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0月09日

               国庆过了,这些天忙着应付老家的叔叔伯伯的,没时间来blog本有很多的话要说但对这键盘就没有了那种激情,也许我还是适合习惯用笔吧。听了太多的“要吃多点”“晚上早点睡”……属入此类的唠叨,真的有怨言而又不敢说吖,唉,本来想发泄一下来他两三个通宵的,但鬼学校又开始了熄灯,真是慢慢长夜其悲惨兮,我将到处而求光……还没洗呢,机子也被整得非法给off了,可怜的我和我的机子。不多写了,逃了一节课不是我不好好学是那老师讲得有够烂,我还得去上等会的课。

2004年09月23日

有人用vc,有人用vb,有人还跟我说他用dephli,我想调查一下大家多用什么编程,还想听听你对编程工具的看法

                                                                                                              .

2004年09月22日

2003年4月·春天·大一下学期
2003年春天,在记忆里不可思意地变得十分寒冷,所有的花都迟迟的不肯开放。
瑞青去爬山,站在山顶上踮脚眺望,依然看不到那个叫做武汉的城市。她放飞了一只红色的气球,红色是瑞青最喜欢的颜色,气球上郑重写下了小川的名字。即使在这个名字背后,有着她无数次回望时,不舍的青春。
突然间,就明白,瑞青在北京,小川在武汉,他们之间1500公里。

2003年3月·冬天·大一下学期
距离瑞青的告白,已经有一个星期了。冬天已经接近尾声,所有的花儿都准备好了要美丽开放。
接到小川的电话时,瑞青正坐在摇摇晃晃的公车上,车窗边飞来一只小麻雀,它孤单的表情让瑞青的心也不由得一阵发慌。犹豫了一下,她还是接了电话,只要是小川说的话,都接受。
小川的声音从远远的那端准确无误的传来,当他说他明白,当他说对不起。瑞青就都明白了。也不管是哪儿,瑞青匆忙下车,她说“没关系没关系,你始终是我最舍不得放弃的好朋友。”只是为什么,挂掉电话,瑞青还是忍不住用围巾包着头,坐在马路边哭了,她都难过得哭了。马路上人来人往,没有一个人认识瑞青,没有人有时间驻足好奇,瑞青的心一片一片融化,在这空荡荡的地方,正如她一无所有的心房。
瑞青想,也只能这样了,天长地久,将要以别的方式来演绎,友谊天长地久!
瑞青想,她只是全心全意的喜欢过。

2003年3月·冬天·大一下学期
再次回到学校,瑞青告诉自己,应该学会平静,喜欢,从来就都只是自己一个人的事情。就像天黑时潮水落下去,要带走大量浮游的扰嚷,纤小的蟹就都埋到沙里面去。
可是生命始终存有意外,意外之外还有意外,他们环环相扣,谁也不知道接下来的一秒钟会发生什么,天崩地裂,灰飞烟灭。
当瑞青学校里那个大三的男生走向她,当那个男生说:“明天下午请你来看我的球赛,那是为你而战。”瑞青皱皱眉头,恍然间,心里排山倒海想念的人,是小川。她无能为力地笑了笑,瑞青喜欢的男生叫小川,用整个心脏来喜欢他。
生平第一次做了这样一个疯狂的决定,把心里的话说出来。拿起电话,按下那个早已熟念于心的号码,通了的时候,瑞青感到拿着电话的手都有些发抖了,千头万绪,支支吾吾,都不知该如何说起。但既然决定了就要说。
“小川,我喜欢你。”短短几个字,几乎耗尽了瑞青所有的理智。但她说出来了,她说她喜欢小川。会后悔吗?瑞青问自己,不会!因为,无论结果会如何,小川都值得得到这几个字。

2002年12月·冬天·大一上学期
圣诞节就要到了,瑞青想去街上走走,经过校园的时候,她看到阳光照在结了冰的水泥地板上,于是冰块就有了一些谁都看不到的裂痕。
圣诞节前夕的北京到处写满了祝福,到处充满了幸福。当瑞青的心里又开始想念,雪花就这样飘下来。
冬天的北方与他们原来生活的热带小岛一点都不一样,树都秃了,风凛冽寒冷。裹紧了围巾,瑞青想,我不冷。但是,小川在武汉,那个没有暖气的地方,他会不会冷?真想把一些温暖给他,瑞青不要他冷。
在大雪飘飞的午后,瑞青去过邮局,许下了一个祝愿。

2002年12月·冬天·大一上学期
在北方这个漫天飘雪的日子里,瑞青就要迎来她的19岁生日了。妈妈说,每隔19年,一个人阴历和阳历的生日就会重合在同一天,这是第一个19年,第一个重合。瑞青期待着。
隐约中,瑞青觉得小川似乎记错了她的生日,但真的很想在这个日子里得到小川的祝福呀。没办法,只好让一个朋友看似不经意对他的提起。是作弊。瑞青偷偷的想。
生日这天,瑞青起了大早,抱着电话,她感觉自己快乐得像只就要掉进了米缸的老鼠。等待着一场自己作弊后的祝福。
可是,一天里电话响了无数,却没有一个与小川有关。从早晨到中午,从中午到夜晚,当零点钟声又再敲响的时候,生日都过去了。
室友们说,“来吧来吧,快吹蜡烛”。瑞青感到有些累,只是有些难过,没事的,她吹蜡烛。生日跟平常的日子其实没什么两样,日子一天天的还要继续过。可是她还是感到手脚冰凉,为什么眼眶都红了?瑞青想,只是困了,想睡觉了,晚安小川。

2002年9月·秋天·大一上学期
时空转变,场景更改,开眼闭眼间瑞青就已经是大学生了。
置身于陌生的城市,张望于不同的校园,在秋风乍起的黄昏里,全世界似乎只剩下天空以及瑞青的想念。
寝室里的同学在收拾好床铺后就把自己喜欢的男生的照片贴在床头,瑞青有些羡慕,因为她没有小川的照片。不过没关系,真的没关系!瑞青把高二分班时照的集体照带到了学校,她自己做了一个相框,这个相框把其他的人全体遮住,只露出小川的脑袋,当她为小川画上皇冠和宝剑,小川就成了她的王子,小川就成了她的勇士。
没事的时候,瑞青就走出学校,驻足在某间商场的橱窗面前,看里面那种和小川送她一样的香水,心里的想念就会涌出来,就像饭堂门口卖的鸡蛋饼上番茄酱的小红点。
瑞青穿那身像火一样张扬的红裙去广播社面试。她想,也许小川不会喜欢这般如此显眼的红色,但就只穿这一次,因为她想顺利进入广播社,她想把自己心里的秘密用别人的名字,别人的方式悄悄演义,她只是想对着话筒静静说出自己的秘密,没有人会知道的,因为那是“别人”的秘密。

?

2002年9月·夏天·暑假
看似很热闹的一个暑假也即将要成为过去式。大家就都要出发,去一个不认识的城市。瑞青要去北京,而小川要去武汉。北京和武汉,地图上只有短短的几厘米,但是用上精确的比例尺度计算,一下就变成了好几千公里。即使这样,瑞青惆怅地想,也没有关系的。
终于赶在离开之前把画画完,送到了小川的手里,盘旋的心终于安静,瑞青的画呀,画满了一个夏天的画。瑞青想,他一定记在了心里,虽然他总不善于表达。
小川送了一瓶名叫“莲娜丽茨”的香水给瑞青,打开包装的那一刹,瑞青被那种绿色的淡香绕住,后来这味道就一直留在了她的身上。
出发的前一天,瑞青的心还是一不三回头的不舍,想说“再见了再见了亲爱的小川”。又是抱着电话坐了一个下午,该是道别的时候了,她怕自己会哭,怕让小川为难,怕,怕他会跟着一块难过。对着镜子不断调整呼吸,不断演练对白,瑞青都记不得时间了,电话拨通,瑞青想,简单说完“再见”就挂,这样就不会露出痕迹。
可是,当听到小川的声音在电话那头轻轻的一声“喂”,瑞青就已经失控,怎么会舍得说一句再见就挂掉。
小川的话慢慢的响起“明天就乖乖的走吧,我就不去送你了,去了搞得你上不了飞机就不好办,到了学校一定要照顾好自己,要好好学习,不可以让爸爸妈妈担心… …”小川的话总是这样的简单明了,但却总是可以就这样轻易地就贯穿了瑞青的整个生命。瑞青一个劲点头,但哽咽着无法说出一句话,她心里回答:“瑞青会很乖,瑞青会听话,瑞青不会让爸爸妈妈担心,瑞青好好学习,小川你一定也要照顾好自己!”这是还没说出口的话语。
瑞青把小川送的香水,还有那些悄悄收藏的许许多多日子和画面,都装入了箱子,要带着它们一起去北京。

2002年7月·夏天·暑假
都已经不在是高三的学生了。在这个炎热的季节里,很多人哭了,笑了,然后拥抱一下,就都要分开了。高考结束后的日子,要等成绩,等到了成绩要填志愿,填完志愿又要等消息。大家都拍了毕业照,是真的毕业了。就要开始一段不同的路程,各奔东西,背道而驰。
人潮汹涌,能否还会再聚,瑞青感到有些难过。她只是想象不出分别后大家会是什么样子,她只是想,可不可以一直和小川一直做同学做朋友,可不可以就这样一直在一起。她只是舍不得呀。
拿着志愿表,瑞青一拖再拖,时间就这么过去,交表的日子就到了,可是她想知道小川报了哪里。天就要完全黑下来的时候,小川来了电话,他说:“瑞青,你要好好想想,即使报了我们也不一定就在一起。”瑞青知道,小川是怕她会为自己的选择后悔,瑞青笑笑,不再出声,只是心里很难过,因为小川不知道,世界上最大的后悔将会是不能选择和他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