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自Phil Windley’s 的“China, the Internet’s Broken Link

今天,在英国爱丁堡举行的WWW2006会议关于互联网和社会的讨论中,W3C组织的Danny Weitzner以“China: A Broken Link on the Web. ”为题发表了讲演。
是否当所有人都是发表者的时候,任何政府都要对他们所发表的内容进行审查,并扮演妨碍者的角色呢?他以“Yahoo帮助中国政府羁押一名Blog Writer”却没什么问题开始了他的讲演并指出了有趣的几点:

  • Yahoo在遵守其他国家法律的情况下没有理由忽视中国的法律
  • 如果不遵从法律,选择只有一个:不在中国开展业务
  • 一直以来都有一个争论的话题:在中国遵守法律(由于中国“自由”方面的原因)比干脆不要在中国更好!

他列举了Google公司以“不作恶”作为公司的道德标准,而且这一标准已经成为一只环绕Google的信天翁。问题是在“邪恶”的语义学中,你能够抓住并获取它的含义。(不懂
他指出了报道无国界的原则:

  • Email:任何美国公司不要为“受镇压”的国家提供Email 服务–想进入必须得在政府和政府之间进行协商
  • 搜索:任何搜索引擎都不得过滤掉所谓的“受保护”的字词,如“民主”
  • 内容服务(例如Blog):任何美国的公司都不得在人民受镇压的国家提供内容服务
  • 网络过滤:任何一家美国的公司都不得把“过滤技术”卖给人民受镇压的国家
  • 监管:美国公司必须从USG获得许可才能出口监控技术
  • 培训:没有美国商务部的允许,不得向人民受镇压的国家提供过滤和监控的相关技术


网络已经改变了人们对于媒体所应遵循的规则的看法:

  • 内容丰富赋与网络有特色而不是内容匮乏
  • 用户控制能够取代检查
  • ISP的责任限额已经转变,因为在分散型的网络里,责任已经转移到终端用户

在90年代,克林顿基金会代表马格其纳努力是世界相信他们没有插手互联网。让我们回到中国,“不管”策略有一些弱点:

  • 用户控制转变为了由政府选择的内容
  • ISP成了专制者。中国已经让ISP成为了国家的间谍


这样可能导致三种结果:

  • 我们接受中国的统治,让现状继续下去。
  • 我们寻求世界各个国家政府的关于人权的自由表述的支持。

最后一点也许是第三条路径。Google 已经建立了这一系列的“透明原则”。

  • 对用户透明:包括那些内容被标记了
  • 对世界透明:让所有的其他人知道Google 屏蔽了哪些内容,哪里是可以的,为什么?
  • 对客户信息的保护
  • 对法律的支持和对过程负责
  • 公司的持股人特别是持少量股票的应该坚持遵从已公开的原则

这些原则在每个国家都有应用,比如,Google在某些国家对一些涉及版权的搜索结果进行了过滤,在另外一些国家还过滤掉了某些类别的让人厌恶的网站。然而自从中国国家保密法禁止披露他们所屏蔽的某些站点,Google在中国就处在一个被严格束缚的位置。中国没有明确说屏蔽哪一类网站,他们有一个是否屏蔽的详细的标准,而让公司自觉按照标准来执行。

也有一些组织对比了中国和其他国家的结果后,列出了被屏蔽的网站的清单。
中国政府的在改革问题上有两种现象:在经济改革上表现积极,而在政治改革上发展缓慢。一些人相信国内的需求将最终导致政治的改革。而许多人并不支持这一观点,包括对现状不满的改革派(中国的持不同政见者)。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