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月 7, 2013

看这篇文章首先要说个问题:Google 当初为什么没申请下拉通知栏的专利?

我还没去看这两份(其实是三份)申请专利的具体内容,因为这些报道以及人们传播的消息中有很多错误理解,先大概说一个我的看法,有错误之处也请指正。

问题中新闻的链接来自 cnBeta ,我搜索了一下这信息的原始出处应该是 AppleInsider,我个人认为阅读这些科技新闻不应该停步于 cnBeta。

cnBeta 此条新闻的标题和文章第一句:“苹果获准iOS通知中心系统专利”,“本周四美国专利与商标局通过了苹果的一项专利,专利内容主要描述的是iOS系统的通知中心”

AppleInsider 此条新闻的标题和文章第一句:“Apple applies for iOS ‘Notification Center’ patent years after Google’s ‘Notification Bar’”,“A filing published by the U.S. Patent and Trademark Office on Thursday reveals that Apple is looking to patent the iOS Notification Center”

applies=获准?A filing published=通过专利?

事实上按照这条新闻提到的相关申请专利,如 @鄭紫陽 列出的 Google 的 20090249247 号(以及 Google 后来的另一申请 20120117507 ),及 Apple 的 20130007665 的申请专利,都不是“获准”“通过”的专利,以我翻阅的大概印象来说,公开的申请专利大多数都不会获得通过,当然他们会以各种方式修改申请书。

这种想当然的理解并不止步于对新闻阅读的浅尝辄止,也包括一些个人的理解和评判上,比如说苹果是专利流氓之类,我觉得即使没阅读过一份专利的完整内容,也不至于作为这样的判断,除非一直是把“果黑果粉”类网站作为信息消遣用的。

如果在苹果三星案中没有去看详细的官司材料,仅凭那些网站(国外网站也是)的所谓“圆角四边形专利”一词来认识事件,作出“专利流氓”这样的评价无可厚非,是吗?那么 USPTO 是什么?那如果把这个评价平移到专利申请上,那更是可笑了,如果你日常去查询一下 Apple 的申请专利公开更新,也包括其他公司,极少可以看到在出售商品上应用的发明进行专利申请,偶尔会有一些大概念的专利申请(比如 Apple 早期即在 iPhone 发布前的一些与触摸交互有关的专利申请),但绝不会把专利申请当作一种进攻手段,比如故意申请那些让人无路可走的,或者通过穷举等手段来批量申请的。如果你看过苹果三星案以及 Tim Cook 的一些发言,你就会觉得应该倒过来称对方为“专利流氓”,比如使用一些 FRAND 专利来攻击对方,而 Apple 的缺使用自己创新应用来维护自己的权利,“多点触摸”“pinch-to-zoom”?如果只在意这个词而没看过内容,那就“专利流氓”吧。既然有 USPTO 在而将正常的申请称作为“专利流氓”,就像法律不允许“合法经营”的存在,只允许“大慈大悲”的存在。

你会说,Apple 抄袭了 Android 的通知设计,这不在这个专利范围的讨论之内。

还有一个想当然,背后也潜伏着各种误解,比如说“通知中心”是“专利”这种表述,就像说“汽车”可以是“专利”一样,专利必须是具体的创新应用,而不是一个概念,所以到这就牵涉到专利具体的内容,具体的一条条 claim 了。

列举一下两份申请专利的 claim 1:

Google(20090249247 和 20120117507)

A computer-implemented user notification method, comprising: displaying, in a status area near a perimeter of a graphical interface for a mobile device, a notification of a recent alert event for the mobile device, wherein the alert event corresponds to a change in status of an application operating on the mobile device or of an account associated with the mobile device; receiving a selection in the status area by a user of the mobile device; and in response to the receipt of the selection, displaying, in a central zone of the graphical interface, detail regarding a plurality of alert events for the mobile device, wherein at least some of the plurality of alert events correspond to messages received by the mobile device and the detail includes text from the messages.

Apple(20130007665)

A data processing system, comprising: a processor to execute instructions; a touch processing module; and a memory coupled with the processor to store instructions, which when executed by the processor, cause the processor to interface a notification module of the data processing system with an application programming interface (“API”) calling component and operative to: receive a plurality of notifications from at least one application; detect that the electronic device is operating in a locked state; provide a pull-down option associated with the plurality of notifications; detect whether a user has selected the pull-down option using the touch processing module; and in response to detecting that the user has selected the pull-down option, provide a list of the plurality of notifications to the user.

我对专利理解仅限于一些阅读,但我觉得 Google 那份申请不如 Apple,Goolge 那份就像是把“通知中心”来作为专利内容一样。

如果来回答问题,仅靠这三份申请专利来看,“通知中心”不是谁的专利,严格说,“通知中心”不会成为专利。

本文来自知乎

Tags: ,,,.
11月 1, 2012

文/DoNews新锐作者 Hi-iD

iPad 的按键为什么是塑料的,不仅 iPad 4 代以及以前所有 iPad,还包括 iPod touch 4 代以及以前所有 iPod touch,还包括 iPhone 3GS 即以前所有 iPhone。因为它们都采用了同一种形式的音量控制按键,一体式的,叫做 cantilevered push button(悬臂式按键)或 seesaw button(跷跷板式按键),它们都是一个形体单元提供两种按键,通常在两端,互不干涉。跷跷板式按键顾名思义,一端按下的时候,另外一端翘起,或许翘起的量微乎其微但还是有翘起,尤其使用刚性材料比如金属的时候更加明显,那么无疑会破坏设计,而采用相对柔性的材料比如塑料,则可以把这种翘起完全控制在要求的范围内。Apple 有过一份专利描述过这种按键,专利号为 7,863,533,标题为 Cantilevered push button having multiple contacts and fulcrums。

但围绕这一按键会牵涉到其他很多,比如 iPod touch 一代是没有音量控制按键的。而 iPod touch 4 代其实没使用悬臂式按键而是分立单独的,不过使用的还是塑料。为什么 iPod touch 4 代没有使用 2 代及 3 代的悬臂式按键,这就要看这两种 iPod touch 的设计了:

iPod touch 4 代的设计中,因为曲线以及形态的变化,音量按键完全在背面了(因为在正视图中看不到按键,从这一点来说 iPad 2 代及之后的 iPad 和 iPad mini 的按键也是在背面的),按键就很难操作,因为悬臂式按键的操作更倾向偏距式的,而 iPod touch 4 代的设计要求操作更专心,那么 iPad 2 代及之后的 iPad 为什么没做成分立式的,我想是因为操作范围从手掌扩大到了手臂范围,比如用另外一只手的食指来操作。

比较一下采用分立式音量按键设计的 iPod touch 4 代,以及采用悬臂式按键的 iPad 2 代以及以后的 iPad,发现按键从大小到形态的设计差别很大(一个与背壳水平贯穿,一个与背壳垂直贯穿),我的看法是这与工艺也有关,采用 Unibody 的 iPad 可以做到很大的壁厚,这样在装配及视觉上可以很好的控制缝隙,包括两个零件的公差控制也简单,同时按键模块在内部的装配后者更方便,加上操作的不同,iPad 上可以继续使用悬臂式按键。

那么 iPod touch 4 代的设计既然使用了分立式的,为什么不做成金属呢?因为 iPod touch 在 5 代之前使用的是冲压成型的不锈钢作为背部外壳,所以它不能像 iPod touch 5 代 Unibody 式设计中那样可以用 CNC 加工出“实心”的金属按键。

既然说悬臂式按键容易形成明显的跷跷板形态,为什么 iPod nano 7 代就使用了金属式的悬臂式按键?iPod nano 7 代的按键很长,有 28 mm 多,而其他悬臂式按键比如 iPod touch,iPhone,iPad 等的悬臂式按键只有 20 mm 多一点,另外 iPod nano 7 代使用了 Unibody 式设计:

(该图截取自 iFixit 的拆解照片:)

你可以看到按键的设计以及内部的紧固方式,因为在 Unibody 上做螺孔等变得随需而定般方便,通过这些设计来抵消跷跷板形态,另外采用怎样的设计有更多的考虑,比如说即使在这发生明显的跷动(会动多少,买了 nano 的朋友可以看看),使用现在这样的设计仍然是最佳的。

所以,设计是一种综合的考虑,里面会有各种因素在作用,比如传统和打破传统形成新的传统,iPad 1 代是 Unibody 式设计,而且按键处在一圈平面上,为什么它不采用金属设计呢?为什么 iPhone 4 之后 iPhone,iPod touch 和 iPad mini 都采用了金属的按键设计?里面有逻辑也有传统。

本文来自知乎

======带个自私自利的小AD=========

欢迎向DoNews投递关于互联网业界的热点类、观点类、趣点类、分析类、爆料类稿件。地址:tougao@donews.com

转载请注明 DoNews新锐作者/Hi-iD

Tags: ,,.
09月 14, 2012

文/DoNews新锐作者 Hi-iD

本文来自知乎

在工业设计上有何创新,似乎很难回答,因为工业设计基本都是应用技术和手段,但是细想一下,要说 iPhone 5 有什么创新也不是一下有答案的问题,现在看到的中文新闻标题都是“被指创新不足”,我想这里面有很多人是当初热衷讨论如果 Apple 做电视会怎样,如果 Steve Jobs 革新这个会怎样,做汽车,做马桶什么的。

注 1:我看到问题是“有何创新和不足”,我下面按这个问题来答,会谈及“不足”。

注 2:接下的讨论可能有点抽象,如要要看对问题的直接回答,请直接滑向下一个文字加黑处。

我愿意站在“功利主义”的角度来看,iPhone 是一个物品,是一个商品,也是消费主义时代一个符号性的商品。所谓消费主义时代的符号性商品,就是物品(iPhone)以及品牌(Apple)的价值中有很大一部分是通过消费者的认知和交流产生的,通俗一点说可以是这样,我说 iPhone 5 好,那么 iPhone 5 的价值就增加了一份。

但是,所谓“功利主义”的角度是为了帮助认识物品的存在环境(Context),它不能进入物品制成的解释系统。简单说是,帮助认识物品或商品的复杂性,但是复杂性不能为商品的优劣(即评价)作辩护。比如人们都说 Apple 的这个产品的某个设计很糟糕,而我去调查这个产品的复杂性,调查这个设计的生成过程,得出一个解释,而这个解释不能直接用来作评价,或者来原谅这个设计的糟糕。

这次发布会有三个硬件产品,我比大多数人感到乐观,我认为 iPod touch 不错也认为 iPod nano 不错,我理解 iPod nano 底下白色塑料的必要性,为了无线信号,但是我认为它非常糟糕,我喜欢 iPod touch 的挂绳设计,我也理解色彩在销售中的作用,但是我认为 iPod touch 的彩色很糟糕(不适合这个形态),我理解既然做多彩那就需要完整的色系,但是我认为(从图片视频等判断)iPod touch 和 iPod nano 的屎黄绿色很糟糕。我认为使用多彩就是引人堕落。

说回 iPhone 5。我对 iPhone 4 的设计评价非常高,不只是在手机领域,不只是在产品领域,还在整个(工业)设计领域,甚至设计史,围绕它我写过不少文章(www.hi-id.com)。iPhone 5 要在 iPhone 4 上更新迭代,当然非常困难,但是 iPhone 4 的成就属于一个时间点,不仅是消费主义促使短时间就有对新设计的需求,产品和设计本身面对技术进步和发展同样需要更新,它需要更薄更轻这是不容置疑的,屏幕是否要大是另外一个复杂的话题。单单集中在一个很小的设计上的问题,它也要求设计自身需要更新迭代,这种小问题就是 iPhone 4 的背壳为什么要用玻璃?对为什么要玻璃这个质疑可不简单,它牵连到这个 iPhone 4 的构造设计,牵涉到三层构造设计,前面板与外围部件的连接通过背壳的窗口就行装配,甚至也牵涉到天线,牵涉到塑料和金属的共模加工等等。所以,对这个为什么背壳是玻璃这个问题的追求,似乎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如 iPhone 4 这样的设计也是一种选择,它并非注定如此,那么这为 iPhone 5 的更新提供了伦理基础。

我现在对 iPhone 5 的认识仅靠文字图片及视频等资料,对它的关注也是从元件泄漏开始。

1. 我不喜欢 16:9 的屏幕

16:9 屏幕的背后当然有很多理由,并且 Apple 做的非常不错,我说的是与机子比例尺度关系,这一点你只需要通过图片来稍稍对比其他 16:9 屏幕的手机就可得出结论。

16:9 并不是自古以来(自毕德哥拉斯、维特鲁威什么的)就有的优先比例选项,即使在显示领域,它也是新秀(en.wikipedia.org/wiki…),而在小尺寸屏幕上更是鲜见。或许你认为,随着时间会有改变,或者人们在使用中就能适应了,似乎没什么错,因为屏幕是引人沉浸的东西,一旦你关注内容了,在不在乎比例什么的,甚至连 PPI 都会不在乎,但是当你把焦平面移出,比例仍然在那。

可能觉得这并不构成问题,那么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人的手在短时间内的不会改变的,也就是比例和尺度的来源基础,那么针对用手来操作的手机来说,它一定存在一个最佳尺寸(虽然你不知道这个最佳尺寸是多少,但它存在着),那么屏幕尺寸也存在这最佳(因为你的其他器官也不会改变),那么在实际这些比例数值的分布中,存在一种稳定的状态,而 16:9 已经在分布状态的边缘了。

iOS 的主界面是图标的整齐排列,而现在图标可以增加一排,那么最多你能看到 6 排整齐的图片,更加突出这种狭长感,让人意识到这个比例。

我不觉得单手操作需要严格遵守。如果从 Apple 公布的图纸看,iPhone 5 的宽度的确与 iPhone 4 保持了一致(相差 0.02 mm,iPhone 5 为 58.57 mm),但是我们去看第一代是 60.70 mm 而 iPhone 3G 是 62.10 mm(62是很多 4.3 屏幕手机使用的尺寸),也就是说即使真如 Apple 发布会上所说是为了维持单手操作,那么从 iPhone 的历史看,这个单手操作显然是有范围的,而且 iPhone 3G 厚度为 12.30 mm 而 iPhone 5 的厚度只有 7.60 mm,整整 4.70 mm 的差距对于手操作体验的范围那是更加广阔。

你会说是软件和整体软件生态系统的问题,那就是说以后都维持这个比例。

2. 材质及其体验是最显著的突破

虽然我们都没有接触到真机,但是通过图片和视频,已经可以感受到了。iPhone 5 的官方视频最后 Jony Ive 基本都在讲材质及体验相关的内容,我们可先看视频。

[youku id="XNDQ5NzU3NzAw"]

在观看过程中,尤其关注光线,高光的生成和走向,以及与 matte 无光泽的有肌理的表面作对比,不信就再看一次。

[youku id="XNDQ5NzYzNDA0"]

光泽最主要来自上下两条倒角边,0.95 mm 的倒角边,iPod touch 也是这个数值,你在发布会看到直播网站对着大屏幕拍摄的照片,感觉那个边非常难受,甚至官方网站的 Apple 一贯的那种宣传图片上你都觉得这些倒角边并不令人愉悦,但是你看视频,就是完全另外一回事。

官方视频中提到了这倒角边的精密制作,用金刚石刀具来制作接近镜面的倒角边。有意思的是无光泽的表面肌理处理,和高精度抛光制作的镜面表面,你会觉得这两种截然相反的特征都能传递出材质在这里是铝的本质,就像是外在属性和内在属性,肉体和精神一样二元一体。

我在看到泄漏元件图片时,并不在意倒角边的精度和制作及其意图,但是我以觉得对表面的处理将会很有意思,我当时就想是暗淡无光,尤其是黑色款,要足够的暗淡无光,matte 到和(天鹅)绒一样的触感,当时我希望上面两段不是用玻璃,而是使用 Apple 将 iPhone 4 上开始使用的共模注塑(就是边框上的与金属一体连接的塑料黑线)发展到一个等级,就是整个上下都是塑料并且像那些细条一样与周围金属无缝配合在一起,并且在表面处理上能与铝背壳形成某种程度的一致。当然,最后 Apple 是使用玻璃,估计除了工艺关系与天线等工程也紧密相关,另外能和背部 Apple 的标志以及“iPhone”这个产品名形成更反光材质的联系,与倒角边能配合在一起。

官方视频可以看出这些都不是想当然的设计,而且还有一个有意思的细节,就是 CAM 中现场测绘现场装配,就像是计算机算法在制造前线的直接使用,给人带来了想象空间,它就像智能制造的一个原初模型。

iPhone 5 使用 Unibody 铝制机体(在这,你已很难用外壳这个词了,与 Nokia Lumia 820 相比)可以解决上面我们在 iPhone 4 上提出为什么背壳要用玻璃的问题。有人可能觉得这样造型很简单,虽然我们还没机会接触,但通过这些设计已经能感受到这种触感,有时图片比如官方的那些大图片反而影响我们对其的认识,因为它的厚度只有 7.60 mm,达到这个厚度,使用这种硬实感很强的基本型设计,是很自然的选择。如果还像再作什么流畅的曲面,那么太过媚俗了,在这个问题上刚好可以与 iPod touch 来作对比。

虽然现在这个表面处理有怎样的表现很难说,但我觉得这个表面应该也是容易留下指纹,以及识别出指纹,手指印迹等,但与玻璃等高反材质是完全不同表现,这个无光泽表面应该是隐约的,我非常喜欢这种感觉,我觉得它们能传递出材质的物质属性,这是玻璃材质无法达到的。

3. 一些结构特征

iPhone 4 有着非常强悍的构造特性,比如前面板的十个大爪穿过中间搁板通过后背用螺丝与外围框架件进行连接,而 iPhone 5 已经不能做这样的结构了,但是通过那些泄漏元件的图可以看到内部的结构设计也挺复杂,首先前面板与机体的结合是有卡扣,但从泄漏的前面板元件看,两侧各只有三处爪子,而且都在下半段,另外内部的螺柱螺孔分布很多,尤其是四周一圈,很好奇里面的结构,估计只有等 iFixit 等的拆解了。

泄漏的背壳上有刀具的轨迹,非常粗旷的粗加工,估计由于电磁相关的涂层关系,就没有进行打磨等工序,但我看着很喜欢。

======带个自私自利的小AD=========

欢迎向DoNews投递关于互联网业界的热点类、观点类、趣点类、分析类、爆料类稿件。地址:tougao@donews.com

转载请注明 DoNews新锐作者/Hi-iD

Tags: ,,.
08月 27, 2012

文/DoNews社区作者 Hi-iD

本文来自知乎

虽然目前还没看到国内厂商(包括新闻媒体)有什么反应,似乎是不关我事的样子,事实上我们见到的国内 Android 厂商无论大小,还包括很多 Android 开发者,至少在专利意识以及侵犯权利程度上都远超出三星,这里面有不屑的,也有完全没有意识,还以为自己做着光荣的事。那么对于这些群体来说,这场专利战的眼前的直接影响可能没有,有也是另一面的,比如国际 Android 厂商蹑手蹑脚,那么国内在抄袭拷贝上将更大行其道。

但是,这些厂商将不再享有美誉,这是这场专利大战带给消费者和用户的就在眼前的直接影响,如果你是一只 Copycat,或许你隐藏很深或许你会穿外衣,不要出来宣称自己具有和原创者一样的荣耀,Shut Up and Carry On。如果你是原创者以及原创的尊崇者,这场专利战也许是碰到最大的一次鼓舞,尤其在中国,有时我们得多小心去维护这种原创的尊严,那么易碎和烟消云散,而现在似乎这些飘浮状的对荣耀的尊崇,可以凝聚成稍微固体化一样的东西了,尽管仍然很薄弱。

所以,如果要说启示,当然是对原创性的追求。这个对原创性的追求不只是知识产权意识,我觉得是也是对创造力和创新的认识的提升。可能不少人已经看过三星那份《Relative Evaluation Report on S1, iPhone》文档,是三星内部比较 iPhone 与 S1 在用户界面和体验上的文档,你可以从这些认真研究的文档中看到,那些被抓出的 iPhone 上优秀的体验之处,背后不少正是有专利在支撑,也就是说我们对创新的认同是一致的,那些最具作用力的特征就是来自于创新,或许这个创新并不大,就像 Apple 的“弹力皮筋”,在知乎的另外一个问题“让 Steve Jobs 决定做 iPhone 的 UI 设计师是谁?”中,现在通过专利战披露的文档,可以佐证 Bas Ording 做出的这个“弹力皮筋”不仅带来了 iPhone,也让这其在这场专利战中发挥巨大的作用,就是来自这么一个小小的但是非常具有原创性的创新,可以看作是 iOS 的基础,并且它持续作用,成为一座 Android 和 Android 开发者眼前的大山一个梦魇,比较一下 Android 的动态交互效果,流畅不只是硬件和软件,它还包括交互体验,这就是这次专利战中涉及那份专利 ‘381 和’915 的功效。

原创者当然会对 Apple 的这些创新“羡慕嫉妒恨”,当然“羡慕嫉妒恨”里有着挑战,应对挑战者或许并不关注专利和权利,这只是规矩,而战挑者“你行我也行”的态度则是作为创造者对原创尊崇的最佳体现,即对原创性的认识、尊崇和追求是超出尊重知识产权这种社会规矩的。

那么,对国内 Android 厂商的启示,如果只是表面说说对知识产权的重视或者专利的重视,肯定会是一阵风一样过去了,它需要有规矩和习惯,但我觉得最根本的还是对原创性的尊崇和追求。至于眼前,我对这些厂商具体行事也不太了解,如果按照成见,我觉得讲直接作用是渺茫的。

*以下是有关本次专利战中涉及专利内容的一些个人看法

@raymond-wang 这他的答案中提到了我,感谢邀请,让我有点忐忑,我对专利并没有什么了解,只是我平时会查阅一些,主要是 Apple 的设计方面的专利,主要是看看他们到底怎么做以及挖些诸如谁是谁的八卦(因为在其他地方找不到 Apple 的资料),所以我只能从普通阅读者的角度出发围绕着专利内容谈论一些浅层看法。

在这次专利战中,像 The Verge 这样的 Blog 做得非常好,但是国内媒体明显错过大事件(也包括知乎),否则这是一次非常具有意义的历史事件,尤其对于中国来说,原创者以及对原创的尊崇者刚刚兴起上路。

很多媒体,国外也是,并没有详细深入事件中问题,而只是报道一个新闻事件,所以将原本比较清晰的问题笼统化了。比如,很多人都说 Apple 的一些专利是流氓的,无效的,但是并没有去看过专利本身,哪怕一份专利中最简单的几句摘要,比如人们会认为 Apple 将 pinch to zoom 或者双击放大这个操作姿势给注册专利了,然后无礼得去打压 Android 阵营,还说在 Apple 注册之前早就有人这么做了,还说专利系统的陈旧……我觉得从我一个粗略读过 Apple 一些专利的人来说,这样的说法中绝大多数人就没有去关注过那几份专利是关于什么的,事实上我觉得是非常严谨的。

就拿 pinch to zoom 来说,这个基本的操作手势可以看作是多点触摸最基本的操作,只要你去研发多点触摸的交互,肯定会想到,并不需要太多的创新和设计,是 obvious 和 inevitable 的,它能注册专利吗?当然是不行的。但是 Apple 提交过这个申请,那是在 2004 年他们介入多点触摸的时候,还是 Bas Ording、Jonathan Ive 等几个人在尝试的时候,提交给 USPTO 几分申请,比如 20060026521,题目就是 Gestures for touch sensitive input devices,里面包括了 pinch to zoom 等很多多点触摸操作的基本手势,专利当然没获得,似乎这个专利申请的文案也写得很初级,都是笼统地在说,显然是无法获取专利的。

所以说,这次专利战中涉及的 pinch to zoom,并不是说 Apple 注册了这个手势的专利,而 Android 就无法用双指放大了,不是这样的。

为了便于大家阅读,我将这次专利战中涉及的 7 份专利,3 份交互相关的发明专利和 4 份设计专利整理在一起,同时,我还将 3 份发明专利即媒体中常见的 ‘381、’163 和 ‘951 的中文版放在一起,便于阅读,这是 Apple 在中国大陆提交的专利申请,虽然这些专利达到上百页,但是匆匆一看就能明白大概。我整理的压缩包可以在这下载

如果你想先睹为快,那么我将专利的主要内容(流程图)截出做成图片如下:

‘381

List scrolling and document translation, scaling, and rotation on a touch-screen display (US7469381) / 触摸屏显示器上的列表滚动和文档平移、缩放和旋转(200880000019)

’163

Portable electronic device, method, and graphical user interface for displaying structured electronic documents(US7864163) / 用于显示结构化电子文档的便携式电子设备、方法和图形用户界面(200780041222)

‘915

Application programming interfaces for scrolling operations(US7844915) / 用于滚动操作的应用编程接口(200880001827)

’915 是 ‘381 提到的动态回弹效果的 API 调用,主要是针对开发环境,所以不再列出。

详细请阅读 “Apple vs. Samsung.zip”里面的 10 份专利文档,设计专利那几份就不贴图了,比较简单的几幅图,就是实线为专利保护范围,而虚线不是保护内容。

看了上面两张图,就会对专利内容包括 pinch to zoom 的内容很清晰了,这次专利战涉及的 pinch to zoom 其实是 rubber band 的一个子项,它是指在放缩中出现的回弹交互,而不是想当然的 Apple 注册了这个触屏屏操作的姿势。

同时也可以看到专利的内容与原创性是怎样联系起来的,但又是怎样回避那些普遍的必然的内容,这不就是和设计工作中牵涉的内容一样吗,专利作为一种权利必然诞生于个体的创造力,它具有个体性。

我并没有去查看侵犯 Apple 专利的那些产品具体在什么地方侵犯了,但是它们绝不是根据新闻的只言片语作出想当然的认知那样,我认为是扎实的。

而设计专利、商标以及品牌形象(trade dress)则可能不像发明专利那样在大众看来是板上钉钉,里面涵盖的面涉及的论证更广,比如本专利战中涉及的 iPad 外观设计就被判决没有侵犯,那里面就有一些基于专利本身的比较和论证,而其他如 trade dress 那么那些作案动机相关的证据就显得是很重要的支撑。

这一些不像简单的“圆角四边形”那么简单,但对于设计师来说,可能有点心有灵犀一点通,可以通过弧度以及比例尺度的控制,对“圆角四边形”作出不同的变动,会清楚的知道哪些是更像 Apple 的设计,或者说就是设计一个与 Apple 产品几何条件差不多的产品,如果通过细节的控制去避开 Apple 产品的形象,这不只是回避纠纷,这是设计师的自尊,来自对原创性认识的自尊。

======带个自私自利的小AD=========

欢迎向DoNews投递关于互联网业界的热点类、观点类、趣点类、分析类、爆料类稿件。地址:tougao@donews.com

转载请注明 DoNews社区作者/Hi-iD

Tags: ,,.

Welcome to DoNews Blog.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then start blogg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