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6月27日

很快就要去深圳培训了。

听说大队培训时5点多起来跑步,跑1小时。感觉是军训。

又听说培训时是绝对没时间上网的。感觉会超级忙。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尽快适应新的生活,让我有一个良好的心态,面对我的新生活吧。

2006年06月23日

今天又理了很多东西,居然找出一些以前高中的东西。看着想起那时文理分科的事,那时选了理科,结果现在都大学毕业了,时间过得好快啊。

我今天托恐龙把书送了,把我的破车送了恐龙(他是本校研究生了)。今天又搬了很多书到佳舟这里,等我哥有空的时候再叫他帮我搬回家。今天下了雨,没前几天那么热,好受多了。

今天把佳舟这里的路由器设置搞了一下,可以看网络直播,也可以上qq了。原来他是把mtu设得太小了(只600),丢包丢得严重。设高到1400多后,qq可以上了,网络直播也可以看了。第一次接触到路由器,在此小记一下。

2006年06月22日

我感觉这天气太热了,我都不敢走出去了。

想起以前小时候,也是这样的热天,却没有印象有不敢出门的时候。

对比以前和现在,我想到的借口就是 global warming 了。以前的热天没有现在的热天热。但回头想想这可能有些自欺。几年前的夏天和现在的夏天应该不会有那么明显的差别,那剩下唯一可能性比较大的差别就是去感受的人(几年前的我和现在的我)。让我想起人家和我讲的买鞋的故事,说是一个人买鞋,试穿时发现左右脚大小不一样,这时,往往大小不一样的是你的脚而不是你试穿的鞋。

其实事情很明显,我是平时体育锻炼少了,身体素质不如以前了。还有就是平时晒太阳的时间没有以前在家的时候多了。

我昨天晚上几乎整晚都是醒着的,因为太热(不知道佳舟那里会那么热)。我脑子几乎烧糊涂了,感觉脑子里一个片段一个片段地在翻转,不会停下。可怕的感受。
想起以前一个人在渔船上,超闷热都一样能睡下,热醒来就下富春江游一会儿,太厉害了。
是我变得不能吃苦了吗?如果是事实,那是我很不愿意承认的事实。我希望我还是那么不怕艰苦环境。

2006年06月21日

今天运了一部分书到市区,6点多出来等校1线,结果等到7点多才有辆过来,反方向倒是有3、4辆过去了,郁闷!

前几天同学都在处理书了,基本都是当废纸5毛1斤卖了。我今天也卖了好多,不过行情不及以前,降到4毛一斤了。看来收废纸的看大4的人基本书已处置得差不多,和他们一起收的人少了,竞争不那么激烈,所以开始杀价了。我不幸地没看到这个行情变化,成了他们刀下的小肥羊。两蛇皮袋的书啊,卖掉的钱绝对不抵里面随便抽出一本的书价,书在现在这种日子极大地贬值了。

我对着我的书烦恼几天后,决定当废纸卖一部分,送一部分,拿回家大部分。所以,我好辛苦。为了把大部分拿回家,打起蚂蚁搬家的精神,一点一点的搬,一趟一趟地搬了。

2006年06月15日

今天早上起来,去学生活动中心拍了毕业照,遗憾的是我们班全男生,哎!幸好找来英语老师朱老师来充当我们班唯一女生。

下午我们2班和3、4班的人(软件4个班,1班是female班,2、3、4的都male)一起去踢了球,所谓告别赛。我窝寝室窝太久了,长久没运动,跑了一会儿就跑不动了,我菜我菜啊!

晚上按计划去饭店班撮,30多人干掉7、8箱啤酒和几斤白酒之后,就在饭店门前的草坪上躺了一堆。难得大学最后的聚会,很多人都放开了。

我是属于那种沾酒就醉的人,不会喝自然喝得少。很多同学都和我说,不会喝酒不行啊。可是我不觉得啤酒有什么美味的,为什么要去喝很多不怎么好喝的东西呢?也许以后走上社会后慢慢我的想法会改变。

2006年06月14日

这两天闲着没事,看了点css的资料,算是扫一下盲了。

高手做出的东西是漂亮,看看 css Zen Gardendodo的博客 就能体会其魅力了。

还有更好玩的:css House 和另一个 css House

2006年06月11日

和同学一起看世界杯,我反应太过迟钝了,同学都叫起来了我还没什么感觉。可能我没有了他们那样的激情。我连看球赛都那么平静,有问题了。

我失去了以往的锋利,不知道是不是大学四年在寝室里憋坏了还是怎么的。可能最近状态不好也有关系,我对外界反应萎靡。我算算我的生理节律看看。

生理节律推算公式(我高中时的笔记):
所活过的总的天数 ÷ 周期 = M … N (余数)
N > 周期/2    处于低潮
N < 周期/2    处于高潮
周期:
体力    23天
情绪    28天
智力    33天

例如我1983/10/30出生,今天2006/6/11,活了 2006 – 1983 = 23年不到,算22
生活的总天数 = 365 * 22 + [22/4] + 1 + (11、12、1、2、3、4、5月的日子)+ 11
            = 8259 天
体力    8259 ÷ 23 = 359 … 2    (2 < 23/2) 处于高潮
情绪    8259 ÷ 28 = 294 … 27   (27 > 28/2) 处于低潮
智力    8259 ÷ 33 = 250 … 9    (9 < 33/2) 处于高潮

我明天情绪就处于高潮了,变得好快。
不敢说这种说法很正确,玩玩也无妨,呵呵!

2006年06月08日

看了一下时间,快12点了,赶上今天的结尾,顺便在这里呛一声:“咳!”

明天答辩了,希望老师别问太偏的问题。

2006年06月07日

今天无意间发现,我歪着脑袋看屏幕要比直坐着看清楚好多。
是我显示器是液晶的问题?不清楚。
反正我头摆直了正对屏幕看不如我头靠着右肩或左肩看清楚。歪着看可以看到屏幕上的倾斜的笔画都不连贯,由很多点组成,直着看不太看得出来。

2006年06月04日

通常情况下认为被规则约束的人很辛苦,因为要遵守规则,就意味着有些事不得不做,有些事不得做。但今天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居然觉得用规则约束人的人也很辛苦。也许有些反常了,如果有人反对,我不得不拿出牛顿来做档箭牌。

牛顿说,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力总以作用力和反作用力成对出现,他们大小相等,方向相反,作用在同一直线上。所以我觉得,被规则约束和用规则约束人的人所承受的压力应该是一样的。但是,为什么平时感觉总是觉得受规则约束的人比较辛苦呢?

从一般意义上来说,制定规则的人并不是简单的个人,通常它是一个组织,若是个人,也是比较强势的个人。然而规则所针对的对象,往往要比制定规则的人要弱小得多。国家制定的规则可以约束个人,以及组织;公司制定的规则可以约束员工;家长制定的规则可以约束家庭成员。每个规则的制定者、执行者都相对于规则的接受者要强势。所以从抽象意义上来讲,受规则约束的人去违反规则,好比鸡蛋去碰石头。在规则约束下规则双方的作用力大小虽然相同,但承受对象的承受能力却不一样。所以通常情况下,往往是鸡蛋破了而石块完好无损。

当制定规则的人和承受规则的人都是势力均等的双方,如个人和个人时,双方在规则作用下承受的压力该是一样的。他们应该一样辛苦。但事实上很难找到完全均势的双方,所以规则之下总有人显得更辛苦。照这个理论,当规定规则的人在规则冲突中处于弱势时,规则反而会使制定规则的人觉得辛苦。

有人也许要问,有弱势的规则制定者吗?有。比如带小孩而且爱着他们孩子的父母,他们出于对孩子的爱,往往对他们的行为多方面地去约束。然而4、5岁的小孩或是淘气的小孩可以全然不顾任何规则,因为他们不懂,不在乎,所以不计代价地屡次地破坏很多规则,而父母却往往是规则破坏后果的承受者。这样的情况,孩子就处于强势而父母虽然制定规则,但始终处于弱势。所以在父母于孩子的关系中,规则的弱势很大可能是父母,所以父母显得比较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