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6月08日

 

快拍毕业照那阵子,周围很多人都疯狂了起来,忙着买衬衫、买领带,才发觉,以前大学号称“白衣飘飘的年代”,现在我们一个年级的男生却没几个有白衬衫和领带的。

眼看就要拍照了,忙着试衣服,一帮男生兴奋坏了,给乐得。入了夜,便有人穿着短裤,有的就直接一裤衩,穿着刚拆封的白衬衫,对着镜子把弄那条怎么也打不好的领带了。

还有人在走廊飞奔,脖子拖着一条形状可疑的布条,晃荡着串门,不时怪笑几声,得意不已,当然我也是其中一个。

一帮20几岁的男人一下子变成了好像明天就去春游的小学生,不禁感叹,尽管去实习和面试的时候,给师弟师妹们讲实习经验的时候,我们一脸老成,但终于还只是一群boys

我想,如果这时有一个镜头,突然从宿舍拉开,环顾一下我们走过的路,上过课的教师,几声钢琴响起,大学的四年便又活生生地一幕幕地出来了。

四年。一个boy的四年,是永远搞不好的发型,是皱巴巴的衣服。是穿上钟爱的球队的盗版球服时的荣耀。是永远地梦想,并经常不实现梦想,是今天发誓好好学习、明天便逃课。是非此即彼的偏激,是夸夸其谈的另类、同时又在关键时刻骑墙。是永远地爱,然后经常地失去爱,是女友眼中的不成熟,“没有安全感”。

是的,boy是不成熟的,而且boy一无所有。我们在喋喋不休的吹牛中构造自己的城堡和城堡中的新娘,然后肚子饿了去吃一个几块钱的快餐盒饭,我们把房子叫“不动产”,管钱叫“资金”,也只是纸上的指点江山,在嘴皮子上口沫横飞。

有一个帖子说,所有刚工作的男孩子都要感谢自己的女友,因为在自己要什么没有什么的时候,是她陪在你身边。是的,我们要什么没什么,甚至将终身一无所有。但是至少现在,和“既得利益者”的man相比,我们是富足的,我们拥有青春,那是一条领带就让我们乐上好几天,那是有力而触觉敏锐的身体,分泌良好的肾上腺,关于未来的无限可能性。

我很怕跟自己说,对岁月的留恋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拍毕业照前的一个月我就在博客上嚷着要买窄幅领带了。如果说白衬衫加领带再加上恶俗不堪的西裤,是一个成年仪式般的割礼,我至少要选择所谓“学院风格”的窄幅领带,和一双极度不协调的波鞋,“咚咚咚”跑着拍完一天,权当抗议。

有一次开玩笑跟同学说,算了,如果40岁的人还青春得像个boy,也算反社会了,言语间,不禁有一种走在青春的尾巴上的不甘心,同时又唏嘘不已。

即使永远青春,boy终将成为man,就像我最近经常在文章里提起的《猜火车》,那个曾经混乱不堪的小伙子,最终还是偷了那一箱钱,告别青涩,在清晨的阳光中,走上通往英国中产生活的光明大道上。不管是不是背叛,如果我们足够浪漫主义,至少在我们倒过带子来看那些昏昏沉沉的药物生活的时候,也会像导演那样,觉得年轻的放荡也仿佛美丽得近乎迷幻,一如我们现在想起过去的种种威风,种种失礼,和种种苦痛。。。

扯远了。夏天天黑得晚。最近在电梯里,有时会见到一两个上班回来的同学,一身职业装,胯下一皮包,疲倦中带些唏嘘,而身边几个刚踢完球回来的低年级学生,开着只有他们才觉得好笑的玩笑。电梯呼啸着直上九楼,仿佛穿过了几个云层,从九楼望下去,那么多身影在地上跃动、奔跑。

阳光还很好。

 

 

        昨天发了fotolog抢flickr生意?,反响意外的强烈,本来对FOTOLOG的有些东西还不是很清楚,但是看了大家的讨论,自己也查了一下,更加清晰了。

  大家的讨论中,提到最多提到的是剽窃的问题,vazi 提到的http://www.flickr.com/forums/ideas/8025/ 我去看了,原来如此,我英文虽不好,但也可以看出那个页面的讨论中的冷嘲热讽气儿。

  但是我昨天晚上专门去http://www.fotolog.net看了一下,其实这个问题还是需要进一步讨论。

fotolog并不比flickr来得不见的人

  fotolog什么来头?在fotolog.net的FAQ中,我们找到了其缘起。

  Fotolog.net is brought to you by three guys 。Adam Seifer、Scott Heiferman和Spike用业余时间设计了fotolog,他们称之为hobby ,业余爱好,一开始只是一个小实验,只允许200个自己的朋友和家里人建立自己的fotolog,后来引来的疯狂,让他们扩大用户量,但是巨大的费用让他们难以为继,自己掏了一年的钱后,2003年他们建立了一个捐赠制度。像FOTOLOG.NET捐赠的人都会成为Gold Camera ,并在用户名上有一个小图标,用户权限上也有优先。这听起来是一个充满了网络社区精神的制度。

  他们还讲述了FOTOLOG的技术细节的来历,主创人员Scott Heiferman以前经常在自己的主页上发图,后来便提出了最初的想法,能不能找一个更方便的方法,来让家人和朋友发图,然后相互交流?fotolog的界面以及对图片和好友的处理方法据说也是他想出来的,他们把用户自己的缩略图放在一边,然后好友的图,和收藏的图放在另一边。这样,一方面是发图系统,另一方面是交流系统。

  对于美国科技界这种类型的激动人心的故事,我觉得我们应该习以为常、产生某种免疫力了。我们不能排除这只是一种营销手段,这种温情脉脉的创业故事,也未必不是一种赚取用户热情的产物而已。

  但是无论如何,我们终于为fotolog找到了一个娘家,一个出处,而且幸运的是,这个故事还是那么符合我们口味,并不比flickr的故事来的庸俗和老土。

  真让人吐了一口气。

  有时候我真为这种心态感到不爽,当我们看到国内的一个新东西,第一反应是“剽窃”,直到看到这东西对应了一个遥远国度的概念,才觉得根正苗红,名正言顺。当然,这是题外话了。

fotolog和flickr,你的路我的桥

      

  flickr号称almost certainly the best online photo management and sharing application in the world,不能否认,flickr的功能确实强大,特别是note功能,把图像说明的功能指向了图片内部,他们真正模拟了我们的生活场景,我们拿着相册,和朋友凑在一起,指着相片说:“看,这个是xxx,那个是xxx。”但是我对这个功能将我的图片分成一个个小格子非常不满。他们加强了图片的和文字的联系,却在某些程度上破坏了图片最直接的表现力。

Maybe they want to keep a blog of moments captured on their cameraphone, or maybe they want to show off their best pictures to the whole world in a bid for web celebrity. Or maybe they want to securely and privately share photos of their kids with their family across the country. Flickr makes all these things possible and more!

  这是flickr对用户需求的预设,从中可以看出,flickr给自己定的概念其实是比较宽的,包括了图片博客,相册,个人网站等等,在flickr cental中,我们看到被精选图片都是拍得很完美的摄影作品,这些作品的说明都比较少。

  而在fotolog.net,的首页是一张世界地图,标明了哪个地方的哪个人的图片。一个世界的图景仿佛显现在我们面前,有点许知远常用的叙述技巧的味道:某年某日某月的某时,当某地的某某某在做什么的时候,某地的某某某在做着另一件事。

  不管从功能上,flickr能不能实现这样的效果,至少,从首页的姿态上,fotolog就显示出了和flickr的区别。

  fotolog.net的faq上阐明了什么是fotolog,什么不是fotolog.

  Fotolog.net is a website that lets you easily put your digital photos on the web in a daily log format. If friends/family have their own Fotologs, you can see everyone’s latest photos on one page and link back and forth to each other. And, you can comment in each other’s guest books.

  这一表述除了没有自吹自己的功能有多强大之外,和flickr差不多。他们还把fotolog和博客作了比较,有意思的是,他们友好地劝告说,如果你更喜欢用文字表达,推荐你到blogger…这种友好充满了整个网站。

  关键在于What isn’t Fotolog?部分。

  fotolog不是一个鼓励你把你所有的电子相都放进来的地方,如果你有五六十张你3岁的时候的生日party的照片想拿出来分享,他们建议你去 Fotki, Ofoto, or ShutterFly 这些相册网站,如果你想放你小时候每隔一天,或者每隔一个星期拍的照片,让大家看到你是怎么成长的,那么fotolog正是一个适合的地方。

  他更强调的是“图片日志”的概念,在这个概念下,摄影技术或者摄影质量甚至不被看重,只要你反映了一个过程,一个正在进行的故事,你就是一个很好的用户。

  同时,fotoblog的系统是不支持图片买卖的,fotolog的概念也并不鼓励图片买卖。

是否剽窃,是个严肃的问题

  很多人都在讨论fotolog.com.cn和flickr的相似之处,老外们甚至细致到在FOTOLOG.COM.CNDE的LOGO右上角出现了“试用版”,很像flickr又上角的beta这样的细节都看出来的。

  但是这些引以为趣的相似之处,是不是我们的一些同胞所说的剽窃呢?

  我觉得剽窃是一个非常严肃的词,已经上升到法律和道德的角度,需要慎重运用。

  即使涉嫌剽窃,也是剽窃fotolog.net而不是flickr,虽然flickr的名气很大,但是上面已经说了,有flickr不等于就不能没有fotolog。fotolog上打的是TM的标志,说明是TRADE MARK,正在申请商标的,我想在美国,如果FOTOLOG对FLICKR有剽窃之嫌,应该是挂不上TM的标志的。

  那么FOTOLOG.COM.CN是剽窃FOTOLOG.NET吗?这就要看FOTOLOG.NET在多大程度上申请了法律保护。我们可以这样想,我开一个BBS,是不是剽窃了最早做BBS的人呢?LINUX的诸多版本是不是都在互相剽窃呢?现在还有人说白度剽窃GOOGLE吗?

  这方面无论是FOTOLOG.NET还是FOTOLOG.COM.CN,都没有给出足够的信息,我们如其妄下定论,倒不如怀着一个更美好的心愿,来鼓励借鉴和在此基础上的创新。

2005年06月06日

加拿大的striaticwww.fotolog.com.cn上发了一个图http://striatic.fotolog.com.cn/photo_detail.f?photoid=112361,只是一个洗手盆,却引来了至今2800多个点击率,而且留言的人也非常多。不知道2800在flickr算什么样的点击率,但是在fotolog,算是非常多的了。

扣除这张相片上了首页热门图片这一因素的影响,和中国人爱观看外国人的习惯的影响,这一事件还是值得注意的。

留言的有很多是外国用户,而且我发觉最近几天,外国用户在fotolog也多了起来。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找到这个网站的,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用得懂中文系统的。

在留言中,老外们惊喜地说:who  needs  flickr  when  we  have  this?,这是striatic自己说的,据他自己说,他也是玩flickr的。我们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他发现新大陆般的语气。

确实,完全免费,1g的空间,每天发图不受限制,这对于付费意识非常强的老外来说,几乎是不可思议的。我知道flickr有一个非常复杂的收费标准,让人想起一句移动运营商的广告语:数学家都算不清的收费方式,我们还要他做什么。

我就不要flickr,我注册过一个账号,发过一张图,就落荒而逃了。如果我要在上去,我会在上面宣传中国这个深具美德的国度。就像我在striatic的fotolog上的留言一样:在中国,什么都是免费的,连用微软的软件都是免费的。

但是,让人担心的是fotolog的盈利,至今他们都还没有广告,也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是不是钱还没有烧完?

没有收费固然好,但是系统的优化似乎近于停滞,这是让人非常遗憾的。

这种状态,如其说是在抢flickr的生意,不如说是在学习雷锋。

作为用户,我希望不收费状态持续下去,一方面持续他给我带来的快乐,另一方面,也希望带来更多老外,和他们交朋友,鼓励他们学习中文。

广告一下,我的fotolog是 http://hoking.fotolog.com.cn/

2005年06月02日

我的刹那芳华,吟唱造作,皆到位可佳

但是终于落寞

没有一个眼神

只有我知道自己说什么

  最近在看《萨特传》,写到萨特的童年的时候,作者描述了一幅生动的情景,这本书是按照纪传文学的体裁题材写的,所以在言语中,描写刻画的成分是比较多的,以新闻人的思维当然难以接受,但是想着是文学,也就算了。但是想想,总不能作者杜撰的吧,所以,应该是引用萨特的著作吧,这么说来,传记作者的发音,多少也算萨特的发音了。

  关于童年的描写,书中的描写显示出了非常显眼的戏剧化。萨特的母亲和他的父亲结婚不久,父亲就病重,小萨特出生后,父亲就快不行了,后来父亲死了,母亲就带着他投靠了他的外祖父。

  外祖父是在当地小有名气的教育家,其实按照作者的说法,萨特家族就没几个正常的。外祖父和外祖母不和,母亲寄人篱下,也委屈不少,但是小萨特却出奇地受到祖父的宠爱,作者估计“大概是因为高大英俊的外祖父想让瘦小的小萨特作陪衬,让自己显得更加英俊高大,或许是即将离世的外祖父想让他的晚年更加丰富一点”,总之,两个人的关系出奇地好。

  “出奇”两字虽不一定是出于书中,但是还是可以概括小萨特当时的心境。我关注的是,这“出奇”的总结,是出于当时的小萨特呢,还出于后来的反思?这一点显然是要害之所在。

  小萨特带着一种惊喜与享受接受了外祖父的宠爱。但是外祖父的宠爱也让萨特-是当时的小萨特,还是后来的老萨特?-到疑惑,这种宠爱是出于一种真心,或者是一种表演?

  传记的作者提到了外祖父的癖好。当时,摄影技术刚刚兴起,资质聪明的外祖父醉心于此,经常摆出迷人的姿势,特别显示出他那富有男人味的胡须,来给照相师拍照,然后自己在一张张照片前面沉醉不已。而萨特觉得自己与外祖父的关系,似乎也有这种嫌疑,仿佛外祖父时时刻刻觉得有一个摄影者在旁边侍候则着,所以他对外孙的一举一动都要显示出无限的温情。

  作者提到了,每一次放学的时候,外祖父总是显眼地在学校旁边等小萨特,小萨特意出现,外祖父就好像得到摄影师的号令一般,做出夸张的姿势迎接上去,而小萨特那时候也非常配合,就像动作分解般,先是惊喜,然后百般幸福地扑到外祖父的怀里,当然,这一幕会引起旁人的一片赞叹:“看啊,这温馨的一对。”

  在说到萨特的童年的时候,这种非常具有戏剧性的情景在书中经常出现,小萨特总是惹外祖母生气但是,有外祖父这样坚强的后盾,他总是以一个战胜者出现……这舞台般的感觉被描述得淋漓尽致。

  现在的问题是这一情景是传记的作者发明并加工的吗?我想无论如何,写萨特这个人,作者总不会信口胡言,虽然我最近看过的传记,信口胡言的确实不少。能够让人信服的是,作者是阅读了大量萨特的著作后,描写了这个童年的戏剧化情景,也就是说,这一罕见的童年舞台剧,是萨特的舞台剧,他叙述了他的童年,而这一童年竟是如此戏剧化。

  按照传记的说法,这种戏剧化的童年对于萨特的成长,以及以后的思想是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的。一开始非常幸福的小萨特,后开产生了怀疑,他的所有幸福是不是只是一种表演?无论是他还是外祖父,都在表演着自己的角色?由此想到了,从小失去父亲的小萨特是否真的是“被需要”的,“被期待”的,由此引发了一个幼童天才般的孤独,这一孤独的小不点,就是以后大名鼎鼎的萨特。

  一切合情合理,顺乎自然。

  但是,当我们这么一想,事情变得非常可疑:一个从小惯于表演,并且这种表演影响了他一生的人,当他撰写自己的童年的时候,会有多少表演的成分?

  毫无疑问,一个多么戏剧化的童年啊,至少在阅读上,它给我们营造了一个舞台剧般的效果,这种效果让我们莞尔,亲切,完美。但是,这一诉说和描述,出于萨特的口,出于一个最具成就的文学作品是其舞台剧以及小说的天才之口。

  这一切是多么充满危险。那个戏剧化的童年是真的吗?或许也是从小习惯了表演的天才在纸上的另一次完美的表演?

  对这个“不可挑剔”的童年的质疑,和对新闻真实性的质疑,是不一样的。我们必须记住,萨特还是个文学家。

  有意思的是,传记的作者说到童年的这一段的时候,多次引用了其作品《词语》。我没有看过萨特任何一部作品,但是可以推断,《词语》里可能回顾了萨特本人的童年罢。

  以《词语》为名,回忆了一段经过“描写”的,“表演般”的童年,本身就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

  萨特毕竟是一个写文字的人。对于这种人,除非是死硬的现实主义者,我们不得不注意他们文字中的某种“狡JIE”,他们完美的文字中,不见得就表达了他们的想法。萨特毕竟是一个文学家,一个驱动文字的人,他惯于用文字描述一个世界,一个他臆想中的世界,一个符合他的存在主义哲学的世界。

  那么,那个被精心布置,并被完美诠释-我的童年是一种表演-的童年,是否也是一种创作?

  如果我们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这位伟大文学大师,认定了那段童年是经过萨特编造并描述了的童年,我们或许还能以最大的厚道,去为他辩护。

  事实上,当一个人诉诸文字,并信任文字--传记里写到,萨特是以词语来思考世界的--那么你必须面对文字,严肃地面对文字,或者用萨特的话说:词语。

  一种观点已经得到广泛的认可,那就是,语言自有其自己的规则,自己的世界。当我们表达的时候,并不是我口我说我心这么简单的过程,而是我们产生了思想,然后求助于语言,在其中编造了一套信息符号,从而表达了我们的思想。

  在这里,问题便存在了。我们求助并加以运用的词语体系,真的准确表达我们的思想吗?凭什么会回答一定是肯定的?毕竟,语言的规则先于我们每一个人而存在,先于我们的每一个思想而存在。我们是一个求助者,而不是一个驾驭者,虽然我们往往得意地认为,我们驾驭了语言。

  最坏的结果是怎么样的?当我们产生思想,去借助语言的时候,我们陷入了语言本身的规则和陷阱,最后说出来的竟不是我们所想的。但是,我们是先产生思想在求助于语言的吗?不,我们思考的时候,已经采取了语言的结构和意境,语言是独具一体的世界,而这一世界已经默默潜入了我们思想的世界,并且在我们不经意的时候,控制了我们的世界。

  由此看来,萨特得意地描述他的童年的时候,描述那悲哀的表演的时候--可以想象,当萨特总结出来了:他的童年不过一场表演,当时的得意--他用笔写出来的并非所想的,即使是他所想的,这个以文字导向自己的思维的天才,也有被文字-他可能更愿意称之为“词语”--所驾驭,他所说的表演,也只不过是词语的表演而已,我们仍然无法获知,一个童年的萨特究竟是怎么样的。

  由此看来,当我们看到一些文字,我们或许应该保持应有的警惕。当我们看到“告别变割裂”,或许不得不思考,这是人的发音,还是文字的发音?甚至当我们听到滔滔的口语表达,我们不需分辨:其中有多少是文字的发音。

  你说的,你写的不是你想的,这不关诚挚,而关乎文字,文字本身强势的规则。我们的警惕或许毫无用处。但是,保持这种警惕是一种素质,一种洞察天机的标签还是非常必要的。

  不要相信,不要轻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