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笑的祭孔大典

星期一, 29. 09月 2008

《可笑的祭孔大典》
文/永长存 29/9-08

  孔子诞辰2559周年纪念日,祭孔大典由长春市人大、长春市政协主办,长春市孔子研究会、长春文庙承办。今年的祭品一改每年的三牲祭祀,祭品用直径1.5米的生日蛋糕,以呈现现代祭孔的特点。
  看到上面这些新闻,真的让人有点哭笑不得!这是祭孔吗?不伦不类,本来祭孔的事情政府就不应该过多的参与,这倒好,还弄出这么大洋相出来。
  估计长春市那些个狗官都是吃蛋糕长得的,都被蛋糕吃傻了。要不然也不会搞出这么大的洋相,要来洋的,咱就来大点动静嘛。比如我们干脆做个10米,不!100米大的,去申请个吉尼斯记录。然后,找3千个演员,扮成孔子3千弟子,大家齐唱 《生日快乐歌》(英文版的)。最后我们再请孔老二许个愿。。。。
  不说了,气愤!外国人为什么瞧不起国人?就因为有太多的狗奴才!从古自令都是如此!

周正龙挺委屈

星期六, 27. 09月 2008

文/永长存 27/9-08

  周正龙案件终于开庭了,咋一看,挺高兴的,细一看,好泄气!再一想,完全是拉个人来当替罪羊嘛!
  我们知道相片是周正龙拍的,可是那又怎么样?如果没有某政府部门及官员的推波助澜,事情至于这样吗?
  换句话说,相片是我拍的又怎么样?不就拍了张假照吗?网上还大把PS过的图片呢?
  要说诈骗,我不承认!为什么?当初是你们鉴定我的照片是真的,还奖励我2万块钱。这好比学校发文凭,学校认定我毕业了,那么我就可以拿它去找工作了。同理,政府鉴定我的相片是真的,我为什么不能用来做一些商业开发呢?再说这些极坏的社会反响,也不只是周正龙一个人弄出来的,不是吗?为什么要叫周正龙一个人承担这个责任呢?
  周正龙在最后的法庭陈述中,只说了一句话,“我错了,我是个法盲。”

  陕西省旬阳县法院开始对该案进行公开审理,庭审过程共历时六个多小时。当庭作出判决,两罪并罚,获刑两年零六个月。
  多么可笑的判决,多么可笑的虎照事件。

调笑令*集结号

星期五, 26. 09月 2008

《调笑令*集结号》
文/永长存 26/9-08

军号,军号,军号歇来兵倒。
南征北战始休,万户千家泪流。
流泪,流泪,妇孺声声心碎。

星期二, 23. 09月 2008

《苦》
文/永长存 22/9-08

红花艳,
却把春风嫌。
欲说又咽,
与谁言?
相约来年!

注:心里苦啊,说不出来,却道来年有变

不要让“两型社会”成为一句空话

星期三, 17. 09月 2008

我是茶陵县,平水镇的一名外出务工人员。今年中秋回家一趟,说来真的是触目惊心:记忆中的家乡完全变样了,变得让人很伤心,那是一种痛。
由于经济利益的驱使,在家乡的河边居然办起了一座 铟厂 工业污水都排入河里,这对下流饮水造成严重污染。居我所知铟比铅还毒,为什么这种有毒有害的加工厂总是在我们茶陵发生呢?
早些时候的铅中毒事件还记忆犹新。(居说当地百姓无人同意建这个厂,还和厂里打官司,可是居说人家上头有人,打官司也打不过,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另外,家乡的河也变了,以前的小河现在由于乱采河沙变成了大江了,这还不算,只采河沙也就算了。他们居然直接挖沙洲,我小时几乎每天看见的沙洲就有几个已经消失了。

难道这就是两型社会吗?资源节约、环境友好,完全背道而驰。采沙船的数量多到可以用恐怖来形容。从平水镇 金山村到 河东村,这短短的几里河上居然有几十个采沙船在作业。而且绝大多数沙场没有营业执照。

他们光采沙也就算了,在河东村中洲组居然都是用挖土机把树弄倒,然后刨去地表的泥,再挖沙。我们的林业部门咋不管呢?再不管管,那里的百年大树估计要不了多久也会消失。其它的组也好不到哪去,都是靠着边上挖,挖空了水一冲树倒了,再挖。

居说县里和镇上有过问,可是他们并不禁止,只是或以交钱了事,或以入股为由。
哎,难道我们的两型社会,就是这样子的吗?且不说全国各地都在保护环境,保护生态,而我们还在毁林,制造不和谐。说起这些事,当地百姓没有不怨的。人家江西说要金山银山,更要绿水青山。远的不说,就说人家 攸县都不会这样乱采。为什么这么严重的事情只发生在 平水镇呢?

(另外,去年在平水梅子洲采沙发现一件文物,我以为文件部门会进一步去考古,哎,再这么挖下去,当地的祖坟都被挖没了)
希望有关部门引起重视。

那扇门

星期二, 16. 09月 2008

《那扇门》
文/永长存 15/9-08 写于回深圳的卧铺上

夜深了
这里却灯火通明
我望着手术室的那扇门
因为那里有我的妻子和未出世的孩子

门,一次次的打开
又一次次的关上
我想要见到的那张脸
却始终没有出现

等,还得等
我开始憎恨
憎恨关着妻子和孩子的那扇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