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2月11日

主要的Blog:
my.donews.com/neocheung
Blog中文翻译:
chn.blogbeta.com

2005年10月22日

新的地址
希望能够有out of the box的气象。
国内部分地区尚不能访问,可以到镜像站

2005年09月03日

2005年9月最好的事,不是别的,正是Google成为教育网免费访问IP列表中的一员。
知道并测试了这一消息之后,我以最快的速度向朋友们发送GMail Invitation,并且告诉他们这个Google自陈仍属early stage of development的邮件服务的好处。
Google Talk很快在校园内扩散开去。
相信Google Groups等系列服务会横扫千军。
相信浏览器的首页会很快转向http://www.google.com/ig/。
这是2005年9月最好的事。

2005年08月28日

今天早晨起来读Business Week的文章,关于Google的。自认为对IT圈儿里的词汇还比较熟悉,结果还是碰到了很多令人费解的句子。如:
Today, Google Inc. is the 800-pound octopus that is filling potential rivals with dread and envy.
试译:今天,Google像一头800磅重的大章鱼,让潜在对手又怕又妒。
倒是没什么生词,但是我想作者在这里是有含义的。首先,这个800磅应该有所指,应该是对Google比较有意义的一个数字。其次,octopus章鱼的含义也应该注意,就是八爪鱼嘛,暗指Google涉猎的领域很多,和文章的主旨暗合,至于在古希腊神话中还有什么关联就不大清楚了。再次,后面那个从句,第一次看真的没看懂啊,因为一直都是用be full of/be filled with这样的被动态,主动的反而不明白。这句话是全文的第二句,足够把我吓倒了。英文啊……
人已大三。很多事情开始浮出水面。那个无聊的下午在Bookmarks中建立了Career这个文件夹,里面放上一堆公司的招聘链接,越看心越怕。这些年除了胡闹还干了些什么呢?没有出色的学术记录,没有先天高人一等的社会背景,没有远渡重洋的海外经验,没有实际有效的工作经验……谁会聘用这样一个人呢?看看McKinsey 和BCG们的面试题,竟然说不出啥来。罢了罢了。
一早还在Google Talk上和Leolee聊了几句。关于出国读书的事情,又在产生新的想法。去北美吧,去欧洲吧,读Top20的MBA,然后回来狠赚一笔……这世界啊……
下定决心了,要考GMAT/GRE,稍稍偏重前者一点。我是坚决不会去读phd的人,皓首穷经还是在考虑之外的。2007年之前,这件事要有个交待。

2005年08月23日

速成者,速朽。

2005年08月22日

为什么大家都在用“串连”这样一个有点政治上邪恶的词来描述这个游戏呢,尽管它不是那么具有生产力,甚至于接近一群人的文字游戏。
或许是因为“怪癖”的那一点点贬义?怪癖,其存在原因可以展开一项跨学科的伟大研究,但在大多数人眼里就像依依不舍的恋人,容许它一再的犯错,一再的出格,一再的被别人嘲笑。等到真正要把自己的怪癖一一列出的时候,每个参与者都多少有点兴奋和期待,期待自己的正面全裸能有一点轰动效应。

下面言归正传。

怪癖五种

  1. 从来不一个人去吃饭。
    我从来都认为吃饭是最好的社交时间。所以我会在没有人一起去的时候,饿着。最近好朋友们都在实习,所以经常饿到晚上8点钟,他们一身臭味儿的从城里回来才吃饭。
  2. 无聊的时候在纸上写“为什么”。
    很多人在无聊的时候喜欢在纸上写字涂鸦,但是每个人的内容都不一样,对于我,会下意识的写上满满一页。类似的癖好是,在键盘上会打出“我觉得”这三个字。
  3. 逛报摊读头版大标题。
    我相信北大的摊主都认得我了。每次满怀希望的看着我走来,就是气我不掏钱。北京的报纸都不薄,可真正有厚度的也不多。看看标题,知道最近的大事,回去看网络版或英文版。坚决不上当。
  4. 说话出怪调。
    很多人投诉这一点。这个癖好可以上诉到小学时代看周星星的电影,被那个超级普通话配音迷倒了。定力不够,就开始学,爸妈发现不及时,现在改不过来了。副作用是有人说我K歌时假声功力深厚,可以和陶喆媲美。最近看Friends发现,其实我更像Chandler,尤其是在开玩笑的时候。
  5. 买书挑出版社。
    不管多好的书,只要是一个不喜欢的出版社出的,就不买。结果是暑假上有一些包装很难看的三联和商务的书。对于出版社的选择,一般而言是先看历史,再看印象,最后看名字。其实不少好书都是一些我不大喜欢的出版社出的,但是也没办法,忍痛。

同感:5个空位明显不够。

邀请谁呢?我现在只想到了Milido。不过他最近可忙了……

2005年08月13日

这段话恐怕是对我自己最好的忠告:

我们将要讨论的证券与资产组合的关系,实质上是一种数学上的关系。它们随着术语的定义和数字的性质而来。如同几何学中的定理一样,这些关系也要经过确切表述和严密推理。
本书的写作,除了附录之外,是为了满足没有数学背景的读者的需要。作者试图用具体例子来说明概念,避免使用过于简练的论证,并且尽量运用简单的基本数学工具。后面的章节建立在最初几章所给出的概念、关系和工具基础之上,因此这将使读者逐步提高其数学水平。
如果并非数学家,最好不要期望像读小说一样浏览这本书,或者像读报纸一样跳读。书中的主题是逐步展开的,你只有循序渐进才能走完整个历程。以下四条原则读者应注意:
避免阅读“好”习惯。一些现代阅读方法鼓励读者一眼抓住段落,然后逐步向下推进,从来不回头重读段落,从来不仔细回味细节。尽管这种做法可能对快速阅读小说很有帮助,但是对于理解不熟悉的数学读物却不适用!随着越来越多的简练记号的引入,快速阅读变得越来越不可能。少数几个符号可能代表很多的说明文字。要想一口吞下如此浓缩的一块食物,必然会引起智力上的消化不良。
特别要注意定义。要理解定理的意义或看懂证明过程,读者要是不知道术语的确切含义,一切都枉然。特别重要的术语在第一次出现时都用黑体字注明。
特别要注意定理。定理是不同概念之间重要关系的一种简明扼要的正式表达。我们的大部分讨论都直接或间接的关系到某一定理,或是解释定理,或是证明定理,或是举例说明定理的重要性。如果读者理解了这些定理,那么再把它们运用到资产组合选择问题就成了必然的推论。
花些时间去理解证明过程。证明表示的是从术语的定义和数字的性质推导到定理所阐述的关系的过程。靠死记硬背记住的定理,过不多久就可能含义模糊,甚至于干脆忘得一干二净。但是,读者如果明白了这些定理存在的原因,看懂了证明过程,理解了这种关系的逻辑必然性,它们就变成了你的一位不容易忘记的老朋友,一旦再次相遇,很快就能认出来。

哈里·马克威茨 《资产选择:投资的有效分散化》(第二版)第三章 第一节 刘军霞 张一驰 译

2005年08月11日

刚刚结束实习的数天里,我一直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理想与现实的距离让我突然意识到自己价值体系的荒谬和不堪一击。我的朋友都被我的状态吓倒了,父母也没有好办法安慰我。我至今清楚地记得在回家仅仅三天后的早上,我又是坐着同一辆公车离开车站,一边读着手机上妈妈发来安慰的短信,一边无声落泪……
当我回到学校,去实习的朋友们都不在,房间里只有我一个人。查收了邮件,读到一些朋友安慰的话语。道理再简单不过了。有的时候,我们只是为了这些简单的事情而头疼。如果不愿意承认是“愤青”的话,就叫一个好听一点儿的名字:思考的青年。

转载一个朋友的文章吧,他可是个真正的思考的青年:
……
于是,我不知道许知远会怎么过这些日子。在“这些日子”里,你会怎么形容这个人呢?矫情的?空虚的?浮华的?知识分子?外国人名词典?绕圈子说话专家?70年代?理想主义?刚刚辞职的?
这些日子绝非对他非议的开端或结束。他特有的遣词造句方式、气质和角度曾经是我模仿的对象,当然,一再有好心的老师和朋友劝诫我不要学他,很危险。现在好了,我以后恐怕和类似的职业写作薄缘了,这个担心总会减轻一些。稍好一些的批评者也愿意承认他的独特性,只不过同时夹杂着对这种独特性的不屑:把外国的东西搬过来,把主谓宾定状补调一下……这种不屑也蔓延在其它的领域,比如有的人觉得这个“主笔”的职位很古怪,正如他自己宣称的,很长时间不参加报社的任何会议。
他的书并不好卖,但是据称他的房子很大。我唯一一次见到他本人发现他穿衣太随便,但这些随意的东西的价格据称是令人咋舌的。大概因此有人认为他以精英自居。
在“思维的乐趣”上,他口无遮拦的连发两文,将报社内部的辞职事件公之于众。有人认为这个举动过于个人化,而缺乏对报社的考虑。从相反的角度,既然“思维的乐趣”公开的具名的和《经济观察报》关系密切,那么为什么没有一个类似于“企业blog准则”式的行为规范供大家遵守呢——我从来不认为自律是一项可行的制度。
朋友短信来问是否知道辞职事件的原因,仿佛我是内线。我只好回答“发展的阵痛”。我不是内线,没有什么猛料。此事一时间满城风雨,很大程度上是“我猜”。是否有人准备好了一个官方演讲,为这家现在颇受同情的报纸来解释一切——甚至于已经有人怀疑:这报纸还办不办了?
其实这份报纸一点厚度也没减,还是按时出现在北大报摊儿的前沿儿。只不过新陈代谢之后,作者的平均年龄再创新低——请不要因此怀疑其质素,只要你不纯粹以财经媒体的标准来衡量这份报纸。
或许财经媒体的概念太过空泛,或许中国的市场还有待加深。至少在我看来,所谓三大财经周报根本是三个完全不同的东西。即便考虑差异化,也不可能出现如此大的不同。其中,《经济观察报》,以《观察报》的名字上报中央但是被毙成现在这个名字,无疑在事实报道上出现最大的软肋。大一时读该报——或者说在某个特定场合掏出该报——是一种品味的象征;大二时就多少觉得它太沉,而且和我学的金融没啥关系——有趣的是,大一时觉得“就知道报小道消息”的《21世纪经济报道》倒是重获宠幸。《经济观察报》过多的和“橙色新闻纸”、“优雅”、“生活方式”、“历史”相关联,以至于“公司”、“市场”等版面变成了那些非专业读者买来就扔的“新闻纸”。

两年以前,在央行工作的舅舅推荐我读这份报纸,并且对《21世纪》表示了强烈的蔑视,说:“服务中国最优秀人群”,你凭什么服务啊?半年以前,我问他:“理性、建设性”,我没看出来啊?

这是不是也得加到许知远的头上?这可能是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2005年08月05日
原理五:贸易能使每个人状况更好
正如文字和车轮一样,贸易被认为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尽管在今天的世界上,即便在世界上最宣扬自由的国度里,我们仍然能听到政治家们在讨论贸易保护政策,但是显然,更加自由通畅的贸易将代替保护主义而为世界带来更多的效率和福利。
曼昆在他的《经济学原理》中运用了一个简单的经济模型解释了这一原理:假设世界上只有两个人:牧牛人和种土豆的农民。如果两个人“老死不相往来”,那么双方都只能消费各自的产品;相反,两个人进行贸易,则双方会在合理的价格下实现“双赢”——这是一个在今天的谈判桌上最常听见的词汇,在这里却绝非一个外交辞令。
如果世界上每一个人都选择生产他最擅长的物品或劳务,并和其他人贸易,那么每一个人的福利状况都会变得最好。关键问题在于如何衡量“最擅长”。经济学中最犀利的刀锋在于成本-收益分析。评价一个人是否擅长一件事,可以有很多途径,比如他完成一定量所耗时间,或者他在规定时间内完成的数量等。但这些评价往往存在标准不统一等缺陷。机会成本以可以计量的市场价值较好的衡量了“擅长”。
所谓“机会成本”是指为了得到某种东西而必须放弃的东西,一般而言,我们会用时间或货币来计量这一成本。尽管在会计学或财务学意义上,这一成本概念并不多见,但是在经济学研究中,这一观念至为重要。比如:去看一场电影的机会成本包括了电影票价,和看电影所用的时间里可能赚到的最高收入。
如果一个人生产某种产品的机会成本最低,那么他被称为具有在这种产品上的比较优势。显然,对于牧牛人和种土豆的农民而言,他们分别具有在牛肉和土豆上的比较优势。具有比较优势的一方生产并和对方交换,这是最好的事情。更进一步,在任何两个人(或者经济个体)之间,不会出现一个人独占两种比较优势的情况。这保证了贸易总是有利可图的。
下面不得不定量分析一个例子:
假定A国生产一辆汽车需要10个小时,而生产一吨小麦需要5个小时;对于较为落后的B国,生产一辆汽车竟然要花费50个小时,生产一吨小麦需要10个小时。这个例子的数字可能有些古怪,但是这不妨碍我们看到:
1. A国的劳动生产率,无论在汽车还是小麦上,都远高于B国,我们称A国在汽车(以及小麦)上具有绝对优势;
2. A国生产1辆汽车要花费的10个小时可以生产2吨小麦,而B国生产1辆汽车的时间里可以生产5吨小麦,所以B国竟然在这个意义上具有在小麦上的比较优势;
3. 如果A国放弃小麦生产,专门生产汽车,然后出口部分到B国换取小麦,那么两国的总产量会达到最高(这是一个小学算术或者初中代数就能解决的问题)。
贸易就像一种可以把小麦神奇的变成汽车的技术,对于B国而言,贸易的成本远比工程师和技术工人的成本低(在上面的例子中低2.5倍之多)。
然而,在现实的经济中,很少真正会有国家完全放弃一种产品或劳务的生产,出于各种角度的考虑,政治家往往在决策中运用各种贸易保护主义手段来限制自由贸易,常见的包括配额和关税。配额(quota)是对外国进口的商品或劳务加以限量,关税(tariff)是指对进口征税。仅就贸易给人们带来的好处而言,这样的政策无疑破坏了全球经济的效率。然而从其他角度看,保护主义仍然有它存在的意义。值得记住的是,在经济学家和财经媒体眼中,自由主义永远是毋容置疑的第一选择,而对于政府而言,他们必须考虑更多。
贸易自由逐渐成为主流的世界越来越多的紧密相连。在《伟大的博弈》一书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贸易是如何推动纽约逐渐成为新的世界中心——事实上,贸易是绝大多数现代城市的起源。而川流不息的交易流所消化的套利、投机行为为世界资本市场长期的稳定和繁荣创造了条件。贸易以及它背后的规律是协调经济世界的万有定律。
贸易是一个高深的主题。而中国作为新的世界工厂,正在为这一主题的探讨提供最好的素材。我们刚刚亲历过的经济事件,诸如中美贸易摩擦及人民币汇率调整等,都是这一主题中炙手可热的案例,值得深入思考。
2005年07月30日

在我惊愕的发现刚刚离开的地方竟然出现集体辞职的同时,我更加惊愕的发现,伴随了十几年的暑假行将走向终结,如果明年夏天我不得不成为自豪而无奈的正式实习生的话。

这个夏天多少有些荒谬。期末考试竟然赶上了最热的时候,图书馆成了避暑胜地。就在我趴在厚厚的教科书上酣睡的时候,却没有想到当天晚上就发烧,甚至在第二天的考场上惊动了监考的教授。年轻而受人尊敬的教授的语气温柔得着实让坐在周围的人都嫉妒了一把,其中一个特别严重的今天下午告诉我她马上就要回家了。考试之后,就是我白痴的放弃了去郊外豪宅度假的机会,一个人在首次遭遇面试打击后孤独的抱着饼干修理服务器。再后来就是学校把考试成绩正态化,从而打乱了许多人对未来的规划。milido从家里回来突然间说要考研了,就像是一只在音乐会上打碎的杯子,惊醒了所有沉睡的神经。三个或是四个星期实习在开始时是:“你是学金融的,为什么要来媒体?”结束时是:“你觉得你都学到了什么?”没有一本真正看完的书,也许阅读计划有些过分了,毕竟这是一个夏天——可是我竟然连打游戏的水平都在下降,更别提blog的数量和质量。晚上和朋友出去散步——在这个荒谬夏天的前半段,这种事总是发生,后来学校竟然以修路的名义把虽然不卫生但是很美味的小吃夜市给停了,这件事就几乎再也没有发生过。

每次悠长假期的开始,都会在妈妈的指导下制定完善的计划。这是当教师的妈妈最伟大的家庭教育项目,我的假期之充实,几乎使得我在开学的第一次考试中总能大幅超过对手,而课外阅读也往往在这一时刻积累。尽管大学之后,妈妈丧失了这样的机会,但是生活的惯性使得我多少会延续以往的做法。在一个没有网络的环境中,我也会偶尔拿起书本阅读,用笔标注,并且若有其事的思考……大学的假期不熄灯,于是可以打通宵的游戏,看通宵的电影。三个小时的《霸王别姬》和《勇敢的心》,然后天就发白。当然也可去逛街,如果腰包富裕,甚至加上吃饭、吹牛和唱歌……

我却不得不恐怕,这样的日子即将消失了,就像匍匐在我额上的蚊子一样飞去,仅仅留下难搔之痒以及一些疤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