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1月16日

亲爱的:

好多天没有看到你了,你的身影就像非实时硬盘录像机一样,一帧一帧的在我心里跳跃,黑夜里,我就像一只夜视型摄像机,努力的寻找你,虽然我的眼睛是自动光圈,虽然我的脑袋是万向云台,但还是看不见你的踪迹。

回想起我们的相识,当我们的双眼对射的那一刹那,我们终于打开了彼此常闭的心门,像一幅门磁一般紧紧的吸引到了一起,你的出现就像一个万能解码器,解开了我心中爱恋的枷锁。 独自回家,打开频闪灯想给你写首诗,却不想停了电,只好拿出后备电池,却发现忘了充电。其实没什么好写的,只想告诉你我爱你,但心里又像横了一个道闸一样难以开口,只是怕你读不懂我的协议。
你的喜怒哀乐,像一台四画面分割器一样在我心里切换个不停,那是在切我的心啊!只想着警号里能传来你美妙的声音,想像着你对着监听头说话的样子,你留给我一个个固定的镜头,印在我的脑海。
宁愿我是一个云台,你是一个矩阵,控制着我的上下左右,宁愿我是一台主机,你是一个键盘,收入支出完全由你编程。
怕你家失火,我送了你100个烟感,怕你煤气中毒,我送了你200个气感,怕你感冒发烧,我送了你300个温感,亲爱的,我不知道还有什么能给你,除了安防器材,我什么都没有,你还会爱我吗?
如果我是投光器,我将投给你我真挚的爱,那么就请你做一个受光器吧,接受我深深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