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庞

星期六, 18. 07月 2009

《脸庞》
文/永长存  2009-07-18

机器正得意的发出巨响,
似乎要将我的思绪吵的杂乱无章。
但是,
它哪里知道,我的思绪会如此的顽强。

我向窗外一次次的张望,
张望那个每天经过这里的脸庞。
那是一张陌生的脸庞,
却让我每天对它张望。

渐渐的,
我熟悉了她的模样。
今天为什么还没出现那个熟悉的脸庞。
我再次的张望。

机器还在发出巨响,
我也还在等待那个脸庞。

注:我老喜欢在上班的时候胡思乱想,想些莫名其妙的问题,小说、政治、时事、朋友等等。我有时在想,如果我想的不是这些,而是升官发财之道的话(说的好听点叫:事业和家庭),那我现在的生活是不是会不那么拮据呢?

一个葫芦两个瓢

星期日, 12. 07月 2009

《一个葫芦两个瓢》
文/永长存  2009-7-12

你曾经说过,
我们好比一个葫芦上的两个瓢。
患难与共,
相扶到老。

可是,你忘不掉:
曾经的那个葫芦,
还有曾经的那个瓢。
凡事都是原装的好,
我这个半边葫芦永远没有原装的那么配套。

怪只怪,青春年少,
撞了额头折了腰。
我知道,我真的知道。

其实,你真的很好。
只是,心已苍老,
我只好把你藏在心里,
慢慢的融化掉,
直到心死还要。

十六字令*家

星期日, 12. 07月 2009

十六字令*家

文/永长存 2009-07-07

家,犬子及膝满地爬,天伦乐,累煞老爹妈。

注:儿子快满周岁了,现在地上爬的很欢,只是辛苦了我那年迈的双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