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

星期三, 15. 10月 2008

《有时候》
文/永长存 15/10-08

有时候
我很想你
可是你却不在

有时候
我想和你聊聊
可是你没有心情

有时候
时间可以抹去太多的回忆
而你
却被永远的刻在心里

记忆只属于记录它的记忆体
当记忆体写满你的名字,是否还能写下别的东西?

忆江南

星期日, 5. 10月 2008

《忆江南》
文/永长存 5/10-08

三更尽,
辗转总难眠,
拨去浮云窥往事。
残羹剩饭到何年?
小妇有谁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