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伤

星期四, 31. 07月 2008

《情伤》

文/永长存 31/7-08

古镇老宅长廊
石板清街幽巷
风儿摇醒孤独的铃铛
让我依稀忆起你
如花似玉的模样
只道青春不思量
不思量
如何新年添旧伤

认同

星期二, 29. 07月 2008

《认同》

文/永长存 29/7-08

  在这个张扬个性,处处表现自我的年代里,人们似乎天生就有着良好的镜头感。大家不现是羞答答的玫瑰,也不再喜欢静悄悄的开放。人们爱表现自己,渴望引起别人的注意,得到别人的认同。人们超来超期望别人听到自己的声间,也越来越以自我为中心了。话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可能也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不过,如今国家提倡和谐社会,我想和谐与否,还是要看大家互相认同和理解吧?其实认同一样东西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见得。就拿朝核来说吧,如果正因为有共同的认同点,所以才有和谈的必要。但美朝双方毕竟是多年的老冤家了,哪能说认同就认同呢?所以要慢慢要,要有第三方从中斡旋(如中国,俄罗斯)。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如:巴以、印巴、朝韩、台海等等。
  再说说个人吧,邻里之间,同事之间,相信也应该多一点认同,少一些成见吧。我一向主张求同存异,和平共处。但也有例外,就拿上次我和一网友聊天的事来说吧。那次我们不知道怎么就聊起了外国文学。以下是我们聊天的大致内容:
  她:我只看外国作品,不看中国作品。
  我:为什么呢?
  她:中国政治太黑暗了。
  我:政治黑暗和文学作品有什么关系呢?文学作品与政治无关,何况中华五千年文明难道就没有可以入眼的作品?貌似先人在写文章的时候,那些个“外国”大多数还处于未开化状态吧?我不否认外国文学中有优秀作品,但中国文学就没有吗?
  她:中国作品不深刻。
  我:我读过的书不多,但就我读过的几部书来说,都不错。如《平凡的世界》《白鹿原》《机村传说》《兄弟》。。。
  她:《兄弟》是垃圾!
  我:你读过吗?
  她:没有,是XX国XX作家说的,他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我:那我还说他是垃圾呢,诺贝尔奖怎么了?诺贝尔奖还授于达赖和平奖呢!再说,你都没看过,人云亦云。
  她:。。。。
  我们最终不欢而散,其实大家也看出来了,如果我们双方本着求同存异的态度去交谈的话,应该不至于不欢而散。可是,她没有,我也没有。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没有,但我知道我为什么没有这么去做。因为,我首先就不认同她这个人。一个不认同自己民族、不热爱自己国家的人,还指望别人去认同她(他)这个人吗?
  其次,这不是什么谈判,不需要为了达成什么意向而求同求全。有时候,做人和做事有不同的做法,就看自己怎么去选择了。
  如果以后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我应该还会选择做人,做一个热爱祖国的人。

赠少年疾狂

星期五, 25. 07月 2008

《赠少年疾狂》

文/永长存 24/7-08
少来得志常思量
年月如织花非芳
痴心不改邀仙子
狂饮佳酿吐苦肠

感情的伤

星期五, 25. 07月 2008

《感情的伤》
文/永长存 25/7-08

如果
感情是一种商品,
那么
我已经记不清
这是第几次将它交到你手心。

如果
感情是一张信用卡,
那么
你所透支的债务
即使下辈子也别想还清。

如果
感情可以好了伤疤忘了痛,
那么
这世上的每一粒沙
都可以见证我对应的每一个伤疤。

如果
感情也要付出的话,
那么
我的心已被凌迟,
就像那秋天的树叶
一片一片的掉落地下。

如果
感情也有报应的话,
那么
我的报应已经来临
相信你的报应也不远了吧?

小糊涂(歌词)

星期二, 22. 07月 2008

《小糊涂》(歌词)
文/永长存 22/7-08

清晨浓浓的迷雾,
你再次选择悄悄的将自己放逐。
袭上心头,那莫名的孤独,
我也再次感到丝丝痛楚。
带上你写下的便条,
踏上寻找你的旅途。

是谁把谁束缚,
又是谁将谁救赎。
我不知道!
我能做的只有为你祈福。

也许你从来就不会认输,
而我也始终无法对你麻木。
你只是一个劲的哭,
像小孩一样,尽情的抽搐。
看你哭到伤心处,
事先准备好的话语,已不忍对你说出。
我捌过脸去,不让你看见我即将滑落的泪珠。
我只是略带哽咽的对你说:“回家吧,小糊涂”。

如梦令

星期一, 21. 07月 2008

《如梦令》
是夜摘星披雾,谁料心非所属,
往事乱如麻,几度马横人竖。
长路,长路,
试问情归何处。

郭嘉

星期一, 21. 07月 2008

《郭嘉》
鬼斧神功知遇情
才气冲天助曹营
奉公无私人景仰
孝义两全主宽心

 

 

哎,又是藏头诗。

今天“少年痴狂”(独占鳌头又何妨)让我以“鬼才郭嘉”做诗,也可用 字“奉孝”。

看来又要献丑一回了。

面对

星期一, 21. 07月 2008

《面对》
茫茫人海
没有谁会更狼狈
撕去惺惺做态的虚伪
也就只剩下
逃避
或者 面对

无奈

星期一, 21. 07月 2008

《无奈》
人生总有太多无奈
何必耿耿于怀
抛开所有的不愉快
我的世界依然精彩

云长

星期六, 19. 07月 2008

《云长》

文/永长存 18/7-08

忠字当头保主安
义气为重结金兰
云消云散终是梦
长刀嗜血枉参禅

晕了,又是藏头诗。哎,没办法,今天网友“少年痴狂”让我以“忠义云长”即兴做一首藏头诗,不得已而为之啊(墨水有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