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往庐山,既不是它的名气,也不是它的风景。向往庐山,更多的是因为五老峰。在五老峰上,有两个人,一个叫童虎,在此已经守侯了几百年,一个叫紫龙,练就了绝世武功—庐山升龙霸。去庐山就是想看看五老峰是什么样子的,怎能安得两位高人在。

这一次旅程有点特别。特别的出发,不辞劳苦赶到深圳与陌生的道友汇合,在火车上,不倒翁特别地检查了我的身份证,这对我来说都是第一次,第一次自然深刻。

难眠的夜晚。当天已经比较疲倦,所以早上铺。下铺是位婆婆,带着的婴儿时不时淘哭,她爸爸更挑明了,这孩子脾气大,白天乖乖的,到了晚上就喜欢闹哭。果然,灯熄以后好象哭上了瘾,没完没了,我还好,有点睡功,半梦半醒中过了一夜,卡泥说,她是看着时间睡觉的,惨字。。

不磨蹭没有结果。在九江火车站外,我们给两位大叔盯上了。他们诱惑我们包车游庐山,被我们左谋右算后拒绝了,但我们还是坐上了他们的车前往庐山。中途他们仍然死心不惜,价钱谈不来,他们要抛弃我们,行李已经背上了,不倒翁有点愤怒了,麒麟和晨月进行着严厉的批评,几经回合,他们接受了意见,我们也有让步,一是门票只有过期的,二是半路要转车,并且打一下埋伏战,1分钟而已。

石牛在口中。过了收费站很快来到了岵柃镇。岵柃街上有一间石牛酒家,石牛酒家里有一道莲藕焖猪脚,莲藕松软,猪脚厚肉,老汤浓香,可谓色香味俱全,而且价格公道,回味无穷。

在小雨中漫步。在导游大姐的带领下,开始了一线的游览,包括飞来石,如琴湖,花径,白居易草堂,天桥,锦绣谷,仙人洞,大天池,龙首崖。最令人兴奋的是看到了难得一见的云海,薄雾缭绕,美如仙境,惹得大伙们高呼尖叫,竟相拍照。

平安夜,找朋友。24日晚,是圣诞节前的平安夜,街上锣鼓宣天,游行队伍奇装异服,手舞足蹈,镇里的小广场上,有歌唱表演,周围人山人海。围着热闹,表演没有看成,也没什么好看,偶遇刚学会走路的小孩倒是乐得我们笑声不断,麒麟还时不时地模仿着。在街上逛了很久,酒吧没有泡成,回酒店打拖拉机,5个人玩找朋友。

五老峰上展英姿,三叠泉里我独行。早上转移阵地,住下了被女同志们称好的顺裕饭店,接着开始了二线的游览,路上经过如诗如画的芦林湖。含鄱口,名字听起来有些别扭,景色却一点不差,虽然雾大,看不清楚鄱阳湖,但还是能够感受到烟波浩淼的气势。站在观景亭上,可以遥望五老峰,直面汉阳峰,山峦叠嶂,松涛阵阵,怪不得如此多的名人留下足迹。 导游说我们运气好,早来一天就上不了五老峰,因为现在是防火季节,如果不是昨晚的小雨,只能远看罢了。五老峰如其名,有五座山峰,分别是额头、鼻子、上唇、下唇和下巴。路有点远,爬上去有点累,景色却不可错过。峰上古树参天,奇松竞秀,幽谷飘云,大家是搔首弄姿,尽乐其中。在第四峰上,我们六人的激昂朝天照堪称经典,可惜在后来牙买加兔兔说不小心删掉了,痛心疾首,只剩下一张五人破碎照可以缅怀一下当时意气风发的情景。 中午来到了三叠泉入口处的农家饭店,用过餐后,大伙们都说疲倦,不去三叠泉了,而我早是心意已决,在导游大姐的陪同下,直指三叠泉。去三叠泉的路蜿蜒曲折,因为是冬季,落叶已尽,又没有下雪,路途的景色很一般,经过的冰瀑是一大看点。要看到三叠泉,必须爬过上千级直上直下的台阶,现在想起回头的时候上十级歇一分的情景也令人发怵。不历艰辛,难得美景,三叠泉“品”字形独树一帜的奇妙景观给了我道不出的愉悦。回程时候,为抄近路,走上了山车轨道,中途被工作人员赶下,和导游大姐玩了一段溯溪,旅程中总有些意外的收获。

床上大战。晚上,除了牙买加兔兔扭伤了脚呆在房间外,其余的都聚在了我的床上,延续着昨晚的战斗。条件虽然不足,大伙们可是战意甚浓,各施其招,各显其法。麒麟气势如虹,升级不断,卡泥慢条斯理,稳中有胜,我和不倒翁是苦苦相追,而晨月则是大喜大悲,胜得快输得也快,其中一盘做庄不慎口误,被我们轮番蹂躏,惨不忍睹。

不一样的别墅。早上,在饭店门口合照留影后,与不倒翁和牙买加兔兔就此道别。我们四人闲步到美庐。庐山上尽是各式各样的别墅,因为有名人或是伟人住过,有些别墅就非同凡响了,美庐是其中的一座。美庐是当年蒋介石以宋美龄命名的别墅,两人一到夏天就来这里避暑,之后毛泽东也经常下榻于此。在里面摆设的都是一些他们曾经用过的物品,还有一些是以前国民党将领写过的文书。除美庐之外,还有周恩来别墅等等,每一幢别墅,都有一个与中国近代历史相联系的故事,步行之处,不经意间就会看到一座标示着号码的特色建筑闪现,目光追随之处,是神秘的一砖一石,也是我们无法窥探到的许多历史的真实。沿着溪边走回酒店,路过庐山电影院,影院旁巨大的《庐山恋》画照十分醒目,影片闻名遐远,倒没看过,这一次之行也没有领略。

走马观花,分道扬镳。中午,重返石牛, 再一次品味莲藕焖猪脚,就我一个人吃了有三分之一的猪脚,爽死了。这时候的不倒翁和兔兔仍在游山玩水中。我们在九江火车站买过车票后,乘坐原来的出租车沿着长江边兜了一圈,任凛长江风,目洒长江桥,兴登浔阳楼,依别庐山恋。在送走麒麟和晨月的一个小时后,我和卡泥坐上了开往广州的班次。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