捣练子

星期四, 20. 01月 2011

《捣练子*香樟》
文/十月口粮  2011年元月20日  株洲

檐角雪,落墙西,漫天新棉漫地积。若斩枝节先卸腕,宁为秃干不头低。

注:这雪下了三天了,好大,至少这么大的雪也只是在小时候的记忆当中才能找寻的到。有不少的香樟树都被雪压断了树枝。

宿命

星期二, 4. 01月 2011

《宿命》
文/长存 2011年元月4日  株洲

我听算命先生说 
我们命中相克 
我不忍伤害你 
而你还是伤害了我 

于是,
我带着伤口,远走高飞 
想要找一个没有你的角落 
去过一个人的生活 
就像飘荡了几十年的一叶孤舟 
每天品味着那亘古不变的寂寞

终于厌倦了 
寂寞,却深爱过,无力逃脱 
只能将自己打入轮回 
等待下一次与你会合!

醉夕阳

星期日, 2. 01月 2011

《醉夕阳》
赠网友“诗酒仙”
文/长存  2011年1月2日  株洲

谈诗论酒日西沉,
醉眼迷离怨巷深。
频踩青石浮乱影,

又陪夕照醉黄昏。

注:今天把这首绝句又念了几遍,感觉最后那句有点怪,于是把“从来夕照不留君”改成了“又陪夕照醉黄昏”(2011年元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