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迪斯尼似乎还没有准备好为人们提供一个真正的“童话乐园”。



香港迪士尼,还没准备好




2005-09-12 09:13:10


  记者昨日亲历迪士尼:场地太小、项目太少、到处排长龙  
  香港迪士尼,还没准备好
    
  本报香港讯 (记者/戴远程)“太小了”、“排队等死人了”、“没劲,连过山车都没有”……
  众所期待的香港迪士尼乐园今天上午隆重开幕,不过昨日有幸提前进园体验的近万名嘉宾和媒体记者均亲身印证了“香港迪士尼言过其实,接待能力有限”的质疑。
  尽管昨日获邀提前入园体验的人数尚未过万,不到其正式开业规定的入园人数3万的1/3,但园内因排队发生争执的场面时有发生。尤其值得关注的是,据称最惊险刺激最受欢迎的“飞越太空山”项目,上午下午均告之设备出现故障,引发无数游客虚惊一场。
  有鉴于触目可见的等候长龙,有游客特别提醒称,有意前来香港迪士尼游玩的国内外游客,一定要做好排长队的心理准备。
  
  排队:一天只能玩七八个项目

 
 记者昨日上午9点赶到香港迪士尼乐园,排队进园的长龙已经逾200米长,还好进场秩序井然。记者来到号称最刺激惊险的“飞越太空山”,尽管其门口挂着
“需等候10分钟”的标牌,但记者一行至少等了50分钟后,才得以享受不到3分钟的“飞越旅程”。记者身边的游客禁不住直抱怨:“一点都不好玩。”
  记者随后赶往任何一个地方,都发现人头涌涌,项目游玩要排队,与米老鼠、唐老鸭合影要排队,吃快餐也要排队,甚至购物付款都要排上望不着头的队。
  昨日天气闷热,多位正在排队的游客感到不适,向记者抱怨,排两个长队下来,一天游玩的兴致几乎打了对折。他们还建议迪士尼方面多设一些供游客休息的地方。
  值得注意的是,昨日获邀入园体验的全是迪士尼合作伙伴邀请的嘉宾和媒体记者,人数接近1万,不到其正式开业规定的入园人数3万的1/3,等到有3万人入园时,排队状况岂不是更糟?!
  迪士尼乐园今日开业后,早上10点开门,平时晚上7点、节假日晚上9点关门。因此即使游客每个项目只排半小时队,一天也顶多能游玩七八个项目。因此游客在入园前一定要做好规划,把最希望玩的项目放在最前面,以免留下遗憾。
  
  游玩:场地太小项目太少

  “太小了”、“没什么好玩的”、“听不懂”……与记者的感受一样,昨日绝大多数游客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都有这样的感受。
  记者注意到,香港迪士尼乐园内面积其实很小,与广东人熟悉的番禺香江动物世界、深圳世界大观的面积没法比。而其游乐项目宣称是20个,但其实值得游玩的并不多。像国内游客期待并熟知的迪士尼著名游点如过山车、世界儿童乐园等等均没有开发。
  即使是被视为最刺激最惊险的“飞越太空山”,绝大多数游客也觉得索然无味,何况还要排差不多一个小时长队。而且昨日上午、下午该项目在开放过程中遭遇故障,不得不叫停检修,令游客败兴而归。
  记者体验的“小熊维尼历险之旅”,在不到5分钟的历程中,背景音乐与主题音乐显得格外嘈杂,即使是坐在同一排的同行,彼此间说话都几乎听不清楚。更有游客直指,只播放英文,根本听不懂。
  听不懂的不仅仅于此。记者注意到,尽管有些游玩项目警示语有普通话和粤语,但相当多项目全是英文广播。而像较受欢迎的“米奇音乐剧”、“狮子王庆典”等,则只播放粤语和英语,令很多来自内地和中国台湾的游客直言“听不懂,搞不懂”。
  
  损坏旅客财物,概不负责?
 香港迪士尼有设“霸王条款”之嫌
  

  本报香港讯(记者/戴远程)香港迪士尼今天上午开业,但是近日却屡屡被媒体批评。记者发现其门票上甚至出现有“霸王条款”之嫌的规定,称其“无须为宾客之财物损坏或损失负责”,目前该事尚未得到其相关部门的回应。
  昨日香港迪士尼率先对应邀的全球媒体记者以及特邀嘉宾近万人开放。记者发现,作为进入香港迪士尼乐园唯一的凭证,印有唐老鸭的门票背面,赫然以显眼红字特别列出如下条款:
  “香港国际主题乐园有限公司及香港迪士尼乐园管理有限公司均无须为宾客之财物损坏或损失负责,不论此等损坏或损失是因为香港国际主题乐园有限公司或者香港迪士尼乐园管理有限公司的疏忽或其他原因所致。”
  北京一媒体资深记者叶先生直斥“这明显是霸王条款”!据此条款,进园游客丢东西,被偷被抢,被外物撞倒损坏物品等,即使是迪士尼方面的疏忽,迪士尼都可以超身其外,置之不理?
  在记者提醒下均仔细阅读了门票背后的条款后,不少入园体会的游客无一不认为,这是霸王条款,并表示对“迪士尼列出此等不公平条款”表示震惊和不理解。
  就此,记者昨日致电香港迪士尼乐园管理层方面,却几乎得不到任何回应。
  另据昨日媒体报道,又有一例香港卫生督察在迪士尼执行职务时遭阻扰案例,而香港食品与环境署署长梁永立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将依法保留法律追究的权利。
  
 
  图:
  游乐项目偏少,等待的时间太长,太阳又很猛烈,两位小朋友很快就显得无精打采。 本报记者 莫伟浓 摄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