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若湖

星期一, 8. 01月 2007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会把心和湖联系起来,也许它们都是“容器”的原故吧。

我觉得如是把心比作湖的话,那么在这个湖里的水里没有变化的情况下,往里面投许多石块和沙子,湖水就会上涨,湖面会变得开阔许多,但湖水却浅了很多。

我的“湖”里已经被投入了太多的沙石,所以看起来真的很壮观!只是不知道湖里装满了沙石之后,湖是否还叫做湖?

狗与狼的区别

星期一, 8. 01月 2007

狗靠人养着,狼自食其力。这就是狗与狼的最大区别!当我看到《狼图腾》中那狗与狼对咬的撕杀描写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该为狼感到悲哀还是为狗感到悲哀!

其实生活当中的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论“纯”

星期二, 2. 01月 2007

有人说最纯的,才是最美的。
可是为什么大家都争先恐后的往染缸里跳?
也许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什么“纯”与“不纯”之分
所谓纯,只不过是那些从染缸里游了几圈上来的人用来嘲笑还没下缸染或染得不彻底的人的专用名词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