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恐龙说好了,这星期看一下编译原理,下个星期可以做UNIX的作业。

恐龙说,如果老师对上机结果不验收的话,就不去写编译器了,因为很难写。他算是诚实的了。我说,既然知道他的原理,就应该可以写得出来。我不是故意顶着他说话,我没有顶人家说话的习惯。我只是把我的想法说出来罢了。在我看来,知道了原理(也就是明确了方向和方法),只要努力去做,应该可以做成的。

还有我一直挂在脑子里的一句话:Anything anyone else has done ,you can probably do as well !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