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2月02日

联想与宏基的文化启示

张增礼


—- 在群雄争霸、战火纷飞的全球电脑大战中,也有值得我们骄傲的两支中华民族的集团军:一支是内地的联想集团,一支是台湾的宏基集团。这两支劲旅的赫赫战绩,不是本文所要介绍的。本文所要表述的,是从这两家电脑企业的文化对比中所受到的启示。

—- 首先,笔者在偶然间发现,这两支部队总司令的个人经历,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


  1. 两人同年降生,都是属猴的。这两人也确实都具有猴的鲜活灵性。中国人有个形象的祝福语,叫做“身体如牛,精神如猴”。就是希望人的身体像牛一样的健康有力,精神像猴子一样愉快活跃。两位老总创业的 “精神魄力”,可以称得上是始终“如猴活跃”。
    柳传志,1944年4月29日生,祖籍江苏省镇江市。
    施振荣,1944年12月18日生于台湾省彰化县。
  2. 两人都是高科技人才,都是搞电子的,都从技术转向管理。
    柳传志,西安军事电讯工程学院毕业,高级工程师,中国科学院计算所所长。
    施振荣,台湾交通大学电子工程研究所硕士。亚洲管理学院董事、台湾企业经理协进会常务理事、台湾管理科学学会监事、台湾自创品牌协会理事长。
  3. 两人在同一时期,掌握了企业命脉,并且1989年对他们来说,都是具有决定意义的一年。
    柳传志,1984年至今,任联想集团总裁;1989年11月,联想集团正式由以前的中国科学院计算所公司,更名为联想集团公司。
    施振荣,1989年5月迄今,任宏基集团董事长,执掌帅印。

—- 其次,笔者认为,这两家企业都强调企业文化建设,也因此成为文化境界很高的企业。


  1. 企业文化建设着手早,企业创业立意高。
    施振荣认为:“最好是从企业小的时候就开始着手进行企业文化的建设,因为大了以后,再去建设企业文化就比较困难了。二十几年前,从第一天办企业起,我就是立足长远,如此才能从小长到大。比方说,信用对我们很重要,即使在企业小的时候也不能选择破坏信用的方式来达到短期的目的,不能用短期的获得作为破坏长期发展的借口,太多的人使用这个借口是不对的。很多人喜欢用最简单的方式解决问题,但最简单的方式往往不是最好的方法,达不到最后的目的。”
    柳传志认为创业之初是否立意高远,决定着一个企业的将来。“立意高,才可能制定出战略,才可能一步步地按照你的立意去做。立意低,只能蒙着做,做到什么样子是什么样子,做公司等于撞大运。”柳传志对立意高低有一个比喻:“北戴河火车站卖馅饼的老太太,分析吃客都是一次客,因此,她把馅饼做得外面挺油,里面没什么馅,坑一把是一把,这就是她的立意。而盛锡福鞋帽店做的是回头客,所以,他的鞋怎么做也要合适。”
  2. 把企业看成社会服务组织,一切为用户着想。
    联想的效益观是:客户效益第一,公司效益第二,没有客户的效益,就没有公司的效益。联想人的经营观念,就是站在客户的立场,提供高质量的商品,高质量的销售,高质量的服务,就是要给人家解决问题,而不仅仅是简单卖货。
    恰成映照的是:宏基定下了客户第一、员工第二、股东第三的企业信条。这同联想如出一辙。用施振荣的话说就是:“你要赚钱,很多人都要赚钱,那么,你凭什么赚钱?最后还是要凭你为客户做出了什么贡献。只有这样这个问题才有解答。让客户满意,让员工满意,最后股东不赚钱才怪呢,也只有这样才能长期地赚钱。”
  3. 把人才的思想文化境界放在第一位,把人才的工作能力大小放在第二位。
    在施振荣看来:“宏基的文化不允许在公司没干几年的人就掌握太多的资源,除非是宏基内部确实没有这方面的人才。我很清楚‘空降部队’会带来很多文化上的冲突。保护一个组织既得利益者的权益,是保证一个组织长期稳定健康发展的关键。”
    柳传志认为:“年轻人能不能被培养,上进心强不强非常重要。关键时候,他说不干了,就想学卖馅饼的老太太,挣那份钱就完了,这样的人在联想做到一定层次,到外国公司去,待遇会比联想高。联想要培养的是更在乎舞台和自我表现机会的年轻人,要培养能把自己的事业同国家富强结合在一起的年轻人。其实,这样的人不在少数,大部分人都有这种强烈的感觉。看足球的人那么多,其实就是想看中国赢。我那么爱看足球,HP请我去看世界杯赛,我倒不一定去。全是外国人在踢,我看他们干嘛。老百姓看中国队踢输了,那种表情,实际上是一种爱国情。男子汉如果没有这种劲头,他就没什么意思了。企业真正要做好,总得有一批这样的人,真的是为国家、为民族富强,把职业变成事业的人。纯粹求职的人,在联想没有大的发展。”

—- 最后,笔者看到:两位老总都在做着殊途同归的中华民族崛起的新世纪之梦。


  1. 施振荣的梦想是:“发明电脑的是美国人,让电脑普及的是华人。”
    柳传志的梦想是:“我们是冲着500强去的,坚决要向世界500强目标挺进,也许在我的手里实现不了,但是到了杨元庆、郭为手上非实现不可。”
  2. 但是两位老总都不是梦想家,他们最讲究踏踏实实地去干。
    施振荣认为:做大事的人宁愿在每个环节上都留有抵御失败的冗余,也不愿意为了节省资源和精力而投机取巧。做大事的人可能偏于保守,但绝对不搞机会主义。
    柳传志有一句常说的口头禅:“撒上一层新土,夯实。再撒一层新土”。创业至今,他始终是这样做的。他没有去拔苗助长,他没有去追求虚荣和速度。
  3. 从联想的“每一年,每一天,我们都在进步”,到宏基的“理念常新”,我们更加深了对“人类失去联想,世界将会怎样”的理解。
    终篇的时候,我又冒出一个“联想”:联想集团从起初的一个11个人、20万元资金的小公司,最终成长为一个中国内地最大的计算机公司,这是目前我国电脑行业中绝无仅有的。俗话说:“国难识忠臣,家贫出孝子”。联想集团确实称得上是“国家的大忠臣,民族的大孝子”!由此联想到去年我采访的一家电脑公司,两者相较,确实有天壤之别。这家电脑公司后面有强大的经济后盾,是母公司的宠儿。它向母公司要多少钱,母公司就给它多少钱。但是自从3年前大规模生产电脑以来,却一直没有盈利。因此,母公司也有点顶不住了,不得不要求它第4年盈利。此事令笔者平添了一番感慨。如果说个人经历的某些相似是一种巧合的话,由柳传志、施振荣所缔造的联想与宏基之所以获得成功,还是有其必然的内在规律,这正是值得国内IT行业经营者们为之深思的。据说柳传志喜欢读的书有3本,施振荣的《再造宏基》正是其中之一。看来,惺惺相惜,古今亦然。