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过一连串事业和感情上的事件,发觉自己的关注点开始往回走。这个回头是站在时间的线上,慢慢找我少年时代迷恋的东西。现在那些东西越来越清晰,它们远比近段围绕在我周围的东西更宏大。

  在深圳这个城市待的时间不长,但足够改变我的生活。光遇到巨大质量的星球也会发生扭曲,简单的物理学定律证明,在伟大的上帝面前,实在没有什么可以称得上永恒。深圳就是质量巨大的星球,我原来手中紧握的光因它而扭曲。它不仅改变了光——我生命中的信仰,还将我原来勃勃的雄心死死的拉回地面。两年来,我的眼光日渐短浅,每天在地面上艰难的爬行,看不到在头顶运行的天宙,高山和大海,树木和昆虫,甚至分辨不清人的面孔……

  现在,我又想起那个少年,那个拼命备考只为获得天文望远镜的少年。他把眼睛靠在亲手组装好的望远镜前,看到数十亿光年外的恒星放射出幽幽的光芒,他觉得这光芒点燃了对这个世界的渴望。他知道星光到达眼睛的时候,那深在宇宙某处的星体可能早已消亡。但是这又怎样呢?繁星无数,汇成天汉。死去的还会再来,新生的总再成长。在他的眼中,宇宙代表的是无限的可能,未来也是无限的可能,既然无限,谁能阻挡我的走向呢?

  在他面前,我倍感惭愧。
  在宇宙面前,我只能谦卑。

  2005年末的时候,我、猫和几个朋友终于决定走出这一步:我们要用自己残存的希望和梦想去追赶一颗陨石,尽管它可能短暂,但它绚烂,它是漆黑夜空中的闪亮坐标,它是疾速的先锋,它是深圳这个孤独星球的反叛者。我们要用它唤醒人们的原始感动,普通事物不普通,普通人不普通,平凡世界气象万千。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