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0月31日

 

去植物园,闲着

 

去华南植物园干什么?

这确实是一个问题。

好吧,我们去香港迪斯尼,据说可以找到一个童年的梦,即使没有,至少冲着那几只鸭子和老鼠;我们去新马泰,就算不承认造就对那些充满刺激(!)的奇遇(!)浮想联翩,至少冲着“椰林树影,水清沙幼”;即使是去鼎湖山,无论是端砚还是果蒸粽,那至少也是一种盼头。

那去华南植物园干什么?看植物吗?哈哈,真行!如果你在短信里跟朋友说,你国庆长假去华南植物园高高兴兴地看了一回植物,大概你的意思是你这个长假过得超级无聊罢?至少大多数人都会这么以为。

如果没有答案,我们不妨反问:为什么一定得干什么?

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

大凡好玩或者不好玩一族,经过几年的黄金周的考验,大概也知道“旅游”是怎么回事了。你带着心里的那点点小九九去“丽江”,带着小小的虚荣去了趟欧洲,带着点儿文学青(中)年的德性去了趟凤凰……但回头想想,不过是从“干工作”变成“干旅游”,还是忙着——这就对了,平时忙着做事,放假了忙着旅游,累。

即使是乐在其中,我们也不妨倒过来想想,我们需要的,或许只是一个简单的东西:闲着。

“闲着”是什么?是什么都不干。干干干,我们干的够多的了,忙得要死,有个空,何妨闲着。

这个时候,除了呼噜噜睡大觉,你就可以去植物园了。也不要盛装打扮了,也不要拿相机了,甚至关掉手机,去闲着。这就对了,不去干什么,干脆就是为了无为。

那可是一个闲着的好地方。到处是绿,到处是花草树木,植物园不是中国园林式的精致,只是大,粗拙,简单,就是一个胖祖母,你不知道她的怀抱有多大,尽管往里面钻就是了,反正在里面无忧无虑,心里没有想法。

植物园是没有什么景点可言的,反正没有兴奋点,便显得安静,悠哉悠哉,有时候也不见几个人,像是电视机停掉了,但画面还漫不经心地挂着,但过了阵子,又动了,不经意地掉几片叶子,或者走过几个人儿,没什么刻意,直接可以昏昏欲睡了,这时候睡去也无妨……

当然里面少不了惬意。天闷热的时候,里面是没什么察觉的。那么大一顶大树帽儿遮着,够你凉快的了。空气干净,仿佛山水秀气全吸进身子里去了,还带着点甜丝儿,带着点凉气儿,透彻。

去植物园走走,或许是需要点“功力”,需要点感悟的,当你想不出什么地方可以去,又或者什么地方都不想去,烦,去植物园吧,在哪儿闲着,无为,你正需要这个呢。



 

琪林轩。一湖好水,一处水榭,满眼满眼的绿,这一定是有预谋的。

 

吃吃喝喝多了,也有了点儿讲究,不一定要隆重,齐全,精雕细琢,有时候就为了点新意,便满心欢喜,吃起来也就乐不可支。

 

华南植物园,华灯初上的时候,琪林轩的水榭便变得显眼起来,整个园子本来不加修饰的,如今水倒影这点点灯光,竟显得有点金碧辉煌。

但最让人欣喜地还是水上食肆的心意,广东人爱把饭店叫酒楼,楼者,总是“脚踏实地”的,特别是现在的城市是越来越密,著名酒楼总身居闹市,外面熙熙攘攘,进去也是人声鼎沸,虽然吃得痛快,但也稍有“密实”之憾,前后左右全是人,即使吃得“飘飘欲仙”,这飘,也难找个出口。

而植物园放眼开阔,地方便“空”出来了,再加上一湖清水,便有了灵气。所谓空所谓灵,当然未免有点“酸气儿”了,但是湖水、树影、凉风的惬意,在广州,真不是一般能享受得到的。

 

移步进去,里面却并不显奢华,甚至有些粗拙,原木铺的水榭,常见的餐桌,一样的不加精雕细刻的。

 

也好,新意到了,里面的简单反而减少了拘束,舒坦。

 

吃的也一样,每每有令人惊喜的机巧,但又不故作隆重,菜和价钱,都是家常的味。

 

 

特别推荐

 

粥水浸鸡(全名)

 

粥本是常见之物,但在这里却用出得妙起来。将其煮烂,几乎不见米,成“水”,鸡肉在里面一“浸”,变得比一般时候滑嫩,而鸡汤和粥水“水乳交融”,也别具风味。

师傅的味道调配和火候掌握都到家了。

 

龙珠

 

这款甜品是这里最大的惊喜。

小小龙珠,竟被精心地分作了三层。最里面的是液状蛋黄,非常新鲜,在外面就是糯米,最妙的是,最外面的一层,师傅用了麦片入菜,令人拍案叫绝。

相信不上人都有小时候瞒着大人,偷偷干吃麦片的经历。麦片的糖本来就是一种非常清的甜,还没有入口,特有的香味就扑鼻而来,入口非常爽脆,但这脆很快就变成了一种特有的粘,这时候“过度”到糯米,正好。而深入其内,最后蛋黄缓缓而出,回味无穷。

小小的甜品竟然让人的味蕾如探险般经历如此奇妙的旅程,师傅的天才,真让人不禁有一种“想不到这里还卧虎藏龙”之叹。

 


2005年10月28日

国务院任免工作人员 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被免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10月28日12:52 新华网

国务院任免工作人员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被免

资料图片:张保庆(左一)接受记者访问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新华网北京10月28日电 国务院最近任免国家工作人员。

  任命李卫红(女)为教育部副部长,姜增伟、易小准为商务部副部长,钟攸平为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副局长。

  免去张保庆的教育部副部长职务,张志刚、安民的商务部副部长职务,甘国屏的国









几千元做老板开个小店 90个项目赚钱真快
超级野菜部落! 眼前的财富岂能错过

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副局长职务,姜增伟的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主席职务。

  教育部副部长称高校收费确实很高

  教育部副部长称高校学费偏高超过百姓承受能力

  专访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为何学校学费高居不下

  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表示坚决反对将教育产业化

2005年10月19日

 







 

2005年10月18日

2005年10月17日

2005年10月14日

        又有食品安全警告响起,这次是被广泛使用的保鲜膜,这比食品更可怕,你可以不吃某种食品来避免致癌,但是你不能保证你吃的其它食品不是接触过致癌保鲜膜。

        韩国三荣集团在大连投资6000万美元创立独资大连三荣化学有限公司的辩解是:“我们生产的产品应该是无毒。”当记者致电该公司销售部张宏昌询问有关事宜时,他表示,他们公司各种许可证一应俱全,都符合国家规定。

        这种回应让人觉得非常熟悉。在薯条致癌事件中,肯德基和麦当劳也多次重复:我们的食品是按照中国最高的卫生标准生产的。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即使我的食品是含剧毒的,吃下去就死人,但是我的食品“各种许可证”一应俱全,都符合国家规定”,我们也有天大的理。

        这种逻辑大概可以让很多人反胃了。这种反胃在于,洋公司之所以赢得国人的追捧,名正言顺地高价出售,除了关税因素外,也是因为他们是“国外的”,人家卫生,质量保证。这种心理预设绝对不单是可怜的中国人的一门子心思,洋公司的各种宣传中,确实也主观上推动了这种印象,依着这个来塑造“优质品牌”的。

        但是一出了事,洋公司们的推委,就让所有这些印象全部落空了。每次看到这种新闻时,我们多少有一种失落:原来那些谁谁谁,也只不过是一个奸诈的生意人,而且是外国的奸诈的生意人。这怎么就让人想起清朝的那些卖鸦片的洋人?

       原则上来说,鸦片“各种许可证一应俱全,都符合国家规定”,谁都知道,在清朝,洋人搞全许可证不是什么难事,即使是今天,也不见得有多难。

      现在另一个问题就是,谁在发证,谁在制定这些混账“规定”,让中国人的生存质量就注定了比美日韩的人低,生出来命就这么贱?

      当美国向快餐业起诉,状告其薯条可能致癌时,中国的卫生部门迟迟才做出回应,而且连“关注美国诉讼结果,并做出相应处理”的意思都没有。当美国校园禁止可乐饮料进驻小学校园时,中国没有任何反应,以至于可口可乐中国公司说,我们没有撤出校园的必要,因为没有任何部门要求我们这样做。

        呜呼,如此以往,中国人的肚子,或将沦为世界垃圾桶耶?腐败的清政府尚有一个林则徐林大人拍案而起,现在的大人们,又有谁保得住我们小民的肚子?

 

 


致癌保鲜膜中国大扩散 日韩产品占有80%市场



http://finance.sina.com.cn 2005年10月14日 02:48 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这个市场很大,是个可怕的市场。”当记者就日韩保鲜膜在华市场份额这一问题致电上海力派塑料包装有限公司连昌永经理时,他用了“可怕”这个字眼。他说尽管他手头没有具体数据,但每次和业内人士聊起这个话题,都颇觉吃惊,“宾馆、酒店、超市和生鲜食品都在用。”

  在连昌永发表这番评论的当天,上海某财经日报以《全球禁用日韩致癌保鲜膜转道中



》为题报道了这一事件。该报道称,PVC保鲜膜含有致癌物质,对人体危害较大。“由于在本国遭禁,日韩聚氯乙烯(PVC)食品保鲜膜大举进入中国”,“目前LG、三菱、三荣三大品牌即占国内市场近80%份额。”

  这一事实是否属实?为此,本报记者进行了调查。

  “保鲜膜分有毒和无毒的两种。含氯的有毒,不含的无毒。目前PE较为保险。”上海市塑料研究所塑料检测中心王国宪主任对记者说。

  王主任说的PE,指的是以聚乙烯为原材料的保鲜膜。目前市场上出售的绝大部分保鲜膜,都是以乙烯母料为原材料。除了PE外,还有两种分别是PVC和PVDC。PVC指聚氯乙烯,PVDC则是聚偏二氯乙烯。

  大多数专家普遍认为,PVC有毒,而PE和PVDC则相对无毒。对此,连昌永并不认同:“这两种保鲜膜在常温下一般没有问题,但在

微波炉等高温环境中,则会释放出致癌物质。这两种保鲜膜都含有氯,容易挥发出毒素出来。为什么热衷于生产这样的原料呢?因为其产品透明度和光泽度好,并能适应冷冻和高温的环境。并且柔软舒适,容易受到消费者青睐。”

  另据了解,PVC还有一个容易产生害处的因素。其是一种硬塑料,要使其透明柔软,一般是在其中加入大量的增塑剂,而DEHA(乙基己基胺)就是一种添加在合成树脂材料中可增加产品柔韧性及弹性的物质,在PVC保鲜膜中含量约为40%至50%。

  据上海市塑料制品质量监督检验站工程师余红梁介绍,DEHA食用后会干扰人体内分泌,引起妇女乳癌、新生儿先天缺陷、男性精虫数减低,甚至精神疾病等。

  正是因为危害严重,欧洲早在数年前就禁止使用PVC作为食品包装材料。日本也在2000年杜绝了PVC食品包装。据世界包装组织理事会宣布,美国、日本、新加坡、韩国和欧洲各国现已全面禁止使用PVC包装材料。

  “这只是专业人士才知道的事实,一般人不大清楚。尽管规定不准上货架,但目前很多超市还有。部分是直接从日本集装箱过来的,日本人自己不用。”连昌永说。据他介绍,日韩每年出口大量保鲜膜到中国,他自己都曾看到装着保鲜膜的集装箱。

  除了直接出口到中国外,日本和韩国还分别在中国设立了自己的工厂。上海郡是高分子材料有限公司就是日本郡是高分子工业(株)和上海张桥经济发展公司共同投资设立的中日合资企业。记者在该公司网站看到,他们利用日本的先进设备,在中国生产的产品中,就有PVC超薄食品用保鲜膜。据连昌永介绍,由于这个厂使用的是日本早已淘汰的设备,当年为了进入上海,还颇费周折,被押在海关很长时间。

  去年10月,韩国三荣集团在大连投资6000万美元创立独资大连三荣化学有限公司,主要生产PVC保鲜膜等。其中PVC保鲜膜共6条生产线,宣称年产量达1万吨。“我们生产的产品应该是无毒。”当记者致电该公司销售部张宏昌询问有关事宜时,他表示,他们公司各种许可证一应俱全,都符合国家规定。他不愿进一步发表意见,让记者次日致电公司总经理或韩方人员了解情况。

  “日韩生产的PE(聚乙烯)保鲜膜,质量很好。但他们不出口到中国。”连昌永说。据他介绍,就是PVC和PVDC的生产设备和技术,国内也达不到,并且很难从日本买到。日本不肯卖给中国。为此国内并无生产PVC产品的厂家。“最好的保鲜膜是美国陶氏生产的,由于价格太贵,目前在我国没有销售。”连说。

  作者:本报记者 许凯 发自上海

2005年10月10日

2005年10月08日

        一只蛋里怎么能长出一棵树?这本来就是一个孽障。这样的生命宁可不出现也罢。

        但是却有人滴下了罪恶的水。有时候,开启一个生命和结束一个生命同残忍。

        树啊树,你也曾何其茂生过,但那不过是一个脓包的绚烂,及时艳如桃花,那又如何?

        如此看来,引来蝼蚁成群,也不是什么罪过了。

        呜呼哀哉,因为某人的干净,你丢掉了小命。你的来本不应该,你的去也默默然了无生息。

        一个生命的结束并不见得会使人泪满襟。

        树,你今天死了。

2005年10月07日

  

  这个名字取得没怎么样,但这不过是些个人看法,不谈也罢。

  既然南都涉身IT,就不能不按照这一行的模式办事。

  现在的GOOGLE已经日益庞大,屡屡挑战微软,但是,在诞生之初,它不过是一个搜索引擎,微软当初也只是一个操作系统。在中国,网易一开始只是一个电子邮箱,搜狐只是一个搜索引擎,而新浪也不过是一个论坛。他们能让人们记住的就是这些。

  和软件的生命周期一样,IT公司的发展也现象出一种“升级”的特点,他们总是以一种核心竞争力高度密集的形态出现的,这种形态,就是GOOGLE刚出现的时候,干净的界面,QQ刚出现的时候,瘦小的身躯。这种BETA形态的公司,就像一颗裸露的心脏,将它的生命力最直接有力地展现出来。

  在出现了模仿着后,比的才是寿命。才是升级速度。

  而南都的新闻网站,让人看不到他们的BETA形态。我们得不到他们的规划资料,但是从在记者的家尚流传的一份招聘广告,我们可以看到,他们的新闻业务是着眼于全国的(招聘广告特别突出了北京 广州 上海的新闻编辑),内容提供也是跨越多领域的,新闻、评论、读书、软文……这些都可以从他们的招聘广告上看出来。

  更引人注目的是,他们摆出了明显的进军电子商务的姿态,这各计划细致到EMD的层面。联想到他们利用发行队伍涉足物流配送的计划早前已经其送,想必线上和线下的整合应该是一个重要的步骤。

  这不能不让人想到源自南都的一句话“一出生就风华正茂”——“大头婴儿”们的多么恰如其分的广告语!

  一出生就风华正茂,风险在哪里?会不会因为蒸发过多,供水不足而迅速枯萎?

  为什么IT公司会“选择”升级的发展路径?

  新科技公司的起家大多靠风投。一份成功的、富有吸引力的商业计划书,并不主要在于他的完备,而更多地在于它提出的概念。IT业始终是一个创意行业,没有一个令人心动的概念,吃不开。所以,IT公司必须把自己的概念最直接有力地展现出来,这种思路要深入到产品层面,剥落其他无用的东西,这才能被风投选择,也才能被用户选择。另外,风投到处撒网的方式,也决定了,不可能会有“一出生就风华正茂”的怪物产生,要是生错了呢?不是白养了?

  这个已经是既成的游戏规则。我们不能保证WIN95出生的时候,微软就只能把它做成那样,但是这么多年来,我们习惯了用着WIN95等WIN98,用着98等2000。

  升级本省就是一种生产力。用户习惯了,资金市场也定势了。

  无论如何,南都如此高调地办新闻网站,总会有人不由自主地拿来和新浪新闻比。有一个是可以肯定的,南都的新闻网站不可能办成新浪那样,如果是,根本没有出生的必要。如此坚定地进入这个市场,他们必定会有自己的一套,这一套是什么?这恐怕是很多用户选择以后选择南都新闻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用户在观望着,市场也在观望着。

  而按照IT公司的成长模式,南都新闻应该首先把“这一套”纯粹地做出来。一个BETA版完全不会妨碍他们以后的发展,升级会让一个成功的产品充满乐趣和惊喜。

  谁知道呢,也许南都新闻网站出来后,完全不是我们现在想象的样子,但是至少他们现在透露出来的信息让人担忧,一个1995年出生的WINXP虽然神奇,但是不见得会活得下去。如果细究这其中的原因,就会说到老话上去:巨大的市场风险,报业不景气背景下南都的资金供应能力,IT界本身摇摆不定的走向……如果这样来表述他们所遇到的问题,想必这些他们都已经深思熟虑过了,不知道BETA一说能不能提供一个新的思路?

 

如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