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7月30日

李莫愁:“你这等模样,他日长大后,不是让别人伤心,就是自己伤心,不如今早死了,好让世界少些烦恼。”

2005年10月17日

2005年08月22日

 

南方日报第四次改版:在走向市场中赢得市场
2005-8-15 5:44:28
杨兴锋

  南方日报前三次改版回顾

  作为报业集团的主报和旗舰,《南方日报》恪守政治家办报的理念,牢牢把握正确的舆论导向,积极实践“三贴近”的办报方针,特别是2002年8月6日以来,《南方日报》三次成功改版,持续地积极推进新闻改革、报纸改革,用现代报业的运作机制和办报理念整合优势资源,坚持不懈地推动党报走向市场、做大做强,一直走在全国党报改革的前列,带动了全国省级党报改革的热潮。

  概括前三次改版,我们主要做了三方面的工作:

  1.2002年8月6日南方日报全面改版,以全新的思路抓主流新闻,打造华南地区权威主流政经媒体,提出“高度决定影响力”的口号,实行差异化竞争战略,明确读者定位,更权威、更国际、更广东,让新老读者为之一振;

  2.2003年8月6日再度改版,增加投资证券、IT通信、汽车、健康、成才及旅游六大专业周刊,更专业、更实用、更市场,进一步强化政经媒体的特色,培育有效的目标市场;

  3.2003年12月12日三度改版,实施梯次发展战略,增加珠三角新闻版块,常规计周一4版,周二到周五每天8版,强调做必读的民生新闻,更都市、更生活、更贴近。

  南方日报的全新改版是多方位的。从新闻产品的角度来看,是一次从内容到形式的全新改进和包装;从精神内核的角度来讲,是对党报办报理念的全新思考和定位;从组织运营的角度来讲,是对现代报业制度建设和营销组织的全新探索和实践。可以说,它几乎涵盖了党报改革涉及的所有问题,因此新闻界有人称之为“党报再造工程”。这样的全面改版,比创办一张新的报纸要难得多。

  三年来,在集团社委会的支持下,南方日报的全体员工如履薄冰,同心同德,团结拼搏,锐意进取,使报纸改版工作克服一个个重重困难,一步步走向成功,使“高度决定影响力”的办报理念深入人心,得到领导和读者的认可,得到市场的认可。2004年1月、2005年1月,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两次对南方日报做出长篇批示。在今年3月北京“两会”上,张德江书记高度评价说:“在全国省级党报中,南方日报绝对是第一流的!”

  在采编方面,大的策划报道一波接一波,高潮迭起。

  在做好新闻采编的同时,深化党报发行、广告等经营体制改革,进一步整合发行和广告营销渠道,以全新的理念拓展市场。在全国绝大多数省委机关报广告、发行继续滑坡的严峻局面下,南方日报逆风而上。几年来报纸发行持续稳中有升,到2004年,《南方日报》的发行量和经济效益已连续十九年位居全国省级机关报之首,特别是在广州、深圳以及珠三角城市群的市场覆盖率明显加强,使南方日报的读者构成、区域构成更趋合理,成长空间更大。2003年广告重上一个亿,2004年达到1.2亿,创造历史最高水平。从2004年起,经社委会研究决定,南方日报在集团内开始作为独立的经营单位进行核算,这不仅是南方日报报纸改革中的一个飞跃,也是集团从报办集团到集团办报的一个重大飞跃。

  报业市场的形势

  报业市场的竞争态势越来越激烈。就现阶段来说,报业市场呈现三个特点:

  1.平面媒体受到网络媒体、第五媒体的冲击,网民数量已超过1亿,不少年轻人已经不买报纸,直接从网络媒体中阅读新闻。手机短信、手机报纸等也陆续登场。

  2.国内媒体受到境外媒体的冲击,珠三角地区已经成为“传媒特区”。

  3.报业市场的区域化、分众化更加明显。

  今年以来,报业发展面临的形势更加严峻,不少平面媒体的广告投放量出现下降现象。

  1—4月份,省报、日报类,与去年同期相比下滑35%。

  晚报类与去年同期相比下滑1/3。有些都市类报纸也同比下降15%。

  就广告客户结构来说,汽车客户今年下滑比较严重,很多厂商目前的广告处于暂停状态;IT、通讯类客户,由于大环境的影响,其行业内部裁员精简,形势也不容乐观;奥迪、HP等,广告预算比去年同期下降幅度很大,有的甚至达到50%,尤其是日资企业。

  在全国报业广告一片下滑声中,南方日报却处于上扬的势头。南方日报1—4月份广告实收款较去年同期增长6.5%;广告应收款比去年同期增长13.2%。

  把这几个数字放在整个报业市场的大背景下考量,可见南方日报是多么不容易。

  南方日报第四次改版的内容

  南方日报这几年改版的成功,激活了市场,激活了对手,我们的很多招数也被同行拿去用了。市场在变,环境在变,我们必须以变领变,见招拆招,为党报的生存发展拓展更大的空间,积蓄更大的后劲,堂堂正正走市场,开拓创新谋发展,在走向市场中不断适应市场、赢得市场,永葆党报的先进性。

  精心酝酿一年多的第四次改版,经过反复研究、集思广益,将于2005年5月30日推出。这次改版,将延续前三次改版的总体目标和思路,用“有高度的贴近”进一步梳理整合资源,通过“高度+本土+整合”的思路,提升信息加工的档次,以更及时的时评分析、更权威的时政新闻、更专业的经济新闻、更贴近的民生新闻,以及更到位的行业观察、区域观察,服务于主流目标读者,以更坚定的步伐走向市场。为此,南方日报成立了呼叫中心,重新梳理了内部架构,修订完善了考评机制,在印力许可的最大范围内增加彩版,增厚周六、周日报纸。

  这次改版总的目标是,要让南方日报从过去简单的资讯提供者的角色转变为“资讯管家、时事顾问、意见领袖”这种智慧型资讯提供者的角色,使我们的报纸从可读到必读,从易读到悦读,更有用更有益;从新闻纸、信息纸变成观念纸、思想纸,继续领跑主流,主导舆论;使南方日报的品牌擦得更亮,继续走在全国党报改革的前列。

  具体来说,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经过与印刷厂反复沟通,在集团各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南方日报的彩版增加,分叠分类更加清晰有序5谝坏?2版包括要闻、时政、观点、国际、文体等;第二叠南方财富8版自成一叠(包含各个专刊),彩版达到6个 ;第三叠珠三角新闻版块,也有4个彩版。在版式上,也做了进一步的强化和创新,使版块之间层次更清晰,版面大气、疏朗而不失变化和灵气。

  2.在保留广受好评的观点版的同时,在要闻二版开辟固定的时评栏目,评论委员会每天下午四点开会,确定当天的时评选题,争取以更及时、更权威的时评,发出党报自身的声音,凸显南方日报应有的高度。

  3.在经济新闻中心设立了专刊部,加强与广告的联动与对接,更好地集纳热门行业新闻、培育专业广告市场,吸引和扩大特定读者群。

  4.做厚周六、周日报纸,增强在假日报纸市场的竞争力。周六共发16版,其中全省12版,包括原来放在周五的对话/调查、一周、视界等,另外在珠三角区域增加一个《文化周刊》,以集中规模来做好文化热点、文化产业、文化消费的报道。周日在全省8版的基础上增加一个《生活周刊》,发行珠三角区域,反映生活热点和读者关心的生活话题。

  5.呼叫中心已经建成并投入使用,这一块可以补南方日报的一个短板。我们原来的优势一直在官方新闻源上,而来自报料的热辣、鲜活、生猛的新闻不多。呼叫中心试开通的这一两个月,效果十分明显,每天的电话数量从最初的十几条、几十条,已经增加到上百条。

  6.考评办法上的完善和调整。主要是在按数量计分的基础上,增加了质量分。对工作室主任,强调完成一定量的任务,同时要更多地发挥组织策划职能。在打分评等级的程序上,请各版面编辑、中心主任先打质量分,有利于调动各方力量来搞好考评,更好地发挥考评的绩效管理职能和提高办报质量的杠杆功能。

  坚持和发扬改版以来的成功经验

  南方日报在前三次的改版过程中,按新闻规律办事,用新闻手段做宣传,并且总结出一套行之有效的经验:一是强化信息意识;二是注意概念包装;三是加强新闻策划;四是发挥组合报道的威力;五是强调版块的整合;六是介入社会生活;七是吸引读者参与互动;八是突出服务性。这些好经验在第四次改版中要坚持和发扬。

  改版,是为了更好地服务我们的目标读者、主流读者,但需要强调的是,不管南方日报如何改,我们始终要明白党报的优势和核心竞争力所在,即她的权威分析、深度调查、典型宣传、舆论监督、独家新闻、政策解读。

  通过第四次改版,南方日报将进行更合理的资源整合;将高度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读者;将更好地引导读者从爱读、易读到必读、悦读;将更好地实现采编、发行、广告三者的良性互动。

  我相信,只要大家同心同德,奋力拼搏,南方日报必将闯出一条走市场的新路!

  (此文系南方报业传媒集团总编辑杨兴锋在2005年5月30日南方日报第四次改版动员大会上的讲话)

来源::《青年记者
2005年05月14日

  上次写《rss化发布:版面死了就让它死了》,不少人反映了易读性的问题,后来想想,确实存在不少问题,可能关键在于,用网络写作,这种不适宜写论文的写作方式,写了一个非常论文化的文章。

  网络写作经常是信手写来,很难做到去翻阅资料,就算以引用了资料,也很难做严密的说明。这种写作在讨论一般的问题的时候是可以应付的,但是如果要说明一个比较严谨的,脉络比较庞大的话题,就吃力了。

  如此说来,网络写作及其阅是有一定的“互文性”的。有很新手拈来的材料有一个默认前提,就是读者和作者有一定的阅读经历,对某些话题的共同关注。

  现在很多做法是,对一些关键词进行链接,这或许可行,而且可以扩大阅读边界,但是一来让写作变得非常繁琐,减少快感,二来也让阅读变得没完没了。我就不喜欢这种方式。况且有些资料来自书本上的,不能链接。

  《版面》一文的阅读困难一方面来自笔力的浅薄,另一方面可能是对麦克卢汉的引文过于直接而不加解释,在缺乏“互文”的情况下,造成了困难。

  所以这里将里面引用的两篇文章贴出来。

  我一直都认为麦克卢汉是未来派来的人,他的观点至今仍然像咒语般,恐怖地阐释着现实。在这两篇文章中,他的论述一定程度上可以看作是今天rss的寓言。关于新的媒体方式和旧的媒体方式,关于传播技术和权力,关于媒体传播和时代的哲学。。。

  来自60年代的某些观点或许不适合现在的时宜,麦克卢汉论述的“工业人”,“工业时代”,现在也变成了信息时代,和现在所谓的 “新新新新人类”。但是他最大的价值就是,能敏锐地把握住了媒体的变革和社会的大潮流的关系,以一种跨越多领域的俯视式眼光,洞察了玄机。用他的话说,乌龟都看不到自己贝壳上的美丽图案,但是按我说,他又一个俯视人间的灵魂,他看到了什么。

  报纸头版

 

  这里的的乐谱是什么,为什么报纸头版有一个如何配乐的问题?

 

  报纸新闻的爵士乐、切分乐那样的非连续性与其他现代艺术形式有关系妈?

 

  为了报道的范围包含从中国到秘鲁的广阔地区,同时又实现焦点集中的同步性,你能够想象比报纸头版的立体主义更有效的方式吗?

 

  你是否从来没有想象过,一个版面的新闻像是一幅印象派的风景画?

 

 

  以上问题仅仅是报纸头版给我们提出的少数问题而已,及时《纽约时报》的稳重风格的头版也会提出这样的问题。兜售噱头搞轰动新闻的报纸,一定会提出更多的问题。不过,任何一种保值如今都成了一件艺术品。它成了工业人的一本“日记簿”、娱乐界的《一千零一夜》;它讲述着无数的故事,而讲故事的人却隐姓埋名,同样,听故事的人也是隐姓埋名的。

就报纸头版的技术和机械性质而言,它与现代科学艺术的技巧是有关联的。以各自不同的方式存在的非连续性,是量子论和相对论物理学的基本观念。这是汤因比看文明的方式,也是米德看人类的方式;同时,这也是毕加索绘画的视觉技巧和乔伊斯文学创作的手法。――注:乔伊斯是爱尔兰小说家,意识流技法的代表人,代表作是《尤利西斯》

 

  然而,如果你加入到不停哀叹“非连续性是昏乱的借尸还魂,是非理性,是某日”的大合唱中的话,你就错了.量子论和相对论物理学不是流行的时髦货,它们提供新的信息,使我们了解世界的许多真相,给我们;新的解读方式、新的洞察力,并使我们了解宇宙的结构。实事求是地说,这两种理论说明:从今以后,这个行星已经结为一个城市。说它们有利于非理性的生长,那真是离题万里。是它们是非理性成为聪明人不能容忍的东西。并要求人们更加努力,要求更高层次的个人修养和社会公德。

 

  同理,汤因比写历史的方式,是把一切文明都放到与我们当代同时的位置。于是,历史就具有现实意义,成为进行政治试验的可行模式。米德的《男性与女性》显示了同样的方法。她把几个社会的文化模式――彼此关系不大,与我们现在的模式也不太搭界的文化模式――突然叠放在一起,像立体派即毕加索那种风格一样。这就大大丰富了人类的各种潜能。凭借这种方法,我们可以与当前的问题拉开最大的距离。只有拉开距离进行观察,我们才能听见理性的声音。

 

  同样,现代的大众报纸也具有这样的功能,尽量它们有这样那样的缺点。只需要把毫不相关的新闻肩并肩放在一起,就可以推出一个日常的画面,酷似人间万象,人类大家庭气象万千的风景画――从中国到秘鲁的辽阔地区――就展现在我们的眼前。这幅画面的总体效果,正在根除孤陋寡闻的狭隘眼光。

 

  普通人已经习惯来自地球各地的、令人感兴趣的故事,这个习惯于报纸编辑方针的好坏没有关系。在全世界采集新闻的技巧,已经造成了一种新的心态,这个心态与局部或全国的政治舆论也没有关系。因此,频繁使用的荒诞噱头也好,不可靠的新闻也好,都不能消除报纸的总体效果。这个总体效果就是巩固人类结为一体的深刻意识。

 

  当然,如果你在考察报纸时,只对某一条新闻、某一篇社论进行思想分析,你是有理由感到沮丧的。一些心灵习惯使我们谴责许多艺术,因为它们不传达什么“讯息”。这些心灵习惯使人对当代的真实变化视而不见。养成这样的习惯后,人们受到的熏陶就是接受报界看到的观点和态度。然而,法国象征派和随后写出《尤利西斯》的乔伊斯看到,在现代报纸的排版中,有一个全世界通用的新型艺术形式。这里有一个例子说明:工业时代想象力的这个副产品,是当代民俗产生的一个真正动因,并导致急剧的艺术变革。对精明的眼睛来说,报纸头版表面表面的混乱,可以使大脑注意更高层次的和谐。然而,当这样的和谐被毕加索或乔伊斯用高度程式化的文学艺术形式表现出来后,那些本该最有欣赏能力的人,反而觉得受到冒犯。不过,这已经是另一回事了。

 

  在本书的很多地方,这类问题反复出现。不过,在开篇之时就用报纸予以说明,似乎是最好的。这些问题是不能被“回答”的问题。它们是工业人在非常普遍的社会状况中遇到的典型问题。工业人生活在色彩缤纷的技术意象和机械意识中,这些意象是人的境遇的丰富象征。可是,人们对这样的象征却浑然不觉。工业人的觉悟与乌龟不无相似之处,就像乌龟对自己背甲上的美丽花纹是一无所知的。同样,在报人的眼里,现代报纸只不过是糨糊一样的感性内容;他们只看到报纸向脉搏一样跳动的、浪漫的、色彩斑斓的魅力。记者甚至不知道,它身上也长出了美丽的背甲;但这种生长纯粹是他的无意之举,那是低于人类意识层次的生长过程,是生物学意义上的生长过程。它甚至没有达到乌龟声音的水平,而只是达到了乌龟感觉的水平。这种身在庐山看庐山的观点,与只知道吃乌龟肉的实用观点是一致的:这种人宁可吃乌龟肉,也不会欣赏龟壳上的美丽花纹;他们宁可沉溺于报纸中,也不愿从审美或思想的角度去把握报纸的性质和意,这种固执的读者也最好跳过以下的几页书不要看。

 

  这种身在庐山看庐山的、无意识的消费观点是如何看工业民俗的,下面的这则新闻将之表现得淋漓尽致。这条新闻登载在一张地方报纸上:

 

  “录像带”上看自己烟飞灰灭,两个死囚坐电椅一命呜呼

 

  19501221 日,芝加哥,合众社讯  两位被判死刑的谋杀犯,昨晚在电视上看自己的“节目”,几个小时后,它们在电椅上被处死……死囚……昨天下午在死囚区拍摄了死刑将如何执行的过程。这个片子在晚上7点钟的新闻节目中播出。看守把录像带借给死囚,让他们看看自己被处死的过程。

 

 

  上述情况是现代新闻技巧的重大成就,这是带有复仇情绪的热点新闻。两位死囚钻进了内幕的内幕,他们感觉到的震慑一定是非常严重的。他们以观众的身份参与其中,与其他观众一样去感觉即将来临的死亡给人带来的震撼。

 

  这一幕能够说明现代世界中的一个情景。许多人给世界的全景画做出了的贡献,是在无意识的、机械的状态下完成的。他们从来不举起万花筒去看着幅全景画。在以下的俄篇中,我们将聚焦这幅全景画的各个细部,自觉地、仔细地审视这些细部。

 

 

跳芭蕾舞的卢斯

注:卢斯是《时代》杂志创始人之一

 

  为什么搞新闻的人要做出最后一批浪漫主义者的样子?或者说,他们是最早的一批浪漫主义者吗?

为什么做到铁石心肠、刀枪不入是他们悲哀的职责?

 

  报界斯艺术家波西米娅式的廉价郊区吗?

 

  为什么要用玩世不恭的无所不知和超然物外来掩盖十字军那样的狂热?

 

  你以前在哪里可以看到过那种令人瞠目的浪漫行为?在海明威的小说里吗?

 

 

 

  上页呈现的是《时代》杂志的广告,描写的是老式记者冲出会客室去抢发新闻的场面。广告词是这样写的:

 

 

  他连珠炮式的穷追不舍。没有任何东西是其表面的样子,所以他在表象中狂热地挑拣,直到抓批外壳、隐藏的丑事或宝贝暴露出来、满足他贪婪的脑袋……他认识的人既有主教又有强手,既有政客又有小偷;对付伟大的和虚假的东西,他都以同样漫不经心的傲慢……在玻璃一样坚硬的冷面之下,他的心肠向面团一样柔软……

 

  出了什么事?谁干的?在哪里?什么时候发生的?为什么发生?只要优秀的记者问这样的问题,只要放手写,他们就能够找到最真实的、最直白的答案,达到任意挥洒的自由境界。

 

   听见火车喇叭眼睛就鼓得大大的人,他在人际关系和国际关系方面能够有多少洞察力呢?这种人就是自由的监护人吗?请注意,那句傲慢无情的话――“对付伟大的和虚假的东西,他都以同样漫不经心的傲慢”――也是《时代》周刊的基本公式。直到今天,《时代》那幼稚的鼻子还是翘上天,瞄准“主教与枪手”,并且与昔日同样的热情自鸣得意,就像它刚诞生的那十年中的一样。会客室时代的记者也许已经问世,但是《时代》版面中的小毛病还是挥之不去。

 

  有一件事情英国人认为一点也不觉得好笑,那就是他们很幽默的自我意识。即使在昔日美好的时代,你也可以拿他们的帝国开玩笑;然而如果你要暗示他们情不自禁的幽默有什么奇怪之处,那缺是不明智的。只要英国还是公认的一流国家,她的花花公子们大声取笑别人的国家,说人家不幽默,那还是挺容易的事情。幽默在很大的程度上把包含着自信的优越感。《纽约客》就是一例。以经济优势为基础的趋炎附势,成为它的技巧和魅力的主要支柱。只要看它极小的是什么人,你就明白这个道理。请你猜一猜《纽约客》的雇员的薪水有多高。向英国的《笨伯》一样,《纽约客》的读者是上层人士,不过底层的公众也可以来分享上层人物的情感。从一开始,《时代》构想的路子也和《纽约客》相同。不过,《时代》给读者灌输的观念是:它的读者“与众不同”。他们知道内幕,他们特别,使千百万优秀人物中一个很杰出的小圈子。如果你注意到《纽约客》和《时代》这些无意间形成的、令人莞尔的特征,你就会被视为不会看书,不会欣赏。为什么形成这样的看法,这个原因不容易说清楚。古老的烂漫观念是你不应该理解你欣赏的东西。这个观念仍然纠缠着我们,代尔 卡耐基就不会劝告任何人去“撞击”我们自鸣得意的支柱。

 

  然而,《时代》成了当代社会的一个重要因素。其外观与技巧形成了影响很大的态度; 这些态度之所以有效,正是因为它们并非明显地和任何教义或者观点态度联系在一起。就像聪明的广告一样,这一类杂志不和读者争论;相反,它们猛击读者的潜意识。我们已经说过,今天报纸的形象,就是全世界宛若一个城市的形象。这个结果并非可以为之,它纯粹是新闻采编和表现的副产品。

 

  以《时代》为例,它也抗拒当今传播技术的匿名性和非人格性,只是它的手法不如赫斯特报系的报纸那样粗糙而已。如果没有个性,《时代》就会一文不值。请玩味《时代》昔日那句自吹的广告词:“仿佛一个人为一个人”。这是不是说,它的编辑方针是带有强烈的渲染性的、选择性很强的方针?这是不是说,它的公式带有强烈的极权主义色彩?无疑,这个公式并不是为全球一体服务的公式,而是帮助一个集团进行控制和灌输的公式。它那蛮短流长的调子,它痛击客人――本周人物――和读者的迫切口气……在这方面,《时代》与各种竞赛节目是很相似的。做竞赛节目时,从听众中挑选出来的代表,被主持人“推搡”和羞辱,这种敲打和被敲打的施虐和受虐狂,从文切尔的新闻节目到少儿连环画都随处可见。这种狂热必然是依靠受众和节目主持人都陷入亚理性的痴迷才能实现。这样的模式只能存在于一种梦境之中。对这种梦境,有的人回答是:“噢,《时代》的撰稿人和读者都是很清醒的人,他们的智商远远高于普通人啊。”

 

  我们承认这句话不错。但是还有一点是必须承认的:一个很能干的人,通常自愿冻结或者麻醉大部分脑力,目的是追求在社会上发迹、在实际生活中成功,或者是为了追求群体的团结而得到乐趣。最广为人质的情况是:杰出的科学界具有嗜杀的幼稚和阅读的偏好。

 

  与卢斯携手创办《时代》的哈登,似乎是《时代》风格和态度的主要锻造人。给他作传的布什说,哈登把《时代》的读者当作钦佩他的人,他在编辑漫画《格龙克女孩》的时候,就受到幼儿园小朋友前呼后拥。《时代》也像是一本童谣,它时而拍打读者,时而给读者挠痒。它把满满一罐已经消化过的、半留质的食物,神不知鬼不觉地一勺一勺地喂给读者。读者没有一刻独处的时间,仿佛是坐在妈妈的膝头上一夜一夜地翻看《时代》,妈妈所说的一切和他看到的一切早为他准备就绪了,它不需要什么情绪上的准备。

 

  《时代》给读者提供的布什作为新闻评论的观点和思想。相反,给它的新闻伴奏的是派斯克  琼斯喧嚣的狂欢,政治和人物都压缩成了音乐,在《时代》里,长号和短号履行的任务都是评论部落的故事。

 

 

  哈登与卢斯宣告:按照他们原来的构想,他们不满意田里混乱的现代报纸,因为它们对读者的要求太高,而读者却很忙,没有时间去评估摆在他们面前的各种各样的新闻。因此他们宣告,他们有意办的杂志是按照“完美组织的新原理”编排的杂志。25年之后,他们的公式为“仿佛是一个人为了一个人”。

 

  布什在《哈登传》中,把《时代》的风格和技巧表述得非常清楚:

 

  《时代》处理时事,就像是同一个人眼中看到的东西,就像是一个连续的故事。他们不像一群衣衫褴褛的暴民在感知的人行道上你推我搡地游荡,而是像五光十色的游行队伍,手舞红旗,踏着乐队的节拍,迈着整齐的步子前进。

 

  如果踏着正步的读者能接受我们的劝告去咀嚼上面的这一段话,他学到的东西比我们在这里的饶舌肯定要多得多。请注意布什所谓的“连续故事”技法,即19世纪技法和赫斯特报系的技法,《时代》有意识地从《纽约时报》头版那种自发的立体主义倒退到19世纪的技法。再者,请注意引文中的那句话“就像是同一个人眼中看到的东西”,就像是一口气亲吐出来的私人日记,它取代了《纽约时报》头版那种鸟瞰式的视野。文切尔那种伸长鼻子揭发北美人隐私的技法也是和《时代》异曲同工的。

 

  然而,《时代》以紧迫的调子坚持说,时事就像踏着铜管乐声前进的五光十色的游行队伍;这显然说明。其读者必然是像在人行道上看热闹的一群孩子。正气的队伍产生权力、荣耀和群体的催眠状态。一切光彩夺目的技巧都是权力、荣耀和群体的昏睡,而不是为了让读者长见识、懂道理。《时代》向行进的时事致意,赢得读者满堂喝彩。编辑在检阅台上假装很得意的样子,实际上是在嘲弄读者。这是高傲学童装老成的标志。

 

  近年来,《生活》的配方有所变化。它最初的版式用大量的图片表现暴力、伤害和死亡,还用大量的脱衣舞――广告和新闻里都有――,又有大量的图片表现“现代科学奇观”那种伪科学。如今,美女艺术照依然是它的主食,暴力和伤害略有收敛,宗教艺术有了与伪科学并驾齐驱的一席之地。《生活》的两千多万读者享受不到《时代》读者那样的待遇:把自己看成一个紧密的、老成的小圈子。

 

  但是,《财富》却是另一回事。它的宗旨是要办成重要的宗教仪式,要庆祝技术人的伟大业绩。那种优质的政治一去不复返了。这可是真家伙,,是心灵的圣地啊。它是拜伊洛特式的音乐节,有着极短的自大狂风格。其中有对机器生产的讴歌,还点缀着大企业老板豪华的专用游乐场。显而易见,经过一番精心的策划之后,跳芭蕾舞的鲁斯拥抱了传播和控制的艺术。目前,他驾驭着这种艺术去取笑、安慰和阿谀着广大的公众。也许我们应该感谢卢斯先生及其顾问,他们把传播和控制的艺术当做娱乐,而不是将其直接对准政权的成就;他们为此而感到满意。尽管如此,跳芭蕾的卢斯得到的结果却是政治的效果。在这种强大的娱乐场面中涌现出来的读者,是没有头脑、独立无助、心醉神迷的。“完美组织的新原理”,即用来提供娱乐,也产生政治影响。当新闻写作“仿佛是一个人为一个人”写的时候,正在控制前台操作的和蔼可亲的人,可能会被突然冒出来的另一个人取代。这样的可能性总是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