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5月06日

2006年12月22日

搬家了,受不了超烂的斗牛士,搬到百度去 http://hi.baidu.com/hoking001

2006年12月20日

密斯远方穿着梦想牌夹克

她想找一双永久牌奔腾鞋

但可不想让它管住

那不安分的双脚

密斯远方变成一个黑点

她的跋涉漫长而孤寂

但她自有计划

远方作为密斯芬芳的常用词

指意并不明确

她并没有揭示和论证什么

只是聪明地假设

并描述假设

欲望深邃

女人们不甘心

密斯远方穿着梦想牌夹克

她想找一双永久牌奔腾鞋

但可不想让它管住

那不安分的双脚

密斯远方变成一个黑点

她的跋涉漫长而孤寂

但她自有计划

远方作为密斯芬芳的常用词

指意并不明确

她并没有揭示和论证什么

只是聪明地假设

并描述假设

欲望深邃

女人们不甘心

2006年12月08日

未知岛

 

 

我前阵子去了一趟未知岛,回来后以前很多东西都记得不清楚了。

 

有人跟我说我认识一个人叫做朱毛,还向别人讲起过他的事,我似乎也隐约有印象,但并不肯定。

 

不过对于在未知岛上的经历,我到还记得些。

 

 

致幻室

 

未知岛上有很多奇怪的地方,比如说致幻室。

 

我一直觉得那就是一个真实存在的时空缺口,在那个地方,人可以实现一切的幻想,和任何人发生任何故事。

 

据说以前的致幻还没有现在那么先进,人进去之后还要戴上一种类似于头盔的仪器,但现在人一进去后,就自动进入幻想环境。听说一开始实施这种改变的时候,很多人一进去就被吓了一跳,毕竟人是会被自己的想象力下一跳的。

 

岛上有些偏激学者对这种改变做出过批评,他们认为,缺少了坐下来,然后戴上仪器这一步骤,就意味着,人们在致幻之前就要开始他们的幻想,这其实是让致幻行为“外溢”到了致幻室之外,将真是和虚假大大混淆到一起。

 

甚至有传说称,有一男子在致幻室门口排队的时候,看见一貌美女子,不禁打定主意进致幻室的时候“对”她幻想一番。当然为了在里面能争取时间,他便在排队的时候开始了他的幻想,结果情难自禁,对那女子做出了错事。

 

不过究竟这种争论最后怎么结束很多人都不清楚,反正致幻室就是现在这个样子。

 

但是对于这个争论,我反倒产生了一个这样的问题:致幻需要什么仪器吗?没有致幻室,那个男子还不是能自己致幻?如果说致幻室是一个时空缺口,那其实这个时空缺口部正在每个人的脑袋里面吗?

 

进去致幻室后我才知道,那里还是有些玄机的。

 

首先,致幻室所造出来的梦是能让你看到的。

 

影像的有与否对于致幻快感来说简直具有“水龙头开关”的作用。在致幻室以外,人当然可以随时随地幻想,但是制造出来的情景始终是“空”的,甚至只是一些神经电,及其触发的生理反映。宽泛意义上的致幻,比如像做梦,虽然某种意义上是有影像存在的,但一来人在梦境中身不由己,很难配得上致幻一次中“致”的施动意义,二来,人在梦境中“看”的时候,处于一种恍惚状态,至少观影环境是极其恶劣的,根本与致幻室无法比。(梦境中,幻境和影像其实已经交叉混淆到了一起,这是另一个复杂的话题,就不说了。)

 

而致幻室的幻境,是有“色”的。致幻室会对人脑内制造的幻境进行更自动化的完备比如你想和某某人一起逛街的时候,主要还是集中在逛街的主要情节上,至于街景如何,哪里有一个什么店,哪里有一个什么公共电话,除非跟主要情节有关,你是不会去制造的,如果把所有的细节都计算在内,这种计算量大到几乎能把人脑撑爆。而致幻室不同,它会把街上的所有细节超清晰地仿真呈现,这大大地提高了你的致幻快感。

 

更重要的是。致幻室就好像插进你大脑的一支光纤,把你想的都“投射”出来,让你实实在在地看到。

 

这产生的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一方面你仿佛是在看一个“别人的故事”,“看者”的身份让你仿佛就是一个第三者。但是另一方面,这又是你自己的故事,你切身体会到这发生的一切,甚至这些就是你自己创造出来的。它很“假”,你看这一切不可能的东西真真切切地方发生在你眼前,但是就算是“真真切切”这个词一样,对于你自己来说,有什么比你自己的故事还“真”的呢?

 

所以第一次进去致幻室的人都会有些恍惚,不知所措。有些人甚至永远适应不了这种恍惚。

 

致幻室的另一个玄机在于,第二代致幻室能让你在享用致幻的时候自动录影,然后在致幻结束后让你观看。

 

这个功能让致幻更趋于“真”。

 

如果是致幻的“可见性”是对时空秩序开一个玩笑的话,那么时候留影简直就是重写历史。我们几乎已经把历史和影像视作等同。

 

不过现在致幻室存在的一个技术缺陷,或者是说离岛民期望值差的比较远的就是,这种录像是不能带出致幻室以外的。

 

最关键的技术问题是,在幻境之外,不允许存在两个“真”,比如说一个人在一段录像里死掉了,但在另一段录像里,同一个时间他可能是活着的,如果允许这两个影像的同时存在,简直就是将影像在历史中的权威破坏得荡然无存。

 

有人预测,这个技术难关是永远无法解决的。

 

也有人不懈地说,既然不能带出致幻室,那么这种影响根本没有意义,甚至可以理解那只是幻境的一部分,只不过是在幻境的最后阶段以一种更接近于真实的方式加强了幻境的真实感而已,当你坐在凳子上看着那些录像,惊叹那简直就是真的曾经发生过一般,那本身就是一种致幻行为,虽然你已经不用借助于仪器了。

2006年11月23日

我只不过语不成句

那些只言片语也许真情实意
但中间间隔着
多少尴尬的回车

从一行到另一行
飞流直下
这种断裂时下正沦为笑柄

但你会接受我这两秒钟的沉默
和狡猾的转向吗?
有时候甚至只是
一种灰暗的遁逃

别抱着时钟的圆盘前行
不要细究皮肤气味
或者毛发的疏密
如果有必要
身体和时间都可以分作切片呈现

那么我们便在午夜疼痛锻造自己
约好了只献新血
痛快吮吸
迅速分开
不留记忆

2006年10月09日

怨妇、鸽子和盐

 

    有时候人是会对文字失去信心的,尤其是作为文字的“操盘手”,那种信仰很容易慢慢消失。

关于是与非的描述与争论,有时候是逻辑作业,但更多时候会沦为修辞比赛,言辞的修炼总比寻找真相来的容易,于是有些论战只关乎比喻借代和象征这些技术数值, 甚至关乎指甲的长度、脸皮的厚度和头发的柔韧度,但与真理往往无关,在这一点上,泼妇和文人并没有多大的区别,当然,既是文人又是泼妇的情况,在概率上也 有的。

一般情况下,媒体工作者并不是典型的诡辩派,但是不得不承认有太多我们恋恋不舍的词语、句式和表达样式,有时候我们用它们来润色文本装点门面,有时候我们甚至要靠这些东西来掩盖事实的贫乏和采访的不充分,分析富士康案那两篇惹事的报道,我们是不是也发现这方面的缺陷?

事 实上,文字在最重要的时候经常是以最朴素甚至是乏味的形象出现的,新华社关于陈良宇案的几百字“古板”报道,包括其冗长题目,便是典型的新华体字字珠玑。 相反,“漂亮”在新闻作品中,要么是一个高深的词,要么是一个不负责任的词。保持这么一种紧惕是有利无害的:把弄文字的人易于被文字本身的纹路、走向和节 奏所控制,最后被文字所“写”。我们常常见到很多“精彩”的人物专访、自鸣得意的周刊,但除了文本表现出来的中文专业水准,很难相信这是事件的真实、人物 的真实。

浅显点地说,这就像我们报社饭堂的扬州炒饭,本来炒的是饭,但是作为调料的盐却经常性地抢了风头。加盐可以,但是那些大量的砂状物,除了过分刺激味觉造成味蕾劳损之外,对牙也非好事,如果因为经常吃扬州炒饭而磨坏了一口好牙,估计是很难成长为好记者好编辑的。

文字的肆虐更多地表现在作为唇枪舌剑的评论上。作为要闻编辑, 由 于“”,被我们集团内部网站“南方快车”“阅评人”祝某武先生的屡次“阅评”。记得世界杯的时候我们报道组做了一个黄健翔激情讲解事件的专题报道,请了新 闻专业的学者、广东相关足球讲解员发表了看法。我们的不幸是,祝先生刚好是“挺黄派”,报道见报当天,他在内网阅评中给我们严正地指出“仔细看过今天(628日)《南方日报》特4整版,赞黄的只有网民几句只言片语,弹黄的却是连篇累牍:截文自慰老编、不忿前线搭档、过气粤语球评、学院派谢顶老朽……纷纷跳将出来,万炮齐轰。这些人中有几个真正会踢球的?有几个口才了得在黄健翔之上的?”。(南方快车2006-6-28 14:12:19

当时我最大的纳闷是,报道根本没有出现评论员的名字,祝先生怎么断定他就过气了呢,接受访问的学者也没有在报纸上露面,祝先生怎么就强迫症般地人为他肯定谢顶呢,至于“老编”截文是否达到“自慰”的快感,只能用一句闺中秘语来形容了:你自己很爽,以为我也爽啊?

但老实说,从修辞上看,这一系列的排比颇具气势,文字的尖利刻薄也发挥得淋漓尽致,在文思酣畅之际,事实或者可以先“放一放”。从本质上来说,语言在祝先生笔下的这种“失速”,和黄健翔的“黄氏响声丸”是异曲同工的。

据说祝先生擅养鸽,立志创建一支“擅具有中国人文特点的忍辱负重、坚韧不拔、外拙内慧、后发制人的鸽系”,不过我倒觉得祝先生牙好,于品盐尤甚。

文字对人的奴役是甜蜜的奴役。尖酸刻薄的文字给阅读者带来的快感,远没有它给写作者带来的多。奇怪的是,对这种文字的反击或者打压,反而会给写作者带来另一 种类似于鞭刑的快感,在名利场上来说,“文祸”不全是祸。破除这种迷信,只有来一场心平气和的论坛式的讨论。这当然不是祝先生的方式,在我们的内网,我们 只能“阅”祝先生的阅评作品,而不能“评”。

对于单向传播,我在阅读方面的经验来自于《简爱》,那个被罗彻斯特囚禁的女人半夜叫得多恶毒和惨烈。但没有了回应,最多也只是一个巧舌的怨妇而已。

对于一个怨妇,除了让她自己寂寞至死,能还用做什么,又能做什么呢?

2006年09月16日

一次半决赛结下世纪冤仇

  巴萨与皇马的每一次碰撞,都会是一场“世纪大战”,那么他们之间如此深厚的仇恨又是怎么来的呢?原来都是90年前一场相当曲折的全国冠军赛半决赛惹的祸。

  1916年3月26日,半决赛首回合在巴萨借用的西班牙人队的球场开始,巴萨以2∶1获胜,次回合,皇马4∶1完胜对手。由于当时没有在第一轮 引入净胜球的概念,两队要进行一场加赛。这时皇马操纵了杯赛规定,将加赛推迟进行。巧合的是,双方在加赛中战成2∶2,加时赛双方又各进两球,不分胜负, 所以还得进行两场主客场加赛。

  两天后,第二轮加赛首回合在马德里进行,巧合的是,双方再次战成2∶2。加时赛中,皇马利用点球破门,巴萨对判罚极度不满,在队长马萨那的号召 下,巴萨球员离开了球场。比赛一度中断了7分钟,随后的比赛场面异常混乱,马德里人趁机扩大了比分:4∶2。5月7日,次回合加赛移师巴塞罗那。在大雨过 后的积水场地,巴萨以4∶0取胜。最终,巴萨以总比分6∶4取得了最终的胜利。

但更大的争议却在赛后被引发,在皇马球员返回酒店的路上,他们受到了巴萨球迷石块的袭击。第二天,皇马球员们来到巴塞罗那的英格兰酒店,公开表示将不会参加巴萨所设的庆功晚宴,以示对在路上遭受石块袭击的不满。从此,两家俱乐部的梁子便结下了。

2006年08月30日

在百度的空间里用了山羊皮的《so  young 》作背景音乐

听着不禁想起了五月

新手机里传出来的妖娆之声

主唱的假音在表现一代人题材时

有一种喷薄而出的力量

五月是躁动和蛮撞的月份

一些无法把握的东西在开始

一颗鲜甜的葡萄最后酿成酸涩

但是五月的阿迪香现在还有大半瓶

带点桔子的涩

跃动的年轻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轻浮

一个意义和另一个意义之间

竟是千上万水

那趟硬座火车穿越黑色大地

有多少私语呢喃

http://hi.baidu.com/hoking001

域名好

功能和msn空间差不多

图片容量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