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30日

成长的条件

帖个小新闻:

《经理人》近期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以CEO,企业主和投资人为代表的企业高层管理者是当前中国百万富翁的主要群体,他们的财务多来源于创业期的资本积累。(46%)这里定义的富人,是除住房,汽车等固定资产之外,可投资资产在100万以上的人群。

 

所以,当然以及必须得做老板。

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个道理。

不同的是,有人觉得一定得熬到条件具备,在大公司锻炼几年后再出来当老板。

殊不知,一熬你未必能学到什么,一熬你的年华变老去,一熬你就消磨了激情。

箭在弦上,即刻待发。

 

再帖一则:

沈南鹏,季琪,梁建章和范敏被《东方企业家》授予“东方菁英奖”。在谈到以前创办携程的经历时——由于那个时候,旅行社不了解携程这种运作模式,当季琦外出奔波,向众多的旅行社游说与携程合作事宜时,几乎要在每家旅行社做上1-2个小时的冷板凳,才能得到一小会的接待……”

 

没创业的人和所谓风险投资家,总幻想着有这么一群人,他们有理想的教育背景,完美的商业模式,一出手就能不费力的搞定行业资源……靠,有这样的人吗?创业就要挨打,然后在挨打中锻炼抗击打能力;创业就要遇到困难,然后在困难中解决困难;没有什么事情,在事前就有完美答案。

 

毛当年8年抗战,4年内战,打日本鬼子,打国民党,现在回头,觉得他真是神兵天降,又有多少人认真的掂量他们付出的代价?归纳法是SHIT,一个例外就打破神话。你什么都不能相信,只能相信决心,勇气和坚持。

前段看毛的传记,外国人写的,不偏不倚,有声有色。我很疑惑,毛在很小的时候(不到20岁)就知道自己能够创造一个新的帝国吗?答案是,根本不知道。局势在变,他也在变,最差的时候,比如做学生运动被揭发,国安局要抓人,比如带领万里长征,人员伤亡过半,比如自己在党组织中一度被排挤到边缘位置……他不知道未来到底会变成怎样,但是他随着自己的天赋,尽可能发挥他的天赋。他碰到过对头,碰到过恩人,但是无论对头还是恩人,最后都无法成为阻碍他成就自己的障碍。真正的枭雄,是以自己为出发点,利用可以利用的条件,壮大自己,团结有利力量,最后成就自己,成就人民。

 

随波逐流,患得患失,趋炎附势,人云亦云的,都无法达到顶点。

你就是对的,别人证明是错的,也是因为你力量没有强到证明你是对的。

老哥说,你是对的,我也可能是对的,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真理,只有实践的真理。

以前不大明白对错的意思。现在有点点明白了。

2006年07月25日

世界上很多东西会变的。
我99年爱上的女孩,会在04年变成我的噩梦。
我96年疯狂崇拜的黄主播,会在06年变成一个歇斯底里的病人。
5年,10年,对改变来说,时间足够了。
自己也要有这个耐心,这些时间后,也许你会变成 你所想成为的那种人

这个世界什么都是交换。

用钱交换米饭、女人、汽车、房子,

又或者用其它有价值的东西互相交换,

只不过钱是种货币,交易一切。

看网上的文章,越来越觉得生存的艰难。

财富这个东西,与善良,正直这类东西无缘。

我对财富的向往,一定只到能够照顾家人和朋友为止。

欲望无止境,多一步近深渊。

2006年06月02日

 
分裂
坚持
反抗
这个十年装够了
争取下个十年牛比

ENTJ 外向思考带内向直觉型

ENTJ是天生的领袖和组织创建者,他们能很快的在头脑里形成概念和理论,把可能性变为计划,去实现短期和长期的目标,他们能够即时发现不合逻辑和缺乏效率的流程,并强烈的渴望修正他们,组织好人和形势正确的方向前进。

ENTJ是有远见的战略家,擅长于对所负责的人和机构的未来需求做出计划。

ENTJ把思考运用于外,是自然的批评家,他们建立自己的标准,并且坚决有力的把标准用于别人,机构和自己身上,他们注意指挥和办事能力,并厌恶低效率和疏忽,在需要的时候,他们能够非常强硬。很可能是有分析能力和逻辑思维,抱客观的批评态度果断,清晰和力持己见的。

ENTJ有求知欲,寻找新意念,喜欢复杂的问题,他们主要把直觉运用于内,去构思可能性和创造新见解,运用它们来做决定和计划,很可能是概念性的全盘思想家、创新的理论者和策划者。

ENTJ通常是优秀的机构问题解决者,他们很清楚机构之内的错误复杂的关系,他们注重实际行动并且具有战略眼光,订出全盘的计划和系统,安排人力物力去达成目标,他们通常不喜欢常规的例行活动,而喜欢新的挑战。

ENTJ喜爱有激发作用的人际互动,并从中取得动力,他们经常挑战别人的言论和行为,期待被人进行辩护,从而达到相互学习的效果。欣赏有学识的人,到处寻觅那些能够在他们面前绝不退缩,直言不讳和滔滔雄辩的人。

ENTJ喜欢事情干净利落和有定案,但他们对新意念的钟爱,可以把他们引向无边际的直觉探索和讨论之中,他们的伶俐口才,决断,自信和组织别人的欲望,偶尔会使别人吃不消。别人通常把看成是
直接,爱挑战别人,决断的,客观,公正,能够激励别人的。

如果他们不能发展自己的知觉,在做决定的时候可能会过于仓促,没有考虑其他方案或探索其他的可能性。这样,他们的决定可能会变得很独裁。
如果他们未能发展自己的思考,他们可能没有可靠的方法,去评估自己的看法和作出计划。他们的决定,会前后不一致,朝令夕改。

ENTJ如果不能找到机会去运用他们的才华,使别人赏识他们的贡献,他们一般会感到挫折,并可能会变得过分无情和吹毛求疵,干扰及专横,只顾发号施令,不听别人的意见,变得跟别人对抗,在言论上针锋相对。

很自然的,很少注意到不是本身所倾向的情感和实感部分,假如他们过分忽视这两方面,他们可能会
注意不到或不注重别人在个人关系,欣赏和赞美方面的需要在计划中,考虑不到别人所需要的支持和处理事情所需要的时间,忽视了某些完成计划所必需的具体细节和实际因素。

在巨大的压力下,ENTJ可能被自我怀疑所困扰,觉得孤单和无人欣赏,无法向他人表达自己的痛苦。
 

 
你永远不是最聪明的,爱因斯坦也不是,就算他有180,沙朗斯通有250。
但爱因斯坦是物理学家,STONE不是。
所以田忌赛马是普遍真理,这个跟人品无关,跟智商有关。
 
20岁的MADANNA是荡妇——SO WHAT?
不妨碍她在40岁的时候变得母性和纯洁。
最有钱,最有道德,和最伟大的人,都不能逃脱倍受争议的局面。还需要担心什么呢?
 
上帝给每个人的武器都是充足的。
有什么材料做什么菜,具备什么才能就实现什么。
 
人外有人,所以要谦虚并且自信。
人无完人,所以不要试图修正缺点,而立足发挥天赋。


 
    昨天3点睡的。星期天连续看了几个人的访谈,几个外界都视为成功人士的人物访谈。

  第一个人是洋话连篇的孙震。第二个是华谊兄弟的王中军,第三个是阿里巴巴的马云。

   首先,三个人的共同点都是健谈。其实健谈跟语言能力无关。中央台新闻联播的罗京其实也不健谈。健谈是一种态度。一种对自己思考力判断力的自信,一种对谈话对手战略上的蔑视。在谈话过程中,经常可以看到,当他们面对比较棘手的问题的时候,往往并不是直接回答,而是直斥问题本身的缺陷,“这个问题不对——这个问题应该这样理解——我从不认为”。通常,我们会对自己面临“提问——回答”的角色分配感到理所应当,而他们不,他们总显示出对任何外界强加的规则的不必然认同。这样,他们把如何“回答棘手的问题”转化为“如果界定这个问题不合法”,主动权永远掌握在实力的一方。由于他们的魄力和智慧,谈话过程中的障碍被层层击破,谈话因而变得容易,顺畅,从外界看来,这个就是所谓健谈。强势人物往往能够改变形势,而不把固有情况视为必然。

  其次,三个人都不否认偶然因素的作用。这与人们认为的人定胜天的浪漫主义常识大相径庭。刚毕业进入第一家公司,我所在部门的经理在他家里一边沏茶,一边对我们说成功的三个必要条件:天赋,努力,机遇。其中天赋,机遇都是偶然的,只有努力是个人能够掌控的必然。孙震做英语培训是偶然的,他24岁就成了电视台最年轻的制片人,逻辑的结果应该是在台里步步高升;王中军做电影也是偶然,华谊兄弟最初是广告公司,奥美和BBDO应该是奋斗的目标;至于马云,如果不是结识那个美国朋友,他也许还在学校里教着英语,而据说他直到现在都很少上网……命运总是不可能合乎硬性的逻辑。意外往往是转折的催化剂,有成功潜质的人往往敏感,不安分,面对变化毫无恐惧。

   再次,“成功的人大都相似,失败的人各有不同”,你无法从所谓成功人士里得到所谓成功秘诀,因为很可能他们自己都不清楚为何成功。但他们一定是深刻理解失败。孙震说他从离开北京台的事件,学到人生得意仍须内敛,从合伙人分拆实践,学到事情无对错,做人要宽容;王中军拍摄《大腕》的时候与美国哥伦比亚公司合作,外界人看是成功典范,他知道是失败,因为电影大卖,美方几乎将所有利润赚走,而中方则获利浅浅。但是至此之后,华谊兄弟以美国人的方式横扫国内市场;马云更从不回避自己曾经犯过错误,“谁没犯过错误,是人就犯错误。只不过我在外界面前表现得很成功,是为了让我们的员工看。但是我自己知道,我犯过很多错误,错误是常态。”回到段前的老话,为何成功相似?就是因为大家对成功的解释太笼统,为何失败各有不同?因为失败的痛苦更让人牢记。犯错误本身是财富,它能够让人懂得规避,帮助人做出正确的方向选择。

   我看这样的访谈,往往特别关注他们的一跳,就是穷困潦倒到飞黄腾达的中间一跳,这一跳应该最关键。很多时候,你看到他们总是轻描淡写的谈论这一跳。以前我不相信,总以为他们在刻意隐瞒,现在我相信了,其实,就这么简单。飞黄腾达前的一跳,通常都是不知不觉中来到的。过去你无论如何垫起脚都够不着,突然某种机缘降临,就好象有把梯子将你带上去。这一跳其实很不重要。

   最后的体会是,成功人身上也有缺陷,但是他们的优点更突出,所谓偏执狂才能成功就是如此。大多数人并非是缺点太多,而是无缺点,优点也不多,庸庸碌碌,混沌一生。

 
早上喝了力保健,腿开始摇晃。
看了3天SP的资料,开始有吐的感觉。
晚上单脚踩烂了脆木的床板。
每天又是退雾的太阳。
 
有人认命,有人抗命,有人拼命……
人生的赌局,有人剩下最后一个砝码,有人正在赢得第一个砝码……
12年读书涯比不上一个上海出租司机……
情书万封,还不如纹银200……
说已经看透的继续看透,说迷茫中的继续迷茫
都是梦中人,真假又何妨?
 
吃到2个柑橘,
最休闲时刻,就在回家关上门的5分钟。


 
广告文案的影响力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大卫奥格威的经典段落到现在只会湮没在信息世界的海洋里。

广告就是重复的传递对产品有利的信息。

媒介的选择组合和投放节奏对广告的效果有直接影响。
 


 
    我吹着杯子里的茶叶,它们缓慢的打着转转,然后向两旁散开。

     我所理解的世界的关联性是这样的。你看书的时候,要记住看到哪一页,就在哪页上弄个折子。比如是97页,心里告诉自己其实97、98都是一样的,所以你实际记住的是98。这个时候97与98就具备了同样的作用。3与4,123与124,都是一样的。它们都出现在摊开的书面上,被中缝割裂成两边,这个就是联结。而98与99就不是。99是98的反面,它们彼此分别处在不同的空间。如果说97与98的关系,你只要具备2维的头脑就可以理解的话,98与99的关系,你需要懂得3维才能洞察,你需要把书页翻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