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30日

昨天参加了2006中国创投融资大会,有些东西需要记录下。

会议前,总是有很多小人物忙着留影,换名片,把会场打造成一个滑稽舞台。

不再罗嗦具体会议流程。直接讲印象。

首先是VC。很奇怪并非所有VC都是能够给人“挖这个人牛比”印象的人。比如3I中国的那个半调子新加坡人。他上来就说,我普通话说得不好,请原谅。靠,以后我也这么说。他说的一个说话挺有趣,发言就象女人的裙子,太短显得不庄重,太长就不露重点。于是他的发言不长不短,除了发音不清和停顿,大体还算合适。他提到网站估价的方法。当然这个在财务分析里应该是个严肃的专业活,这里简单的说说。在盈利的情况下,用盈利成长X获益率;在未盈利的情况下,用问题大小X解决方案X团队素质。有的网站说自己没有竞争对手,他说这只有2种情况:一是这个东西根本没市场,二是你的分析不到位。那么什么样的团队能够加分呢?一是团队中有非常资深的人物,比如30岁的CEO50岁的副总;还有就是具备危机处理能力和市场人脉能力,都可以获得加分。汇丰投资的人主要讲如何选择IPO的资本市场。这个对一般创业者关系不大,略。然后还有北极光、联想投资等VC代表发言。有一些印象:几乎所有的VC都是海龟或者海外华人,他们都操普通话夹英语,其实有些单词的中文含义很简单,但他们不用英语表达不罢休,比如有人说outsoursing也说外包;VCTMT项目都比较感兴趣,但现在的行情过热,让他们转而关注传统的消费连锁,以及医疗健康,半导体制造等项目;他们判断项目,除了看市场规模,进入壁垒,商业模式以外,更着重看人,基于VC普遍的海外背景,我们有理由为本土的创业者叫屈。

其次说路演的项目。项目千奇百怪,项目的人也各有千秋。开始的两个项目(可替代生物燃料、汽车配件连锁),尽管看起来都是比较实在,但在做PRESENTATION的时候都很不理想,在时间控制,市场分析,甚至电脑操作上都不甚熟练,反映出个别团队对规范的商业行为还是不很习惯。接下来的三个项目,演示方面就明显好很多,当然也因为演示人为海龟或MBA。他们对商务演示的要求,规则和偏好非常了解。顶九的演示人是原来亦得代购的杨志锋,卖掉亦得后,他创立了顶九购物搜索,也算是个成功的海龟了。店吧的演示人是北大的MBA,做的是与U88类似的创业服务网站,以前好象已经有了成功网站的经验,但是没怎么听清。易比的演示人也是海龟,据说项目有天空网杨宁的股份,做的是比较搜索,应该是互联网工具运用。这三个算是看起来比较靠谱的,但是也存在创意雷同,市场狭窄,后进劣势等不足,我觉得VC未必看得上。后面几个,比如大鲨鱼会展视频网,易流物流解决方案,伟业手机游戏等,都属于口气大,项目老的情况。估计没啥戏。还有一个成都做电子地图的,航拍图片形式,是日本海龟,争取到政府的创新基金,并且为人还比较低调,个人感觉还行。

再次说说互联网老兵。我认识的就2个吧,童家威和杨志锋。童当年做美商网,比ALIBABA更早融到4000万美刀,后来因为NASDAQ泡沫,IPO没做成,贱卖给了一美国公司,现在也不知道如何了。原来美商网的人就转型做了SNS,也就是现在闻名遐迩的中国缘。当然中国缘的著名,并非因为它的良好服务,而是它臭名昭著的MSN机器人广告。童在做演示的时候,使用的是一个当场最烂的PPT,并且还费了很大劲来解释早已经不新鲜的SNS概念,听得台下昏昏欲睡,到后头很多人都鼓掌抗议时间过长,真是不给前辈面子,让人感慨世态炎凉。杨做的顶九,老实说,也并非很新的主意。并且以后也会面临GOOGLEBAIDU等巨头的威胁,但是做演示效果来看,应该是当场比较好的项目之一。会后我也怀着紧张的心情跟他换了名片,人挺亲和,希望以后有机会交流。

最后说说项目方与投资方的互动。再次感叹中国人太多。项目与VC的比例大概是121。围观VC的镜头就类似狗抢骨头。每个VC都抱着一摞的商业计划书,估计到了车上统统都会被丢掉。做实际的事情最重要,这样才能获得平等的对话权。

成长的条件

帖个小新闻:

《经理人》近期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以CEO,企业主和投资人为代表的企业高层管理者是当前中国百万富翁的主要群体,他们的财务多来源于创业期的资本积累。(46%)这里定义的富人,是除住房,汽车等固定资产之外,可投资资产在100万以上的人群。

 

所以,当然以及必须得做老板。

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个道理。

不同的是,有人觉得一定得熬到条件具备,在大公司锻炼几年后再出来当老板。

殊不知,一熬你未必能学到什么,一熬你的年华变老去,一熬你就消磨了激情。

箭在弦上,即刻待发。

 

再帖一则:

沈南鹏,季琪,梁建章和范敏被《东方企业家》授予“东方菁英奖”。在谈到以前创办携程的经历时——由于那个时候,旅行社不了解携程这种运作模式,当季琦外出奔波,向众多的旅行社游说与携程合作事宜时,几乎要在每家旅行社做上1-2个小时的冷板凳,才能得到一小会的接待……”

 

没创业的人和所谓风险投资家,总幻想着有这么一群人,他们有理想的教育背景,完美的商业模式,一出手就能不费力的搞定行业资源……靠,有这样的人吗?创业就要挨打,然后在挨打中锻炼抗击打能力;创业就要遇到困难,然后在困难中解决困难;没有什么事情,在事前就有完美答案。

 

毛当年8年抗战,4年内战,打日本鬼子,打国民党,现在回头,觉得他真是神兵天降,又有多少人认真的掂量他们付出的代价?归纳法是SHIT,一个例外就打破神话。你什么都不能相信,只能相信决心,勇气和坚持。

前段看毛的传记,外国人写的,不偏不倚,有声有色。我很疑惑,毛在很小的时候(不到20岁)就知道自己能够创造一个新的帝国吗?答案是,根本不知道。局势在变,他也在变,最差的时候,比如做学生运动被揭发,国安局要抓人,比如带领万里长征,人员伤亡过半,比如自己在党组织中一度被排挤到边缘位置……他不知道未来到底会变成怎样,但是他随着自己的天赋,尽可能发挥他的天赋。他碰到过对头,碰到过恩人,但是无论对头还是恩人,最后都无法成为阻碍他成就自己的障碍。真正的枭雄,是以自己为出发点,利用可以利用的条件,壮大自己,团结有利力量,最后成就自己,成就人民。

 

随波逐流,患得患失,趋炎附势,人云亦云的,都无法达到顶点。

你就是对的,别人证明是错的,也是因为你力量没有强到证明你是对的。

老哥说,你是对的,我也可能是对的,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真理,只有实践的真理。

以前不大明白对错的意思。现在有点点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