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0月16日

拉直了头发,心中舒畅了一些。今年太多不好的运气,所以也不需要在强加到我得烫发上面了,不过

确不舒服。

细算一下,我拥有电脑已经是第4个年头了。只是现在手里的已经面目全非,完全不是当初的那台

了。由电脑让我突然觉得,我的爱情总是2年一至。我总是用2年等到一个,再用2年去忘却。不明白

为什么这么漫长。是不是所有的快乐总是这样的短暂呢。象绚烂之焰火,稍纵即逝,不留一丝痕迹。

而一个人却需要为这样的绚烂留守着,执着着,甚至固执。一定要把那个影子生生的从回忆里拉掉,

直到变成一汪死水,才断然决然,不再去放逐自己。

2年,不算长的日子,可韶华易逝。知道自己是耗不起了,慢慢的,我明白自己已经抓不住很多东西

了,发现的那一刻,是恐慌的。一个人只要是曾经自信过,就会有一天要体验这样的恐慌。幸好不曾

自持,所以只是感叹会更多一些。

我想这会是最后的2年。

这些天看《金枝欲孽》,很喜欢安茜,喜欢她的淡定,还因为她的那句话:

就算有多不如意的,也要懂得对自己说----我忍的住
不管有多大的挫折,也要懂得对自己说----我撑得住
就算有多伤心绝望,也要懂得对自己说----我看得开

是呀,我看的开,所以2年之期,我忍的住也撑的住。因为我的字典里没有寂寞和孤独。

 

 

 

 

2004年10月12日

10月8日晚上,我的手机暗了,显灵一般,它不亮了。我没有感觉到这原来是一个警告,我依然偏执

的走了下去。但是它真的是暗了,那一刻,我以为只是暂时的,觉得第二天,我心爱的手机会自动恢

复,因为我是如此爱它,甚至遗弃了GD88。

终究它是我的手机,连迷失都要和我约在同一天。

真没有辜负我喜欢了一场。

我决心要修好它,无论怎样,我得修好它。因为希望它可以是我最后归去的陪伴—-里面有我甜蜜的

岁月。

打开它,面对黑暗一片,怀念着,它最后亮着的一刻,人生若有预见,我会保护它。

 

2004年10月10日

人应该习惯微笑么,一种友好的表示,就像蓝天白云。今天天很蓝,其实我今天根本没看天,一眼都

没看。心里想说:

“呵呵,天好蓝”----心情不错的表示。

迷失,抑或每个人都会迷失,或深或浅。回避,也是很多人需要面对的吧。萦绕在脑子里的总是

《2046》里lulu那挂着一行清泪的面庞,看着它逐渐倔强,逐渐绽放笑容的光芒。于是感到释然,

人,抑或都是可以那样的。

没有理由,喜欢甩这个字,因为够狠,够决裂,而自己似乎亦是绝决的,宁可破碎。

才发现,不能去体会侥幸这样的感觉,呵呵,年少,无知,都不是借口。借了总是要还。侥幸这个东

西----碰不得。心计,使坏,自己都已经淡忘了,被伤的人也淡忘了。可天会知道,它不会忘,

轮回是有道理的,那些痛和伤会成倍的回来,想躲着可终究躲不过的,哪怕装的宛如处子,亦无用,

只能受着。因为知道,自己还可以承受的住。其实是最经得住折磨的~是人。

散淡的生活,应该是该结束了,原以为的真,其实并不真。周遭不会因为你安分而安分,也不会因为

你安定而安定,生活本没有一个样子,这和主人有关。我决定停止懒散,停止混沌,停止不精致,停

止无味,停止无质感的生活,虽然曾经这是我以为的安定。我,需要恢复自己。有些生活,虽然堕落

但还精彩而霏靡,我想回去,我想我还可以。

10月10日,天可能真的很蓝。

 

 

 

 

 

 

 

 

 

2004年10月09日

一个很普通的日子,起床,一切正常。不知道去年的8号我在做些什么。为了明年的8号的记忆,所以

我决定写下这些文字。

一个人,原来他和你只是2条平行线,可能我,也可能是他,因为浪费了那喝杯茶或者抽支烟的工

夫,于是我们相遇了。

我以为这个世界是没有爱情的,一直这样以为,现在也是。但我相信责任,还有习惯,渴望和一个人

能有亲情的感觉。

对一个人好,伺候他一辈子,都是我所希望的,每个人都曾经有年少轻狂的岁月,爱过,恨过,生命

如火花,能留下什么呢?感谢生命,也感谢生活。感谢朋友,赐予我生活的信心和动力,我终究是个

幸运的人,感谢一切,好的和不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