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09日

Gmail的POP收信已经推出好长时间,一直没怎么注意。前段时间使用了中国移动的无线上网,发现速度实在是太慢了,因为是熟人,也只能将就了。

现在无线上网一般就是出差必要的时候收发邮件,常用的是Foxmail,但是Gmail的POP收信功能就是用不起来,怎么设置也不行,请哪位高手指点一二。

说明:在办公室是局域网代理服务器上网,不行;出差在外无线上网,也不行!

2005年02月22日

虽然WAllop现在对我的用处不是很大,但有了邀请还是拿出来和大家一起分享吧。

请留下Nametkg Email。

2005年02月21日

去年底直挨到二十九才匆匆赶回家。打定了主意不在家拖到正月初十就不上班,到家后对父母也是这样宣布的。没想到此举实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满以为可以在家好好地玩玩、吃吃、睡睡,结果十天里下了八天半的雨雪,到初六实在是熬不下去,向父母请辞上班,他们回答说我的行程已经安排好了:“舅舅那里一直没有去,总不能不去吧?姨表弟二十岁生日不能不去吧?……..”得,熬吧

2005年02月20日

需要的提供Email即可.

2005年01月23日

一些Gmail邀请,需要的请留下你的电邮。

2005年01月21日

昨天看到一则新闻,说歌坛天后张惠妹为了出国念书,已推掉不少商业演出,其中也包括中央电视台春晚节目的邀请。

这就有点不明白了,究竟是谁给她拒绝的机会?姑且不论“曾经的歌坛天后”出现在春晚节目上会有多大的关注率。仅一点就让人感觉很奇怪,那就是“国歌事件”仍历历在目,谁现在还甘冒天下之大不韪,不顾大多数观众的感受,请这样的问题歌手在春晚这样大团圆的综艺节目上亮相?

现在的中国人究竟怎么了?是不是层出不穷的事件已经“磨炼”了心中那根民族精神的弦,大陆有小燕子、章子怡,台湾有阿妹,挑战的事做得越多,人倒反而越红。难道不见韩国的李英爱?

2005年01月20日

“小猪头”女,1978年2月生,身材中等,嗜吃零食,因而得此昵称。

“飞毛腿”男,1978年7月生,身材中等,面白无须,上下楼梯喜施展武当绝学“梯云纵”,“小猪头”赐号“飞毛腿”,由此以后有什么遗漏的东西需上下楼梯,“飞毛腿”责无旁贷。

恋爱时因为分多聚少,时不时地通个四五十分钟的热线,难免有小的磕磕碰碰,不过大家都是豁达的人,求大同存小异,经过两年的恋爱终于走到了一起。

同在一个屋檐的生活让“小猪头”和“飞毛腿”体会到了生活的真谛,恋爱时没有过多的甜言蜜语、缠缠绵绵让他们可以在共同生活中慢慢增进感情,体会到爱与被爱、关心与被关心的感觉。

其实“小猪头”和“飞毛腿”的爱情很简单,就是相互理解、支持、关心,可能体现在春天里的一句叮咛一片药、夏天里的一丝凉意、冬天里的一份温暖,两人世界真的很好!

2005年01月10日

盗贼抢了一批珠宝,后来被一个人给独吞了。盗贼首领派人将这个人抓回来了,然后让手下的拷问珠宝的下落。
  过了几天,首领问手下:丫招了没有?
  手下说:没有,丫嘴硬的很。
  首领说:给丫看《还珠格格》了没有?
  手下说:看了,连《流星花园》都给丫看了,丫也没招。
  首领说:那给丫看美女作家的文章了吗?
  手下说:也看了,丫吐了,但是仍然没招。
  首领恼了:那给丫的看小资写的东西。
  手下说:大哥,也给丫看了,丫晕倒了三次,还是挺了过来。
  首领大怒:**,把央视的“射雕”和“笑傲”一起拿给丫看!左右一边一电视。
  手下:大哥,这,这太狠了点吧。
  首领:没办法,硬汉就得下猛药。
  过了一天,首领又问:怎么样,招了没?
  手下说:丫大小便失禁,愣是没招。
  首领咆哮着:放黑客2,放配过音的黑客2
  手下:大哥,会出人命的,要不换一个。
  首领:不是丫死就是我亡。
  过了一天,首领又问:怎么样,招了没?
  手下说:丫咬舌自尽了。。。。
  首领:什么!给丫看脑白金广告,没准还能活回来……

2005年01月08日

Gmail邀请多多,要的请按格式——

First name:

Last name:

Email:

不知道现在的Gmail邀请还能吸引多少眼球?

2005年01月05日

记得前段时间有个朋友说他现在已经很少上Orkut了,已经不知道Orkut对他有什么用处了。

不由想起刚开始注册上Wallop时,五个邀请一天之内就发完了,一段时也在上面看以了一些共享的好文章、图片,听了一些了音乐,但同在是越来越人声寂寥了,几天也没什么更新。

Wallop也会和Orkut一样的命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