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绝*端午

星期三, 16. 06月 2010

《端午》
文/长存 2010-06-16 株洲

三十而立笔开花
五典三坟世代夸
饮罢雄黄割艾叶
端阳又宿异乡家

注:又到端午节了,我其实蛮想做一个写手,只是这个愿望估计只有等哪天梦笔生花才有希望了。哎端午回不了家。

十六字令

星期六, 15. 05月 2010

十六字令
文/长存 2010-5-15 株洲

惭,阴雨连绵人渐烦,且无趣,怪兽变宅男。

忆王孙

星期二, 23. 03月 2010

忆王孙
文/长存 2010-03-23  株洲

芭蕉甘蔗满农田,
杂草丛生破院前。
莫要留连往事间。
不应闲,
弹指一挥又十年。

注:不知怎么就想起当年在东莞打工的经历来了,现在工作的地方和十来年前在东莞打工的工厂倒有几分相似,只是当年的工厂更为偏辟荒凉些。当年是初次出门,也是第一次参加工作,当时见到这种地方,真有种想哭的感觉。哎,一转眼这么多年就过去了,光阴不等人,我却还是没啥作为啊。(最后一句,倒数第二字“十”出律了)

轮回

星期四, 18. 03月 2010

轮回
文/长存 2010-03-18 株洲

一千年有多少个轮回,
我没有计算过,
因为我每次路过那个被叫做奈何桥的时候,
总是不经意间会注意到那里坐着的一个卖汤水的阿婆。

不知道为什么,
我总觉得那个阿婆很像自己的亲人,
很亲切,很慈详。

也许因为每次离开那个地方的时候,
心里总是乱糟糟的,
每当走到阿婆那里,心里便多了一丁点安定的感觉。

每次阿婆都不说话,
只是当我走近的时候才扬起她那布满深如沟壑般皱纹的脸,
满含关怀的冲我笑。

我习惯性的问道:我还会回来吧?
阿婆并没有回答我,事实上,我似乎从来也没有听他说过话。
也许阿婆已经习惯于只去倾听每个从这里出去又回到这里,并再次出去的人说心事吧。

记不得这是第几次从这里走出去,也不清楚还会回到这里几次。
也许下次路过这里的时候,阿婆还会在这里等我吧?
也许我也还会给阿婆讲心事,并且在临行前也还会记得喝上一碗阿婆亲手煮的“孟婆汤”吧。

注:应鸳儿之邀写的凑数之作(鸳儿说是要写个以《千年等一回》为题的作品),我发现自己文笔越来越臭了。哎,罪过!我自己也不知道这该叫做什么体裁。

三五七言

星期二, 16. 03月 2010

三五七言
文/长存 2010-03-16 株洲

春分近,春意浓。
急染地毯绿,尚缺一抹红。
年迈小桥地头卧,半河浊水窜西东。

注:好久没写东西了,这几天天气晴好,突然发现春天到了,到处绿油油的。每天上下班都要经过一座破旧的危桥,往来于小河的两边。哎,城里的河水就是没有家里的清澈啊,走到哪都是浑浊的。这首《三五七言》是仿照李白写的,只用韵了,好像没有平仄要求。

年轻的心

星期五, 26. 02月 2010

年轻的心
文/长存 2010-02-26 株洲

清晨,
我站在镜子的对面,
发现镜子里边印着另外一个人。

于是,
我疑惑的问他:
伙计,看起来有点不太一样了。
他没有回答我,
只是摇头叹息。

数日过后,
他依旧摇头叹息。
我终于发火了,
他也终于说话了:
你老了!

我真的老了吗?
是啊,年华在不经意间流逝。
看着镜子里略带沧桑的“我”,
终于不忍心再去看它。

年轮的滚动不因个人意志而阻止,
沮丧的表情也没有半分可爱之处,
与其消极的哎叹,不如微笑的面对。

当我重新回到镜子面前,
那里面又变成原来的我,
他说:
你重新找回了那颗年轻的心。

《货币战争》一二部读后感

星期三, 24. 02月 2010

读《货币战争》一二部,从震憾到迷惑
——以小老百姓的视角看待人民币问题

文/长存 2010-02-24

  第一次读《货币战争》这部销营书的时候,是在去年下半年。某日在百度在碰到某网友说及这部书,于是抱着好其的心理去买了一部回来读。

  初读起来,感觉并没有印象当中的经济学书籍那种枯燥乏味,可能因为它不是专业学术论著的原故吧。我觉得它更像是一部小说,推理小说。说实在话,看完第一部之后,第一感觉就是:简直不可思议,世界怎么会是这样呢?其实想想,又只能摇摇头,不是这样那又能是什么样呢?
  今年无意中又得知第二部上市了,于是又去买了一本回来看(虽然还没看完,不过也差不蛮远了)。这次感觉和第一次不太一样了,不过更迷茫了,不是因为看不懂而迷茫,而是因为看过之后有种矛盾的感觉。这种矛盾源自对人民币的一些想法和看法。
  对于经济学,我是一个外行,也许正因为我是外行,所以很困惑吧。我记得政府发行的人民币应该是属于一种法币(就是用政府的信用做抵押。不是金本位,当年金银珠宝大部分都被蒋某人运到台湾去了,哪有黄金做抵押?)。那么,中国建国初都是计划经济,那时估计人民币发行量非常有限,再到后来改革开放经济速猛发展,外资大量涌入国内。
  这里要提一下外汇储备这个概念(虽然我也不太懂)。 来自百度百科的解释是:“外汇储备(foreign exchange reserve),又称为外汇存底,指一国政府所持有的国际储备资产中的外汇部分,即一国政府保有的以外币表示的债权 。是一个国家货币当局持有并可以随时兑换外国货币的资产。”
  而外汇储备对于中国来讲,就我自己的个人理解是这样的:简单的说就是“国个投资者要到中国来投资。可是外币在中国是不能流通的,所以要兑换成人民币,而这部分要兑换给外商的用来投资的人民币从来里来呢?于是,国家就把外商的外币(如美元)存放在央行(中国人民银行),然后央行按照汇率印制相应的人民币兑换给外商。”
  于是,在改革开放这几十年间,中国的外汇储备同实体经济一样极速上升。据我所知,目前国家的外汇储备已经突破2万亿美元,占全球近百分之三十。

  于是问题就来了,随着中国加入WTO,的时间一年一年的过去。中国对外开放的行业也越来越多,大家都认为狼来了。难道仅仅是这样吗?好像不是,至少不完全是。我们会发现,随着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着不断加大,他们便要求人民币升值以缩小他们的逆差等等。
  可是,人民币为什么要升值呢?升值对国人有什么好处呢?答案是,人民币是铁定要升值的,因为政府有压力(来自外部的压力,主要是西方世界)。可是如果按西方的要求去升值的话,那是不可能的。因为那对国家没有好处!
  早两天看到一条新闻,说是某知名经济学者谈到人民币问题时,建议人民币升值。当有记者问及人民币升值如何避免热钱问题时,学者提出了一个“绝妙”方案:一次性一步到位的升,然后微调。理由是,这样的话热钱投机者就没有机会,来不及。
  天啊,这可真是一个天才啊!如果政府真按他说的那样做的话,那可真是当年日本那一幕的历史重演啊。试想一下,我们国家有超过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这2万亿美元当中谁知道有多少是热钱呢?还有各种非正式渠道(如地下钱庄)。我敢打赌,只要中国把人民币一步升到一个非常高的位置,马上就有大量外资从中国流出。

  我们先不说热钱不热钱,只是升值对实体经济的影响就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现在美元对人民币是7块多,如果变成1:1的话,你觉得外资是傻子吗?如果还在中国生产的话,那生产的产品能卖得出去吗?然后大量进口商品涌入(加入WTO后,中国的关税就不说了),那时一辆进口本田卖10W,国产卖11W,你选哪个?这只是一个方面,引发的连锁反应只怕是毁灭性的。况且还有那虎视眈眈金融大锷,请不要忘记,信息从来都是不对称的,上面某知名学者所说的来不及,估计永远也不会在那些金融“超级玩家”身上发生的。要知道他们都是利用信息不对称来套取暴利的行家俚手。
  哎,感觉自己又杞人忧天了。

新年旧闻

星期六, 6. 02月 2010

《新年旧闻》
文/长存 2009-02-06 株洲

今天是家乡的小年夜(虽然全国都是明天),这让我想起一起关于新年的佚事,挺有趣的,和大家分享一下,这可是真实的故事哦。

其一:某年大年二十九除夕夜(因为当月没有三十),一个老乡因为饮酒过量,醉倒昏睡过去。他这一觉睡的可着实不短啊,足足睡到正月初二才起床。起床后他便问家人“今日初一了吧?”
家人告曰“初二!”
老乡:“啊!奶奶的可真邪门啊!去年没有三十,今年没初一!”
。。。。。。

其二:某年年底也像今年这般阴雨连绵,于是大家碰面总会说“该死的,今年这天可能没得晴了”。
很快过年了,这天是正月某天,又是阴雨天。某人曰“该死的,今年这天可能没得晴了”
呵呵,暴笑,今年才刚开始呢,就不晴了?

其三:开篇的时候,我说过我家乡是二十三小年夜。原因是这样的,许多年前我们茶陵县征兵,到二十四要出征了,为了和家人吃个团圆饭,于是集体提前一天到二十三过小年,就是这样来的。所以全国都过二十四,唯独我们这巴掌大的地方过二十三。

三台

星期五, 5. 02月 2010

《三台》
文/长存 2010-02-05 株洲

长路红花胜火,早行细雨如烟。
回首新年又近,围炉彻夜寒暄。

注:科技这玩意儿还真是好东西啊,现在一年四季都能看到花了(当然是那些城市里啦)。今早本来打算去接刚从深圳回家的妹妹,结果没接成,不过这首小令倒是写成了。

红梅*五绝

星期二, 5. 01月 2010

《红梅》
文/长存 2010-01-05 株洲

雪挤梅千树,
玉晶埋陨香。
片红遗傲骨,
枉自又神伤。

注:哎,许久不写诗了,今儿鸳儿出题,出了一幅寒冬雪梅图。没法子了,这回只得再丢人一次了,只好来一首今韵五绝,献丑了。(应急之作,后来回去后发现“劳神伤”不妥,犯了格律大忌,现更改为“又神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