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2月26日
GOD SAVE ME
 N’
ZHUJIANG RIVER


这条诡异的曲线是南都公布的今年下半年游珠江模拟线路
上帝保佑广州市所有善良的人,别要被抓去游珠江。
2006年02月25日





个人无叙事

GE REN WU XU SHI
NOTHING TO SAY










        这阵子突然有了心机,重整博客,才发现其实这里写的很多都是些不带人气儿的东西,如果想从这里看到关于我本人的一些故事,恐怕要失望了。

         对于很多人来说,对博客的了解还是缘于木子美,于是博客作为网上日志的功能也多一点。

         我羡慕身边的一些朋友,能把自己的生活说得有滋有味。这种有滋有味不但体现在写博客上,也体现在聊天上,他们的生活是“可叙事”的,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故事,在述说的时候又由于技巧的高超,以及选词上的精心,而显得如此具有书面性。
       
         而我一说起自己,便觉得没什么可以说的,包括童年,以前的事我已经记不得多少了,说起来更挤得干巴巴的。

         然而羡慕归羡慕,我并不愿意让一些词语,一些时兴的表达介入并毁了我的生活。
        
        如果生活有了向别人述说的自觉,人便变得不自在,这种述说的欲望是如影随形的,代表着一种强大的社会里对人的介入。
 
       很久以前,我就不再过这种生活了——仿佛有一个那个他/她在看着自己做的一切。倒宁愿生活是没有传奇的,自己一个人的小天地,心灵难得安宁。

        不要说什么,不要去碰自己的内心,至少在效果上,这是安宁的。

        这或许是为什么在这个博客里,个人叙事极大缺失。
 
       然而, 看看这些跻身“大议题“的文字,总是有点不心安。
 
       我不相信自己坐在电脑前的十几分钟,就可以对某一话题有足够的见识,但是却是形成文字了。人总是要为自己的文字负责任的,如此的草率,总是一种罪过。
 
       所以我宁愿自己在文字上少点火气,多点平静。
 
       现在表达的成本太低了,我们更需要考虑自己表达什么、怎么表达。一种掠夺式的文字输出,只能是价格战战略,说得越多越好,就越不值钱,真正的品牌战略以后应该属于说话谨慎谦虚的人,冷静的人,至少应该是平静的人。





2006年02月22日


Hey hey my my
rock n’ roll
will never die!

学生模仿摇滚乐手在床上蹦跳跌出窗外身亡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2月22日13:40 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2月22日电 新加坡一名来自中国的学生因模仿摇滚乐手因在朋友宿舍的床上蹦跳,在不幸从窗口坠楼身亡。

  据《联合早报》报道,这起意外发生在去年12月17日晚上10时左右,地点是位于新加坡的诺维娜国际学生宿舍三楼。16岁的中国学生李小萌来到朋友王彬翌的房间,两人开始弹起吉他。弹到一半,死者突然兴起,用吉他摔床,后来又跃上窗边的床,模仿起摇滚乐手高声哼起歌来。

  由于死者在玩得兴起时,也曾经出现类似的行为,因此王彬翌也不疑有他,就继续背对着死者弹自己的吉他。

  后来王彬翌听见百叶窗帘的摩擦声时回头一看,死者已经不在房里。王彬翌赶到窗口往外望,死者已经倒卧在楼下。死者被紧急送往
医院救治,但因为身体多处受伤,隔天零时左右不治。

  验尸官20日在案件研讯后裁决,死者是死于意外。死者的父亲李中元闻判后在庭外接受采访时表示:“新加坡的调查做得很详细,所得的结论也公正。但是,我都这把年纪了,失去儿子的精神上的损失,是金钱无法弥补的。”

  据悉,李中元已经聘请律师,表示将和宿舍负责人商讨有关赔偿事宜。他强调,他和妻子最关注的不是钱,而是宿舍负责人如何确保类似的意外不再发生。

2006年02月21日

"血馒事件":便宜的技术


         我们没有看过陈凯歌先生的《无极》,也没有看过胡戈先生的《馒头》,但是由于经常上网读书看报,便多少知道他们的一些事情。

        以我对技术的了解,要戏耍一步大片,成本其实不高:

  一台较好性能的台式电脑,5000-6000元

  一个盗版的视频处理软件,比如 premiere,在广州的太平洋电脑城,一个盗版碟5块钱,老板特别热情。

  一个视频转换软件,免费,这东西在网上随时可以下载到正式版,比如超级解吧。

  一个盗版《无极》的dvd,在广州,D5一般价格为6元。

  如果还需要在其中插入视频,一万多元加一部DV就够了。

  如此一来,总成本不会超过2万元,而且这是最佳方案,如果娶其次,而且考虑很多人的电脑都是现成的,不至于要搞这个才专门去买一部电脑,所以成本最低可以控制在11元左右(不包括工作餐)。

  相比《无极》剧组的上千万,上亿人民币,这真是太便宜了。

  当然,在这一过程中最大的成本应该是智力成本,一个人对电影的理解,创造力,搞搞阵的能力。

  但是,智力从来就不是人类缺少的东西,在“技术神话”的年代,有的只是门槛——掌握技术的人,拥有了创造的权利。

  这便是陈凯歌们必须面对的事实。

  技术的门槛如此低,以至于一部低端数码相机加PHOTOSHOP,也可以做出完美的图片,效果与景点的摄影师作品相比并不逊色,一个摄像头也可以炮制出一部BACKSTREET BOYS风格的MTV,栩栩如生,几个软件就可以对一部电影任意编辑重排。

  作为某种权利象征胶片机在某些时候甚至被嘲笑成老古董的标志,曾经的艺术家从神坛上尘落人间,胡戈门是“可耻”的,但陈凯歌们是可悲的。

2006年02月20日



手机的雪球





           前几天去中华广场逛街,在数码店看到两样东西。

        索尼的一款数码相机造型很酷,和手机无异。这样人想起,大概一年前,一款手机将照相功能作了改装,让人们照相的时候,能够像抓相机那样习惯,而不至于单手拍照那么“别扭”。这作为此款手机的一大卖点在广告里做了极大体现,记得我是在地铁的大幅广告上看到的。

        谁都知道技术融合是必然趋势,一年前的时候,将手机的摄影功能改造得“像”相机,是一种创意,而现在时过境迁,将摄影机改装成手机的样子又变成一种创意。

        但是我知道,没有人会蠢到在相机上添加电话的功能。

        如果说手机的风格“入侵”相机,是一种强势的胜利(就像当年披头士对美国的“英格兰入侵”),那么在和相机的对垒中,手机肯定会赢得战争,就如上面所说的,相机不可能“吃掉”手机(外形模仿更像是一种献媚),而手机正在“吃掉”相机,至少,拍照手机的出现,让相机制造商失去了不少生意。

        另一个产品是mp4,即使是很杂牌的产品,也已经可以做得非常成熟,这说明了mp4技术已经足够成熟。这让人想到3G手机,刚刚出现的时候被人诟病的一点就是,其所宣称的视频功能让人大失所望,电池不够用,图像不稳定,还有一点,就是我们需要在如此小的屏幕中看影像吗?

        现在MP4的成熟,或者会让手机阿商嘴角露出狡猾的笑容。避开技术细节不谈,至少在小设备上看影响的技术已经达到一定的质量和稳定度,那么为什么不能设想手机将其移植呢?手机里出现视频早已有之,如果能做完美的移植,让手机能像MP4那样长时间,稳定地观看影像,我想这比手机摄像功能更令人期待。当然,手机摄像功能的成熟也并不是多么困难的是,那就要看,手机能在多大程度上“吃掉”DV了。

         至于第二点,我认为完全不成问题。屏幕的大小,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重要。想一下,电影是先于电视出现的,那么当电视出现的时候,人们是不是也担心,这么小的屏幕,有用吗,能看得清吗?毕竟电视刚出现的时候,屏幕比荧屏小多了。但是最终这个不成问题。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电视成了主流之后,为电视做制作的影像自然为电视的屏幕而作调整,最终衍生出基于电视的影像美学。

        在变更了媒介之后,内容本身也会因为媒介的变化而变化。

        同样,MP4受热捧给我们带来的好消息是,即使在这么小的屏幕里,人们还是能,而且很乐意观看影像。因为它具备了移动性的优势。当年电视因为能让人们在自己的家里观看影像而登上技术舞台,现在MP4因为能让人们能够摆脱家而登上技术舞台。

        那么手机为什么不呢?

        在MP4打了很好的“群众基础”之后,或许人们就不会问“我为什么需要3G”、“3G真的行吗”这类问题了,而这些问题一年前还争论得很凶。

        如果承认真的有“超级终端”,我们能看到,一切都在为这个“超人”的出现而作者准备,无论是数码相机,还是MP4,最终手机的大雪球都会将他们吸纳进取。

        让我们期待超级手机。



新婚妻子行房过于紧张
丈夫生殖器被卡住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2月20日02:46 重庆商报


  本报讯 (记者 荣含含 实习生 唐询) 昨日清晨,南坪一新婚夫妻行房时,妻子阴道肌肉竟将丈夫的生殖器卡住,导致两人的身体分不开!随后,赶到的120医生用毛毯将两人包裹住,并紧急送往医院。医生称,由于女子精神过于紧张,导致肌肉收缩,才发生那样一幕。

  据了解,家住南坪的张先生、王女士结婚不到两周。昨日清晨,两人行房时,张先生发现自己的生殖器竟卡在了妻子身体里,无法取出。在尝试几次后,仍不能将其取出。无奈,两人只得拨打120求助。很快,120医生赶到,用毛毯将两人身体包裹住,并随即送往医院。在医院,医生了解情况后,随即在王女士臀部打了针“肌松剂”。很快,张先生与王女士的身体终于分开。医生建议新婚夫妻,行房时应尽量让情绪舒缓,遇到此类问题更不要紧张,可以先采取平躺聊天转移注意力的方式自救。

评点:1,注意,该新闻的作者叫做:“容”含含!
            2,医生告诉我们,被夹住的时候,要用嘴。(来聊天)

2006年02月12日

母猪产下怪猪仔
鼻子长在头顶如同大象鼻






重庆晨报


        鼻子长在头顶,耳朵比普通猪仔大,产下不久后死亡,专家称可能是返祖现象

  本报讯(见习记者王夏媛 周杨)民间传说,“象猪”能带来好运。前晚,大足县邮亭农民彭路圆家的母猪就产下这么个怪东西:全身光滑无毛,鼻子如同象鼻长在头顶,耳朵也比普通猪仔大。“刚生下就有两斤六两重,是其它猪仔的两倍!”彭路圆说。
    

  母猪产“象”

  据彭路圆介绍,前天晚上9点左右,由于家中母猪临产,他便来到猪圈里替母猪接生。

  彭路圆发现其中一只猪长相奇怪,鼻子长长的犹如大象很像老辈人所说的“象猪”。“我赶紧将它抱起,单独放在草圈里。”“象猪”在他怀里发出“哧哧”的声音,他担心“象猪”会饿着,还特意跑到家里用牛奶喂它,连续喂了2次,“象猪”都很快地喝完,并在他的怀中慢慢睡着。

  “第3次喂牛奶时,‘象猪’就不行了。”彭路圆伤心地说,晚上12点,他拿着牛奶正准备喂“象猪”,发现它口里不断吐血,几分钟后就闭上了眼睛。

  疑是返祖

  西南大学动物医学系郑小波老师认为,村民所说的“象猪”是没有科学依据的。“如果是死胎,就是猪仔在未发育成熟之前某个阶段的模样。但产下活胎比较难解释,极可能是返祖现象。”他表示,出现这种现象可能跟周围的环境和饲料有关,也许是受污染产生的变异。


点评:出去滚,掩是掩不住滴。
2006年02月07日

不响没有快感?


      超级强的《罪恶之城》里面有一个情节,讲的是一个小女孩被恋童癖者掠去,赶来解救的警察最终失败,在女孩被带走之前,警察对女孩喊道:无论如何,不要尖叫。


      超级强的《罪恶之城》里面有一个情节,讲的是一个小女孩被恋童癖者掠去,赶来解救的警察最终失败,在女孩被带走之前,警察对女孩喊道:无论如何,不要尖叫。

     很多年后,被害的警察脱身,去找那位长大了得女孩,女孩跟他说,被掠走后她无论受什么样的虐待,都没有叫,倒是那位恋童癖者因此痛苦不堪,因为受虐者不叫的话,施虐者根本没有快感可言。

     由此可见,声音是具备某种魔力的,很多难以企及的欲望,一声响,便得到慰藉。

    比如过年放鞭炮。

    这件事已经争得太久了,最终,今年北京皇城“叫”了起来,众多奔走呼吁“保卫春节”,“保卫年味”的人双眼微合,颤抖着享受着来之不易的快感,更有将此举之意义发挥广大者,大谈文化之胜利。

    然而是不是鞭炮响了几声,年红贴几个,就真的是文化的胜利,年就在圣诞节、情人节的夹击中雄起了呢?

    在恋童癖的快感产生机制中,施虐者看似残暴,但是其实男人的雄风被掌控于小女孩一声惊恐的减叫,其实最孱弱的反而是施虐的男子。因为孱弱,才对那声尖叫孜孜以求,由此得到的快感,也必定是扭曲的快感。

     如今京城的那几声响声起来之后,一班颤抖沉醉的脸上,是不是也泛着这种孱弱?

     如果是,那么这种扭曲的快感并不值得歌颂,呼走相告。中国年,中国传统文化如果因为这几声响声,让某些志士得到慰藉,并不值得歌颂,呼走相告。  

      只有一个民族在心态上真正以强者自居了,才能真正地获得其文化的胜利。我不知道外国人怎么过圣诞节,但我想绝对不是像中国人这样过,最近又有人兴起过感恩节,我也有理由相信,绝大多数的中国人和我一样,除了字面意思,不知道感恩节是怎么回事。如果圣诞节我请几个朋友吃顿火锅,并不代表洋人的文化就在我的身上胜利了,同样,如果春节我不回家,带几个人去吃顿西餐,也不代表着中国文化就在我的身上失败了。

      我不知道外国人有没有提过保卫圣诞节,但是我想这么多年了,不可能规矩一点都没有变,难道美国人现在还是和中世纪欧洲人一样过圣诞节吗?难说。但是这并不代表着希望文化在美国人的身上失败了。

  北京的鞭炮声响了,或许真让孩子们知道了人们以前是怎么过年的,或许炸伤了几个人,或许吵烦了几个人。无论如何,孜孜以求的响声出现了,快感也享受了,但如果说胜利,还得让国人在心理上建立强大的优越感,如果这种畸形的快感不利于优越感的建立,又或者甚至会麻醉国民,那这种事还是少做为妙。

    昨天在家边见到一件有意思的事。

    中午吃完饭回来,已经是4点多了,广州还挺热的。前面一个女子穿着暗红色的格子裙在前面走,长发给挽了起来,用大发夹夹住,加上稍微臃肿的身形,直接就有了少妇的样子,特别是那挽起的长发,记得《笑傲江湖》里面,令狐冲见到小师妹将头发盘起来,一身少妇打扮,便知道她和林平之的好事了,一阵心痛,可见这盘起秀发,算是一种符号意义。

     这都不是重点。

     最引人注意的是,短裙下面两条裸露的腿,穿着一双凉鞋。如此在街上走,便引起众人的注意。这注意甚至到了“明目张胆”的地步,在女子的前面,一个保安一看到,双眼便往下移。女子带着耳机一晃一晃的,不知道是没有注意到呢,还是在心里暗爽。

    其实这种气温,穿短裙也不为过,那双腿虽然够白,但也由过粗之嫌。但是经过漫长的冬季,人们对雪白的肌肤和裸露的肢体渴望太久了,抢在别人之前的这名女子露得正是时候。

    当然我也是那批“注意”者中之一,但是鉴于我做了如上所述的形而上之分析,可以断定,我看的并不只是两条裸露的腿,而是短裙下面跃动的春天。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