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王孙

星期二, 23. 03月 2010

忆王孙
文/长存 2010-03-23  株洲

芭蕉甘蔗满农田,
杂草丛生破院前。
莫要留连往事间。
不应闲,
弹指一挥又十年。

注:不知怎么就想起当年在东莞打工的经历来了,现在工作的地方和十来年前在东莞打工的工厂倒有几分相似,只是当年的工厂更为偏辟荒凉些。当年是初次出门,也是第一次参加工作,当时见到这种地方,真有种想哭的感觉。哎,一转眼这么多年就过去了,光阴不等人,我却还是没啥作为啊。(最后一句,倒数第二字“十”出律了)

轮回

星期四, 18. 03月 2010

轮回
文/长存 2010-03-18 株洲

一千年有多少个轮回,
我没有计算过,
因为我每次路过那个被叫做奈何桥的时候,
总是不经意间会注意到那里坐着的一个卖汤水的阿婆。

不知道为什么,
我总觉得那个阿婆很像自己的亲人,
很亲切,很慈详。

也许因为每次离开那个地方的时候,
心里总是乱糟糟的,
每当走到阿婆那里,心里便多了一丁点安定的感觉。

每次阿婆都不说话,
只是当我走近的时候才扬起她那布满深如沟壑般皱纹的脸,
满含关怀的冲我笑。

我习惯性的问道:我还会回来吧?
阿婆并没有回答我,事实上,我似乎从来也没有听他说过话。
也许阿婆已经习惯于只去倾听每个从这里出去又回到这里,并再次出去的人说心事吧。

记不得这是第几次从这里走出去,也不清楚还会回到这里几次。
也许下次路过这里的时候,阿婆还会在这里等我吧?
也许我也还会给阿婆讲心事,并且在临行前也还会记得喝上一碗阿婆亲手煮的“孟婆汤”吧。

注:应鸳儿之邀写的凑数之作(鸳儿说是要写个以《千年等一回》为题的作品),我发现自己文笔越来越臭了。哎,罪过!我自己也不知道这该叫做什么体裁。

三五七言

星期二, 16. 03月 2010

三五七言
文/长存 2010-03-16 株洲

春分近,春意浓。
急染地毯绿,尚缺一抹红。
年迈小桥地头卧,半河浊水窜西东。

注:好久没写东西了,这几天天气晴好,突然发现春天到了,到处绿油油的。每天上下班都要经过一座破旧的危桥,往来于小河的两边。哎,城里的河水就是没有家里的清澈啊,走到哪都是浑浊的。这首《三五七言》是仿照李白写的,只用韵了,好像没有平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