 地价2150元/平米, 规定建筑面积达到总面积80%, 建成投产之后, 企业没有任何优惠项目.
  
  此地卖给台资公司, 地价350元/平米, 建筑面积自由规划, 建成投产后, 五年免税.
  
  怎么一个日字了得? 突然想起了晚清, 国之将亡, 必有其因也.
2007年08月18日

作者:七月二十三 回复日期:2007-8-17 13:56:40 

 

 指望你们看出功夫来,那人家还练什么功夫!!
  
  中国功夫,不是你们能理解得了的,更不是你们能评价的了得。这个话题你们就别掺和了!
  
  另外。如果你们不服,可以去现场找他们挑战下啊,不要藏在后面说风凉话

2007年08月14日

  当前国内硕果仅存四种拳法:
  其中人拳,身唇拳,档次太低,不予考虑!
  发斩拳,拳如其名,犀利无比,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最厉害的是失传已久的河蟹拳,据说近日又现江湖,杀人于无行,毙敌于千里之外,实乃拳中之王也!

2007年07月30日

 

这件事情发生在济南。7月18日一场持续3个小时的暴雨,竟然使整个城市濒临瘫痪状态,损失惨重。据官方数据,暴雨中至少有34人死亡,6人失踪,171人受伤。城市瞬间变成泽国,市民的恐慌可想而知,他们对于死伤人数的关注也完全在情理之中。尤其是市中心一座最繁华的地下商场,在半小时内变成了黑暗的水箱,虽然官方称无一人伤亡,但网上出现了各种说法。其中一位网名“红钻帝国”的23岁女子因回帖参与讨论,被指散布谣言、扰乱公共秩序而被拘。

 
灾难总是伴随着恐慌,恐慌总是滋生着谣言,这是自古以来的人之常情和社会常态。在远古的时代,这些谣言得不到澄清,就变成了神话,比如中国的女娲补天、大禹治水,希伯来的诺亚方舟,以及古希腊的丢卡利翁小船等。中古时代,这些自然灾害往往被视作天生异象必生异事的征兆,成为民众推翻专制统治的信心支持,中国诸多农民起义中都有这类传说。到了现代社会,科技进步,资讯发达,谣言不容易产生,产生了也容易澄清,但是突发事件中仍然有很多未知的东西,比如死亡人数,即便是权威部门,也不能确保它每一次公布的数据都万无一失。

对于这些未知的东西,民众给予高度关注,进行猜测和争议,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在这个过程中,必然产生谣言。最常见的谣言就是放大灾难后果,夸大死亡人数。其中原因,一是出于恐惧和悲伤,轻信道听途说,类似远古人相信神话;二是对社会心怀不满,唯恐天下不乱,类似中古人诅咒皇帝;还有一种情况,是近现代才普遍出现的,就是纯粹基于对真相的执著,而对政府部门始终抱持一种怀疑的态度。这几种情况,都是可以理解的社会心理,只要不出现严重的后果,都应该听之任之,由其自生自灭。

法律专家将这个严重的后果解释为“扰乱公共秩序”,认为应该严格区分传播小道消息和散布谣言的界限,只有当谣言产生了真实的扰乱公共秩序的后果时,才能治罪。其实凭常识就能知道,如果把凡是与事实不符合的话都定性成法律意义上的谣言,那么几乎每一个人都可能被抓起来。几年前北京市长王岐山在一次会上说,要允许官员说错话,得到广泛的认同。官员可以说错话,民众反倒不可以了?

其实我们从来都是允许官员说错话的,甚至允许他们的话造成社会恐慌。前者如有官员刚说完物价平稳,猪肉就猛涨;后者如有官员说股市不理性,股民就吓得纷纷抛售。而民众的言论空间,尽管资讯越来越方便,却有变得越来越困难的趋势。尤其在官方可能受到批评的公共事件中,堵塞言路的事经常发生,动辄就听说网民由于散布谣言而受罚的消息。前不久北京市还规定,在发生工程事故时散布谣言将被究责。这几乎等于说,凡有事故发生,任何人都请闭嘴,因为谁也不敢保证他能说得准确无误。一个世纪过去了,泰坦尼克号到底死了多少人还不知道呢,难道关于这场海难就不能说了?

两年前美国南部发生了卡特里娜飓风悲剧,1500人死亡。刚开始消息混乱,媒体报道中死亡人数高达几万甚至更多。人们迅速将矛头指向布什政府反应迟钝,救援不力,甚至有人提议弹劾总统。布什总统狼狈不堪,却从来不敢怪罪媒体造谣,更不敢想象警方因为说错死亡数据而抓人。一年以后,还有电视主持人“造谣”说:“今天是卡特里娜风灾一周年,当然,如果从布什总统知道它的时候算起,还有两个月才到……”对于公共秩序来说,这又能怎么样呢?

以散布谣言为由抓人,是明显的滥用法律行为。如果警方认为没有滥用,那么这个法律明显违宪,因为宪法明文规定了公民的言论自由,言论自由天然包含了说错话的自由,尤其是质疑权力的自由。比谣言可怕更加可怕的是对言论自由的剥夺。

(作者系资深媒体人)  

来源:南方都市报

因为在天涯点击此贴进入出现以下内容,特此转之。

 

此帖不存在,请确认!
It does not exist ,Please confirm ,thanks!
2007年06月20日

 
 

我国军方官方报纸解放军报,曾刊登过一篇题为:“电影《英雄儿女》的幕后珍闻”的采访报道,文章称,高喊“为了胜利,向我开炮!”的王成,是中国电影史上最有名的“虚构”英雄,其原型因阵地失守而当了俘虏。
    文章指出,电影《英雄儿女》是根据巴金1961年的中篇小说《团圆》改变。当时任文化部副部长的夏衍读后,责成长春电影制片厂的导演武兆堤和编导毛烽将其改编成电影。
  
   *上了贼船就不能下来
  
    小说《团圆》主要描写的是父女团圆的故事,关于王成的牺牲只有一句话:“只是王成没有能回来,他勇敢地在山头牺牲了。”其他的什么都没有。编剧毛烽拿过小说一看傻了眼,几乎无从下笔:“我说这个没办法,我没那个本事。”导演武兆堤却威胁他说:“你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上了这‘贼船’就不能下来。”一番话把毛烽推辞的念头给堵了回去。于是,人们心目中的“英雄儿女”就这样凭空诞生了。
  
    文章还说,在编造王成牺牲的细微情节时,毛烽和武兆堤意外地发现了一篇战地通讯,“敌人离我50米,炮弹打50米,又近了,到30米,再打,到20米,最后10米,不能再打了,一直到最后,直接朝我瞄准,最后喊向我开炮!”
  
    这篇通讯的主人公原型叫蒋庆泉。蒋庆泉幷没有死,炮弹将他震晕,他被俘了,阵地也失陷了,所以他的事迹幷没有被过多的宣扬,而他那句著名的“向我开炮”却迅速在军中流传开来。
  
   *《英雄赞歌》诞生在扑克桌前
  
    许多人把影片中王芳为哥哥王成唱的《英雄赞歌》,当成是“王芳”“作词、作曲”和“主唱”。然而事实幷非如此。
  
    文章称, 该歌的词作者是时任吉林大学中文系主任的公木,据公木的夫人吴翔回忆说,写《英雄赞歌》的时候是1962年,当时武兆堤、田方、刘炽他们三人一起来家里拜访公木,请他写歌词,被公木拒绝了。但实在架不住几个人反复相劝,公木终于答应下来,幷以最快的速度写了4段歌词。
  
    拿着公木一晚上写出的歌词,刘炽却没有急着谱曲,而是拉着一伙人打扑克牌。打着打着,刘炽突然把牌往桌上一扔,回去了。他锁上门,谢绝一切打扰……《英雄赞歌》就这样诞生了。

2007年06月16日

 

本人以前是左派,现在的主张是右派,对左右两派思想主张都清楚,但本人没做过奴才,所以只能从侧面讲一讲

首先,左派右派在根本利益上没有分歧,只是在实现手段上有争议。

在任何国家,左派右派天天掐架是常态,民主政治基本上左右派互相妥协的结果。

要是左派右派一片和谐或者哪派打倒另一派,这个国家肯定会出问题。

左派右派都有自己的政治主张,但是普遍不会玩政治。

左派右派都认为自己是历史正确的,而奴才则时刻要求自己是政治正确。

现在的中国左派右派都觉得自己郁郁不得志,都认为这是对方的错。

政府做错了,左派右派都会骂,但奴才不会骂政府,奴才认为政府永远是对的,如果政府不对请参照前一句话。

上台的是华盛顿,奴才们就会喊民主自由万岁,上台的是墨索里尼,奴才们就会喊独裁专制万岁,其实谁万岁都一样,对奴才们来说只是换了个主子罢了。

奴才特喜欢感恩,感谢生活,感谢今天的一切都是主子恩赐的,那感动劲儿可参照《还珠格格》里面的紫薇尔康小太监。

再说另一部辫子戏《康熙王朝》,里面康熙的那个老太子被查出有和朝廷大臣篡逆谋反,投进监狱。太子手下的奴才们前后判若两人,太子装疯卖傻在狱中痛骂那些太监们变得真快,一个太监回说,皇上没变,大家都没变,只有太子你变了。是以对奴才印象特别深刻。

有人认为左派是奴才,错了,只是奴才一般匿藏在左派阵营中,因为现在左派的主张可以避免奴才们鼠首两端的尴尬。

奴才在政治系统里的身份一般是政客,在教育系统里的身份一般是中学政治老师或大学老师,憋成了精的给自己挂块牌子叫教育家,憋成了老精的就叫老教育家。

很幸运,本人家里就有这么一位老教育家是坐上宾,号称有六十多年党龄打过朝鲜战争,并且在某县县志中留下大名,还曾经是宋zy的上司,现在每月有几千块的退休金,日子应该过得不错,可惜家人不大争气,女儿吸毒老婆是个凶悍的北韩婆娘,现独居,有时上我家打牌蹭饭,在饭桌上遇到年轻人尤其是大学生特喜欢以自己的经历说教,一讲就是两个小时,“要感谢生活”,说的特动人。身体不行,但讲话嗓声依然洪亮,目光炯炯有神,会说相声唱小曲儿,流行歌像老鼠爱大米,两只蝴蝶也喜欢来上两句,人挺好玩儿。奴才是人在社会上谋生的一种手段,左派右派切莫以为自己比奴才高人一等。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