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7月25日

四川仁寿县警方冲击省人大捉拿上访者

四川新闻网

  仁寿县高家镇卫生院院长程柏林到镇政府反映情况,因语言不和在镇政府办公室内与西部志愿者周兵发生口角和抓扯,西部志愿者周兵头上被打了一个包。据此,仁寿县公安局以涉嫌故意伤害对程作出五日治安拘留的处罚决定。不服的程柏林四处喊冤上访至省人大,引起有关领导重视。省人大信访办随后通知仁寿有关部门负责人到省人大会议室座谈,并把上访滞留多天的程柏林接回去。但遗憾的是,仁寿警方在未经省人大相关部门允许的情况下强行冲击数道警卫岗亭,对省人大信访办通知前来参加信访座谈会的程柏林实施捉拿,其行为令人匪夷所思。

  只为捉拿一名治安拘留五日的公民程柏林,四川仁寿县公安局竟然强行冲击四川省人大数道警卫岗亭。程柏林到底犯了什么事,仁寿警方为何如此紧张?7月24日,四川新闻网记者就四川发生的首例地方警方冲击省人大捉拿上访者事件进行了详细采访。

    记者目击捉拿全过程

  7月20日下午2点50左右,上访群众程柏林行至省人大大门处,却看见仁寿县高家镇的工作人员和文宫镇派出所警察从一车内蜂拥而出。程柏林见状立即加快脚步,而仁寿县有关人员也迅速靠了上去。

  “程柏林,你来干啥子?”对方喝问道。“我是省人大信访办通知来开会的”,程柏林边说边走向警卫岗亭。经允许后,程柏林来到省人大机关楼下。

  趁警卫亭查验程柏林身份之际,仁寿县来的一干人等未经验证迅速闯入机关大楼。此时程柏林因对会议地点不熟悉,于是到三道警卫亭询问北二楼会议室具体位置。突然间这帮人冲了上来,“程柏林,你开啥子会?我们今天是来抓你的。”话音未落程柏林被按倒在地。一边挣扎程柏林一边大叫道,“我是省人大通知来开会的,你们凭啥子抓我?有啥子会后再说。你们不能在省人大抓人,信访办专门通知我来开会的。”谁知一名拿着手铐的警察大吼道,“就是信访办通知我们来抓你的,不然我们咋晓得你在这里?”“哎哟!你们不能抓我,我是省人大信访办通知来开会的!哎哟!你们在省人大乱抓上访群众是违法的……”程柏林反复的叫喊声中,被这帮人强行押进了一辆车牌号为川O-Z0158的车内。

  看见场面混乱,四川省人大保卫处迅速赶到现场询问,“你们不能在这里抓人。执行公务也要按程序办,你们与保卫部门联系过了吗,怎么能在我们安全警戒区内抓上访者?”

  省人大四问仁寿警察

    面对省人大保卫处的质问,仁寿警察振振有辞地说道,“我们是来执行公务的,省人大莫得权力干涉我们。”虽然保卫处工作人员通知他们暂时不能离开现场,但是这帮人却立即掉头开车冲击警卫亭,准备强行离开。幸亏警卫人员及时奉命阻拦,仁寿警方最终未能离开。

  随后,省人大信访办、教科文卫办和保卫处当即就程柏林上访一事与高家镇政府工作人员和文宫镇派出所民警进行座谈。会上省信访办同志介绍说,“上午10点,我们就程柏林到机关上访一事通知了仁寿县人大,要求高家镇党委有关负责人下午三点来省人大参加有关程柏林上访的座谈会,会后将上访人带回妥善处理。”

  保卫处同志则表示,“既然信访办通知高家镇党委有关负责人来开会接人,为何会都没有开始就抓人?仁寿警方没与省人大保卫处或信访办请求协助,怎么能强行在省人大机关内抓捕上访群众?省人大机关尊重和保护每一个前来上访公民的基本权利,这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最基本的权力。仁寿警方今天的行为是在不当的地点,不当的时间以不当的方式实施的不当行为。”

  对省人大的质疑文宫镇派出所指导员刘强强辩称,“我们今天不存在不当。我有抓人手续,我们来就是抓人的。你们省人大不就是个法律监督机关嘛?你管不了我。”

  由于仁寿县方面拒绝按省人大要求座谈接人,致使座谈会无法正常进行下去。因此省人大信访办主任王建又组织信访办副主任、信访办副处长、教科文卫办副主任、保卫处副处长及高家镇政府工作人员等,再次对省人大机关大院内发生的违法强行抓人事件进行交涉和沟通,并郑重指出这一事件的严重性。

  此时文宫镇派出所指导员刘强的态度仍旧非常生硬,“我有手续,我没有错。”信访办主任王建问,“你今天是不是抓了来开会的上访群众?是不是还在人大机关强行给上访群众戴了手铐?上访群众是不是现在还戴着手铐?”刘强回答说,“嗯,抓了人,现在还铐在车上。”王建又问,“今天通知你们党委来人座谈接人,你们却采取这种野蛮方式。你知不知道你们这样做是不对的?”刘强大声说道,“我没有错,我有手续,是合法的。你们不就是个法律监督机关吗?管不了我……”

  叫嚣声中刘强当即起身离开会场,致使省人大信访办主任王建组织的会议再度无法继续进行下去。

    法律界一致认为执法者违法

  针对7月20日仁寿警方冲击省人大捉拿上访者事件,四川新闻网记者随即走访了法律界有关人士进行咨询。

  四川法泰律师事务所程昌同律师认为,“依照法律程序,仁寿警方到异地执法,应请求当地公安部门协助,同时也可以直接找省人大保卫处联系协助执行。程柏林作为上访者喊冤到省人大,其行为是合法的,省人大也有权利和义务依法保护每一个上访者。省人大通知仁寿有关单位来人解决程柏林上访问题,但在省人大有关部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仁寿警方强行把程柏林抓走的行为违法。”

  程昌同律师还称,仁寿县文宫镇派出所民警行为违反了我国《信访条例》的相关规定。 “四川省人大常委会是四川省最高的立法机构,仁寿县高家镇工作人员和文宫镇派出所警察无视法律威严,违背法律程序,违法执法。其野蛮执法的行为反映出一些基层干部和警察素质低下,根本就是缺乏法律意识和基本的法制常识”,程昌同说道。

  四川省社会科学院某法学专家认为,公民上访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最基本的权利,省人大机关尊重和保护任何前来上访公民的基本权利。仁寿县文宫镇派出所民警和高家镇政府工作人员在未与省人大机关相关部门和有关人员取得联系、获得允许的情况下在警卫目标内强行冲击警卫岗亭,实施抓人的行为,是在不当的地点、不当的时间和不当的方式实施的不当行为,是一种践踏宪法的行为,是对国家法律和国家权力机关的公然挑衅。省人大机关保卫处对在警卫目标内发生的这种恶性事件予以制止,属于正常履行公务行为,是正确和必要的。他们的行为既维护了宪法和法律的尊严,也维护了公民的合法权益。

  对于此事的进一步发展情况,四川新闻网记者将继续跟踪报道。(记者 姚朔昂 雷宏 王进 刘逸西)

2006年04月07日
超女大败
祭祖金猪
qingming-pig
N’
super-girl
WHO WHO

    本报讯   
昨日是清明节,记者在江西南昌看到一男子骑的自行车上挂的冥物上贴满了超女头像。该男子称,现在烧纸小车和纸房子已经没有什么新意了,去年最火的就是超女了,所以他认为烧超女头像给先人,先人一定会很高兴。但是记者要问:这样用超女“活祭”先人的做法难道就真的很有新意?据信息日报


2006年02月22日


Hey hey my my
rock n’ roll
will never die!

学生模仿摇滚乐手在床上蹦跳跌出窗外身亡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2月22日13:40 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2月22日电 新加坡一名来自中国的学生因模仿摇滚乐手因在朋友宿舍的床上蹦跳,在不幸从窗口坠楼身亡。

  据《联合早报》报道,这起意外发生在去年12月17日晚上10时左右,地点是位于新加坡的诺维娜国际学生宿舍三楼。16岁的中国学生李小萌来到朋友王彬翌的房间,两人开始弹起吉他。弹到一半,死者突然兴起,用吉他摔床,后来又跃上窗边的床,模仿起摇滚乐手高声哼起歌来。

  由于死者在玩得兴起时,也曾经出现类似的行为,因此王彬翌也不疑有他,就继续背对着死者弹自己的吉他。

  后来王彬翌听见百叶窗帘的摩擦声时回头一看,死者已经不在房里。王彬翌赶到窗口往外望,死者已经倒卧在楼下。死者被紧急送往
医院救治,但因为身体多处受伤,隔天零时左右不治。

  验尸官20日在案件研讯后裁决,死者是死于意外。死者的父亲李中元闻判后在庭外接受采访时表示:“新加坡的调查做得很详细,所得的结论也公正。但是,我都这把年纪了,失去儿子的精神上的损失,是金钱无法弥补的。”

  据悉,李中元已经聘请律师,表示将和宿舍负责人商讨有关赔偿事宜。他强调,他和妻子最关注的不是钱,而是宿舍负责人如何确保类似的意外不再发生。

2006年02月20日


新婚妻子行房过于紧张
丈夫生殖器被卡住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2月20日02:46 重庆商报


  本报讯 (记者 荣含含 实习生 唐询) 昨日清晨,南坪一新婚夫妻行房时,妻子阴道肌肉竟将丈夫的生殖器卡住,导致两人的身体分不开!随后,赶到的120医生用毛毯将两人包裹住,并紧急送往医院。医生称,由于女子精神过于紧张,导致肌肉收缩,才发生那样一幕。

  据了解,家住南坪的张先生、王女士结婚不到两周。昨日清晨,两人行房时,张先生发现自己的生殖器竟卡在了妻子身体里,无法取出。在尝试几次后,仍不能将其取出。无奈,两人只得拨打120求助。很快,120医生赶到,用毛毯将两人身体包裹住,并随即送往医院。在医院,医生了解情况后,随即在王女士臀部打了针“肌松剂”。很快,张先生与王女士的身体终于分开。医生建议新婚夫妻,行房时应尽量让情绪舒缓,遇到此类问题更不要紧张,可以先采取平躺聊天转移注意力的方式自救。

评点:1,注意,该新闻的作者叫做:“容”含含!
            2,医生告诉我们,被夹住的时候,要用嘴。(来聊天)

2006年02月12日

母猪产下怪猪仔
鼻子长在头顶如同大象鼻






重庆晨报


        鼻子长在头顶,耳朵比普通猪仔大,产下不久后死亡,专家称可能是返祖现象

  本报讯(见习记者王夏媛 周杨)民间传说,“象猪”能带来好运。前晚,大足县邮亭农民彭路圆家的母猪就产下这么个怪东西:全身光滑无毛,鼻子如同象鼻长在头顶,耳朵也比普通猪仔大。“刚生下就有两斤六两重,是其它猪仔的两倍!”彭路圆说。
    

  母猪产“象”

  据彭路圆介绍,前天晚上9点左右,由于家中母猪临产,他便来到猪圈里替母猪接生。

  彭路圆发现其中一只猪长相奇怪,鼻子长长的犹如大象很像老辈人所说的“象猪”。“我赶紧将它抱起,单独放在草圈里。”“象猪”在他怀里发出“哧哧”的声音,他担心“象猪”会饿着,还特意跑到家里用牛奶喂它,连续喂了2次,“象猪”都很快地喝完,并在他的怀中慢慢睡着。

  “第3次喂牛奶时,‘象猪’就不行了。”彭路圆伤心地说,晚上12点,他拿着牛奶正准备喂“象猪”,发现它口里不断吐血,几分钟后就闭上了眼睛。

  疑是返祖

  西南大学动物医学系郑小波老师认为,村民所说的“象猪”是没有科学依据的。“如果是死胎,就是猪仔在未发育成熟之前某个阶段的模样。但产下活胎比较难解释,极可能是返祖现象。”他表示,出现这种现象可能跟周围的环境和饲料有关,也许是受污染产生的变异。


点评:出去滚,掩是掩不住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