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3点睡的。星期天连续看了几个人的访谈,几个外界都视为成功人士的人物访谈。

  第一个人是洋话连篇的孙震。第二个是华谊兄弟的王中军,第三个是阿里巴巴的马云。

   首先,三个人的共同点都是健谈。其实健谈跟语言能力无关。中央台新闻联播的罗京其实也不健谈。健谈是一种态度。一种对自己思考力判断力的自信,一种对谈话对手战略上的蔑视。在谈话过程中,经常可以看到,当他们面对比较棘手的问题的时候,往往并不是直接回答,而是直斥问题本身的缺陷,“这个问题不对——这个问题应该这样理解——我从不认为”。通常,我们会对自己面临“提问——回答”的角色分配感到理所应当,而他们不,他们总显示出对任何外界强加的规则的不必然认同。这样,他们把如何“回答棘手的问题”转化为“如果界定这个问题不合法”,主动权永远掌握在实力的一方。由于他们的魄力和智慧,谈话过程中的障碍被层层击破,谈话因而变得容易,顺畅,从外界看来,这个就是所谓健谈。强势人物往往能够改变形势,而不把固有情况视为必然。

  其次,三个人都不否认偶然因素的作用。这与人们认为的人定胜天的浪漫主义常识大相径庭。刚毕业进入第一家公司,我所在部门的经理在他家里一边沏茶,一边对我们说成功的三个必要条件:天赋,努力,机遇。其中天赋,机遇都是偶然的,只有努力是个人能够掌控的必然。孙震做英语培训是偶然的,他24岁就成了电视台最年轻的制片人,逻辑的结果应该是在台里步步高升;王中军做电影也是偶然,华谊兄弟最初是广告公司,奥美和BBDO应该是奋斗的目标;至于马云,如果不是结识那个美国朋友,他也许还在学校里教着英语,而据说他直到现在都很少上网……命运总是不可能合乎硬性的逻辑。意外往往是转折的催化剂,有成功潜质的人往往敏感,不安分,面对变化毫无恐惧。

   再次,“成功的人大都相似,失败的人各有不同”,你无法从所谓成功人士里得到所谓成功秘诀,因为很可能他们自己都不清楚为何成功。但他们一定是深刻理解失败。孙震说他从离开北京台的事件,学到人生得意仍须内敛,从合伙人分拆实践,学到事情无对错,做人要宽容;王中军拍摄《大腕》的时候与美国哥伦比亚公司合作,外界人看是成功典范,他知道是失败,因为电影大卖,美方几乎将所有利润赚走,而中方则获利浅浅。但是至此之后,华谊兄弟以美国人的方式横扫国内市场;马云更从不回避自己曾经犯过错误,“谁没犯过错误,是人就犯错误。只不过我在外界面前表现得很成功,是为了让我们的员工看。但是我自己知道,我犯过很多错误,错误是常态。”回到段前的老话,为何成功相似?就是因为大家对成功的解释太笼统,为何失败各有不同?因为失败的痛苦更让人牢记。犯错误本身是财富,它能够让人懂得规避,帮助人做出正确的方向选择。

   我看这样的访谈,往往特别关注他们的一跳,就是穷困潦倒到飞黄腾达的中间一跳,这一跳应该最关键。很多时候,你看到他们总是轻描淡写的谈论这一跳。以前我不相信,总以为他们在刻意隐瞒,现在我相信了,其实,就这么简单。飞黄腾达前的一跳,通常都是不知不觉中来到的。过去你无论如何垫起脚都够不着,突然某种机缘降临,就好象有把梯子将你带上去。这一跳其实很不重要。

   最后的体会是,成功人身上也有缺陷,但是他们的优点更突出,所谓偏执狂才能成功就是如此。大多数人并非是缺点太多,而是无缺点,优点也不多,庸庸碌碌,混沌一生。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